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瓜成年版

      游无棣温柔的眼神看着风风火火似一阵风的白玉岚,眼神一如从前,从来没有变过。

      大鹏感觉人家这一家三口这氛围挺好,看的他有点儿牙酸!

      “宝,你怎么就变龙了?遇到了什么危险吗?”白玉岚抱了一下便松开了,然后360度观察游江梧,生怕给他瞧出一点伤痕来。

      游江梧摇了摇头,乖巧的回答:“没事的娘,我没事。”

      这副乖巧的模样,跟之前在大鹏面前,简直是两模两样,大鹏瘪瘪鸟嘴,在内心里骂游江梧装模作样!

      游江梧递了个眼神给大鹏,大鹏感受到了其中的威胁,他冷哼一声,最后还是没敢插嘴。

      “那就好,有事一定跟娘说啊,娘给你找回公道!”

      游无棣颇有些不赞同白玉岚的话,儿子都成年了,是条成年龙了,怎么还能受欺负就找娘呢!那龙的气概呢!?

      “玉岚,江梧已经不小了。”游无棣提醒道。

      白玉岚一个眼神斜了过去,眼里带着警告,“你有问题?”

      游无棣收回之前的话,“没问题没问题!江梧永远是你的宝。”

      “哼”白玉岚冷哼,眼神飘向游江梧的房里,里面藏着跃跃欲试“那还差不多。”

      “江梧,娘口渴了,娘进去喝口水。”说完,她便快速的走了进去,游江梧都没来得及阻止。

      白玉岚看似慢悠悠的,但是速度很快,刚一踏进房门,她便看见了躺在床上的连竹。

      她信步上前,仔细观望着床上的连竹。

      嗯,长的倒挺漂亮的,而且还有点儿眼熟!

      “那天咱们接回江梧时,这小姑娘也在场。”在一起了几十年,游无棣早已经将白玉岚的表情研究的一清二楚,知道她困惑了,特地在一边解答呢!

      “噢!是她啊!”白玉岚恍然大悟,又上下看了看连竹,“不认识。”

      游江梧:“……”

      他快步上前,小声说道,“她有一点受伤了,要休息,娘,我们去别处说。”

      白玉岚用“你这小子,有情况”的八卦眼神看了看游江梧,最后又瞅瞅游无棣,眼神十分的复杂。

      游无棣礼貌的笑了笑,左看看右看看,就是不看白玉岚,因为他了解自家老婆,老婆这眼神,指不定在想什么坏心思呢!

      不过白玉岚分的清,也不多说,便率先走了出去。

      游江梧内心呼出一口气,终于,把爹娘给忽悠出去了!

      余光看见趴在门上的大鹏,警告的眼神直刺大鹏,大有“你要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你就等着被我扒光毛吧!”

      大鹏瘪瘪鸟嘴,不怎么好看的鸟脸上竟然看出了一丝不屑。

      ——

      连竹醒来时,晚霞已经衬红了半片天,将万物笼罩,一片岁月静好。

      她小心观察着周围的环境,这是一处装修很简单的房间,墙上挂着许多草木,还有一些亮晶晶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挂件,除此之外,就没有什么多余的装饰了。

      她这是在哪里?

      连竹揉了揉脑袋,只记着自己呆着游江梧去滑雪,然后想要挑战一个极陡的坡,结果后来翻车了,最后她就不省人事了。

      对了,游江梧!

      游江梧呢!?

      她快速摸了摸自己滑雪服上的口袋,可游江梧不见了踪影,连竹有些着急了。

      “游江梧!游江梧!”连竹顾不上仔细穿着,趿拉着鞋便摸索着往外走去。

      外面已经黄昏了,橙红光线均匀撒落在大地,给大地万物蒙上一层朦胧的光影。

      连竹却无暇欣赏这份美景,游江梧不见了,再一次不见了。

      “小丫头,你找游江梧干什么?”身后传来女声,连竹急速回头去看,便看见一女子穿着一身红衣,俏皮坐在大树的交叉处,树叶的阴影遮了她半边脸,可露出来的半张脸,依旧能看出来这女子是多么的风华绝代。

      “他是我的伙伴,女士,您有看见他吗?”连竹上前两步,语气恳求的问着白玉岚。

      白玉岚摇晃着腿,嘴角微翘,看着连竹脸上的焦急不像是假的,内心对连竹的评价高了一下。

      看来这小丫头什么都不知道,一醒来就只记得找江梧了,看来把江梧看的很重啊。

      再说,看江梧那幅紧张的样子,活了上百年的白玉岚咋还看不出自家儿子的心思呢,只是自家儿子心思太过于单纯,从小到大没有跟人类接触过,所以她可要好好把把关,别让自己儿子被蒙骗了。

      “那他是你朋友,你为何还弄丢了他呢?”白玉岚笑着,可这笑容不简单,还有些咄咄逼人。

      连竹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她很是愧疚,觉得自己要是不这么贪玩的话,就不会发生这一切了。

      真该死!

      但事情也已经发生了,连竹不会去自怨自艾,现在的办法就是快速找到游江梧,然后回民宿,免得奶奶得担心了。

      “对不起,这是我的原因,请原谅我不能告诉您太多,如果您有游江梧的消息,请告知我一声,它对我,真的很重要!”

      说完,连竹不想再跟白玉岚多掰扯,正想去别处找游江梧时,就听女子又开口了。

      “好了,出来吧,人都为你着急死了!”

      她话音刚落,大树身后走出两个人来,一个是游江梧,一个便是游无棣。

      连竹看向前头的那个男孩,惊讶之色溢于脸上。

      “你不是那天那个,问路的吗?”连竹惊呼。

      大鹏忍不住了,在一边“痴痴”大笑,“好啊,小屁龙,你这么着急救人家,人家都认不出你来,哈哈哈哈笑死鹏了!!哎呀!谁打我!”

      游江梧看也没看幸灾乐祸的大鹏,便一个石头扔了出去,臭鸟!竟然敢嘲笑他!真的不知好歹!

      随后,游江梧又将视线投向连竹,在连竹怀疑,惊讶的眼神之中,抠了抠脑袋,有点儿扭捏的介绍自己,“我是游江梧,这是我爹,这是我娘!”

      坐在树上的白玉岚轻轻松松跳了下来,一张美艳无比的脸上都是笑意。

      连竹努力接受着这个事实,所以,这才是真正的游江梧!

      所以!?她这是见到游江梧爹娘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