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色放

      隔天。

      李源带着狼二来到了他们曾与那帮人㦈贩子괕打过面的地方。

      昨天夜里的无功而返,李源的杀意不减反增。

      他其实很懒的,但是和那群天真的孩子们越是相处的时间长,他就觉得这帮人实在是太该死了,多让户他们活在这个世上一天,都是对空气的浪费費,他无法也不想再做等待。

       用雷霆手段送他们去见阎王,才是最好的选择!

      李翨源为了尽快找到这些败类,甚至不ﵹ惜鿡以折损大黄庭的功力的代价,也要维持着最大范围的气机之术。

      一个小时就会消耗一天的功力。

      塑 李源还是第一次这么阔绰的使⚛用大黄庭的力量。

      气机之术,寻人神技。

      鎶 ꑲ这个过程中,但凡只要有怀揣恶意的目光探向狼二,他就能够顺势发现对方的存在。

      闹市之中。

      谦 三个臜牙行同伙还在四处寻找着黑炭儿和狼二两人的踪迹。

      “妈的,那俩小鬼到底跑哪里去了,四处都找不到人?”줷

      “肯定是躲起来了吧,毕竟几天前他们就差点咱们给抓到了,这会指不定有多害怕呢。”

      “也是,不过还是得继续找,袁雄老大可是发了话的,找不到人的话就活剥了咱们杰。”

      䟘 几人齐刷刷打了个冷颤,联想到了那不太好的下场。

      袁雄,在他们眼中那是⿬比恶鬼还要残忍的人。

      他们这些人贩子在常人眼中已经足够丧尽天良,但是他们眼中,袁雄才是真正邪恶的代名词。

      他们可不想亲自品尝到袁雄的残忍手段!

      李皇源在找他们,他们也在找狼二。

      闹市之中,他们就这样不期而࣑遇了,准确来说,是他们率先发现了狼二。

      “我看见了那小兔崽子了!!!”

      三个人贩子将其目光聚盡焦在뜔李源身上的一瞬间,李源也借폻此察觉到三人的存在。

      他问狼二:“那边三个正在看咱们的人是不是?”

      ꎽ“好像是他们,我隐隐约约记得有一个人。”

      李源问道:“不要隐隐约约,确不确定就是⢸他们?”珈

      狼二又盯了一会,重重点头:“没错,我确定就是他们!”

      李源双眼微微眯起,平静的䆔目光中,内心闪过深沉的杀意,但表面噿上却不动声色。

      “先把他们引到偏僻的小巷里。”

      “好嘞,师傅你跟我来캗!鲒”

      “那小兔崽子想跑,追他!”三个人贩子连忙跟上。

      狼二对这块菋地方熟悉的很,很快就带着李源来到了一个基本不会ᖤ有人出没的偏僻巷子当中。

      爿 同时,他们也引来了那⍼三个人贩子。

      其中一人见将两人入了死胡同,顿时阴恻恻一笑:“小兔崽子ٞ,你再跑啊Ꮘ!”

      ᪐ 他们无视了一旁李源的存在,在他们看来,多个帮手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不了,他们这边三个成年䀸人,打起来依旧占着优势。跩

      “你最好乖乖的告诉我们,你把那群孩子都藏到哪里去了,不然等我抓住你了,逼着我用审问手段,非得把你的其他手指都砍掉不可!”

      狼二脸色有些煞白,似乎想起来断指之痛。

      三人狰狞的走向了狼二。

      李源问道ㅹ:“狼二,是不῱是他砍掉了你的三根手指。潹”

      狼二看着李源的身影,神情放松了不少,要不是有李源在,他这会早跑了。

      “虽然不是他,但是他当时也在场,这家伙好像叫彪子,师傅,你可得帮我出气啊!”

      “好,我给你出气!”

      ꁓ ܦ 彪子听见这话,不由一乐,嘲笑道:“就凭你个小白䕟脸,ἅ等会老子撕꩹了你뭌脸皮你信不信䊿?!”

      “小白脸?”

      ȶ李源欺身上前,拳拳到肉,一瞬间击倒另外两个人,伸手掐住彪子的喉咙,将他高高举起。

      “老子走的是硬汉风,你他妈是不是眼睛瞎?”

      衾 “……❢”

      彪子喘不过气,只能不停拍打着李源的手臂,以示求饶。

      李源在他快晕厥的时候,放开了手。

      彪子匍匐在地上,不断的Ꞁ干呕。

      另外两人也缓过絞神来,准备跑路,李源就跟老天师附体似的,一賠人一下,毫不费力的将他们又打趴在地上。

      “兄弟,兄弟,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求你大人大量,放我们斱一马!”

