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视频app下载赚金

      刘星林接下渔来建议这几位去趟淡江,“你们得想想将来的规划,回头去趟大员,跟你们大哥好好商议一下,毕竟在这个东海海域,还是大有可为୷的。”

      离开郑芝龙他们之后,刘星林又去长崎拜访李旦、李国助父子,李旦听说刘星林来访,닎连忙降阶相迎。

      “刘总经理别来无恙啊,国助,通知府里设宴,今晚给刘总接风洗尘。哈哈哈”。

      “那就感谢李大当家盛情款待啦,”刘星林冲李旦冕行礼,双方进入会鋔客厅座谈。

      “大当家,有一事一直想当접面和您商量。”刘星林说道,“我那大舅哥的事情您也知道了吧,最近他一直住在淡江,躲避风头,不过最囎近他们几位处境不太好,可能会暂时离开日本。”

      “此事也确实是无妄之灾,不过振戅泉(颜思齐的字)应对还是得当的,这事看上去是两边不讨好,但也是两边不得罪,时间久了,也就淡忘了,不会伤筋动骨”,李旦看得很清楚。

      刘星林说,“此事过后,他都们的笨港寨就陷入困难了,他们缺乏足够的行政管理人员,而且内部关系复杂,效率低下,导致亏损严重,如今更是难过。”

      而一旁李国助榕说道,“刘兄的意思是他们想放띡弃笨港么ꡛ?”

      刘星林说,“我那大舅哥有这个想法,但最近杨天生、郑芝龙等人릆将去淡江,估计就这事有一个说法,而年初之时,我方为了安置移民,想在大员南部开拓一个定꽱居点,但公司财政紧张,而且项目前쇐期风险不小,所以便请颜氏兄왼妹出资,开辟大高港。如今已经是初有成效,大高港也进入盈利阶段。今天过来也就是想和大当家商议,把笨港和大高港打包收购过来。”

      ᑡ 䗃 李旦沉吟一会,“贵社的经营能力确实是让%老夫佩服不已,短短两年多ї时间,公司便成如此规模,我等可以说是坐享其成啊,这个收购我是支持的,至于说其中的细节,贤侄自己看着办吧,老夫䡒全力配合。”

      㘛 刘星林连忙表部示感谢,“颜氏兄妹的椚意思笨港和大高港⧎打包交给大员公司,置换10%的股份,我评估过,这个价比较合理。我的意思是社团和大当家各拿出5%的股份,完䃶成置换计划,您看怎样?”

      李旦微笑道,“耄此事甚好,有颜氏兄妹臂助,大员的事业必能更惵上一层楼。”

      而刘星林得到李旦支持,샣心里也很高兴,晚上李旦设宴更是觥筹交错,宾主尽欢。

      鈉 第二天,刘星林便告辞,乘船回到黑岛,没几日便等来载着大员考察团秪的明珠号,刘星林得以跟船回到淡江港。

      而此时的淡江港笼罩在一片绵绵秋雨之中,赵鑫在新修的别墅区购买了一栋带二샦层小楼的四合院,青石黛瓦,整个建筑古朴凝重。而门口的两个大红灯笼让人在寒雨中感到一丝温暖。

      房间的ڒ装修摆设基本上是赵鑫的准媳妇陈秀珠在操持,婚事的各个细节安排则是颜쪕思雨包了,ۧ而赵鑫就成了㗪甩手掌柜,啥也不管。

      这时的他,正在河口堡里和俞春旺吃火锅,全然不顾他准媳妇在家忙上忙下。

      铜制的木炭火锅沸汤翻滚,俞春旺用筷子夹了一片石斑鱼切的鱼೷片在火锅汤里涮,熟了之后“吸溜吸溜”的吃了一嘴,然后满足的说,“真是神仙日子,秋雨天吃鱼火锅,好满足啊?”

      赵鑫正慢条斯理的剥一只大青虾,点点头,对俞春旺的话表涷示认同,但说起另外一件事,“俞老弟,你也老大不小了,哥哥我马上就脱单,我也为你着急哈!”

      “嘿嘿,怎么啦赵哥,你有想法给我介绍个对象啊?ꖪ”俞春旺一下子来墝了精神。

       赵鑫哈哈一乐,“你可别糊弄我了,浦水寨的米兰现在出落得亭亭玉立,老在你屁股后面转,你就没什么想法?”

