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狼直播开车主播

      就在这时,意外的事情发生了!在张阳的眉心之处显现出淡淡的金色光芒。

      “道之所指,心之所向,超越自己?道,可道ꈌ,非常덖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始;有名,万物母。常无,欲观其妙몫;常有,欲观其絲微。此两者同出而异Ҵ名,䧡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张阳心有所想,随口念出了前世道德经的总纲,这完全就是ॎ一种无意识的形为,也并不是张阳所能控制的。可是随着他这声音,那金光越发的浓密,最后竟强行的把神秘老头的虚影ꥯ重新吸入到脑海之中。

      “小子,怎么啦,天啊!为什么会蹝这样?老头我,老头我——”脑海中传来神秘老头激动的声音。

      “老头,老头,你还源在吗?不会挂了吧!”虽然张阳对老头口花花的样子,但是对于神秘୶老头,他还是十分感恩的,虽然老头吸了他六年的功力,但是老头也佯教了箪他不少,并成就了现在的他,在现ἲ在这个世界也就小师姑和神秒老头是自已햂真正的亲人,如果老头不在了?张阳真不知自己怎么办!首先和小师姑的六年之约估计就要黄了。有神秘老头在的话,张阳认为自已还是有一丝希望的,但是没有神秘老头,他自己ᗐ想想也完全没有这个可能。

      “师父,师焜父,你还在吗?”张籗阳在心⃟中着急的哦ඇ道。其实在他心中早就吧老头认作是师傅了,原来的师父张鄥睿早己是另一段情缘,其实和现在的张阳也没太大关系了,所以相对来说,还是神秘老头更有感情一点。

      쎃“乖徒儿,师父我在呢!想不到啊,我最大的机缘落在了你的身上,哈哈哈,果籯然啊!”老头突然之间说的话似乎有点让张阳听不明ペ白。

      “我给了你最大的机缘?你老没死?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张ノ阳一下子全蒙了,也不由得用了一连串的ښ问题间道。

      “老子ᨩ我突破了,而且我也成功变成了抄鬼修,现在暂时可以附在你丹田,以后也可重塑金身的,我终于也不再是一只孤魂了!웭从此我也有了苏生的可能。可是你刚才念的是什么?我一句也记不住了,啊,一场大机缘啊!真是一场大机缘啊!”老头哆哆嗦嗦地说了룂半天,才把整个事情说明白。

      “我?大机缘?我再试试吧?说不定还能背出来的!”张阳对自己的记忆力可是相当的自信횅,可尝试好几次之后,不是老头完全听不到了,就是他自己也发不出声音来,并且心中每念一小句,都感觉这片天地也要压下来一样,压得仿佛自己从此就要身死道消似的。

      “不能试了,停吧ⳤ!臭小子쭎,这修练中的机缘不能强求的,机缘是很重要,能有这样的结果我也知足了,你也应该要知足了,这一段经历比你进入一百次天人合一还强。这可是一个天大的机缘,比你得到青要决的机缘更大。青턝要决是厉害,但是也只是神级的功决,但是这个却不一样,完全不一样,这个应该是道家无上大法。不可言传,千빔万不掬能尝试去言传。如果能言传的话,瘁估计那些远古的大能想法也会留下支言片语来提携后背的。显然,这件事炃就连他们也做不到的。”老头的经验还是有很大作用琭的。张阳听说后马上停了下来,身上的压力也马上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张阳仔仔细细的想检查自己有什么变化,섻可是他失궒望了,同时在他心中,他不由得想道:我没有什么变化啊?还是练骨后期,境界没有提輧升,修为?还瞎是一拳四千斤。只是感觉肉身更紧致了,要不是老头说有㾋大机缘,自己还以为是一场梦,一点也不真实。对,就像做梦一样。

      “老头。你不是骗我的吧!我没有一点变化。”张阳还是有点不信,按他的理想,他是늻应该可以感觉到变化ᘧ的。

      “不能再尝试,有时超过自己修为的机缘,如果能୉平安化去反而是最好的,就好像你上次遇到化蛇和黄鸟,虽然是一场天大的机缘,但是当时的情形让你一不小心就身死道消。道,不可触摸,但又无处不在。远古,有人得了一颗仙丹,但是他吞了之后并没有升仙,反而成为了魔,不能驾將驭的道不是真的道。反而有可能会引发心魔,这才是修道最可算的地方。所以以后一定要小心銄,像刚才这个样子,如果再继续,有可能你就从此万劫不复,坠落到魔道了。”老头接通着说道。

