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7a.t∨下载

      犹犹豫豫间,两人一路沉默着又垸走出一段路程復。ᵤ还没等她做휋出决定,男医师的声音响了起来,“诶,到了到了。”

      他的手又一次轻车熟路,不知道摸了哪纄儿,轻轻一声“啪”,最后一盏弱灯被打开来。

      “来吧,我们穿过这条路,就能到达副院长办公室鵀了。”男医师边说着,侧过头向女人笑了笑鐑,绅士地做了个“请”的手势,继续往前走去。蘽

      女人皱了皱眉,显然这句话并没有打消她心中的余虑,还是犹豫不决。不过再三权衡之后,鉯她依然选择继续跟上去。

      心里想着,既然来都来了,那就看看情况再说,如果不行,就马上走。 尜

      咚咚咚——

       “副院鴺长,”来到门前,男医师停住脚步,小心翼翼Ѻ的叩响玻璃门,伸着脑袋往里面肼张望,“副院长在忙吗?有患者娨来了,是否接见?”ᙑ

      说完,又叩了三声。

      是否接见?

      这句话如同倒刺,勾起了女人的孤高之心。她又皱紧了眉,越发不耐烦。

      本来已经想走的人了,耐着性子来到这儿算给足了对方閿面子,居然还得让对方选择见与不见?

      简直笑话。䄍 菤

      女人一把拨开男医师,支起手掌大力推开玻璃门。

      뎚 컡然而,并没有人影。

      还是一个空旷的阁ꛂ间。

      只不过门口摆放着一台很大的电脑,从屏幕背面看牌子,是外国货。桌子也是一张特别长的书桌,几乎占了阁间一半的空间쪑,玻壟璃材质,全透明。

      桌子除去摆放电脑的位置,多出来的另外一半,和普通书桌差不多,只不过它抽屉里什么都没放置,反而桌上摆着两个罐子。

      一个是十厘米左右的陶瓷花盆,纯黑色,种着一株无叶的,嫣红似火,顶生伞形花序,花如龙爪的植物。

       曼珠沙华。 㣞

      说来这植物镏很不常见,不过她还是一豞眼就认出来了。因为很久以前偶然在杂志上有看到过,是种预示死亡,指引通向幽冥之狱的花。由于它的颜色和花型,意义都十分特殊,自己看一次就记住了。

      不过医院里怎么会种这种花?真晦气,也越来越觉得古怪诡秘了。

      花盆旁边的另外一个罐子,是封闭好了的玻璃罐,容얙量大约☟1L。

      封口的盖子也是玻璃的,韰只不过ꔕ盖子接䝱口嵏处䕝,在它对应的两边各安置了一粒银制暗扣,两两相咬,将盖子固定得死死的。一丝气味儿都透不出来。

      这个罐子里装着的,是淡黄色,看起来密뷝度很高,很粘稠,但更类似油脂的液体,只装了三分之一。由于旁边曼珠沙华的烘托,一部分颜色竟也显得黄色中透着囤更淡㛦的粉红。

      罐子侧面上贴着张手写纸条,大概是标签吧?不过都是些字母。看上去不像物品名字,更像一种特殊代码。

      GLSRH-PX-0152-WZW。

      女人对这些没多少兴趣,只粗略扫了一眼,回头看向男医师。

      男医师茫然的摇头,随后目光一转,亮了起来,挥起手臂兴冲冲向着他们来时路看枀去。

      怢“副院长,副院长,这儿!有患者来就诊了。”

      女人随着他的方向看去,果然也看到一名꟔身穿雪白大褂,身材十分高挑的男人走톀来。

      他左手掌中托着一个玻璃罐子,和桌上摆的那个一模一样;右手则扶噀着罐壁,以防不慎摔碎。

      由于光线很暗,只大概看清是个留着一头飘逸碎发的年轻男人。五官也有些模糊,不过从大致轮廓来看,是个삛面容非常俊朗的人。

      他带着一䈂架无框眼镜,镜片在反白光,让人看不见它背后的双目,只能将目光聚焦在表情上——和女人刚进医院时遇到的所有医务人员一样,如标૴如尺的笑脸说不清是真诚,还是礼仪。

      不过却十分温暖,如同冬天里的暖阳,散发着温柔与活力,很让人赏心悦目。尤其在这阴森异常,死气沉沉的12楼里平添几分人气,就更加显得难能可贵。

      女人情不自禁看得出神Ꝇ,面颊竟微微有些发烫,露出了个久违的少女羞涩。

      她以为,能坐到副院长位置的人,除了临床本事之外,经验阅历更加必不可少。而增长阅历就必须要付出很多时间,消磨自己过半的青春年华。

      应该是个中年以上的秃头老男人。

      却不想,竟还这么年轻,跟自己差不多年纪。

      看着款款쾒而来的副院长,镜片上的反光退去,露出一双温婉澄澈的眼睛,并且也在看≦着自己。她不由得紧张起来,只能连忙低下头去,试图隐藏自己的手足无措。

      “你好,恭候多时了呢。里边请。”

      副院长只在女人面前停留了一瞬,打过招呼,就进入办公뒩室去。

      他呆过的偆地方뒉,空气黛中弥漫着一股清幽的混合型消毒水和洗඘衣液味儿,十分好闻,沁人心脾。 

      女人回过神来,轻咳一声追着副院长的脚步走去,“你认䥃识我?你知道我要来找你?”

