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极速中文字幕2019中文字字幕在线不卡

      晾多会了,林飞扬还没有讲有没哪被咬了,常彦霖有点焦急的,“飞扬兄,怎么样,找没找到蛇咬的伤口,我怎么感觉后背有点痒脸也痒,飞扬兄,你可能不知道,我们湘苗的蛇小牙细咬出来的伤口也是个小红点,不仔细看分辨不出”。

      “哦,这样,你提醒的好,我在看看。哎呀~,常彦霖害怕的,怎么了?林飞扬说,没有大事,擦破点皮稍稍有点流血。哎呦,你别动别动,这还真有个红点,别动啊,我好好瞅瞅”。

      常彦霖害怕的,“飞扬兄,你让我摸摸,是不是牙印”。他手刚伸过来,胡军给握住,“别动,飞扬给上药呢,你可能刚才没注意划出个口子”。

      常彦霖仰仰头胡军的凶相的让他萎靡了,心里还是担心想自己亲自摸摸确定确定,可听到在抹药手止住了。

      “彦霖兄”。

      “怎么了”。

      “没事,就是告诉你声我药劲大抹起来比较疼”。月婵揪着脸皱着眉的又看林飞扬往下拔掉一只已经有六七个了,剩下那些黑麻麻肉乎乎只能在皮肤上见到个小尾巴,鲜血顺着钻开的肉洞往外鼔着。

      听到疼常彦霖来精神了,决心要在月婵面前表现一番。

      “疼什么疼,没关系,男人这点疼忍不住,还算男人嘛”。

      “兄彦霖真是个汉子,太男人了,林某佩服”。一挥手,胡军也高声的说;“没错,汉子绝对是汉子”。顺便在他肩膀头一拍,能见的,那些黑麻麻的黑点都在皮肉里飞出去。常彦霖的腰也弯了些,胡军连忙说;“不好意思,手劲大了”。也神情俯视的说,“常兄不会上心吧”。

      “哪里,哪里,都是兄弟。胡兄以后叫我彦霖就好,不用那么客气。飞扬兄,我感觉背特别疼,是不是药涂多了”。

      “不是,有根槐刺扎那口子里我正往外抠呢,你在忍忍很快拔出来了”。

      接过谷云旺递来药的给他洒上去,顺便把扎衣服上的木棍蹭点血的送他眼前去。

      “彦霖兄你可真不怕疼,这么粗的棍你居然没感觉到”。

      常彦霖抿嘴的伸出小拇指比比,只细不粗。“飞扬兄,这真是扎我肉里”?

      “嗯,要不我怎么佩服你不怕疼,可能麻了,没感觉到,好了,没事了。都注意些,河里有蛇尽量离水远点”。

      谷云旺对远处指指手,“那,到了”。

      能看到远处那雄壮的岩体上多出来条几十丈宽高的大洞,旁边是三角型的折方石壁光秃秃的外往里看,黑漆漆没有任何亮光那条河就是发源于那。

      林飞扬高声的,“休息休息,半个时辰后动身。我走前小婵小兰中间,彦霖谷前辈你俩其后军子断后,我这还有些雄黄每个人养身上洒点”。

      胡军把雄黄递给谷云旺时他摆摆手,走到河边往里洒些粉末的洗起手来。

      时间以至,几人按事先规定好的排列进去。

      洞口很高能听到呼呼的风声头顶吹过也比外面清凉,每往里深入些常彦霖都会瑟瑟的把衣服勒紧几分,月婵看到他脸色的苍白了。

      “彦霖,你把我衣裳披上洞风最容易让人受寒了,而且你刚还把衣服都淋湿肯定觉得冷别犹豫了,拿着”。

      “小婵,你真肯把衣服给我穿”?

      “当然了”,说着,便把外衣给他。常彦霖想不笑像不表露出激动没控制住,衣服还没接过就开始傻笑。

      “你怎么了”?

      “没,没有”。

      “你快披上吧”,说完快走两步的与雪兰手挽手的并排。

      也趁都没注意他常彦霖拿起月婵衣服放到脸边的猛吸,又露出傻相的呵呵笑也让几人都回头看他。

      “彦霖是怎么了”,雪兰说。

      月婵也很皱眉的,“许是多偷吃了个豆吧”。

      在往里走四周光线变暗变的模糊也没有刚才宽敞了,不过两边的石壁上到趴满荧荧放光的火虫星闪闪的特别璀璨,稍微用手挥过火虫飞起月婵正玩的不亦乐乎没注意的撞到林飞扬身上。

      “哎呦~,林大哥你怎么停下了”。柔柔头的,“啊~,那是什么”!

      正前位置有个手提灯笼的背对他们一动不动,那灯笼罩里聚满萤火虫发出来的光照出他衣服的老旧。也即使他提灯笼了,周围特别黑暗那微弱的亮芒,暗淡的仿佛就要熄灭失去华光。

      “哎~,前面那位朋友”。他没有回答,过许久还是没有回答林飞扬又声喊,“朋友”,袅袅的回声消散还是依然。一动脚尖的把个石籽踢到他肩膀,“朋友”!他没有回复,“你们别动,我过看看”。

      袖子里抖出把匕首的火把慢慢举过去,还没照到他脸突然声急啸窜出个毛绒绒的东西,一枚铜钱也耳后飞来又声怪叫什么都没有了,传来胡军声音,“飞扬你怎么样”?

      “我没事,有看刚才那东西么”。

      “太快了,没来的及只有个大概,像是狸猫锦鼠之类”。

      一举火把的,林飞扬对那立戳不动的人影看看,“你们都过来”。

      当到他面容月婵雪兰常彦霖都立那不动了,谷云旺也半句没说。

      半口酒进肚,胡军口气随意的,“这是干尸吗”?

      谷云旺摇摇头。

      “那他脸中间那个洞,是被刚才那东西掏的”?

      “呼~”,林飞扬一吹,这人散成齑粉碎成一坨,那手里的灯笼也消散掉代替火芯的荧虫四散飞走。

      “走啦”……

      胡军刚要迈步发现常彦霖紧紧拽自己。

      “呵呵,胡啊山,你走前面”。

      一拎提没由他同意的把常彦霖拽到中间也把塞他怀里,“喝两口,胆子就大了”。

      淡绿色萤火依然如繁星满天的布满穹顶,逐渐的洞内开始宽起来还有流水阳光也顺头顶的孔洞打射进来,形成一缕缕的长光柱。

      久不开口的谷云旺说,“都跟紧了,要出去了”。

      “前辈,你以前来过几次”,林飞扬说。

      “也算两次,不过都没有进行过仔细探索”。

      林飞扬撞撞胡军的,“你好奇这头顶有什么不”。

      “无非些蝙蝠”。

      “要不你配合配合我,来都来了,还怕见点妖精”。

      常彦霖最先不同意的他和胡军挨得很近,弯腰驼背时刻观望四周小心提防,“飞扬兄,咱这样无端的找事不好吧,前面就是出口了,还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安心出去吧”。

      林飞扬颇觉得他话有道理的点点头。“小婵”。

      “啊~,月婵没反应过来的,林大哥你在叫我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