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阅读网

      盍 第二十八章碧涛岛໣

      叶秋在湖边寻了半日,没有见到一艘渔船,心中不禁有些讶然。

      看着碧涛湖湖面广阔数十里,宽广处肉对眼难见对岸,这么大的水面,居然连一条行船都没有뾠看到,实在是有些不合常理。

      绕湖走了许久,叶秋也有些疲乏,随意找了个树杈休息,又将那白玉令牌拿出,正琢磨着,是不是想些办法上岛踁。

      令牌取出不䴐久,湖面水下,似有什么东西翻涌,闹的湖水动荡不쭊已。

      叶秋注意到动静,똲连忙起身察看,就见从水下露出好大一对眼睛,圆滚滚有成人拳头般大,冰冷莫然,直愣愣的盯着叶秋。

      这一瞪,把叶Ȣ秋吓的不轻,透过湖水,清晰的能看到那眼睛的主人,藏在水下的身躯,足足数丈长短,长尾四肢,利齿尖牙。

      正是烰修真界传闻的凶兽猪婆龙,在叶䟈秋的印象里,习惯叫做脑鳄鱼。

      只是如此巨大的鳄鱼,他倒是第一次见,不愧名字里带个龙的存在。

      水◝边出现猪婆龙,叶秋也不打算招惹,正打算退的ꏕ离岸边远些,就听到一个清脆的声音叫道:씗“道友莫怕,此兽乃ɉ是我家豢养的护院,道友若要上岛,可到这兽背上来,它自会剿送什道友登岛。”

      叶秋开始有些戣惊异,还以为这猪婆龙开了智,能开口说话。

      修真界凶兽妖兽不少,有些开了智的能自行修炼,有法门与人沟通的也有。 ͸

      世间讹传,妖兽修为高深会化成人形,却是世人的臆测。

      妖兽修为高深,可能有幻化的本领神通,但是却不太可能愿意化作人形。

      就好似修士修为高深后,也有能力化作蝼蚁爬虫,巨兽翎羽,但是一时兴致所至,戏耍还就罢了,专门化作虫兽,跑兽群里与那些凶妖为伍,怕是不会有人乐意。

      妖兽化人,不엎外如是,大抵也是不愿意的。毕竟生物本能,纵使修炼,也不太可能改变。

      看了一会之后,叶秋也发现了,这声音并非猪婆龙ꔒ发出的,只是这猪婆龙儚脖子上,栓了个铃铛,声音却是从铃铛之ᙺ中传出。

      叶秋看看手中令牌,再灎看看水上的猪婆龙,犹豫了㓐一会,还是起身꯰,跃上猪婆龙的背部。

      叶秋站上兽背,猪婆龙便开始转动方向,也不潜水,就露在水面,朝湖心岛屿而去。

      这猪婆楿龙体型巨大,在水中的速度迅捷,劈波之间,在水面如一道水箭,拉出长长的水花。

      常言道望山跑死马,这﫡湖心̇岛看띞着挺近,猪婆龙驮着叶秋,走了近半个时辰,才渐渐靠近岸边。

      叶秋跳上沙௹滩,回Ṗ头看那猪뽼婆龙,又潜入水底,只瞬息的功夫,已经消失在水底。

      抬头看看岛上主峰,丹崖怪石,峭壁奇峰。

      峰头祥云绕玉带,崖壁绿萝挂奇花。林中松柏长带雨,四面灵药草色新。一条曲径通森林,三两灵兽显擀天真。

      正看得出神,从小径中,走出个青衫女子,淡淡翠ﳕ眉分柳叶,盈盈丹脸衬桃花。绣鞋微露双钩凤,云髻双盘两鬓鸦。

      含笑走到近前道:“꤂道友持碧涛令而来,定是我师所说的叶道友了,”

      “晚辈叶秋,拜见前 辈。”叶秋连忙行礼,他已看出,这女子也是筑基期的修为,按照修真곿界的씘规矩,陌生修士间,以修为论辈分自然是不会错的。

      “道友不必客气,日后叫我碧落即可,家师前日回岛,就吩咐下来,近日有碪位叶道友要来看书,让我好生招待。

      近日感应到碧涛令的气息,便知道是道友到了。”女子看看叶秋,又继续说道:“叶道友请随我来。”畒 燕

      叶秋连忙道谢,便随在碧落身后,二人走在林间小道,一路上碧落为叶秋介绍着道旁风景。

      走了一阵,林木渐渐稀疏,露出个数十丈的空地来,空地边上,有一排木屋훾。碧落笑道:“道友请看,我们平日里,就住在此处。若有感悟,需要闭关的话鄉,可以去主峰山腰的洞彘府。”

      叶秋诧异,还以为修士一般都是住在ࣻ洞府之中,不想竟是住在木屋,只有需要闭关修炼,才会去洞府。

      不过想想也就明白躕了,住在这里大抵都还是低쎣阶弟Ⅸ子,大家住在一起日常交流也方便,若是人人都住在洞府,反而有些奇怪。

      “道友可以入風雨文学却是在主峰之上。”碧落说着话,领着叶秋走到一间木屋前,又继续说道:“叶道友ṙ就住専这间吧,正好目前还空着,里面也已着人收捡干净。”说罢推门而入。

      屋子不大,一张木榻做床,双开木柜与木桌椅一套,摆设的也颇为简约。끀

      䡎 叶秋看的挺满闱意,他来此处主要的目的就是看书来的,对居住的环境自然没ⵔ有什么要求。再次感谢了一番,又听碧落说道ꖡ:“道霍友若还有什么用品缺失,可以吩咐岛上的杂物弟子。”

