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姻缘七仙女下载

      李国邦没理那些台下的“嘘”声,他从容的὿走上台,倮然后接过爟主持ﮩ人递过来的一把吉他,然后试了试麦克风道:“各位,今天在这里和相遇,就是缘分,现在由我为大家唱一曲我自己写的歌(he...呸!你个臭不要脸的),叫匠《鸽子情缘》送给大家,希望大家喜欢!”

      说完,李国邦抱起吉他,然后轻弹了几下,听正好音色后,接着一阵抒鵭情的吉蠉他声传了出来。本来台下还在起哄骂脏话,圸让李国邦下台的声音突然都安静了下来。

      望,鸽子飞向天㹖之巅。情,像消失于梦似烟。

      ɛ

      若问天老天默然,逝去仍是会挂念。

      用血写写낄我一生痴,鱼雁可一一让你知。

      㥠 字字心酸,鸽子情缘,越想我越凌乱。

      受伤鸽子,爱在那里复原。

      情意将腥挚诚岁月内磨练,红尘里相풒爱。

      无奈差一线,我用死断绝怀念。

      用械血写写我一生痴,鱼諊雁可一一让你知。

      字字心酸,鸽子情缘...

      我用死断绝怀念,眼泪将爱恨沉淀,心凌,乱

      李国邦一曲唱完,台下一玪片安静。大家都还沉浸在닊李国邦刚才的那首歌曲中。

      一皵会后,终于有人鼓起了墑掌,鏰呐喊了起来。然后就听到台下的众人喊着让李国邦럜再来一遍。

      李国邦站起身,然后说道:“各位,觉得我唱的还行是吧,你们是不是还想要再听一遍吗,请大家大声喊出来,你们想➦不想再听一遍?”

      㯿

      接着台下群情激奋的仪器回答道:“想!”“再来一遍!ᄚ”等等。

      李国邦兴致大开的坐下,然后又볓将刚才的歌曲唱了一遍。

      等李国邦再一次唱完后,台下众䋥人还是热烈异섈常,然后拍着桌子喊道:“再来一曲!再来一曲!”

      这时的李国邦也彻底兴奋了了起来,他拍了拍话筒让台下安静下来后说道:“好,既然各位这么抬举我,那我再来唱一首,一首《再见亦是泪》送给大家!”

      吉他声响起,李国邦唱了起来:

      暴雨洒向寂寞汉子,人缓步瑟缩冷风里面。

      ਱ 内心中的苦楚刺펼痛更使我倦,梦已失去没甚糬意貿思。

      从前或不懂爱的意义,这个深夜里难明白什么是情。

      错对或是缘,在那天说浪漫句子...

      傑 ......情人令我我我困倦,寂寞是等等等未完,仍期玞望你回来,再共续这故事!

      䝆当这首歌曲唱完后,李国邦趁大家还沉浸在歌ብ曲䝒的意境中时,赶紧跑了下了台。

      李国邦下台后,主持人赶忙上去,让乐队继续表演了起来。但是李国邦的两首歌曲,彻底将ⷭ台下众人的情绪缮引发了起来,导致台下众人大叫大骂了起来,让歌厅的驻唱歌手很无奈豶。 笪

      而当李国邦回道自己座位时,所有人徶一脸惊奇的看着李国邦。

      “哇!李sir,没想到你这么深蹨藏不露啊,虽然嗓音有点业余但是歌曲真的不错哎!”

      ︗ “嘁,小意思啦!告诉大家一个秘密,其实警察只是嵞我的业扨余爱好,唱歌写歌才是鐗我的主业!”

      “哇,李sir要不要这么夸张,你随便写写就有这㚈么好的歌曲,而且当警察还是副业,都已经警署警长了,你还要不要给我们留点活路?”

      正在这时,一个声音说道:“这位先生,츺你好!我運叫孔茂森,我是这家歌厅的经理。是这样,就是你这两糎首歌曲能不能卖给我们歌厅,一首五千뙇。而且今晚各位的消费我们歌厅머全免,蟇你看可以吗?”

      李国邦刚想说话,正在这时,又突然冒出来一个声音说道:“这位先生,能到赏脸隔壁来坐一坐吗,刚才我们见过的。”

      鳗 李洦国邦听到这句话,一擄下子眼睛亮了起来,然后向歌厅经理说道:“孔ⱗ生,不好意思,这两首歌我想有更适合他红的人㴠。”

      说完抱了一声歉,起身向隔壁走去。

      歌厅经理急忙喊道:“这位先生,一首六千,不行还可ꆬ以再商量的...”

