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ihua3.1.0下载

      话说,陈贵妃因着要送李美人回去便离开了长乐宫。

      但Ţ是要让她真的亲自送李美人回去是㿧不可能的。所以一出了长乐숔宫门,她就带着采钰去了御花园,说是要去去晦气。

      御花园的荷花开得正᡼好,池塘里还有新放养的红尾锦鲤游来游去。她就坐在池塘边的游廊上,看着那些游来游去的鱼,有一搭没一搭的摇着扇子。偶尔一阵风吹来扬起她鬓边的碎发,远远看去ᵕ倒也别是一般美人闲趣图。

      过了半晌,采钰走来,在她耳边低声道:“娘娘,李美人的孩子,没了。”

      陈贵妃头也没抬道:“本宫也真是不明白,那李芷岚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美人,有了孩子又ⵈ如何,不知道皇上到底在想什么非脰得除了那个孩子,不过也好,生在帝王家未必是好事,本宫也算送他一条往生路了。”

      一旁的采钰冷声恭敬道:“娘娘莫要多言,皇上的话,照綺做就是,不容质疑。”

      听她这么说,陈贵妃心里颇为不快,自己就像一把刀,人쪄家让她扎哪她就得扎哪,哪⮖怕自己心不甘情不愿。可是她转念一想,想到儖今日自己布的这盘局,却有些得意洋洋,在除掉那个孩子的同时,也让安棠儿吃了个大亏,쨙也算圆满了,毕竟看着她那张颇像安凝华崮的脸她就生气:“皇后最后是被如㊮何处置的?”

      采钰道:“皇上罚皇后娘娘禁足一月。”

      陈贵妃脸上刚刚扬起的得意洋洋立马消散,居然才禁足一个月!果然,不管过去多久,他还是迷恋那张脸。正当她气鼓鼓的时候却看见那荷花间游来一对鸳鸯,她便气愤的将手里的白玉扇向那对鸳鸯扔去。只可蜦惜她没扔远,没砸中那对鸳鸯,只是激起了一汪水ꑥ花,惊䏪散了水里的游鱼罢了。

      皇உ帝走后,长乐宫的宫门就落了钥。

      Ἰ 采薇来到我身边,小心问道:“娘娘,您说李美人为何帮着陈贵妃一起陷害您?”

      我冲她笑了笑,道:“今日之事是早就设计好的,包括她肚子里的孩子,只怕这其中的攅隐情不是那么简单的。”

      入夜,我端坐在ꯐ殿上饮茶。要说这晚上饮茶倒真不是我有什么闲情逸致,而是我这心里太乱了,总感觉有事情要发生。采薇一边帮我斟着茶,一边满脸担忧的劝我说:“娘娘,夜深了,还是少饮些茶뛕,不然一会儿该睡不着了。” 

      她话音刚落,殿内西南角便传콦来了敲窗户的声音。我示意她去看看。

      采微推开那扇小小的窗户,窗外站着一个低着头看不清容貌的宫女,那宫女见窗子被打开便递进来了一张纸条。采薇欲问她是谁,那宫女却急匆匆的走了。

      采薇走回我身边将纸条递给ᄃ我,ꊧ我将那纸条展开,上面写着约我亥时到长乐겷宫后门一叙。我将那纸条原折好,放到蜡烛跳动的火焰上,那张纸条䅝立马被点燃了。我将燃烧着的纸条扔在了地上,看着那团燃㛽烧的火焰,不好的预感再次袭来。

      采薇也盯着那团火焰满脸忧虑:“娘娘,咱们去吗?会不会是⧰居心不良之人又要害我们?”

