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着妈妈睡我们都控制不住了

      ㋡ 成汤大营,왊韩升兄弟大胜,縭邓九公亲自为两人大摆庆功宴,并为他们在军中扬名。两人年轻气盛,初次上战场立下大功,可谓是春风得意,这会在酒桌上,架不住众将热情似火,韩变喝得烂醉如泥,韩升还保持着几分清楚,不过走路有些摇晃,两籃人被፩邓秀、赵升架下去休息了。

      멎“太鸾,可否借一步说Ო话。” レ

      䋟宴席散了,众将各自回营休息,韩荣叫住了太鸾ष。

      除了两个儿子喝多了,其他人十分清醒,韩荣一点也不担心姜子牙会趁夜袭㞟营。按照姜子牙的尿性,只有大胜榶过后,쾘有十足把握了,才会夜袭。

      太鸾回过头,诧异的点头,与韩荣一起往辕门走去。此时夜已深,除了一队队巡逻的士䎃兵外ꭾ,蝾四周뱭几乎看不到什么人影。

      被晚风一吹,两人仅有那些酒意也散去了。

      来到辕门,两人借着火光,立在木栏下,影子在灯火照射下拉得有些长,太鸾拱拱手,说道:뱤“不知韩将军ⱺ找卑职何事?”他是邓九公的副将,论级别,比韩荣矮了一级,故以卑职自居。

      韩荣笑왑道:“太鸾,你觉得我长子韩升如何!”

      太鸾一愣,不知道他问这个做什么,于是照实鞼答道:“韩升性子沉稳,能力出众,待人接物谦卑有礼,诚为殥少年英才。”

      同样是少年,邓秀比起燐韩家兄弟,不禁差了一筹。䷞不过一想也是,虎父无犬子,韩荣如此⁺惊艳,他两个儿ꘚ子又能差到哪去。

      韩荣打蛇随棍上佘,说뙰道:“既然将军如此抬爱韩升,韩某想拜㓬托将军一件事。”

      两场胜战下来,自己父子三人的能力已经在邓九公面前展现了,韩荣在想,为子提᪽亲的机会已经到了溜。

      漉 太鸾一听,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便问:“韩将军请说,只要卑职能办到,ꛣ一定全ῃ力以赴。”以韩荣的能力,找他办事,这让他有些受宠若惊。

      包韩荣道ꪂ:“不⡩瞒将军,我与你家邓元帅志同道合,算得上知交好友,虽说多年不见,可情份仍在。我子韩升自从上次见过邓婵玉后,一见倾心,夜不能寐,我ꇰ寻思两个孩子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想与邓元帅攀个儿女亲家,只是纵观大营,也只有将军够资格充当媒人,故麻烦将军为鿵我子说媒。”

      在大商说媒,要尊重很多礼节,正常情况下,韩荣要找一个说话够份量,并且能说会道的人向邓九公提及这门亲事,所谓媒妁之力,便是如此。只是此尭刻身在战场,一时间厅,韩荣上哪去找合适的媒人,矮子里挑将军,便选中了太鸾。뽰

      滹 太鸾作为西征副将,深受邓九公信任,他说出的话,邓九公定会多加考餖虑。只要邓九公好好考虑,韩荣有九成把握此事能成。

      太鸾目瞪口呆,他万万没想到韩升让他当一回媒人,顿时有些为难。

      韩荣何等眼力,不给太鸾任何拒绝的机会,便道:“太鸾将军的能力,韩潳某十分佩服,也只有你能璄办욣成汇此事,拜托了!”

      他的话,让太鸾虚荣心得到了极大满足,韩荣对阵姜子牙,两战全胜,试问如此大才的他对自己佩服,놁难道不足让自己感到自豪么。

      “韩将军放心,明日一早,卑职便去向邓元帅说媒。” 桂

      韩荣笑道:“如此,那就麻烦将军了,若能促成此事,韩某一ꥃ定重谢!”

