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经典美文>

      初升的太阳在朝霞的迎接中,露出红彤彤的面庞。霎时,万道金簨光透过凤城一中五楼校长室,在鹅黄色的办公桌面染上了一层胭脂红。

      透过ﵫ年久斑驳白漆木门的门缝,苏明月瞅见头发的花白的校长秦山正在埋着头,紧皱着眉头,眼睛一动不动盯着手右手中紧握的一张纸。

      办公室不大,뗝铁皮橱柜立在木숣门门口,黄色的档芐案袋、厚厚的书籍满满当当的塞在里面、暗黄的大白墙上挂着奉国彩色的地图、鹅黄色的木质办公桌上像小山一样堆满了高高的一摞书,勉强的能看到校长发白的头发。

      “岂有此理,欺人太甚!”校长生气的将手里的纸揉成一团,扔在办公室桌面⺙上,随即起身,双手撑在窗台,弓着身站在窗前,看着学校路上匆匆忙뎺忙斺冲进教室的学生,额头深陷的皱纹逐渐平展,面容清瘦的脸上露出浅浅的微笑。

      “哼,这纠察所未免太嚣张了!什么时候都能够对凤城一中指手画脚了”,想着刚刚被揉成团的纠察所发出적的协查令廀,校长就气잳不打一出来。

      协查令上写着:责令凤城一中排查㸉一男性学生,未修行,体态偏瘦,涉嫌新天地房产恶性伤人案,嫌犯必须五日内交出。否关闭校园쉞整顿,严惩不贷!落款是凤城LC区纠察所,所长张明俊。

      䋫臘愤怒过后,秦山心中也感到奇怪和疑惑。这件事这几天也有耳ﲡ闻,一个学生的模样的人已经在电视台、报纸等媒体上出了名。各种报道说:作为没有修行者,一人单枪匹马的打败了一个初境A级和四个大汉。

      秦山无奈的笑着摇摇头,泛黄的衣领,带着微微的褶皱,衣角还留有曾经无法擦洗的残渍膕,衣袖口边隐隐磨掉一小块,心狛中咒骂道:“现在的电视等媒体是这逍么不靠谱!一个没有修行者竟然将A级打败,真是天方夜谭!” ꙽

      脸色随即阴沉下去,脸色就像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密布的乌云,转而又陷入了深深的忧虑和不安中,“此时此刻,不知道邹凯这个莽汉在干些什么!”

      ި 苏明月站在白漆木门外,眼睛不安的眨呀眨,手指慌乱的相互摩挲着,手心微微冒出了汗,抬起手凸起中指想要敲门,又怯生生的ཇ悬停在半空中,心中不安的ც想着“校长好像正在生气,我现在进去合适吗?”

      但是校长很忙,只有在早上的时候才能看到他。如果放在平时的话,校长肯定在学校门口不是弓着身,拿䶇着扫把清扫地上的落叶,찱就是站立在校门口,笑盈쁓盈迎接上学的学生。

      想到这层,苏明月深呼吸一口气,嘟起来਩嘴,打定主意,“陈皮帮我了这么大的忙,让我第一次感受灵气,ᷔ今天必须把他托付我的事情给办了。”

      中指凸起的关节轻轻的敲击在白漆木门上,发出三声“咚咚咚”的沉闷㲌声音。

      “进来吧!”,校长缓缓的转身,看向门外,橘黄的阳光洒在脸上,外圈好像晕出一团金黄的光环。

      “秦校长早上好!”苏明月高声的问候道。

      “有事吗,明月?”校长秦山ᬂ温和的说道,挥挥手示意苏明月进入到办公室。 㞢

      䬃因为苏明月学习不错,大小考试都名列前茅,秦山校长ڊ又重视品学兼优的홬学生,所以两人是认识的。

      “吱”,苏明月推开白漆木门,回身轻轻掩上,端正的站在秦山面前,低着头盯着鹅黄色办公桌牽上的纸团,面露难色的突吞吞吐吐的﫰说道:“校~校长,有个同学想煇要上学”。

      屾 秦山满脸疑惑,微微皱了皱眉,一面不解的问ẹ道:“说说,具体杚怎么回事?”,一面右手扶着椅背,坐了上去。

      䙜秦山暗地里是凤城无面者的秘书长,明面上的身份是凤城一中校长。

      “一个同学,有一年的时间的没有来上学了,不知道能不能继续上学,让我来问一下。”

      “一年?时间太长了长。学校有明文规葄定:弃学一年以蓌上者,自动解除学籍!”秦山目光如炬,轻轻的摇了摇头,语气和蔼解释道。

      ㍑ 见校长拒绝,苏明月紧髞紧抿着嘴,两拳紧握到关节发白ᶩ,猛然抬起头,看着⹺校长薉,声音里带着点焦急,据理力争道:“校长,他不是故意不上学的,他这么长时间没有上学是因为照顾他妈妈!”。

      秦山一下子被苏明月的样子给逗乐了,瘦瘦巴巴的骨架笑的꥕有些发抖,头顶上的灰白头发,像被风吹的小毡帽摇摇晃晃,凸出颧骨上的皱皮一下子舒展开,眼睛笑的眯成了一条琶线,劝慰道:“别着急,慢慢说。规定也是人定的,具体说说是什么原因,叫什么名字?”

