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现代都市>

      义银和利益只用了七天就回到了斯波家。

      义银很满意这次的冬狩,前后消灭了三批恶党集团,从中学到了不少东칭西,也大概掌握了杀戮模式的使用方法。

      特别是在第三批恶党的正面战中,他惊喜的发现,在杀戮模式下,如ѯ果对方对他的攻击会产生皮肉伤以上的伤害时,总有一股不可言喻雈的特殊力量,⃊会轻微改变他的姿态。

      或推开他,或踏空,总之,本来应该砍在他身上的致命和致残伤害,会差띶之毫厘的变成皮肉伤。

      虽然因此手臂上被划了两刀,但是能得到这ᓀ个结论,他觉得很值得。只是洞察模式依然没有什么头绪,场合不对吗?

      不过,回来后,因为这两处刀伤,阳乃变得眼泪汪汪的样子实在是不好处理。

      还好有背锅侠前田利益分担火力,要不是打不过,估计阳乃能生吃了她吧ꩤ。

      雪乃默默的给他换了药,晚上终于可以在房间里睡觉了,而不是在山林中风餐露宿。

      他睡得特别香甜,一觉醒来,已Ც经是日上三竿,肚왊子咕咕的叫。

      “义银大人,你醒了。”

      不知道什䰊么时候已经跪坐在一旁侍候的雪乃,﷾看着义银醒来,低头行礼。

      ꑰ“雪乃,我有点饿了,拿点吃的给我。”

      례 浑身的骨头有些酸软,义银伸了个懒腰,发出一声不明意义的呻吟。正往外走的雪乃背对着他,脸色红红的。

      在家里用过了饭,前田利益从外面走了进来鳟,人看上去不太愉快。

       “怎么了?利益姬,又和阳乃吵架了?你们有话就不能好好说吗。。” 묭

      “不是的,我四婶来了。”

      鮊 “嗯?”

      意外的抬起头来,利益的神情出乎意料的严肃。

      “那么,请利家姬进来吧。”

      前田利家的表情很苦涩,以往总是笔挺的脊梁仿佛被某些东西压的弯⭀曲了,这都是错觉。

      看上去还是那么藅的洗英武,但这女子今天的感觉,让义竲银觉得有些死灰气。

      “利家姬,你怎么有空来斯波家,用过饭了׏吗?”

      义银带着优雅的笑容,开口就是问吃了舑吗,很有些熟人讲话的味道,其实他们认识不久,不过有些人的情感就是来得这么快。

      訿例如现在的利家,会因为Ự义银톶而对某些事难以启齿。明明想着要保x护这个少年,但是现在,却背负了伤害他的任务。

      ׽利朎家都不知道自玙己怎么来到的斯波家,只有行尸走肉一般的麻木感。

      ꊅ “义银君躗。。。织田殿下。。。召你见他。。。”

      利家跪坐着向义银深深鞠了一躬,也不起来,伏在那里断断续续的说话,咬着牙勉强把几个词说了出来。

      콫“四婶,织田殿下召义银大人是有什么事吗?”

      在外面就觉得悸利家今贠天不对劲,利益插嘴问道。

      蔝利家镵看了她一眼,心虚的移开了头。利益明白了什么,心里的一股子火窜了上来。 

      “织田信长把缵我家大人当作什么了!阀斯波家可㎹是足利一门!不是路岃边的男妓!”

      跈拍廉案而起的她,用食指指着利家脱口大骂,以往她敢如此,早被汈利家一顿毒打錻。但是今天,利家풞却无言以对。

      터“对不起,义银君。”

      半晌,튗伏着的利家下定了决心,向义银说了一句,起身就要离开。

      “等一下,利家姬,你不是来传召我的吗?”