      说着,他拿出早已准됻备好的火灵뗑珠和二十粒火枣,又道:“这火灵珠能释放火灵之力,ᶿ吞噬腹中,겦实力能提升一倍。这火枣乃是仙果,食之不仅能延年益寿,而且有强身健体之效。这是韩某的聘礼。”

      本来,韩荣是想将山河扇⥤当作聘礼的,毕竟那䦊扇子的威力邓九公亲眼目睹过。可仔细一想,自己目前所用称手的只不过这棕一件法宝襁,若穞是给了邓赍九公,他日遇到强敌,估计只有逃뫞命的份,所以才改섍成火灵珠。

      太鸾大吃一惊,他没想到韩荣给的聘礼如此贵重,深深吸了口气,收下聘礼넫。

      韩荣心中一笑,凭自己父子的狜出色表现,加上这ᨅ么贵重的聘礼,他不相信邓ᕿ九公会拒绝这桩锦上添花的婚事蒃!当然隹,万一邓九公被猪油蒙了心,不同意这门蚱婚事,那韩荣也没什么好说的,直接䥁带着自己的人离开大营,回汜ꚾ水关,再也不管邓九公一家子的死活。

      人都是自私的,韩荣也不例外。

      ꨼ ……

      翌日一早,太鸾精神抖擞,带着聘礼直奔邓九公的帅帐ꍒ,他对此行,充满了期待。韩荣出手大方,若是냆这门亲事成了,他㉼岂会亏待自己。

      不提那能让人实力大增的法宝,就是随便赠送自己几粒火枣,够自己一生受益了。 虏

      “元帅꧅,ﭸ末将受人之鬔托,献上重礼。”

      太鸾是一个粗人,压根不会弯弯绕绕,一见到邓九公就直奔正题。

      邓九公打量了礼物几眼,不解地问:“这是谁送的礼物?”

      在这西岐地界,自己认识的人不多,谈得上交情的也只有韩荣一人,莫非这礼物是他所送不㊶成。

      太鸾回道:“这是韩将军托末将所送,这챖两样东西,都是修行之人梦寐以求的宝物。”说着他绘声绘色地向诳邓九公介绍起两嫱样东西的功效。

      邓九公抚着胡须䖌,沉吟道:“韩兄为人픨谨慎᳜,无原无故,断无可能送此重宝,况又是假借你手,只怕ᐔ有所求吧。”

      太鸾笑道:“元帅英明,韩将军的长子韩升仰慕邓小룉姐刓的风采,相思入骨,韩将军找到末将ᆥ,让末将为他说媒!”

      邓九公一愣,他没想到韩升看上自己的女儿,心中有些诧异。

      太鸾见自家元帅不语,푍于是在旁替韩升说起好话:“元帅,昨日一战,韩升那孩子的ᳶ表现可圈可点,虽然大胜,并未被胜利冲昏头脑,选择攻城,可见其性子沉稳冷静,只要稍加磨练,必是一员不可多得的将才。”

      见邓九公微微点몬头,他说的更起劲了,接着道:“元帅,末将虽然为人粗鄙,可一双眼睛会看,韩升与邓小姐两人男才女貌,实乃天作之合,若能喜结连理,诚可谓是天大的夈喜事。”

      랼 邓九公点点头,论家世ɸ,韩家与邓家门当户对,韩荣年长自己,所表现出能力,自己怕是难及。与他结为亲家,确实是一桩美谈。

      况且女儿大了,一㋩直随自己打仗也不是长久之计。

      邓九公行事也不是犹豫之人,想明白此处,于是便道:“太븯鸾,你去转告韩兄,﬜就说本元帅同意쏭这桩婚事。”

      “末将这就去告诉韩将军。”

      太鸾喜出望外,原탯本以为⟶要费一番波折,可没想到元帅答应如此爽快。看来在他心中,也十分钟意韩升这孩子,否则绝不会如此。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