      ⠋ 但是李国邦却没理那个经杙理,来到隔壁笑着说道:“许先生,怎么对这两首歌曲感兴趣吗?如果鉚感兴趣,똼我可以免费赠给你们,就当交个朋友。”

      许冠文没说话,许冠杰说道:“这位阿sir,刚才聊了半天我们还不知᪱道阿sir贵姓?”

      炾 “客气了,许生。免贵姓李,我叫李国邦,各位可以称呼我阿邦就行。”

      “那我们就冒昧叫你阿邦了,你刚才说你要免费把这两首歌送给我,这怎么好意思呢,无功不受禄,这样뭎,两首歌一首一万,我现在开张支票光给你。”

      “许冠杰先F生,我冒昧叫你阿Sam你不介意吧。刚才我说话算话,这两首歌䵜就送给阿Sam。如果阿Sam感兴趣,我这里还有很多闲时写的歌曲,这些你可以根据情况购买,值多少钱你可以看完词曲,给个꾻价就行。”

      听到李国邦的这句话,许氏兄弟目瞪口呆®,心中都闪现出一句话“我顶你个肺哦!”

      李国邦看到许氏兄弟四人的表情后,就知道他们在想什么。他掏出烟问道磸:“各位,介不介意我抽烟?”

      看到四兄弟摇뵦了摇头后,李国邦쵫点了儔一支烟,说道:“㬫我知道各位⮍在想什么,我是不是吹牛这不重要,但是阿Sam想要粤语还是国语甚至英语我都能写出来。”

      许冠杰立马说道:“阿邦,你不要介意,说不怀疑你,那也是假꟰话。既然你今天这么诚心送我两首歌,那我也不矫情了。那你现在手里⾂还有几首歌,我能看看吗?如果可以的话,我想都买下来,正好最ⳤ近大哥在琢磨为我出张唱片。”

      “没问题,你想要看随时都可以,要不明天吧,能留一下您的住址吗,我明天早上十点左右带上曲谱去找你。如果不方便꫹留地址,这是我的电话号码,你可以打这个号码约我,我们再细谈也可以。”

      룿 说完后,李国邦拿起笔“唰唰唰䉡”一个一串号码后,递给许冠杰。

      看到递过来的电话号码许冠杰说道:“那好吧,过几天我联系你。来,咱们喝酒,谢谢阿邦的馈赠。”

      섗 李国邦端起酒杯就与许氏四兄弟喝了起来。

      就这样,湪一直玩到了晚上十一点,李国邦也有点醉了,不敢自己开车,便把车锁好,叫了几辆出租车,大家一ΰ一惜别后各回各家。

      回到家,王氏兄妹홺已经睡了,李国邦进屋后摇摇晃晃的,有点站不稳,叮铃桄榔的将王文远又给吓醒了。

      李国邦正摇摇晃晃在黑暗中的向自己的房里走去,嵉突然젙一束灯光打来,然后王文远喊道:“邦哥,你这是刚下班吗?”

      李国邦摆了摆手说道:“嗯,对!你睡吧不用管我,我今晚喝䳏了点酒。”

      说完继续摇摇晃晃的想自己的房里走去,但是王文远因为前一晚的事情有点心理阴影,他打着手电筒,一直等到李国邦回到自己的房里后,才关펦了手电,然后又等了半小时后,确认李国邦已经睡着后,他才躺下。

      第二天,一阵电话铃声做一遍又一遍的响着,王氏兄妹都皱着眉头趴在桌子上捂着耳朵。

      王文远是在受不了电话的铃声了,他站起身跑到李国邦的房间,稦把李国邦叫了起来。

      李国邦习賲惯性的揉着脑袋,但是今天的脑袋晕,不是䐍因为异能使用过度,而是昨晚酒喝得太多导致的酒后综合症。

      吻 智 李国邦接起电话道:“喂,我是李国邦,你哪位?”

      “你个臭小子,开门慢,接个电话也这么慢ᆍ,你到底在搞乜嘢?”

      ꄜ 李国邦立马抖了个机灵,这是德叔啊!

      他立马回道:“哦,是德叔啊,不好意捾思。昨晚二ᯍ组的同事帮我庆祝,喝的太多了,睡得太死了,没听到电话声ぜ,实在对⩬不住了德叔,您谅解一下!”

      “行了行了,你个臭小子,别废话了,今晚准备一下,你美姨打电话要我教你过来吃饭,你给不给你德叔面子啊?代”(推荐!聫推荐!推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