      彪子看着越走越靠近自己的李源,也顾不뢾得喉咙处火辣辣的疼痛,赶忙㞸跪地求饶。

      “你们刚才可不是这么怂的,我可是听的清清楚楚,你说你要撕了我这张帅脸。”

      닒李源一巴掌就甩在쭼彪子脸上,直接将他智ⷮ齿都给抽吐了出来!

      彪子半张脸肿的像一个猪头,含糊不清的继续开口道:“饶命,饶命啊!”

      “我的账算完了,现在轮到狼二的账了。”

      李源捏住了彪子的食指,在后者惊恐的表情中,“咔툐吧”一声,生生揉搓碎这根手指!

      ࠳“啊啊啊啊啊!!!”

      “太大声了!”

      李源真气运于指力,刺入了彪子的声带之中,直接破坏了其声带!

      没办法,李源作为一个现㚌代人,实在是不知道哑穴赂在哪,幸好,他还了解一点基础的人齇体器官学……

      彪子此刻再也嚎不出来,这辈子没准也嚎不出来了。

      李源继续自己的清算行为,一根接着一根,尽数揉搓碎了彪子的十根手滕指,这是彻彻底底的将内部指骨搓成小碎骨,哪怕动手术也修复不了的봌那一种!

      彪子痛晕厥过去,又被痛醒过来,反反复复뱑几次,ꍪ整个人变得神⯪情呆滞,犹如变成没有了一切知觉的植物人!

      李源有了上次肢解缝合邪怪提高的承受力,这回滄没有吐出彩虹马赛克,转头看向正在墙角吐的稀里哗啦的狼二,问道:“解气吗?”龲

      狼二㸟想回答,不小心又看见了彪子十根完全扭曲的手指头,一下子忍不住,转过头又吐了!

      “真没用,出去别说我是你师傅,丢人。”李源撇撇嘴,鄙夷嶱不屑,完㢈全忘记他当初见识到十足血椗腥的画面,自己的表现也没好到哪里去。

      狼二:“……”

      他还能说什么……吐成这个衰样,说什么都是苍白无力的狡辩。

      等等,刚才师傅说啥了?

      他刚刚是认可我了吗?

      李源可没注意到自己因为被狼몑二喊师傅,听多了听习惯了,所以下意识的开始真把狼二当成便宜徒弟对待了。

      他看向了基本没有什么大碍的两人,那两人顿时吓得面色苍白,小便失禁。

      一股尿骚味散发出找来。

      ᚅ 李源不由后退两步,妈的,竟然使出了如此훩卑鄙无耻的生化招数!

      졬 “你们两个,把ᆌ他拉回去!”

      䃃 李源指着彪子,语气嫌弃的说道:“千万不要让我再看见你们,滚吧。”

      两人架烽起彪子,逃得比兔子还快,生怕李源反悔,反手就又给他们一人一下!

      “师傅,绂你怎么把他们都放跑了?”

      李源伸了个懒腰,随后漫不经心的说道:“我不擅长审问别人那一套功夫,也懒得见血,所以还是跟着他们直接去到他们的老巢就行了,除恶务尽道理我明白屐,放心,他们一个跑不了。”

      羐狼二有些牙疼,什么叫做你不擅长审问别人那一套,你不是干的挺狠挺好的吗?

      还有不见血……是啊,不见血就能把人折磨的精神崩溃,这也؋是没谁了。

      这个师傅好凶残英,好神经病啊,以ប后千万可不能惹他不高兴……

      李源继续问道:緷“你是准备跟我烾一起去他们的老巢呢?还是自己回家休息一下?”

      “师傅,我跟你一起去,我要去见证他们这帮人渣的灭亡!”狼二咬牙切齿的说道。

      倞李源点头,然后抬头看向了天空。

      夳此刻,天空中乌云渐重,似乎就要有一场说来就来的暴雨即将落下。

      “大雨滂沱将至,正是洗涮尽人间污秽的好天气。”

      一声闷雷在云层中响彻云霄。

      李源将他夹在咯吱窝,然后警告道:“你千万别吐我一身,不然回头我捶死你!”

      狼二无奈道:“师傅,我能吐都吐完了,就差把胃给吐出来。”

      鶡“끰你要是把胃吐我身上,一样捶死你!”

      “……”

      狼č二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冋。

      事实上,他的预感没错,李源跟踪人的方式,真的很刺激啊——“啊啊啊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