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古武机甲>

      䢃 “没错。不过紫阳花텊的纸遁,比起我的更像是通灵术的载体,能够随心所欲的将事先㏩准玹备的事物,化为通灵的术式由纸遁召唤햩出来。”

      小楠脸上少见的出现笑意,目光温柔的看向那个孩子。

      紫色女式劲装,发型也很可爱,卷短发头上扎着一段很有特色的发髻,充满雨隐这个暗杀和内乱的国度,真正所欠缺的生命活力。

      㩂 长门喃喃自语道,“紫阳花,不错的名字,味苦性温,是一个好孩子。”

      “她是最近一批收养的最有资质的战争孤儿,她和她的同伴被雨隐带回来,跟我们有着焰相似的命运。”小楠冷不丁一句,解释銛了为什么会有熟悉感。

      长门轻笑道,“也正因为如此,你才会将她收做弟子吗?”

      ⌵ “雨隐的确需要更强的年青一代,依靠我们守城有余,但面对十几年后,又一轮新的战争事态,难免独木难支㖅。”小楠理所当然艱的解释軍道。

      这也是很正常的想法,因为忍者的黄ᔁ金时期并不是每一个都像三忍那般恒久,纲手拥有千手一族的生命툋力和医疗忍术,自来也号称仙人,拥有꤂修炼仙人模式带来的生命力,大蛇丸将灵魂改造,随意更换身躯,完全避开了衰老的因殪素,对㨥他们实力的影响,反而随时间沉淀更强。

      小楠和他现在已经二十五、六,按照寻常忍者职业寿命的顶点五十岁,他们的生ገ命已经过去一半时间,必须在下半生中,找到一个合适的继任者,传承他们的力量。

      这也是忍界,不论强弱如何,忍者都非常注重师承的关系。哪怕非常弱小的忍者,实际上背后也有一条清晰的脉络,只有流浪忍者才稍有例外。

      젊 长⦮门叹息퍓一声,想到武侠世界的武者,可比忍者要好得一点点,火影世界内卷的实在是옕太厉害了,只要出现衰老,除非修炼一些特别的术,否则便是最强火影三垘代,也一样会给敌人可乘之机。

      “我们先回去吧。”

      쌌 滓长门回过神来騟,看了眼正在下面辛苦修行的紫阳花汕,年纪轻轻便有下忍的实力,但这也是雨之国残酷环境的生存常态,后面的鬳提升뷵反而需要大量时间弥补,也没有去打扰她。

      뜘尽管她已经是小楠选定的继承者쿶,个性也类似于小楠的冷静、沉着,有一个出色的继承者很多优点,但终究是孩子罢了,难道还能给她诉说雨隐的大事,以蘏及心中的ꈩ理想?

      两道身影在树上站了一会儿,留下一张镸在风中起갤舞的纸张,就在紫阳花毫无察觉的间隙离去。᭬

      另一边貣,随着大量湛蓝的光辉流溢,人间道和畜生道一前一后,⦤沿着神树的内部洞开的通道,来到闪烁着强烈能量反应的洞窟。

      神树虽然趃将龙脉馢的祭台挤塌㙙,但在破土而出,成튯为参天大树后,为保证龙脉不会流溢到地面上,又再一次重构了檈祭台,弄出一个不比之前差上多少的空飲间,用来中转和协调地下龙脉。

      ⳼ 不至于让龙脉因为它的鲸吞,造成难以想象的暴动。

      人间道取出㙭手中的邪帝舍利ᵠ,一缕黑色的魔种飞出,一股心神都被吞噬的妖异,从它缹身上闪烁而出絎。

      砠“这是……꼛”

      畜生道在这颗魔种身上,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那是漩涡鸣人的气息,还有一股未能体会的特殊⎴气息。

      不过,人间道使用邪帝舍利承载魔种,倒是让他惊讶了一下,㿡这可比不稳定的封䞊印术要好的多。

      人间道解释道,“这是地狱道针对性改造过的邪帝舍利,比起此前漏风的容器,它能够完美储存人的ଐ精、气、神,并且不会出现不可遏制向外散溢的﬍精神异力。用来储存我之半䦩身和㍣饿鬼道的魔种,并在舍利中对它们试调,却是再好不过。”

      “原来如此!”

      畜生道没有理会冒出的魔种,来到撑起꼯这一方空间的神树根茎前。

      贮龀一缕⇷像石油的粘稠液處体,从神树的根茎外皮上渗透出来。

      如同仿佛千丝ꋀ万ⱟ缕的鿵丝线,在树根上结成一个大茧子,无需畜生道做⏆更多的准备,即可使出再生之术,不必担心查克拉,随心所欲的创造自己喜欢的各式造物。

      “那就先从对应出现的魔种,来构造它们的载体吧。Ⓒ”

      畜生道看了眼取出邪帝舍利的魔种훸,心中渐渐有了定计,如䙍同断尾求生的壁虎,将一截触手跟身体㟴断开,扔进那᭬像卵一样的茧中。

      回到雨隐,长门一边查看村子蟳的文件㌖,了解最近发生了什绍么,一边想着楼兰的事情。

      ῑ“这个时候,人间道应该快要创造出新的六道了吧。”

      感到到另一端还未出现的六道之一,长门不由喃喃自语一句,但也没太过在意,转眼就看向⧘手中的文件。

      䘓 木袳叶面对얳三个忍村的围攻,虽然勉勉强强的战胜他们,不过訨第三次忍界大战的余波,仍旧没有彻底消除,面对各国的窥探,只能勉强维持稳定,不让局势恶化。 秊

      雷之国则要好许多,好斗的他们即使刚过一次忍界大战,依旧丝毫不知,ꊼ眼睛这和平的来之不易,为搜刮珍贵的血继限界和秘术,把忍界搞得鸡飞狗跳。

      孵风之国那边因为第三次忍界大战失利,虽⟑然同木叶结盟,以投降的方式保住自身,但砂隐还是受到很嵂大的创伤,尤其是任务量大部分通过屈辱的盟约,交由木叶方面接管,只能默默地舔舐伤口,等待下一次翻身的机会。

      柶此处之外,雨之国的变化也引起五个大国中的四个注意,木叶、云隐、砂隐、岩隐的间谍大量出现在甫雨之乯国睊境内,调查忍界半神㦑为何突然销声匿迹,榽还有新出现首领的佩恩,究竟是何许人也。

      “这忍村癰还真是一个也不能小看,就连生命之树那边,都被他们窥ꩈ视到了蘐。好在雨隐的三忍也不是浪得虚名,将情报在泄露之前,扼杀于无形中。”

      长门둊看了眼一份嘉奖文件,由他和畜生道创造的二代半藏他们,实力在短短月余,就柇已经恢复到精英上忍的水准,相信重回全盛时期也栿不是很可能。

      쨏 毕竟,他们虽然是重来一次,却如修炼嫁衣神功一般,檣在原本千锤百炼的忍界顶尖一流的基础上,重新铸就根基再来一次,又不是真正的从头开始,灵魂和身体强䅬度依旧,ꤤ自然是一日千⡪里,比长门他们提升还快。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