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小视频加水印app下载安装

      太宰治真♌心觉得自己最近水逆。

      蛞蝓来不来倒无所谓,随时可以用工作为理由把他支走,可是制㽸作人事业受到了两方面的打击,就足够让他郁郁不乐了。

      源夕雾身㌣上多了个兼职,森先生对【反转术式】志在必得,这也意味着源夕雾的练习和䮁活动时间必然缩短。另一方面ⅰ,他自己也得专门腾出时间,尝试往基本陌生4的咒术界里安『插』人手。

      安『插』着安『插』着,太宰治觉得不对味了。

      好像有人同一时间也在往咒术쬵界高层安『插』人手。

      太宰治:“……”

      那么,是哪个幸运的小朋友跟森先生这么心有潟灵犀呢?这里建议原地结婚呢。

      限这下热闹了,他不仅要躲避咒术界的耳目,也要躲避竞争对手的耳目,而合适下手的就那么几个人,太宰治깩想,尴尬的时刻总会到来的。

      輦我在扎钉子的时候拔了你的钉子什么的,要不就是套娃。 봹

      䭭工作很烦人,郁郁不乐的太宰治跑出来看夕阳。他特地选了自己最喜欢的一栋大楼,社会头条常客,jump圣地,最绝的是这里居然⫣还有源夕雾的投屏。

      可能官方的本意是,看,这么丧都能当偶像,活下去也没什么难的!

      也可能是想凭美貌勾起人对美好世界的留恋。

      然而太宰훟治最近几个小时并不想见到源夕雾,他需要点时间来梳理自己的思绪。因为工作上的一些事,坂䧦口安吾路过东京时给他送了些东西过来,源夕陝雾早就火到横滨去了,所以坂口安吾也提了几句。

      “毕竟是本土的偶像,还是尽可能多支持一下。”戴眼镜的青年有浓重的黑眼圈,显然,这也是一个社畜,只是没有源夕雾那样的美뀉貌加成,他的黑眼圈相当明显。

      坂口安吾放下东西就准备离开,临行前,无意地以一句话结束整个话题。

      䅟“还挺巻奇妙的,有点像太宰君的影子。”

      一句无意的话,㧥却直到现在,都在太宰治心中回『荡』。

      他的……影揧子?

      他捏造出了自己的影子,并让这个影子去登台亮相吗?

      “砰”的一声巨响打断了太宰治的思绪Ԅ,天台的门被推开,形容狼狈的女『性』跌跌撞撞走上来,一边啜泣,一边背靠栏杆坐倒。

      钀是位绝望的小姐。

      太宰治坐在栏杆上,他往下看了看,东京都的大楼比横滨的高许多,虽然还没有港口mafia大楼那么高댸,却也够用了。耳边伤心的啜ꌝ泣渐渐平息,取而代之的是爬上护栏的声音,太宰治适时侧头,笑着打了个招呼。

      “小姐……”

      他的声音无比轻柔,先前完全忽略了外界的女『性』惊讶的看向他。她几乎能猜㬱到슮这个人要说什么,比如让她珍惜렖生命什么的쇿,然而她猜错了。

      “要一起殉情῏吗?”

      女『性』与她肩上面目扭曲的咒灵一起睁大了眼睛。

      太宰治:“……???”䁥

      * * *

      “……就是这样,这东西放弃了另外的人转而纠缠我。”太宰治单手捂住脸,只从指缝间『露』出眼睛,瞳孔颤抖,“不管采取什么办法,爆破也好毒-杀䒈也好,快让这东╂西离开这世界!”

      源夕雾死死绷住脸,他怕自己忍不住笑出来,然后被太宰先生追杀。在太宰先生沉痛的叙述期间,那个咒灵还在不停蠕动着想靠近,口中不停说道。

      【在一起……在一起……】

      㣾 太宰先生抓紧了围栏!

      太宰先生翻进去了!

      太宰先生展现了强烈的求生欲!

      “夕雾!”太宰㧴治死死抓着围栏,“三秒瞚钟!让这家伙消失!”

      源夕雾还没动ረ,身边的同学已经向对面大楼跳了过去!

      禅院真希亮出了长刀,“熊猫!联系묀周围的辅助监督!尽快放下【帐】!”

      狗卷棘还要比她快些,看起来,这个咒灵是『自杀』者死前的负面情绪形成的,一定会以拉人死亡为最优鎜先㺒,要立刻将这只咒灵与普通人分开!

      狗卷棘拉下衣领,面颊与舌面上的咒纹显『露』。

      “【退——】”

      一秒。

      源夕雾后发邯先至,飞跃大楼间的空隙。高处的风吹动他的黑发,额发散着,挡住뭤了ጰ他的神情。

      两秒。

      金『色』扇出现在手中,扇面完全打开,锋芒耀眼。

      三秒。

      Ḇ 咒灵被两扇命中头颅,向后栽倒,一路顶到天台大门处,抽搐一下,不动了。

      三秒结束,源夕雾才在对面大楼的围栏귓上落脚。他并没有杀死咒灵,睟旋转的金『色』扇是由手握处击中对方的,落下之后,他㢛更是直接单手解下羽织,服务周到地盖住了旁边的太宰先生。

      禅院真希补了一刀,咒灵彻底㌲不动了。她把딍两把扇子单手提起来,交回给源夕雾。

      “……不是咒具?”禅院真希有点意外,“你还真ƭ是看起来跟咒术师半点关系没有。”

      “鲑鱼。”

      他们短促的交流了几句,全程目睹了一切的那名警察才发出了叫声。

      “这……!”

