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快手下载安卓市场

      因为要给昆图斯的妹妹换地方,江子矜去了昆图斯的家,也见到了昆图斯愿意为自己效力的原因,他的病妹妹——卢基娅。

      细弱柳叶眉,苍白巴掌脸,圆圆杏仁眼,体格娇小。苍白的肤色下,青紫色的血管清晰可见。

      让人一见,便忍不住心生怜惜。

      看着昆图斯小心翼翼的把卢基娅搬到架子上,江子矜心里感慨,要是自己有一个这样病美人的妹妹,估计和昆图斯差不多,宝贝的不行。

      看着卢基娅被自己派来的人抬走,江子矜将昆图斯拉到一旁,看着昆图斯的脸思考了一会,问:

      “卢基娅不是你的亲妹妹吗,怎么你俩长的一点也不像?”

      看着一脸好奇盯着自己的江子矜,昆图斯不动声色的后退一步。

      见他如此反应,江子矜脸上的好奇之色又浓重了几分。

      “你怎么怕我干什么?我又不会打你!”

      江子矜坏心眼的朝昆图斯面前迈了一大步,距离比两人之前还要近。

      “我没有怕你。”

      昆图斯一边说着,一边又连连向后退了两三步。

      “不怕我你干嘛后退?我们这距离有什么问题吗?”

      江子矜伸手朝昆图斯搭去,表示自己和他之间不算很近。

      昆图斯又急忙后退着想要躲开,可是却撞到了墙上。

      江子矜见他一副似乎没想到身后就是墙的表情,江子矜得意的勾唇笑了笑。

      迅速伸手,将手掌搭在昆图斯的胸口。

      感受到手下结实温热的肌肉,江子矜顿了顿。看了眼自己和昆图斯,发现这个姿势莫名有点猥琐。

      原本她是想搭在昆图斯肩膀上的,只是……她高估了自己的身高。

      江子矜看了眼昆图斯,只见他紧靠在墙上,脸色通红,低头看着她搭在他胸口的手。

      江子矜莫名有种恶霸调戏良家妇女的即视感,良家妇女是昆图斯,恶霸是她!

      “你脸红了?”

      见昆图斯脸上,古铜色的肤色也遮盖不住红,江子矜不仅没有收手,还更加恶趣味的起来逗弄他的心思。

      “我还没对你做什么呢,你就脸红成这样!这么纯情的吗!”

      江子矜伸手想捏捏昆图斯的脸颊,却发现,够不到!

      江子矜怒了,直接踮起脚,继续伸手想要去触碰昆图斯的脸。

      为了稳住身形,江子矜不得不一手抓住昆图斯的手臂,因为踮脚,身体又略微前倾。

      “你能离远吗?”

      看着像是整个倾在自己身上的江子矜,昆图斯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

      “不能!我就离你这么近!”

      见江子矜不答应,昆图斯思考了一瞬,伸手想把江子矜推开。

      “啊!”

      被昆图斯一推,原本就没站稳的江子矜直接扑倒了昆图斯身上。

      身体相贴,四目相对。

      江子矜眨了眨眼,也没想到最后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你快起来!”

      心里还有些懊恼的江子矜,听到昆图斯紧张的声音,轻咳了声,默默退开了。

      “那个刚才的问题你还没回答呢?”

      江.纸老虎.子矜,看着房间里奇奇怪怪的气氛,迅速转移了话题。

      见江子矜离开,昆图斯悄悄松了口气,换了个没有墙壁的方向。

      “卢基娅虽然和我长的不像,但确实是我的亲妹妹,只是她的长像随母亲,而我……”

      昆图斯顿了一秒,接着说,“而我长的像父亲。”

      江子矜的注意力都在昆图斯说的那句“长像随母亲”,以至于昆图斯的停顿,江子矜没注意到。

      “难道你的母亲是亚洲人?”

      看卢基娅的五官,不就是亚洲人的长相吗!

      “嗯嗯。”

      昆图斯点点头。

      “那你……”

      在这异界,难得看见一个亚洲人的江子矜,心急的想要见见昆图斯的母亲。

      可话一出口,江子矜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因为从进门到现在,她好像没看到过昆图斯的母亲。

      抬头,果见昆图斯神色低落,江子不好意思的朝他笑了笑。

      “没什么不能说的。”

      昆图斯在屋子里扫了眼,找出两个小凳子,将其中一个递给江子矜。

      见昆图斯似是要和自己仔细说说的样子,江子矜连忙接过凳子,坐在昆图斯对面。

      双手撑在膝上,眼神亮晶晶的看着昆图斯,一副好奇又着急的表情。

      昆图斯笑了笑,开始诉说一个很久远的故事。

      “我母亲是从亚洲抓来的奴隶,那时她十六岁。

      罗马市,最不缺的就是奴隶,最不值钱的也是奴隶。但是在奴隶里,最多的不是本地的奴隶就是从非洲运来的奴隶。

      像我母亲那样,来自亚洲的奴隶是很少见的!

      一群奴隶中,她黑发黑眸的亚洲面孔,总能让人从一群奴隶中一眼望见。”

      昆图斯说到此处,沉默了一会。

      从卢基娅的五官可以看出,昆图斯的母亲长相必然不差,而且算得上是很好看。

      一个长得好看的亚洲女人,还是一个奴隶,没有自保的能力,结局可想而知。

      看着沉默的昆图斯,江子矜明白,他母亲必定是不幸的,这不幸,就来源于她自身的美貌。

      “自我母亲来了这里,就被几大家族的人给盯上了。

      毕竟这里的亚洲人少,亚洲女人更少;而像我母亲这般,长的好看的亚洲女人更是没有。

      加上我母亲无权无势的奴隶身份,谁都想占为己有。

      说不幸确实是,但这不幸又给她带来了一丝活路。

      因为几大家族的人都盯着,奴隶主不敢碰她,给她分配的也都是些最轻松的活。

      这让初来罗马的她,有了些许适应和调整的时间。

      为了独占我母亲,那几大家族的人商议,说要公平竞争,绝不能强迫我母亲。

      在他们约定的两个月时间里,靠他们自己的人格魅力,征服我母亲,让她自己选择归属。”

      昆图斯说到此处,冷笑一声,神色嘲讽憎恨。

      “在这两个月的时间里,每天都有不同的人在我母亲身边转悠。

      光明正大些的,每天各种追求手段层出不穷;阴暗些的,恐吓,威逼利诱,甚至不顾约定想要强迫我母亲!”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