      苏明月觉察到校长的态度缓和,紧绷的諾神经也渐渐地放松,声音不在尖锐,看着校长的眼睛,认真的说道:“具体的原因,说实话我也不清楚긏,陈皮没有具体的说。”㢒

      “谁,叫什么名字?”啪嗒一声,秦山握在手里的黑色钢笔滚轮在地ⶖ上,突然抬起굖头,前额下一双眼睛放出光来,挺起身子,急切的问道。

      “他叫陈皮,我的邻居,不픺知道什么原因受伤住到我家里来”,苏明月马上将整件事件和럑盘托出。

      “陈皮!陈皮!陈皮!”秦山嘴里一直反复的嘟囔着这两字,嘴角和黑色略带肿胀的眼袋微微颤抖,怔在原地,那额头上饱经风霜的皱纹似乎在一瞬间舒展开来,一徭双眼쬕睛早已眯成了弯弯的月牙,苍老ύ的嘴角露出了难좼得一见的笑容。

      牃“明天让他来上课。不,今솢天下午就来!和你一个班。”秦山顿了顿心神,可语气中还是还是带着点激作动,急匆匆的说道。

      “嗯!谢谢校长!”。苏明乐得眉开眼笑,简直就是不费吹灰之力,之前꣓还想䖑着如何如何困难,书包里甚至还带着几百奉币,然而看到校长现在这么容易就答应了这件事,赶忙谢道,心里乐开了花。༕

      “ᰔ刚才听鸲到你说,陈皮受伤是怎么一回事?”

      “陈皮自己说说和几个小混混打架!”苏明月将这话说出口之后感觉有点后悔,紧张的看着校长旫,心想道:“要是校长知道陈皮是个天天打䥀架斗殴的学生,说不定就不答应了呢!”

      看来和门主一样,不澠是个省油的灯...秦山嘴角一扬訪,笑道,“伤的严重吗?泞”

      浻 “不严重,现在估计已经好了。昨天的时候就已经下地走路,还吃了一大碗炒鸡蛋!”想到自己的那碗炒㇟鸡蛋,苏明芒月嘴角倒吸一口凉气,陈皮这人也太能吃了吧。

      “那就好!”听了这话,秦山的䣺脸上的一丝乌云消失放ꍳ了晴。

      “陈皮,修行看了没有!”秦山继续的问道。

      “没有!”这是和陈皮的聊天中,苏明月心中唯一的答案,颇为自信的答道。

      秦山也没有帓说话,眉毛又微微皱了起来,后背轻轻的靠着椅子,昂着头,眼睛失神的盯着天花板,心中不知道又在思谋着什么!

      “校长,我.我能加入灵修班吗?”苏明月涨红䆞了脸,怯生生的问道。

      砻 苏明月的话鄡一下子把秦山从思考的深㌊渊中拉了出来,愣了一下,伸手端起玻璃茶杯,吹了吹漂浮在上面的ⵯ茶叶,温和道:“当然可以!明月,你现在身体的灵力有多少了克拉了?”

      “0.01克拉!”,苏明月高兴的答道,眼睛中满满的都是兴奋的亮光,仿佛都已经溢出来一样。

      “咳。咳。咳”,当0.01克拉这几个字钻进自己耳朵里是时候,秦山身体前倾,一口茶水,喷在鹅巧黄色的办公桌上,瞬间印湿了放在上面的协查令,心想:“这㬋应该迄今为止自己所遇到灵力最低记录了吧!不过小姑娘勇气可嘉!”

      进入灵修班主要ℜ包括政审,肉身资质潜力、灵气资质潜力,心理资质潜力的测试㘛,只鐝有成绩合格者才能进入灵修班,所谓的成绩合格主要包括两点:一是天赋,天赋分为甲、乙、丙、丁四等,测试结果只有在丙级以上的天赋,能够进入灵修班;二是灵力值,如果被鉴定学生体内的灵力在1500克拉以上,也行进入灵修班。

      獡第二条规定就是给有权或者有钱的权贵子弟开了一道楢口子。在学生时代,体内想要성达到1500克拉的高度的话,有钱购买灵石,用资源硬生生的砸出来。或者是有名师修行者指导,这也是普通的平民子弟所不敢想象的事情。

      “很不错,明月!恭喜你一只脚럭已经踏入修行者的行列了!但是能不能加入;灵修班按照规定沂城的人专门还有人来考核!这件事,我是真的无能为力。”秦山用磨掉一小块的袖口轻轻的擦去沾山羊须的上的茶水,“明月,女孩子家家的,为什么去修行呢?”

      立在原地,紧紧的抿着嘴,双手的紧握成拳,苏明月没有回答校长,低着头,噘着嘴,耆眼睛一转不转的盯着办公桌有些发黑的桌腿,说道:“校长,快要上课了,没有事情的话,我先走了.“

      “快去쵲吧!别忘了,猞下午带着陈皮来上课圕!“秦山叮嘱道。

      㧈 “忘不了!”,转身,轻轻的将白漆木门给轻轻的掩上,苏明月一时间心里有些疑惑和䗴不解,为什么校长如此的关心陈皮,主动叮嘱㍢自己带着陈皮来上学。走在五楼的走廊里,又回想起校长听到陈皮名字时候的脸上那有点惊喜、有点震惊,听到受伤之后脸上的担忧和关心的表情,觉得哪里不对。옕

      走了几秒将要下楼时候,苏明月呆呆的立在走廊里身啕子像是被凝固一般,目不转睛的盯着眼前木门上햠方,“灵修班”⣈三个字的长方形木条,有种立即想破门而入的冲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