      我虽然也有这样的忧虑,但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真的想看看到底是谁又在耍花样。地上那团燃烧着的ꄰ火焰慢慢变弱,最后只剩ူ下了纸条燃烧过后的灰烬。

      我拉过采薇的手,轻轻拍了拍微微笑道:“不怕!即是如此,人家不让我们好过,我们若是不去,岂非辜负了那一番好意设计?我们便去会会那人,看看又是什么花招。”

      采薇虽然冲着我点֮了点头,但她脸上的愁容却像经年的乌云散不⎞去。

      ᵻ 我转着手中的茶杯,嗅着杯中茶香,心鞠里却远没有表面看上去冷静。我自打入宫之后,就ꏶ变成了一个无权的皇后,宫中的生活几乎눩彻底将我与外界的联系切断,只有母亲还时不时的传些宫外的消息给我。

      前些日子母亲派人传话给我,说是北边边疆大乱,皇帝以京中不能无人镇守为由没有派父亲前去。可是这样一来,朝中竟无人能往。不知为何,左相一派强推祖듶父前往平乱。父亲极为担忧,祖父年事以高,有多年不曾打仗,恐是难以胜任。可是皇帝不听,竟是支持了左相的建议。

      算算日子,祖父大抵已是出征了。父亲也被调厂至京外镇守皇城。安家在京中已是无援的状态獰,母亲让我千万保重自己。所以,这日后的风波只会越来越多。

      想来我这几个月所遇到的人,不论是太后身边的禾苏公子,还是没那么简单ⷆ的太子,亦或是去世的翠微姑姑ᙂ,乃至与我不善的陈贵妃,他们都有很多的秘密,这些秘密像一个巨大的黑洞无独有偶的都将我퐓牵扯其中。既然脱不了身那就掀开他们。

      我将茶杯重重的放在桌上螊,问采薇道:“什么时辰了?”

      ꥗采薇道:“还差半刻就亥时了。”攞

      我冲她点了点头。采薇会意,扬声道:“皇后娘娘就寝。”

      说完,内殿的二门氡被推开,一排准备伺候我更衣的宫女排列整齐的走进来。一番沐浴梳洗过后,我假模假样的躺在了床上,采薇看着准备替我守夜的猸小宫女道:“你回去休息吧,皇后娘娘最近梦魇,还是得我守着。”我浒也冲着那小宫女温콏和一笑道:“你去歇息吧,采薇在这就好了。”

      那小宫女行了个礼便向门口退去,刚行至门口,就被人敲晕了。我和采薇大惊,向那门口的黑暗处望去,只见一个一身便衣的女子走了出来。我看见那女子颇为惊喜:“翠萍姑姑!”

      那女子冲我点了点头,示意我不要说话。要说这位翠萍姑姑,那可谓是位奇绍女子。她是我父亲身边的心腹婢女,自幼习武,武艺卓绝。她爱慕父亲,却不愿成为父亲的女人,因此却也糭成全了她能常伴父亲身侧侍候。

      翠萍姑姑走到我身边,我问她道:“是父亲让您来的吗?”

       翠萍姑姑点了点头。

      ㎓“姑姑您来多久了?”

      “从您入宫后我就一直在您身边守着。只是少将军嘱咐我若您没有危险,我就不必现身。”

      还没寒暄两句,窗꘦外响起打更的声音,亥时到了。我连忙下床,一边忙着更衣,一边对翠鲍萍姑姑䅫道:“姑姑,我来不及和您细说,我现在必须要出去一趟,等我回来再与您细聊。”

      翠萍姑姑按住我的手道:噐“奴婢之前听见了你们的对话,奴婢和您一起去。”

      我也没再多说什么,点了点湔头。

      翠萍姑姑将那打晕的小宫女放到了我的床上꒕佯装我睡熟了的样子Μ。更衣完毕,采薇打开了寝殿暗处的窗子,我和翠萍姑姑翻了出去,采薇留在屋内ﹰ守着,她还是那样满脸的忧虑,我冲她安慰的点了点头。

      我向后门走去,刚穿过回廊就看见一个披着斗篷的瘦削身影站在那里,她的旁边还站着一个东张西望十分警戒的男子,翠萍姑姑将我护在身后,低声对我说:“娘娘先站在暗处,待奴婢上前先一探究竟。”

      我冲她点了点头:“小心!”

      翠萍姑姑走上前低声问道:“来者何人?”

      那披着斗篷的瘦弱身影闻声转过来摘掉了斗篷帽子,我躲在暗处一看,那不就是白日里的李美人嘛!

      “臣妾美人李氏,求见皇后娘娘!”那道身影在身侧男子的搀扶下颤巍巍的面朝我Ӱ的方向跪下。

      见状,我觉得似乎也没有什么躲的必要了,要说我为什么这么肯定她这次不会害我,我只能说是感觉了......

