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奶抖音v污污污

      尼堪站在坦加湖边上,看着湖面靠近岸边的地方薄薄的冰层不禁童心泛滥,他从岸饶边拾起一块石头投了进去。

      薄薄的冰层自祌然被⽒击碎了,冰层四分五裂,大多数破碎的冰块都在岸边晃动着,只有一块碎冰晃晃悠悠向湖心飘去䟶,驖此时恰好有一阵自北面刮来的冷风吹过,碎冰飘向湖心的速度更快了,在湖面起伏不定的波浪下上下左右摇摆不定,不⸢过最终的方向还是湖心。

      尼堪呆呆地望着那块碎冰,似乎若有所思。

      在他童趣大发时,身边已经来了很多人,不过他却浑然不觉。

      “大汗……”

      此时也只有阿林阿敢上前提醒他时间已经到了。

      尼堪转过身来。

      朱克图、苏哈、哈尔哈图、牧仁、雅丹、乌力吉、萨哈连、乌热斯、额腾翼、苏布台、罗锦、达哈苏、阿林、老孙头、孙老道都赫然在眼前。

      지 更远的地方,站着䤠叶雷和巴根,这是尼堪特地将他们请过来的。

      坦加湖大会,尼堪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后主动召开的第二次大会(上一次的尼布楚大会总的来⍩说是被隸动的)。

      “斡难河大会……”,看到眼前这些或兴橬奋,或敬畏,或不以为然的神色,尼堪不禁想到了历史上某著名大汗崛起的一次大会。 넳

      难道自己就这么膨胀了吗?

      不是,完全不是,还差得太远。

      坦加湖边上,新立了一座巨大的帐篷——话说此时赤塔城已经接近收곖尾⛮了,凑合一下的话还是돛能住的。

      䡩 奶茶、烧酒、羊肉,帐篷里的气氛很热闹。

      众人在吃喝时,尼堪不时用媤余光打量着Ꙕ。

      朱克图瓕、苏哈、哈尔哈图、牧仁、雅丹、乌胧力吉、萨哈连、乌热斯、额腾翼、罗锦、老漁孙头、孙老뺔道,都是自己的嫡系,目前来看,没有任何动机和可能会背叛自己。

      苏布台是自ㆁ己略使手段骗过来的,事到如今已ꋗ经是坐在一条船上的人了,不过还是有背敐叛的可能。

      达哈苏、阿林两部以前对投靠博格拉汗还有些勉强,不过巴里亚加一战后他们应该认清了形势,背叛倒是没有可能,还需要进一步收心。

      汞 叶雷是自己的盟兄,经过在沼泽地一战,自己大方地賟将大鼻子짯的火枪提供给他,协助他将北山部落全部纳入囊中,这个盟友眼下应该还很可靠。

      ᆊ 巴根却是心惊胆战之下接受了尼堪的邀请的,他㢑的儿子恩索与尼堪是结拜兄弟,不过那是林中、草原上常见的事情䢉,为了各自的利益各取所需而已,此人需要拉拢而不是施压。

      “诸位,为我等大破土谢图汗部以及两部蒙古部ꀡ落大军干一杯!”

      这话倒是一点也没有也没有虚夸,三部加起来六千大军,加上随从带着牛羊马匹以供养大军的小部落,加起来上万人,林中已经超过两百年没有这么大规模的战斗了。

      以往只要南边开来一千精骑便是妥妥的“灭族之战ꁞ”。

      可尼堪领导下的博格拉汗部挺住了,不但挺住了,还大破之,衮布、扎尔布、塔布恩三人上万大军气势汹汹而来,大败亏输而去,估计最终逃回去的三部骑㝔兵诡加起来只有千人左右,而霍林部傹则几乎被灭了族。

      满饮此杯后,在尼堪的弴示意下,哈尔哈图站了起来,在尼堪的教导下,也就是他一人完全憫掌握了识字、识数两个基本技能,他不仅是常备军的炮兵队长,还是后勤总管。

      不过自⦉从汉人出身的罗佳部加入后,会这两种技能的人䀮多了一些,今后尼뇻堪准备让罗锦的儿子罗承志专门来干此事。

      “诸位大汗、哈拉达,这几日根据博格拉汗的命令,我对此战我部的损失与收获进呖行了详细的统计,此时说出来以便周知”

      “此战,土谢图汗部、伊尔根部㚴残部丧心病狂,对希洛克河谷一带进行了疯狂的报复,杀死杀伤罗佳部精壮五百多人,大部分年轻女人受到了㫮侮辱,罗佳部实力大损……䯌”

      “所以我让依附于햂霍林部的几个뚛小部落全部加入罗佳部,计有五百多户”,尼堪接过了话茬。

      禾“罗锦接受这些部落后,立即在木寨的地方筑城,在希洛克河口建造木寨,这个冬天对于我们来说,非常非常重要,现在是十月中旬,到明年五月中旬,还有七个月,城㻃池和木寨必须全部完成”

      町见罗锦的嘴巴动了动,尼堪继续说道:“赤塔城已经基本完成,巴里亚加城就不要这么大了,能容纳一千常备军及其家属长驻就行了,我这边会派人协助你们修城”

      赤塔城完工后也锻炼了一批队伍,尼堪决定让孙老道带着一部分去줞巴里亚加,帮着罗锦修城。

      哈尔哈图接着说道:“杭戈多尔部逃回了恰克图以北的驻地,跟着他逃过去的还有塔布恩,如今两部元气大伤,应该在最近没有能力再来招惹我等,不过偌大的乌兰乌德一带空了,那里还有霍林部的部民以及许多小部落,有的得知塔布恩战败后䔌跟着迁到了恰克图北面的大草原”

      “不过还是有大量혝的部众留在了当地,大汗,您看……”

      尼堪看了看檈叶⸿雷,“阿浑,如ﰮ今我部虽然大获全胜,不过人丁却是不足,无法占据这么广大的地方,依新加湖到霍林罟三百多里的河谷您能否派人占着?”

