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科科技快猫菠萝社区

      见此人有三分诚心,应君也好整以暇,抽了他的念头,抽了他的过컹往,查看起来,毕竟诚心拜师者少有,有三分诚心者也少,所以怎么也得好好对待,不然真就错过了٤这个好徒弟可就不好了쐹。 

      纚 只是查过后,应君大觉不爽。憑

      듕 好家伙,셦一女嫁二夫也没有这么做的,这货拜师成瘾了,已经拜了十三个道士为师,现在就轮到应君了。

      得见个仙气缥缈,气质高玄之辈맊,就觉得是神仙,想要拜师。

      他拜的十三个道士中,有三个是有真本事的,且还都传了他本事。

      ᶼ 只是这徃蠢货太过愚笨,又太过惫焳懒,连最是简单的打먔熬肉身的劈柴挑水的活都不做,或者做了一段时间,就觉得累了,然后求有捷径的仙法ᚿ,Ҿ之后就被逐出师门了。

      䔛ꍂ幸好他没遇上旁门左道,都是他这么不要脸,指定得被炼成个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另外,他的上辈蝒子却有得过一些法挵术,然后做了江湖骗子,某日行骗,被人拆穿,然后乱棍打死。 蹅

      上上辈子簈却是个妖怪,还是个颇为聪明的猪妖,只可惜脱不开猪的藩篱,被人宰了吃了,却也成就了一户人家的几百年家和万事兴。

      再上上上辈子,他是普通人。

      젩一查上百辈去,这货性子中的惫懒似乎由来已久,已经印在他的真灵上萩,随着他的转世轮回都剔不掉。

      正因此,应君可不会收他为徒。

      更何况,道君收徒,如何能这么草率,不求个资质,也不求个福缘,但求看着Ṩ顺亏眼。

      毕븤竟,与道君ꁣ而言,资质与福媈缘都不过道君一句话的事,䎌道君一钦点,不消管在宇宙何处,蒔都会有飣好宝贝投来,甚至安鈨排前途,就如那“噤幸运儿”柳相锦。

      “你欲承我道法,却知我之道法有几斤重否?”应君闲暇无事,也就ꉂ没有随意打发了这人,就随口说道。

      这张堃(kun)有些机灵在脑袋,흅连忙说道:“自然比泰山还重,比天山还芚重䱗,比四海海水还重。”

      “哦,若如此,你觉得你可承重否?”应君笑问道。

      “可,当然能,小子拜见师傅。”好家伙,这货打蛇上棍的本事端是厉害。

      趏 菔“哈哈,你小子甚得我欢心赥,我可给你一个机缘,若你能从中寻得机会,我可收你为徒。”应君继续说道。

      “请师傅赐教。”张堃謠俯首一拜。

      “你等也是如此。”应君还点了旁边正目瞪口呆的六人。엙

      㩞 “这机缘也是简单,我在那雁山中藏了个宝贝,谁봢能将宝贝寻来,我就给他一份仙缘。”应君缓缓说道。

      “雁山?卷那是何处?”几人都是丈二和尚ở摸不着头脑,虽然有出门,但没有出远门啊,海城外也就转过几处小山包,可不敢去更远的地方,毕竟那些地方都有大虫郼大龙的猛兽传说짎,保不齐就会要了他们的小命。

      应君笑笑,从身벅后的书桌上扯了七张图纸。

      他是以气丝将这৺些图纸抓来,且将气丝展露在七人面前,让七人只以为这᭪些气丝是钢丝线索。

      七人见到这些钢丝线索,脸上顿时多了几分轻视,这等手段那些凡ᔅ尘武者也能办到,即使是天桥底下杂耍也会做。

      想来,过往那些关于웣归阳观的神仙的传言⤺皆是假的吧。

      蚞七人虽然都是出身富贵멞,但却也都只是小富,未曾竂触及人世间的真实。

      至于那些責飞剑传书之事虽然显于人前,还有海城内的雷火灯传入百家,但都存在久了,都以为是寻常东西,非是修行者祭炼的宝贝。

      再加上,世上确实有许多假道士假和尚。

      不过鱟应君被人以ጯ为皕是假道士却不恼,左右不过一场玩耍,他们应了,便玩玩,不应,也让他们离去,不为难他们,福缘也뾨不会消了,至多不过阳气低䓖迷几日,算是小徭惩大诫了。

      螘 只是这七人忽见应君这作为,却是玩心更炽,都说要鱣去雁山走一回。

      只有张堃心下已经有了退缩之意。

      过往他就嫌累,才丢了仙缘,今次本性不噼改,也想退却。

      ꡊ只是,他的六个朋友却都纨绔,好쇄玩,就要夹着他走,其中三个女生见他想退缩,更是挤兑了他几句。

      他没法,只能被动带走,随着他们⎖出了归阳观,去找那雁山。

      濝“也是有些意思。”应君笑了笑。

      又小小推算了七人的未来。

      没甚趣味,与常人无异,只有䂯那张堃将来还能撞上个机缘,然后练就罡煞,之后的龙虎成丹,却没有机会了,应君算了他所有的未来,没有一个是练就金丹的。

      当然,他没有将其他道君的掺和算入其中。ᮡ

      若是有道君给与机缘,这金丹的成就却简单,甚至元神썕真仙都可修得。

      但没有哪个道君㷢这么闲(除乘黄道君和应君)。

      却道这七个牛犊被应君激将利诱去了雁山,应君远在亿亿万里之外的分身却也⨹被一位天仙道君㌅引去。

      쾎 这位天仙道君自玄衍天来,却不是玄衍道君,乃玄衍道君之徒。

      ᎈ 而且这位道君其实不该称为道君,合ᥲ该称呼一声小圣的,其练妖门之法成道,却拜젛于玄衍道君门下,且还是域↩外天魔出身,駗端是奇妙。

      洬也得亏祂褪去了天魔真身,转世成精灵,否则诸天万界的诸位道君旳可不会放任祂成长。

      왙这位道君名号为冥。 籩

      冥于天鼎界外开了一方小洞天,并催动时ሬ光,将它演化,生出千百生灵,并将天地道法椭齐聚,使其完整。

      祂在这小洞቉天中再建一间࿟庐舍,用以招湁待应君。

      应君ム一入洞天就㲊见着祂。

      祂面容似人,皮囊却通透如琉璃,内里的骨骼经络都看得清晰,祂张了张嘴,说了一串流利的明国官描话:

      “某家冥见过应君道友。”

      蕣 应君回以道家莲心印,此印乃于诸天万界中流行,尤其是㖮大通界,因是大通界的住持空空道君所创,所以硒上有所为,下必好之。

      “乃某不请自来,打扰道君清修,还望见谅。”应君嘴上说着抱歉监。

      冥轻轻笑一下,后道:“非道友之过。”쯶 䙕

       这话……就是应君有过错了ڐ。 ἔ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