      两人相约好,第二天碧落再来돝带路,领叶秋到主峰洞府風雨文学,碧落便告辞离去。

       叶秋先在먣屋中也没有什么事,索性走出㜾木屋,在附近闲逛了一汎圈。

      中间也遇到几名岛上弟子,大多是女Ԙ性,只聊聊几个男弟子,长的也都唇红齿白,俊俏秀气。

      叶秋腹诽,此间的主人,收徒估计还挑着长相。

      螛 叶秋长的虽⼇说ꎊ不上丑,但是却也不算帅气,加之从小瘦弱,骨架估计是定型了,如今还是细瘦的身材。更算不上好看了。

      Ŭ裧叶秋也没有什么目的,走到一处林边,听到林中有些声响,又有法力波动,似是有人在林中施法,好奇之下,脚下动作稍稍放的重ꜽ些,朝树林而去。

      林中之人밖显然是听到叶秋的脚步声,等叶秋进入时,只见一名十五六岁的少年,身上也是青衫,正一脸好奇的看着他。

      “道⫸友请了,在下叶秋,刚刚路过此地。”叶秋见ꐑ这少年也是炼气期的修为,笑着打了个招呼。

      “原来是퐜叶道友,我倒是听碧落师姐提过,这几日叶道友会来碧涛岛借阅。在下碧涛岛曹玉。”少年拱手回礼。

      叶秋见他举止得当,颇为稳重,但是眼神中,那少年的跳脱却掩饰不住,心中有些好笑톅,不过他也没有戳破,只笑道:“在下这是打搅道友修炼术法了么?实在是有些抱歉,这便回去。”

      “叶道友不必如此,我就是一个人在这里耍着玩儿,道友若是无事,正好与我交流一番道法。”曹玉少年心性,见到叶秋这外人。

      初次见面,还有些放不开。但是见到叶秋ꛡ年纪也与自己相差不大,便有些露了本性。

      叶秋本就闲来无事,又有心与这岛上弟子相交,폺哪里还有不允的。

      二人交谈了一阵,都感觉颇为投缘。不一会,曹玉就开始叫着叶大哥了。

      “叶大哥,你是说,你献了重一部功法给家师,就换了块碧涛令,得到准许,来碧涛岛上借阅三年?”曹玉有些惊异的追问着ᣔ叶텛秋。 ᭍

      “是令师恩赐,原本前辈对我有救命之恩,我献上功法,不该有其❵他要求的。

      只是썤我修为卡在筑基关口,斗胆向前辈求教,幸运得到前辈恩准借阅的。”这是在人家的地盘,叶秋话语之间,自然是捧的对方高高的。

      “呵呵,叶大哥还真是幸儍运,整个灵州境域,可没有几人能入我碧涛岛風雨文学呢。家师的藏书,纵使比灵吉宗,怕也不遑多让。”曹玉一脸傲娇。

      与他谈话,叶秋也得知不少信息。例如럦此间的主人,那位救下叶秋的仙子,就是碧涛仙子,乃是金丹圆满的大修士。 붪

      用曹玉的话来说,那是距离破丹成婴,只一线之遥。

      这百里碧涛湖,就是因为碧涛仙子在此ఀ修行,才得以扬名的。

      也是因为碧涛仙子的存在,这碧涛岛上,虽然弟子只十来人,却在灵州境内ᄄ,得以排入中上的势畤力。

      若是碧涛仙子成功结婴,只怕碧涛岛就能꥾真正成为灵州境内,排名前几的大势力了。

      这种势力间的排序,从来就혃不是以人数做标准的。

      碧涛仙子座下,入室弟子有六个,余下岛上的弟子,有几个是曹玉的大师姐与二师姐的弟子,还有就是碧涛岛的记名弟子,类似那些大宗门内的外门弟子。碧落是曹玉的三师姐。

      大师姐与二师姐都已是筑基圆满,如今都在准备结丹,平日里很少露面。

      如今岛上管事的갗,就是碧落了。曹玉是最小的弟子,五师姐前阵子领了碧涛仙子的任务,外出未归。

       至于还斟有个四师兄,曹玉支吾过去,明显是不想多提。䖨叶秋自然也不会㬹不识趣,便也不再多问。

      二人谈的尽兴,曹玉自小就在岛上修行,很少几次外出的机会,也是与师傅师姐同行,对外界㕴之事多的是好奇心。

      此番拽着叶秋,央他多说说外面的好玩事儿。

      ꝁ 叶秋这几年的经历骆,虽说颇为坎坷,毷却哪里又有适合拿出来说的新奇故事?

      好在叶秋的脑海里,还有信息大爆炸时代的诸多记忆,随便捡些逗趣的话头,倒也将曹玉哄的兴致高昂。 倜

      如此叶秋算是在登岛的第一天,就交到了位朋友,还是ꤸ碧涛岛的核心成员。

      也算是顺利。第二日清晨,便有位外门弟子上门,请ꗂ叶秋过䄃去与ᢀ碧落会和。

      叶秋随那弟子,见到碧落之后,由碧落带路,朝那云层中的主峰而去。

      一路之上,꾀但见野果常香,涧壑谧藤,峭壁刀削,修竹留云,奇花不谢,寿鹿闲情。一派仙家洞府灵秀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