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个软件能约到妹子贴吧

      “浅浅,你今天怎么还是无精打采的呀?”沈嫣将冯浅的注意力从火车窗外吸引过来。

      看着闺蜜一脸的担忧,冯浅却不知道该如何说。

      “好啦,你都跟我出来玩了,就不要不开心了嘛,好不好?”

      “好。”冯浅并不想好友为自己担心,遂不再去想睚眦,转移了话题,“跟我说说你最近过得怎么样?有什么好玩的没有?”

      “浅浅,我告诉你啊,我参加了好多活动,现在......”

      听着好友的话,瞥见着窗外的风景飞速而过,冯浅心中不禁对这次旅行充满期待……

      “到了,这就是我家了。你们两个小姑娘今晚就住在西边的小厢房里,这里面本来是我孙女儿的房间,后来她结婚去了大城市,这房子一直空着,家里就剩下我跟我老伴儿两个人,房间都打扫过了,你们有需要就来主屋找我跟老伴儿。”

      民宿的爷爷的普通话夹杂着浓浓的地方口音,不过这并不影响他的热情。

      “爷爷,住宿费先给你吧。”之前谈好说到了就付款,沈嫣赶忙将三百给了爷爷。

      “其实你们两个小女娃子也用不着花这么多钱,只有一间房,两百就好了。”

      爷爷将两张五十给了沈嫣,沈嫣又塞回他手里。

      “爷爷,这个就当伙食费吧,我俩就想吃吃这里独有的地方菜,听说都是得花不少功夫的,麻烦您跟奶奶多做些好吃的,让我们解解馋!”冯浅在一旁劝道。

      “好,我去给你们准备,你们累了就先歇着吧,待会儿喊你们吃晚饭。”

      待老人离去,二人才认真打量起了宅子。

      毕竟是古宅,很多设备都是没有的,比如电视。不过由于旅途疲惫,时间过得并不漫长。

      除了两个人住的地方有充电插座和电灯,其它地方都是保持了最原始的样子,走廊点的是灯笼,红褐色的灯笼纸上满是岁月的痕迹,微弱的灯光照在陈旧的木头上留下了斑驳的痕迹,不禁让人对这古老的建筑肃然起敬。

      这就是历史的力量,沉淀的力量。

      进房间将东西一一放好,两人聊了一会儿,就到了吃晚饭的时间。

      吃饭时老人用的是煤油灯,一个煤油灯属实不算亮,但是照在桌子上便氤氲出温馨感。

      桌上,冯浅跟沈嫣陪着民宿爷爷说了许多话,但奶奶却一直没有开口,只是在一旁笑着看几人谈笑。

      “爷爷,这个古镇有什么传说或者奇怪的事吗?”沈嫣好奇心犯了,她这家伙最喜欢听些稀奇古怪的故事了。

      “这个啊,当然有!我们这个小镇人家都是姓沈的,一代代传下来,怎么可能没有些故事呢!?”爷爷挺自豪的,一双苍老的眼睛透着光彩。

      “咦,爷爷你也姓沈啊,咱们好有缘分!我叫沈嫣,爷爷叫我小嫣就好。”沈嫣甜甜的笑让桌上几人都露出笑容来。

      “是挺巧的,看来五百年前是一家哈哈!”沈爷爷看了一眼沈嫣继续说道,“我们镇从开始形成到今天已经有好几百年的历史了,我是旁系,嫡系住在宗家的房子里。”

      “哇,这里还分嫡系和旁系啊?感觉就像电视剧里一样。”

      沈爷爷笑着点头,继续说起来:“宗家屋子本来作为本家是人最多的地方,但是在我五六岁的时候,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宗家的长老们都离开了宗家,嫡系家主不久就宣布了重新选址重建宗家。”

      “重新建了啊?那这么说起来没人岂不是不能去参观了?我看报道说可以参观的呢!”沈嫣一阵惋惜。

      “呆子,当然是没有人住了我们才能来参观呀,谁会把自己住着的家让给旁人观赏!?”冯浅在一旁笑道。

      “哦哦,对哦!”沈嫣憨笑一声。

      “现在原址还在,你们要是想去明天再去,太阳落山之后就别再去了,听说那里有人布了阵,太阳落山之后留在里面就出不来了,除非是嫡系一脉的后辈亲自带出来。”沈爷爷强调道。

