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音未来触手h强制受孕

      ---------------⩆----------------------偾

      第九章云宝斋

      云城,副城主叶永城府邸,叶永城书房内,此时ẝ刚才在城门替陶生付灵石的ﮕ朱文涛正在和一个穿着华衣的中年男子正在交谈着什么。

      “叶师兄,刚才在我在城门口遇眨见了一个叫陶生的人坏,发现他哼身上没有灵力波动,居然带着空间戒指,居然还不知道掩饰,真是不知死活!”

      “云涛少爷,你确定没有看错?䱓空间戒指这种珍贵之物װ,按W道理不会出现在一个普通人身上啊,会贷不会是大修隐藏修为,或者是大世家没见识修炼世界残酷子嗣。”

      感觉出叶永城的不解和胆怯ꧦ,朱云涛也耐心解释道,必境⚓空间戒指是不可多的的宝物,即使元婴期修士不不见得每个蟑人都有的。

      ꣓“叶师兄,你放心这小子绝不是大修士或者世家子弟,刚才我才从南山回来的的时候看见他连入城灵石都付不起,而且那小子一驢副谄媚的小人模样,为了给他留下好印㲨象,我还特意给他付了灵石让他进城的,而且뙈那小子身上应该有高阶宝贝,我看见他的时候身上的衣服破烂不堪,还有法术的痕迹,应该在先天的层次,能让普通人低档先ꍒ天妖兽的宝㍩物最少上品凡器,很有可能Ḉ是低阶灵宝,要知道整个云城上品凡器也就司徒浩手里有一把,甚至连以我爷爷灵符门外门侪长老的身份,我手里才有一把中品凡器。”

      看见眼前的叶永城已经袃有了心动的模样,朱文涛急忙给填了一把火。

      흰“叶师兄,你想当城主现在就是最好的机会,如果有了把上品凡器,加上有我在一旁辅助喎,只要他还么有突破金丹我们就可以杀死他,到时候不光是城主之鉐位逳,还有他用来凝结金丹的天地灵宝都是我们的了。”

      听了朱文涛的话叶永城也放下了心中的顾虑。

      㩕“文涛少爷,行我会先派人试探一下,如果没有任何问题,我们就动手。不过文涛少爷眼前最总要的的是樛,司徒浩的女儿司徒如燕已经回来了,正是我们动手的好机会,想駒要阻止司徒浩想突破金丹ꚮ可以从他女儿摗身上下手”

      쬭“叶㿰师兄,你放心这个女人交给我吧,正好我现在还缺一个鼎炉。正苦恼没有合适的人选呢!”

      看着朱文涛稳操胜算样子叶永城也就放心了,但也不忘恭维两句。

      “那先提前祝贺文涛少爷神功大成,犬子在灵符门也望文涛少爷多加提携。”

      즚“叶族师兄,你放心我会待阿杰如亲子侄一般,绝不会亏待他的。”

      两人说了一些无关痛痒得的话后,便离开鍩去准备些什么去了。

      …………

      綝 此时的陶生,已经到了云城䟟最大的灵宝商铺,三层的红木阁楼,从顶楼垂下来一个巨大的牌匾,刻着三个苍劲繘有力的大字“云宝斋”,门口处两个穿着性感的迎宾姑娘,正在给进出云宝斋的客人打着招呼,大部分人道也热情的回应,毕竟即使是修士对美女也是会另眼相看的,两个姑娘一个清纯可爱,一个妩媚动人,不过当两人看见,一个身着破烂的青年刚要走进来便立马拦了下来,虽然云宝斋没有明文规定进入客人的衣着打扮,但是能来买奇珍异宝的人那个不是衣着整洁,根本没见过像这样就来的,万一是个乞丐来的话肯定会被王掌柜扣工钱的。

      “怎么姑娘有事吗?”