      这可是赤裸裸的示好了,叶雷也是心头狂喜,他这一部面上号称“索伦四部”,不过他心里也清楚,论起实力,自己还差得远኎,关键是地泰盘苦寒,无法驯养大量똵的战马。

      依新加湖到霍林一带主要是乌德河流域,都是草原和森林交错的地方,只要人手充足,养上一两千匹战马完全没有问题。

      不过尼堪能将此地大大方方拿出来,自己也不能完全没有一点웟回报。

      “博格拉汗,多谢厚意,既然你开口了,本汗也只能接下了,这样,我会向此处迁徙一千户,这一千户里,按照你的规矩,十五岁以上,二十岁以下的小子,若不是独子的,都可以加入你的常备军”

      ⬸尼堪大喜,他等的就是这句话。

      ╳“阿浑,此地原有的蒙古人也不可能随意欺凌,我准备将留在乌兰乌德一带的蒙古人分成三部,湖区的全部迁往霍林以西,湖区到霍林就是大汗的驻ᮦ地,霍林到乌兰乌德是一部,乌兰乌德到大湖边是一部,霍林↥南边基任萠加是一部”

      鼍 “朱克图!”

      朱克图赶紧站了起来,䃖巴里亚加一战他大出风头啠,让尼堪嚣又高看了一眼。

      “你带着老常备军五百人及娞其家属去乌兰乌德,到了之后立即建造木寨,同时在叶雷大汗、霍林部中抽调十五岁以上、二十岁以下的人五百进入常备军,这个冬天,你不禁要将木寨建好,还要将新招募的五百人训练욆好”

      “是,谨遵大汗命令”,朱克图心里也是抑制不住喜悦,大汗这是要让自己独当一面呀,将老兵全部给了自己,那大汗自己身边?

      “我这边你不用管”,尼堪似乎猜透了他的心思,“霍林部适龄的后生肯定不止这些,多余的全部送到赤嘑塔来,我估计怎么〥着也有五百人,另外……”

      他看了㈏一下众人,硜“我部大败土谢图汗部之后,一定会成为喀尔喀三部的眼中㸊钉肉中힡刺,不过是眼看就要到冬天了ᗶ,他们无法立即纠集兵力謸北上而已,等到开春了恐怕又会面临苦战”

      众人听了心里皆是一凛。

      焄“故此,常备豈军的编制就不能拘泥于以前那一套了,从今日开始,各部凡是适龄的人口全部㾙送到赤塔来,我估计各部加起来还有四五百人,博格拉部的独子符合条件的也全部加入”

      鈹其实尼堪心里明白的很,克烈部ᓻ一部估计就有几百人符合条件,加上布里亚特굢蒙古人,在赤塔组建一支约莫两千人的常备军是一点问题也没有的。

      “那克农湖周围……”,哈尔哈图不禁不有些担忧,抽掉了五百户去乌兰乌德,作为博格拉部本部就只有五百户了,刚才他没说,如今博格拉汗手下包括霍林部、北山野人部北在内又增加了三千多户,总户数直逼万户。

      “不用担心,跟着三部过来带着牲口的除了老头就是少年,将他们全部纳入到博格拉部,等在适当的时候将他们的家属迁过来,鞿合适的少年便纳入常备军”

      隶属于土谢图汗部、쑅杭戈多尔部的小部落想要迁到赤塔自然不容易,不过隶属于霍林部的完全没有问题。

      “另外,经过几战之后,伊尔根部、霍林部全部退到了杭戈多尔部的辖地,乌力吉哈拉达”

      乌力吉站了起来,他知道尼堪有命令下给自己。

      尼堪赶紧也站了起来,“阿穆齐,我准备将塔布恩的家属和亲戚全部送还给他,这事需要一个老成持重之人去打理”

      乌力吉点点檊头,两军交战被杀被俘,俘虏后被杀死在林中也是常事,不过对于老弱妇幼万万年会网开一面,若是连这些人也杀瓞了,他们的家属是会拼命節的。

      “除了送人,大汗有什么话说?”

      “阿穆齐,你见到扎尔布、塔布恩两人,就说如ꊬ今我索伦部与他们两败俱伤,不如歇兵停战,就以五年为期봂,为表达诚意,哈拉乌兹一带、比丘拉一带双方都不放牧民进去,他们若是愿意的话您就可以棓与他们折箭为誓”

      尼堪说出这话以后众人不禁有些不解,哈拉乌兹也就罢了,那比丘拉一带可是上好的河谷,原本蚙是伊尔根残部占着,如今伊尔根部随着库尔土钦的覆灭烟消鬅云散,何不趁机占了?

      “呵呵”,或许是知晓众ᑓ人的意思,尼堪笑道:“比丘拉确实是好地,不过那里靠恰克图太近了,若是我部在那里驻뫂扎,一定会触怒土谢图汗,我部如今┏最需要的是练兵、休整,在实力没有达到之前最好不要招惹他们”

      乌力吉问道:“若是他们不答荲应呢?”

      “那就算了,将人旪送去之后立即回来,不过您同他们说明,在乌兰乌德以南,两部应以古希诺耶湖为界,跟他们说떯,若是越过该湖,我部或立即南下报复!”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