太空犬

      龙纹玉佩,只是六品武곹器,有静心之功效,并无斗战威能。只是皇族族长的象征。但是,平常就能凭龙纹玉佩调动皇族私兵。

      现在向淦初崛起,但是宗令并无炨把握,这些皇族私兵是站在他这一边,还是站在向淦这一髣边。ⴆ

      况且在紧急情况之下,可以击碎玉佩,唤醒皇族沉睡底蕴。这样一来,向淦又掌握了一张底牌。

      “臣,㈜遵旨!”肢最终,在向淦的逼迫之下,全无道理的宗令只得拿出龙纹玉佩。

      龙纹玉佩,龙形玉佩,古朴金黄,很是高贵。

      “于大统领,为朕取来。”向淦站了起来,右手按在人皇剑剑柄之上,巡视全场⩣。

      于禁,乃是禁军大统领的名字。

      “䱅诺!”于禁抱拳行礼,身着甲胄的他走路带风,来到宗令面前,抱拳而后摊手ꔱ,道:ȋ“请㦀宗令大人,奉上龙纹玉佩!”

      宗令作为权臣,不是不能服输的人,这次他棋差一䈝着,自然不会耍赖。更何况向淦ü那虎视眈眈的样子,若是뱉他真的敢反对,恐怕向淦就真的敢于展出Æ始祖人皇为他加持的那一剑꽈。

      “陛下!”于禁捧着龙纹玉佩,献给了向淦。

      向淦立即戴上,龙纹玉佩散发无形威严,倒是衬得向淦这个本就国字脸,很是威严的人皇,更加威严了。

      龙纹玉佩,是皇族族长的象征。皇族族长,向来都是人皇兼任。所以历经了足鱵足八代人皇蕴养,뇄自然是极为适合向淦这位人皇的。

      权臣们尽皆叹气,因为向淦身负ꪉ始祖人皇加持之剑,得禁军护卫,新建锦衣卫这个特权部门,兼旅任皇族族长,还有吕第髞似乎已经投靠。

      向淦这个十五岁的年轻人戯皇,无亲族靠山,本身弱小,却在九大权臣的眼皮子䓆底下,飞快的成长起来,已经初具人皇鐞威仪和实澅力。

      长此以往,那还됶了得?

      藔 权臣们心下凛䛺然,因为看样子向淦还隟不打算结束今天的朝会,他还有动作!

      溁 向淦把目光看向了林阳,笑了笑,说道:“本来这是朕的私事,但天家无私事,所以朕在处理私事的时候,还是要萵告知众卿一声的。”

      告知,那就不是商量了?

      私事?针对“九千岁”林阳而来!

      骙 向淦感觉身前有力场降墨临,这是林阳릯出手,想要故技重ש施,不想向淦说话。但是向淦早已今非昔比!

      Ⅎ “真오是好胆,好奴才!居然在大朝会之上,对朕发动力场?以下犯瘈上!럡当诛!”

      铿锵!

      向淦怒道,天子一诵怒,伏尸百万,流血漂橹!ٔ他以帝伢王心术发动君天子之怒的气势,很是骇人。抽出半截人꫷皇剑뻊,锋锐剑气散发⏩,破除了立场!

      “身为朕之家奴,敢以奴期主?퓸供奉何在?大内侍卫何在?

      诛杀此獠!

      徇否则!”

      向淦又抽出了一截人皇剑,散发无上剑意,威逼뜫林阳以及깞超等供奉这两大权臣。 뚑

      供奉和大内侍卫存在的וֹ意义,就是为了保护人皇。但是林阳在朝会之上公然发动力场对付向淦,㮻就是铁打的以下犯上。现在向淦借机发作,何人敢于阻挡?

      若是超等芳供奉不率领大内侍卫拿下向淦,풹恐怕向淦会借机发难,彻底清晰皇宫之内的力量,彻底掌쌊控皇宫。

      柆“哼!”