      看着一脸疑惑的陶生,长得可爱的少女,便开口解释道:

      “这位小哥,请问您是过来买东西的,还是有什么奇异宝物过来出售的。”

      陶生听着这可爱少女如黄鹂一般的声音,感觉这云宝斋真会쵟做生意,还没进去心情瞬间就好多,而且看店内服务顾客的店员也都是如少女般年轻美貌的남女子,好多年轻气盛的客人已经开始有些悬崖勒马了,根本不关心会不会被人宰。

      “姑娘你们这里收,丹药或者符咒吗?”

      슃听着眼前这个青年是过来卖东西两人便松了一口气,妩媚的少女便对陶生说道。

      “原来是这样,不知公子尊姓大名”

      縃 “不敢当,不敢当,姑娘叫我陶生便好,不知两位姑娘芳名。还有这云宝斋,卖东西是뗥找谁呢?”

      ᚠ“公子谦虚了,我叫田瑶,她叫小婉ܑ,至于您要卖东西的话需要我们掌柜子亲自过目,他现在在三楼的内阁,我这就带您过去。”

      田瑶说着便欠了欠身子,向小碗打了个招呼便领着陶生像楼上走去。

      巅走进云宝个的陶生也不在意别人的目光,跟着田瑶的同时也在四处⮦打量着,不过在外人眼里,可躜就像极了没见过世面的乡下小子,什么都没见过什么都好奇。

      田瑶也是看到陶生的模样便好心提醒道:

      “陶公子,我们王掌柜眼光颇为挑剔,东西如果品相不佳的话掌柜子是不㕚回收的”

      陶生也是听出来田瑶的意思了,不过一点也不担心,刚才自己已经看了一下这云宝斋的丹药品质了,就那一阶的锻骨丹还是一品的,自己就是不用阵发和灵液,用开水煮的炯都比他强,就这还好意思拿出来卖也不嫌丢人。 蝵

      “瑶儿廤姑쑹娘你放心我带来的东西绝对是上品货,不会让你难堪的。”

      “那小女就放心了,陶公子您随我来”

      没一会陶生已经到了三楼内阁,这里的装修更是奢华䗎的很,很像专门迎갋接贵客的地方,中间的柜台上有一个穿着富丽整个人肥嘟嘟的,眼睛更是小的有些看不见了,脑ᚣ袋上带了个圆帽偌只不过在᎘他脑袋上显得有点小,有些滑稽。不过让陶生奇怪的是,这家伙居然是个修士,而且灵力波动已经道了筑基初期的境界了,都是修士了为什么身材会成这样?

      “掌柜子,这位陶生公子说有丹药和符咒出售。”

      “哦,行瑶儿交给我吧,你先去忙吧。”

      王炳仁打量了一下陶生,发现这个衣衫褴褛的青年,居然是个普通人,鿉便也没쪌放在心上。虽然平时也会有一䁋些凡人来此售卖灵宝但是普遍价值不高,也们什么稀奇的。于是便知会田瑶,让她离开,没有让她在一旁招呼。

      田瑶也是明白掌柜子的意思便知会了一声就离开了,但离开的时候还不忘对陶生媚媚笑了一下,好像就是再说䦑,我好看吧,你就是的不到穷鬼!

      田瑶走后,王炳仁并没有理会陶生而是接着看手里的账本,好像跟没有陶生这个人是的,弄得陶生都有些生气了心里更是觉得,这货也太不把豆包当干粮了吧。

      ——嗯哼——

      听见陶生的声音,王炳仁也不在意,虽然蓛对方是个榗普通人但是自己,多年爷经商的素养还是有的,于是变向陶生漏出了自己招牌的笑容,不过也就是他自己感觉这是笑容,在别人眼里就是一团眛肉在不停地的抖。

      “小伙子,拿出你要的东西让我看看。”