      副院长放下手中的玻璃鹲罐子,拽了拽白大褂坐到高背椅上,对着最后一个进来的男医师做了个手势,男医师立刻心领神会地走出去촕,只一眨眼时间手中多了把椅子。

      安置在副院长正对面后,对女人打着手势说道:“࿾小姐请坐,别急,有什么话慢慢说。我们副院长一定能帮你的。”说完,悄悄看了眼副院长。

      女人坐下以后,仰头视线再次对上男医师,只见他呵呵一笑,依然表现得很没有真诚感。

      等收ꥰ起笑容,抱起桌上那罐装有黄色液体的罐子,对着标签嘟囔᜙着念了遍字母,然后对副院长鞠躬告退。

      办公室的门再一次被关上,这里只剩下两个人了。也可以㋙说,这层⿊诡异的楼层里,很快就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

      心中又开始不安起来。

      “小姐你好,有什么本院能帮助你的?”

      副院长的声音拉回女人注意力,看着他温鯸暖的笑容,女人又觉得脸颊有些洞发烫了。但转念一想,自己这次前来的目的,可比眼前这个男人有吸引力得多。

      渿她拉开挡住自己眼睛的黑蕾丝,从包里取出一张照片拍到桌上,推到副院长面前,说道:톾“废话就不多说了。你认不认识这个人?她介绍我来的。”

      自己的观察中,副院长拿起照片,目光也停留在照片上有一会儿了。整个过程表情一直很从容,似乎驣并没有表现出讶异或者疑惑,显然他是认识这个人的。

      女人猜想,这一趟自己也许没白来,并且也找对人了。

      那双拿着照片的手修长干净,灵活稳当,䦁亦如珍品,不正是天生握手术刀的手吗?

      照片表面上有几道明显折痕,应是曾经被人大力蹂躏过几次。

      里面的内容很简单,无非是一场劦高级酒会上的奢华背景,和一个半身女人照。

      照片平平无奇,女人才是重点。

      她的举止看起来有那么一股子浑然天生月的修养气质,嘴角上扬三十度笑不露齿,眼中的谦和矜持自然诚恳。然而,还是让人忽视不了其外貌上的肥胖,壮实,甚至五官不ὂ扬。

      뛝除了轻微不协调,ﺺ浓妆都☃盖不住的色斑痘痕。以及油腻。

      躝 照片上的女人,姓周,名叫莉嫚桖。不错,正是这些天里因为又是联盟又是举行婚礼,把全市媒体闹得沸沸扬扬的女人。Z集团的执行总裁家的千金。

      由于社会层次上的关系,也有企业中的业务往来,接触多了,有共同点的人会成为朋友一点儿也不奇怪。周莉嫚和黑色衣裙女人就是这样,⨂她们不止是好友,还做了十多轈年闺蜜䉣。

      两人的身材体质,在这一代后辈当中是出了名的“重量级”,虎背熊腰,又高又壮,跟其他公子千金相比就算家世非常优越,也不怎么受人待駑见。偏偏为了企业利益,又不得不被鈒安排上“强强联姻”的命运。

      㺖曾经还有过那么一段时间,居然被人调侃,说谁要娶了她们中的哪位,那可真是“有福了”,这“靠山”货真价实啊!恐怕床垫里的弹簧压下去后都起不来了,得打造张高密度钢铁大床才行。

      被人背后言论,而且措词十分不堪,俩人虽ಜ然鱲生气,但还是尽量淡出交际酒会,不轻易往人堆里走,떽时ᒙ间久了才渐渐被停息。

      周莉嫚的“重量级”并不属于寻常暴饮暴食,肠肥脑满。相反,她是个酷爱健身的女人,热衷于各种瘦身减肥有氧运动。﹅

      可出于体质关系,她켝连喝口水都会胖三两,于是所有运动并没有让她瘦下去,反而练出一身硬实的¦肌肉,整个一生活ﱓ在都市的女版人猿泰山。

      那次㕨退婚事件,是男方多次极力反对后无果,干脆自己找上门来退的,说她的样子像个有女装癖的打手,不止猥琐简直变态。非常伤人。

      絓 看着周莉␈嫚那叫一个伤心欲绝地来找自己哭诉,黑色衣裙女人的心里是庆幸的。有了这个活生生例子,她也不敢执着于减肥瘦褑身什么的,尤其是运动ັ。倚靠克制暴饮暴食的╝习惯,应该是最适合的方法了。

      黑色衣裙女人和周ᔳ莉嫚,两人都差不多的身材,论家世,前者要好一凂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