      武穆、丞相、宗令、周吴郑王四位阁老,以及超等供奉都是色变。

      对向淦这位强硬得不蘢像话的人皇不满,同时,也对林阳不满。果然銋是太监,身Ⴄ体不全的人,难有大格局!现在这样的时刻,居然发动立场,把向淦当作摆设?

      林阳是怎么想的?

      ႌ但是,现在向淦强祩逼,使得超等供奉拿下林阳,若是不遵令……可是超等供奉不想以身试剑,不想“享受”始祖人皇的无上手段……

      可若是遵从,拿下林阳,那么九大权臣不仅会少了一个,那么他们这个本就不是很严密的结盟簂,必定会留下很深,很鮦难以弥补的嫌隙。

      铿……

      铿锵之声,只发到了一半,便被止住。 ㊚

      因为超等供奉见向淦不耐烦,直接就要拔出全㵄部的人皇剑,虽然会废除一张底牌,但是蹉能够一举拿下两位权臣,彻底掌控皇宫的话。 

      向淦还是认为值得的。

      但是超等供奉眼疾手快,伸出手掌向着˗林阳擒拿而去,筎并高声说道:ℋ“陛下莫慌,臣这就动手了。”

      ⻳舍得始祖人皇加持的꡵一剑之力,向淦终于达成了自己的目的。依旧保有始祖人皇给予的底牌,但也会废除林阳这个权臣,使得九大权臣的联盟出现嫌隙。

      同时,周뢴、吴、郑、王四位阁老也散发气势,隐隐把林阳包围。

      林阳作为太监,修的就是一些阴深的伟力,速度飞快,辗转腾挪,发出偌大动静,战斗能量波动剧烈。甚至这些战斗能量,有意无意的朝着向淦威逼而去。

      可是向淦丹田琀之中的成仙쾗鼎定鼎一切,使得向淦免于威胁。

      众多朝臣和权臣垖见状,更加的对向淦讳莫如深。显然向淦身上之上有九品极等⠺武器,甚至是圣器,才能以五品之身,免于亚圣的战斗能量。

      嗡!

      丞相和武穆也散发了气势,锁定林阳。拧

      武穆叹息,道:“大总管,束꒸手就擒吧。否则,恐怕真的会血溅大朝会。”

      大朝会上直接死人,不管是大周폗皇朝还是大乾皇朝,都从未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八大权臣,八大顶尖亚圣,要联手对付林阳,林阳哪里有反抗的余地?

      “嘿!干爹早就教训过咱家,做好奴才本分,千万不要想着僭越。可是咱家,偏偏不信命,现在,咱家倒下了,你们还有多少的时间呢?”林阳收手之后,看着八位权臣,说道。

      ༰话语之间,有着莫툺名悲凉。

      从一个小太监成长为九员千岁,从一个핥凡人成长为顶尖亚圣,你可知道他有多努力?

      韉 太监……本质之上,就是皇族家奴,是天子家奴!就⼉算能够成长为权臣!终究是名分不正!早晚不会有好下场♊的。

      这一点,林抬阳隐隐有所预料,但틼是펎啊,他不信命!他要打破宿命!

      可惜,还是栽在了人皇手中。尽管这位人皇,只有十五岁,年轻得过分!

      见林阳不再反抗,超等供奉上前,给林阳种下了禁制,布下ऋ了封印ע。并且这禁制和封印,他再獠三检查。看来,ᒵ这是在向淦身上种下封印却无效之后,留下了后遗症。

      “依照祖制,太监不得干政!但是林阳被尊称为【九千岁㲁】,插手朝政,丞相坐视,当罚俸十年!御史台御史大夫、御使未曾进谏,尽皆罚俸十年!

      废除䒒皇宫之内一切太监担有的政务!废除掌印太监之职!”

      见林阳被擒之后,向淦右手按剑,冷声说道。

      明明说好了祖宗不杉足法,可是现在却称是依照祖制,这是大型双标现场无疑稗了。휘

      䛼……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