      听到掌柜的已经发话了也不在多说什么便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二阶一品的的金刚符,还有二阶的둈归元鹘液,对你没听错是归元液因为陶生自己没有灵力无法让其塑形便成了自制的归元液,豥筑基期修士喝ퟩ完可以瞬间回复灵力,要比二阶普通归元丹效果好了一倍。

      王掌柜先是看了看金刚符,便摇了摇头说道,

      “小伙子,这金刚符虽然品阶和可以,但是我们只收符宝,和灵符门的三阶以上的符咒。你的金刚符我们不收”

      此时㈘陶生也不在意别人不识货你总不能打他把,在说了不用特殊手段自己还真打不过他,于是也Σ不在意便直了指归元液的玉섳瓶对﮵王掌଩柜说。

      “那您看看这归元丹吧,如果可以你付我银钱便可我不要灵石。”

      王掌柜便拿起玉瓶,打开木塞倒一粒出来看看成色,不过怎么也没想到预想的丹药是没有,倒是流出了一团黑癌乎乎的跟浆糊一样的东西,虽然也散发着灵力不过比较薄弱,不像什么值钱的玩意。

      “王掌柜,我忘记跟你说了我这个是液ƣ体的,不是丹药,☃但我就这一瓶。”

      ㌘看着陶生还没等自己说话,便先说了起来,完全感觉像是故意的,好让自己上当,好赔一些钱给他,想到这套掌柜脸上也是一阵抽搐,没想到居然有鞂碰瓷的道自己家门口了,这他娘的要是个比自己强的修士锋自己也就认了,一个乡下来的穷小子居然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岂能让他不怒,于是便对陶生厉声喝倒:

      ᴊ“小伙子,你是在消遣我呢吧!招摇撞骗你来错地方了,现在赶紧滚要不然我打断你的腿”

      听见王掌柜不识货也就算了,没想到还敢说自己招摇撞骗,这自己那能忍。

      “紣我说王掌柜你怎么잏说话呢!什么叫招摇撞骗,是你不识货好吗!你当这的掌柜白莬瞎了肯定跑了不少好东西。”

      “你……你……”

      王掌柜听到陶生的话,突然有些气结了,自己在这当掌柜已经歉有些年头了,什么稀奇宝贝没见过ᯕ,没想到今天被一个凡人小子说自己眼拙,于是也不知道从哪掏出来两枚铜钱变向陶生扔过去。

      穰“这是陪你的钱,赶紧……”

      좆碰……

      还没等王展柜便看见接着铜钱的陶生飞了出去把三楼的窗户都给砸坏了。

      ꄻ“坏了!”

      王掌柜突然想起自己刚才用了灵力,这陶生只是个凡人干才那一下不带被砸死,于是赶紧来到窗户跟前看下楼下的方向,不过对方已站起来了,虽然有一些奇怪,但也松了一口气,没死就琓好,毕竟云城是不允许修士잕对凡人出手的,㖀自己在这里混Ꮺ的话还是需要遵守的。

      陶生看着已经探出头的王掌柜,也不在意别人的好奇的目光对着窗户就开口骂道“王八蛋怎么,弄坏别人东西不赔钱也就算了现在居然还打人,这云宝斋是黑店吗?”

      鹩 “滚,别让我在看见你”

      说着王掌柜便把陶솃生的包袱扔下来了,这时大家也就明白,原来这小子是来云宝斋骗钱的,便摇了摇头离开了,就连刚才迎宾的,小婉和田瑶也是露出了鄙视的神色。

      陶生也是骂了一会,看见根本没人理他,便捡起包袱向集市走去,想鷡先解决一下吃饭问题,必境也有些饿了。

      陶生颠了颠手里的两枚铜钱,心里更是有些不爽了,虽然那个归元液没什么价值,但打了自己一下才给两个铜钱死胖子最抠门了,胖子果然每一个好东西,这时也让陶生想榱起那个在北郡晭时候的郭宇,眼神也变得冰䊣冷起来……

      本章完——

      --------------------ꙡ--------------凼---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