      道,魔,魔,道。张阳想到了前世,有些人中了大㔹奖,最后反而妻离子散,有篟些人房屋折迁,政府赔了一大笔钱,但是由于一夜暴富,心态不能把握,最后反而落㡝得一贫如洗,连原来都不如。或许这也是道吧!得到了不应该得到的钱财却不能好好的驾驭,不是好事啊!同样,姸得到了不应该得到的力量也不是好事。人心啊!对就是人心,道之所向,心之所在。在袣碰到问题的时候,进一步是道,可是如果退一步,也是道。道有形,但又是无形。原来是这样,我明白了。“我明白了,就是这样,但是我又说不清。难道这也是道?”张阳终于理清了一点自已的头绪,心里也释然了。鞷

      “小子,你又干了什么?”老头急忙说道。

      ト “我怎么Ⰷ了?我什么也没干啊!我就静静的站在这果,只是想通了一些事情罢了。”张阳并没有明白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在他看来自己只是有着学生时候解出了一道超级难题的喜悦,那是一种由衷的发自内心的喜悦。

      ᫑ “你看一下你自己身上,好臭啊!天啊,你只是站在那无声无息的就突破了一个大境界——到了洗髓前期。你还要不要人活啊?”老头抓袅狂了,对于张阳他己经无话可说了,这锈一个多月以来,张阳的境界就好像搭上火箭一样,一个劲的向上窜,如果说从炼骨前期到炼骨中期是借助于化뵶蛇的蛇胆和内丹的话。那从炼骨中期到炼骨后期,再从炼骨后期到洗髓前期这两次境界的提升就䆮完全没道理了。

      “我垥身上,我身上怎么啦!”张阳诰不解的抬起手放ꉘ在鼻孔下闻了一下。

      不闻不打紧,一闻吓一大跳,这是一股什么味道啊?不客气丄的웈说,这真的比屎还臭!而且不光只是臭,黏糊糊的,像沥青一样的黑色物资紧紧的贴在他的身上。而䕡这母点色物资就是萖臭气的来源。

      就在此时,帐篷外又传来了张影诗的喊叫声。

      “张阳,出来,太阳都晒屁股了,修练搼之人不可偷懒的。”就在此时,张影诗已经在帐篷外叫了起来。

      “天己经๙大亮了,不可能吧!我,我可还没睡觉呢!”张阳一脸的憋屈。但是怕小师姑直接闯进来,所以急忙走了出钨去。

      “你,你干了什么,难道掉到랝粪坑了吗?这么臭,快,快去洗一下,晚上不睡減觉到处跑,是不是被妖兽打入粪坑了?”张景诗打⤕趣地说了几句,掩住鼻子边说边走开了,这种奇臭就连她这准金丹高手也无法忍受了。

      裳 张阳知道小师姑从小是有洁癖的,她不容许有一丝丝㖱脏的东西存在,所以张阳也敢紧走开了,很快就找到一个小河。洗了好几遍后,自已感觉已经没有一丝丝的味道,再钇又把所有的衣服换了一个遍,这才回去找张影诗。

      “影姐,ꐊ我回来了。”张ﭨ阳不好意思的道,悹就仿佛小时候尿裤子被小师姑抓住时一样읷的尴尬。

      힛 “你到底干了什么,说,我可记得当年你尿裤子⫋——”张影诗显然不想这样放过他,马上用张阳小时候的囧事来要胁他。

      “真的没什么大事,只是我,我突破了——到洗髓前期了。”张阳赶紧小声说道,他可不想张影诗再提当年尿裤子的事情。

      ᠉张影诗心中一惊,她昨天刚打听到弓长阳的情况趔,并且还在发愁,怕张阳在两个月内无法再次突破。可事情却来得太突然了,就这几个时辰的恽工夫,张阳就突破了。张影诗心里不确定,又重复的问了一句:“찧这就突破了!这么快,到洗髓前期了?”

      张阳点头笑道:“嗯。洗髓前期了,修为八千魼斤力了。”

      ሔ “好小子,太好了,我们的机会又大了閣一点,六年,六年,不是没有机会的。来,乖,影姐抱抱。”这小妮子似乎忘记男女有别了,只剩下纯粹的遶开心。

      张阳抱着怀中的美女,闻着她头发上的那飘忽不定的幽香,感觉整个世界全安静了下来딕,又仿佛拥有了整个世界,张阳的心一下子满足了,或许这才是人生,又或许这才是生活。时间也不知过了多久,댜周㖱围的一切都먿似乎安静了下来。

      张余影ᰓ诗微微皱了一下眉“张阳,你干嘛?我感懕觉你有什么东西顶着我了!”

      ֧ 鳢“坏了,不争气的东西!”张阳毫不客气的在心里问候了一下自己老二:“这是一柱擎天,可是我的秘裫密武器,这个你可不能让别人知道啊!秘密武器,让别人知道了就不灵了。好了,我们出发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