      ೖ “义银君外出冬狩尚未归来,我回去ᓩ会向殿下禀报。”

      묊“可我已经回来了。”

      “我会切腹,向殿下死谏。᥿斯波家乃名门高族不可轻辱,殿下听信奸佞此举孟浪。” ⁾

      利家决心已下,心里顿时松快了许多,回头展颜一笑。

      “想不到轻浮如利益你,也有板着脸教训我的时候쳊。以后要好好辅佐主家,建功ஃ立业,不要丢了前田家的颜面。”

      ῡ“那是当然的,我现在职禄⃐可比你还多二十贯呢!”

      利益嘴硬道,但是心里却为利家感到悲伤,她很理解利쌴家的无奈,却改变不了什么。

      利家潇洒的想转身离去,左袖却被拉住,用力的转身趟开了半面和服,露出了内衣及锁骨。

      “鎀义银君?”

      “哎,明明是来传召我的,却不听我说一ꉓ句,利家姬,你呀。”

      义银伸手帮利家将错漏的和服整理好,拍拍她的衣袖,쪹看着没有褶皱,满意的点点头。

      利家从来没有被男性如此对待过,手足无措的站在螻那里,让义银随便侺作为。

      “既然殿下有召,我自然要去。你是一个忠义的好武士,不要这样轻易般放弃自啯己的生命。”。

      幨“可是。。”

      “织田殿下不是一个宽容的主君,你以前当过她的小姓,自然比邖我明白。

      但她又是一名强大的大名,你武艺高强,志向高远,自然要好好效力,为家族为后裔穗打下一份家业才是,怎么可以为了这些个小事就自暴自弃。”

      义银温柔的对她说,利家仰着头,怕自己的眼泪会流下来。

      自小被送到织田家的她,日夜苦练武艺,尽忠职守,不就是为了奉公恩赏,成就事业。

       义银的话句句说到她的心里,引为知己。

      “可是,这对义银君你,太残酷了。。”

      利家撇开头说着。

      “武㤵家通字多用忠义孝信,可有几个当了真?足利家控制不住天下,乱世已经到来。

      织田殿下虽然是个严厉的人,但在她麾下,我斯波家才有机会再次复兴,为了斯波ꙓ家,我可以付出一切。” 撨

      됭 义银心里不以为然,但是嘴上还要保持人榨设。

      一切为了斯波家,这是属于他的政治鹰正确,只要高举这面旗帜不管他做了什么惊世骇俗的事,Œ都会有回旋的余地。

      有如前世的诸葛亮,为蜀汉鞠躬尽瘁死乩而后已,那时候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但不论是当时,还是千百年后,诸葛武侯的光芒都把同时代大多数英杰给压得死死的。

      就算是敌人论起诸葛丞相都是翘起一个大拇指,这就是再兴汉室的政治正确。嚖

      当然,复兴斯波没有再兴汉室那么崇高的不可匹敌。但在武家的心里都是恐惧家族衰败的득,顒这就是武力统治的结果,盛衰转换太快,谁都没有安全感。

      所以复兴斯波的大旗很容孕易得到武家们的好感,抵消自己身为男人的劣势,为自己的生存拓宽选择匧的猂空뼠间,这面大旗一定要好好利用。

      其实义银心底并不排斥织田的传召,甚至有一些欣喜。

      他将七难八苦这搼件事传的那么大,心里说不劔忐忑是不可能的ꦄ。织田信长是什么性格,吃了亏迟早要报复。

      如果能将这种报复控制在男女之事的羞辱上,对他来说实在是意外之喜。

      他的三观本来就和这世䪬界人不一样,这种被武家看作及其羞辱的事对他来说,属于爽事。්

      织田信长凶大性子野,做起来大胆奔즑放,就是技术水平太低了。ꐦ

      不过有他在,他퓶前世结㙧婚多年,再加上互联网时代的加成,水平哪里是这隄个封建世界的男弱鸡们可以比拟的。

      錌织田信长需要出桺气,他也需要织田信长出了这口气。

      毕竟以后要在她手下混饭吃,主君看你不顺眼,太不安全了。织田信长这次的传召简直就是双赢,义银乐得接受。 䦦  当然表面功夫还是要做到欨位惏,人设崩了以后的日子就不好忽悠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