      “咦,这么神奇啊,为什么一定得在太阳落山之前?”沈嫣一听到奇特之处立刻又精神了。

      一旁的冯浅陷入了沉思。

      她曾经从睚眦口中听过布阵这种事,据说这种地方多半是为了隐藏重要的东西。

      “应该是为了防止有强盗吧,毕竟这个镇子一百多年前以前时不时被小偷偷窃。”沈爷爷叹息道。

      一顿饭吃完,二人的味蕾被极大地满足了。

      两个人帮忙收拾了碗筷,冯浅让沈嫣先去洗澡。等冯浅洗好回到床旁边时,沈嫣已经睡着了。

      给她掖了掖被角,冯浅看了手机发现才八点,一贯晚睡的冯浅觉得此时睡觉有些太早,便搬了个小凳坐在了房门前的走廊上。

      十二月初的风已经有了凌冽之感,伸手裹了裹身上的外套,冯浅抬头看着天上的繁星。

      看着一颗紫色的星,冯浅会心一笑。

      城市里很少看到星星,当初为了这颗紫色的星还跟沈嫣争辩了好久。沈嫣不信黑夜中能看到紫色的星。

      有一次,两人等深夜的时候约到了一处荒地,沈嫣拿着望远镜盯了好久,被蚊子咬了一腿包之后才找到了一颗。

      后来沈嫣就特别喜欢跟冯浅一起看星星,晚上两个人失眠的时候就经常约出去一起看星星,哪怕不说话,也觉得很自在。

      不知不觉,两人已经成为朋友八年了。

      忽然间,有脚步声传来。冯浅转过头去,认出是民宿的奶奶。

      慈眉善目的样子让她觉得如果自己的奶奶在世,应该也是这个样子的。想到这里,不由对的好感十足:“奶奶还没睡啊。”

      “恩,小姑娘你叫什么?”

      “叫我浅浅就好。”冯浅乖顺回答。哪知奶奶的下一句话让冯浅震惊到不知所措。

      “浅浅是不是和非人生灵举行过婚礼?”奶奶见冯浅摇头后,看向她的眸子里满是怜惜,“你别害怕,你跟奶奶孙女年纪一般大小,所以你别怪奶奶多嘴。”

      “奶奶您说。”冯浅的心此时有些颤动。

      不论奶奶说什么,她想她都做好了准备。

      “我自小就能看见一些东西,那些东西一般人看不见。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气场,而且气场各不相同,如果有接触,气场就会互相沾染。”

      顿了顿,奶奶的眼睛看向冯浅:“浅浅你的气场里夹杂了太多的黑色气体,一般来说黑气会对人的身体有损害,但很奇怪你身上的黑气并没有侵蚀你灵魂的意思,反而和你自身的气场和谐相处甚至逐渐融合,除了这个原因,我想不出别的。”

      老人很厉害,一看就知道了冯浅跟非人类有接触。

      “奶奶,我没有举行过婚礼,但是我有爱人,他......我不知道他是什么。”连睚眦是不是鬼,冯浅都不清楚,婚事是毫无指望的。

      冯浅有些挫败。这段见不得光的感情里,自己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存在呢?

      奶奶见冯浅心情不佳,遂也没有多问,反而是劝了她一句话:“虽然奶奶不知道你的事,但你们本就殊途,想要走下去难如登天。”

      叹了口气继续道:“你原本的气场很弱,容易招那些东西,但是他的气场很强,所以一般的东西现在近不了你的身,不得不说,他这也是在用自己的方式保护你。但如果你们坚持要在一起,很可能会付出很大的代价。”

      又是这样的话,巨大的代价。

      和尚说这个,老奶奶也说这个,短短的几天之内两个人劝自己回头,难道我跟他在一起真的没有未来吗?冯浅心中苦涩。

      可一想到睚眦在自己身边,是在用他的方式保护自己,一瞬间冯浅又仿佛找回了些勇气:“奶奶,谢谢你。”

      看着奶奶越走越远的身影,冯浅又想起了自己在和尚跟前说过的话,拳头逐渐握紧,眼神坚定。

      她是还没有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但如果命里注定没有他,她不想信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