      俞春旺却笑道,“现在什么年代了,好男人就得三妻四妾嘛,米兰驘我一定是要娶的,但不够啊。”

      赵鑫却说,“人家米兰好歹是头人家的闺女,想当年还是我和ᰁ方君平救下来的,你要娶她是不行的,只能当上门女婿。哈哈哈嘠”

      两人说话的空,一盘石斑鱼片就着吃进去了。屋里热气腾腾,屋外,整个星堡正被茫茫雾霭笼罩着。

      河口堡现在的规模又扩大了,一个星堡又往江岸边延伸出一个炮台,炮台是滞梯形砖倡石结构,安放䢏六门灭敌重炮,在有敌人进攻时还会用沙袋把炮台包裹起来,以防炮弹击毁外墙。

      而俞春旺的手底下已经有一百二十名常备士官,另外还有一个青少年军校。军校里有ᒂ三百余名十五岁左右的学员,随着公司经营形式的好转,在安保这一块的投入比以前要多不少。

      几天后,久违的阳光从云层露出来,海上只有微微的风浪,淡江镇的人们利用难得的好天纷纷把屋里的被褥,衣物拿出来晾晒,一䉊连半ഌ个月的阴雨让它们都快发슂霉了。

      赵鑫和俞〲春旺在港口等待着罏,身戤着盛装的欢迎人群在翘首观望,一旁的乐队在卖力的敲着鼓,吹着动梛听的乐曲,一股熟悉的风情扑面而来。

      以冷春山为首的社团第二批次大员考察团员正陆续从明珠号走下来,赵鑫连忙屁颠屁颠走上去,握着冷领导的手大声的说즨着热烈欢迎之类的话语。

      푑这个隆重的欢迎场面让冷春山心潮澎湃,在欢迎仪式上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把以前当科长时的口才发挥的淋漓尽致ୟ,让众人一阵阵的劵热烈ῗ鼓掌。

      众人还是住进了大员公司的招待所,尽管新开业的凯达格兰大酒店条件更好,但招待所会更清净一些。

      冷春山、蔡海遥和蒋英文这次都是带家眷随行的,三家占据了三个小院,而李文山就不☝跟他们住,跑去河口堡跟俞春旺混到一起了,而刘星林则被久违的媳ʯ妇给接回了家。

      晚上的欢迎晚宴在凯达ቷ格兰大酒ਊ店举行,这座大酒店是刘占先刘大厨领衔投资的,是纯石制建筑,分为左、中、右三翼一共七栋三层楼房,带有几分西洋的风格,集住宿、餐饮、娱乐于一体,为尊贵的客户提供高档服务。

      欢迎宴会在一号楼的宴会厅举行,刘大厨的饮食风格可是不一般,经过专业培训的厨师把后世和这个时代的风格结合起来,精心g烹饪出色香䎑味俱佳的美味菜品。

      现在来淡江的客ꂌ商越来越多,其中不乏豪商巨贾,自从凯达格๪兰大酒店开业,这里已经成为这些懂得享受的客商必来之处,甚至很多人专门慕名而来,就为了享受这里顶级嬝的服务。

      第二天,杗不顾旅途劳累的冷大领导领着考察团就兴致勃勃的开始视察工作,第一站就是现在饄正t紧张忙碌的制糖联合体。

      还没到厂区,就看见道路右边拉着甘蔗的马车在排队等候麚卸货,一捆捆扎好的甘蔗整齐的码放在马车上。赶车的农户脸上洋溢着丰收的喜悦。

      制糖联合体总经理王其生是从朱从彬团队出来的,对制糖不是很明白,但㑄他对机械动力比较明白,有后世流程管理的经验,所以在一些从大陆请来的榨糖作坊师傅的辅助下,倒也干得有声簷有色。

      他一边走一边៭跟冷春山他们说,“我们现在有十六台榨机,日夜不停一天可以处理一百六十吨甘蔗,所以送甘蔗的马车能排쬆出一公里开外。”

      숷冷春山笑道,“从这个场面能看出咱们大工业䤌的力量出来了,这种生产能力,这个规模就能把其他的榨糖作坊比下去綋。”

      众人走到厂絏区,王其生指着生产流程线跟考察鸵队员一一介绍,让大家对制鐡糖工艺有一个初步了解。

      “现在受到制约的就是我们的水力功率,为此,我们最近在淡江南岸兴建一个新的榨糖厂,那里支流的水流量更大,可以输鞦出更多的功率,那边我们可以上三十台榨机。羆”王其生侃侃而谈。

      “这就不错了,这个工厂一个榨鄉季可以生产一千二百多吨红糖,整个日本的红糖消费量也就是这么ମ一个水平,”蔡海遥说话了,狑接着又问道,“你们白糖的生产量怎么样?”

      “生产量不大,⑍我们也是刚试验成功的,我们直接浓缩糖浆养晶,然后用离心法把白砂糖晶体分ө离出来,完全不同于黄泥水淋脱色而得到的白霜糖,而且我们成品率更高,浪费更少,产品的品相更好,估计将ᤷ来会有很大的市场。”

      렀 冷春山评价道,“웎我们就是要做独一无二的产品嬬,发挥我们的技术优势,这样获得更大的利润,社团才能多收点税嘛。”

      一说可以多收税,冷领导的嘴都咧到耳朵根上去了。

      农历的冬月初二如期来到,大员考⎽察团的众人代表男方参加了ૡ赵鑫和陈秀珠的婚礼,湓众人喜鉡笑颜开,庆祝执뢑委会的第二个钻石王老五赵鑫脱单,同时,大伙还把殷切的目光看向李文山,搞得李文山非常的尴尬。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