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制女装调教的方法

      “且慢!”良才制止了她,“我暂时还不能传授鯤你本门功法。”

      ƃ“为什么?你不是都答应了吗?”苏冷晴泪眼朦胧,那模样令人心疼。 翢

      良才淡然道,“我忽然想到,如果你现在就修炼《玄天宝箓》,一旦被王元凯察觉,我们两个都要吃不了兜着走。”

      “玄天真人,你这么怕王元凯?那你凭什么救我?”此刻苏冷晴对良才满脸怀疑,可是她没有别的选择。

      “如今我的修为仍比他差一大截,不过我并不怕Ȏ他諴。而且,我也有办ᙫ法救你。”

      “什么办法?”

      良才淡然一笑,“我正ㅄ在着鶵手修炼一门土잧遁之法,此法一낧成,便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将你带走。”

      “这门法术需要修炼多久?”

      “一两日便可,只是还缺少一味材料,我想请苏姑娘帮我参谋参谋。”

      “什么材料?”

      隠良才便将钟乳精华的事情说了一遍,并询죣问道,ﭲ“苏姑娘你可知道紫霄宗宝库何在?有什么机关?由何人把守㵹?”

      苏冷晴回忆道,“我知道。王元凯为了让我安心,妜我曾经带我进入宝库,许我任意挑选宝䠭物……”

      ……

      良才从苏冷晴口中得到了宝库˟的ು信息,仍变作王元凯的样子,大摇大摆地走出静室。 ︢ 狳

      紫色道袍的女子一直在놨门外侍立,看⿋到良才出来,连忙躬身行礼,“师尊,你和苏冷晴谈得还好吧?”

      良᧼才笑龄道,“很好,她已经认命了,你就安心吧!”

      뵵 紫色道袍的女子也是一喜,“恭喜櫶师尊!”

      良才未免露出破绽,懒得和她扯淡,迅速走出紫钗宫。

      到了无人处,他连忙用隐身术隐去了身形。

      王元凯闭关的消息有柽些仆役是知道的。若是被他们看到自己以王묀元凯的身份到处行走,难免有人议论,这就有暴傐露的风险。所以他尽可能地隐身。

      良才悄无声息到了一处瀑布外。䫈这瀑布后面看似是一面싑石壁,实则是用幻术伪装成石壁的门户。若不是苏冷晴ङ告诉他,他ѝ也决计想不到,紫霄宗的宝库入口竟然藏在此处。伣

      良才一跃穿过那面石壁,果然什么也没メ碰到。他撤去隐身术,仍然变作王元凯的样子,向里面走去。遪

      穿过侒一道长长的走廊,便到了一处八卦迷阵的帆入口。这迷阵按照奇门遁甲布置,若是不知底细的人贸然闯入,非得困在里面不可,㑘几天几夜怽也别想走出来。好在苏冷晴ꟓ已经告诉了他闯关的办法。

      闯过迷阵,一名真元境的ᱜ弟子出现霵在面前。

      “师尊,你怎흥么来了?”那弟子十分意外。

      王元凯将最珍贵的宝物都随身携带,宝库中不过是为了方便弟子取用的次等宝物。因此他很少过来。上次来还是和苏冷晴一起。䀗

      蒷 良才脸一沉,“我就不能来吗?”

      “不不不,我쇦不瞛是这귉个意思。”那弟子慌忙解释。

      “为师新得了一门遁法,需要借助一些宝物修炼,还不速速打开宝库。”

      “是。”

      那弟子掏出一把长长的钥匙,打开宝奰库大门。

      텕 良才又道,“为师要在里面修行遁法,你在外面看好了,不要让人打扰我。”

      “是훋。”

       良才便堂而皇之大踏步进入紫霄宗宝喬库中ƒ,䗽而后关好门,布下重重禁制。

      ꫬ其实⠄这宝库上下左嘈右前后六方原本就布횵下了重ɇ重永久禁쌁制,他这些禁制,不过是为了防止意外起个警示左右罢了。

      힯……

      裧“这就是钟乳ﳊ精华了!”

      良才在一堆玉盒前停下脚步。这里㪵有上百盒钟乳精华,大都是百年份了。少数几盒千年份的被慎之又慎地用双重玉盒封装起来。

      良才逐一打开,挑选了޿一份三千年份的钟乳精华,这是其中年份最久的。

      他手持着钟乳精华,双膝盘地,就在这宝库中着手娩修炼驂遁法。

      ……ᬐ

      一天一夜过去,良才睁开眼睛。

        通툥幽遁地术的修炼很是顺利,眼下已经初步炼成了,剩下的只能用水磨功夫,一次又一次地练习。

      良才当场就想遁地而去,离开这个쎷是非之地。

      䦀不过,当他看到宝库中的宝物时,却又动了别的心思。갑

      入宝山岂可空手而ꗃ归?

      紫霄宗是敌人,就是搬空了他的宝库也不为过!

      良才说干就干,抓住什么宝物嫣一股脑往储物袋里面塞,恨不得将这个宝库整个都搬空了。

      可惜,他的储物袋只쩫有一立方大小,只能装得下小件的灵石、仙祩币、小型材料之类的,像什么宝剑、铠甲之类的大型宝物也只好忍痛放弃了。

      粗略估算,这批宝物约值两万仙币,足有他眼下身家的二十倍!

      “哈哈,等王元凯发现他的宝库被人搬空了,不知ꑨ道会气成什么样子。”

      大笑之后,良才运转通幽遁地术,就要直接从这宝库穿梭出去。

      他的身影消失在空气中,下一刻……

      㹸 又矼重新浮现出来。

      秲“该死,宝库中竟然布下了阻止遁地的禁制!”

      撃 想想也不奇怪,如果宝库可以随便用遁硵法出入,早就让಴人軝搬空了。

      “希望不会引起警示吧!”

      无奈之下,良才仍然变作王元凯的样子,又撤去自己布下的禁制,走出大门。

      摫 这一出去,只见到守门弟子急得跟縲热窝上的蚂蚁似的团团转,看到良才出来,大喜过望,“师尊,你总算出来了!刚才不知为何响起了警୩报,徒儿心急如焚,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变故,想进去查探,聏却又不敢惊扰了师尊……”

      븅 “无事!”迢良才Ĺ连忙打断了他,“我遁法初成,忍不ן住就试了试,忘记宝库中布置了阻止遁地᭥的禁制,因此才触发了警报。”

      守门弟子松了口气,“原来큊是这样。”

      良才又ᶞ道,“你且封闭宝库,严加看守,不要让人进来。”

      “是。”

      眼看守门弟子忙着关门,良才便运转通幽遁地术,消失在空气中。

      ﭢ 那弟子关好了门,忽然又有些不放心。左右一看师父已经走了,便打开宝库大门,入内检查。

      这一检查可不得了,宝獬库中八成的宝物都얪消失了,只剩下了一些粗大笨重的物件。

      那名弟푖子呆立当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