      我走到她的面前,翠萍姑姑还欲将我护在身后,我冲她摇了摇头,示意ꓩ无妨。

      “李美人?你왋还来做什么?难道是白日里目的没达到,夜麼深了再訟来补一刀?”

      那李美人眼泪汪汪的抬起头,正欲说什么,她身侧的男子便先开口道:“皇后娘娘何必如此刻薄!”

      那李美人连忙拉了拉男子的衣角,看向我道:“皇后娘娘莫怪,这是我的兄长李肃平,緵他惯来嘴上无遮无拦。臣妾前来是为白日的事,特意向皇后娘娘致歉씰的。”

      我道:“你的歉意本宫知晓了,不知你还有何事?”

      那李美人问我:“娘娘现在难道不怕臣妾再害您?”

      我笑道:“美人若是要再行害我之事,怕是我这宫女刚出现,我뒾便难逃了。况且,美人你刚刚小产,能走来见我已属不易,又如何害我?”我接着道:“旁的不多说了,你就说说你今日为何帮着陈贵䆐妃?若我没记错你说过你的父亲是我父亲的副将。”

      那쮃李美人依旧跪着,流着泪道:“娘娘,今日之事䍥实䑩属无奈,랔有人诬陷我祍父亲贪腐,可我父亲那人戎马一生,只会骑马打仗,常年在军中不谙世事,又如何会鹀贪雇腐.....㥈.如今还下了大狱......”她顿了顿又道:“硥臣妾家中能找的关系都找了,就是救不出父亲......”

      㖴我顿觉无奈:“你父亲是我父亲的副将,你的家人为何不去求他ᡥ为崈你父亲做主?”

      李美人哽咽道:“娘娘有所不知,安少将军在我父亲出事前就被调离京中,就连我父亲也是被从军中带走的。少将军旳无召ꌵ不得回京,就连띁递上来的折子都到石沉大海了......如今...如今...臣妾是真的没有묾办法了!”

      我冷眼看向李美人道:“所以你就去求了陈贵妃,她让你帮着她一起害我,然后便帮你救你父亲?”

      李美人低下了头:“是!”

      “现下可兑现了诺言?”

      “不曾..媵.”

      站在我身侧的翠萍姑姑忍不住道:“李美人你糊涂啊!那陈贵妃是左相的女儿,左相本就和㘪安家对立,你父亲在安家军中效力,那陈家的人怎么会帮你!”

      宫门外响起了子时的打쀢更声,李美人的兄长拽了拽她的胳膊,示ල意她要偌离开了。

      李美人抬起头,对我道:“皇后娘娘,我实在没有办法了!还望娘娘莫要怪芷岚!”

      说完又重重的冲我磕了一个头,便起身准备离嬌去。

      我察觉不对赶忙问她:“你们要去哪?”

      李肃䛽平回头道:䳡“皇上下令ꗣ要诛我全族,我们兄妹亦⥼难逃一死,明日父亲便要处斩。我已安排好一切,特意进宫带芷岚一起离开,但她执意离开前要向你致歉.....”他看了眼李美人又道:“芷岚对你不起,我们向你道歉,现在我们必须得走了!”

       我向壶着这兄妹俩点了点头。跟着他们来到长乐宫的后门,从门缝里目送着他们离开,临走前李芷᭶岚对我说“不要爱臱上他!”

      我还正回味着这句话呢,突然门外传来一声惨叫,我回过神来透过门缝看去,就见长长的宫道被照的透亮,一个太监拿着一张明黄色的蒩圣旨像是早就等在那里了,此刻正在高声宣读着“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拻后妃美人李氏,通奸外男,处嘅,杖毙!外男凌迟!钦此。”

      可是,他们不是圣旨上说的那样死的,他们死的更干脆...因为太监的话音刚落我就看见李羰美人和她的兄长死于侍卫的剑下,那红色的血从脖颈喷出,溅在宫墙上,将红色的墙壁染得更加鲜红,我忍不住想要尖叫出声,身后的翠萍姑姑牢牢的捂住我的嘴⍏巴,不让我发出声。可是我的眼泪还是止不住的鞨流下来。我真的怕极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