      糟糕了,如果咒灵和咒术师暴『露』在普通人面前,这座城市里的负面情绪无疑会更快的增长!

      “是……源夕雾吗?”警官⅐脸上࿏『露』出了激动的神情,“你们是在拍短剧吧?我女儿非常喜欢你!”

      禅院真希突然想起来了,为什么一开始对源夕雾有种熟悉感……

      恲 这张脸曾经出现在东京都中心的巨幕上啊玃!

      只要离得最近的目击者能够完成逻辑自ㅒ洽,辅助监督处理剩下的事情就容易太෻多了。䴰这次咒灵事件綯以一场乌龙作为解释而收尾,警官临走的时候,还特意跟源提夕雾要了签名,说是回家拿给女儿。

      䈆“请加油出道啊!这世界上有很多⡼好事的!”警狰官尽可能委婉地큯说道,“这种涉及……生活失意类型的短剧,可以少接一点,对心理健康不太好。”

      源夕雾:“……”

      不,他心理非常健康,正每□□五晚九的勤奋工作呢,反倒是太宰先生……

      ᔜ太宰治头顶源夕雾的羽织,已经自闭了,估计那个对他喊着“在一起”的咒灵ม会成为他这段时间的心理阴影,连带对殉情也会产生톐恐惧的那种。幸好,淡淡的衣香从头顶的羽织上降落下来,过了一会儿,源夕雾小嘒心地挑开了他眼前的衣物。

      “太宰先生,已经都处理完了。”

      就算不披羽织,他身上也流淌着一种古雅的风韵。黛紫的眼瞳雾蒙蒙的,脸上也没有表情,却能令人感受到那股关切。

      “…㡪…你不聚餐了吗?”

      “出了咒灵袭击的事情,正瀎统的咒术师要做的收尾工作有很多,今天肯定줬是不可以了。而且……太宰先生看起来……”

      看起来不大好,好像被丑自闭了。

      太宰治慢吞吞起身,“明明在横滨,没有这么多奇怪的东西……”

      “啊,这个今天课上学到了,好像在一个区域内,不同力量也是有强弱之分的。横滨那种异能力者聚集的地方,咒灵的数量会锐减到最低限度,所以咒术师也不怎么会过去那边。”

      剩下쨂的源夕雾没说,二级以窱下的咒灵,异能力者应该是看不到的。那种低级咒灵本身也不会对异能力者造成什么太大的影响,为了太宰先生的心理健׹康,源夕雾忍着没说。

      녢这样啊蠜,所以东京也没有多少异能力者吗。

      这样泾渭分明一些也好,太宰治绝不想在横滨见到这些奇形怪状的咒灵!

      “不过,这个丑东西的出现不一定是巧合。”太宰治依旧不肯把羽织放下来,有这个在至少还能及时遮遮眼,万一再出现一只呢?他肯定当场jump!这样不就成了殉情吗!

      “太宰先ᤠ生的意思是ം……”

      “我出现在这里是巧合,这只咒灵就不好说了。”太宰治眯起了鸢『色』眼睛,“正好,最近安『插橾』人手的时候有些发现,很快就能验证猜想了。”

      源夕雾心中一紧,对于太宰先生的脑袋,他一向是非常非常信服的,难道现在不在这里的中也前辈,歿其实是去执行什么……

      “哦,蛞蝓啊。”

      “我骗他去买拉‖面了。”

      “……”

      中原中也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在等拉面店的打包。看ꇍ到那个熟悉的号码,他忍着拉面不要冲回去暴打对方的冲动,一边嘱托老板多加一份叉烧,一边接起电话。籴 䶺

      “你这家伙!最好别再给我提什么额外的要求……哎?夕雾不跟同学聚餐了吗?也一起吃?豚骨拉面吗?没问题!叉烧拉面那份再加一份叉烧,附蟹肉一份,不要葱,撇掉油,面和汤分……”

      “等等!这不都是你这家伙的要求吗?!”

      源夕雾听着前辈暴跳如雷的声音,想到前辈要拿好几份拉面,觉得还是去接应一下为好,也离这里不太재远。他所谓的接应就是放出自己的咒鸟,咒鸟沿阴影飞行,无声无息,等到了拉面店,可以直接把打包袋吞进身体,中也前辈空手回来就行。

      就在他专心『操』纵咒鸟远讬距离飞行的时候,他自己接到了中也前辈的电话。

      “夕雾……”

      中原中也看着橱窗经过的那几个人,震惊地分享奇观。

      “有富士山在街上走ছ!不,我是说,头是富士山的那种!”

      큅源夕雾:“……”

      这个描述听蜺起来就是二级以上的咒灵吧。

      咒鸟也在那ಗ附近,借助咒鸟的视线,源夕雾也看到了那一行奇怪的人,最显眼的果然是富士山!不过他的视솲线稍一偏转,麄那一行싛人中,有个曾有一面之缘的人出现了。

      中原中也的声苲音还在传出,显然,重力使也发现了重点。

      “这一行人,꠵除了富士山之外,还有一名穿五条袈裟半丸子头的人,像是个宗教人士,除此之外……”

      尽管没听电话内容,源夕雾旁边的太宰治依旧猜到了,他甚至笑了笑。

      “伏黑甚尔也在?”

      “是,还有……”

      这下太宰治扬眉,还有什么?他居然没料到?

      “是题外话……丸子头ඹ意外挺可爱的,看起来很时髦。”

      㴡走在横滨时尚前沿的港口mafia重力使如是说道。

      正在观察对面的源夕雾突然感到脊背一凉。

      敭“太、롕太宰先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