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直播那个是正版

      揬四샡姐弟一起规规矩矩地磕了濎几个头,又烧了几柱香,当然这中间必不甼可少家庭伦理剧中的流泪镜头。

      对陈夏是完成任务的篾事情,对陈春却意义重大, 籟 仄 “爸,妈,现在與小夏已经ꤓ长大了,会赚磍钱了,你们放心吧。等我工作了,我一定会照顾好弟弟妹妹,绝对不让他们受一点委컋屈。”

      说完就跪在那儿哭,好像要把所有压力都哭出来。

      陈夏看着自家大姐这梨花带雨的样子也非常心賅疼,赶紧劝道:

      籐“放心吧大訓姐,我和陈四是家里的男子汉,以后一定会厘照顾好你和䉀老͛三的。以后你譞想吃肉就吃肉,想吃菜就吃ⓨ菜,不想工作就去㟴蹬三轮卖鸡蛋饼。”

      “去去去,臭小子,你脓才卖鸡蛋饼呢。”

      ⻸陈冬非常认紺真地说道:“大姐,我喜欢吃鸡蛋饼。”

      陈秋一拍他屁股:“你成绩这么差,以后斣考不上初中,只能去卖鸡蛋饼了。”

      陈冬一想不对,訰不上学就不能穿新衣服,不能跟同学炫耀小人书㴩了何,赶紧笑道:

      “老三还是你去卖鸡蛋饼吧,我还ᙖ是要读书的。” 釳

      四兄妹都笑了起来,刚刚的忧伤都消散了,照荗片中陈炳坤和杨丽萍仿佛都在微笑着看着自己的子女……

      午餐很丰富,厨师뿱的手艺真不赖,尤其是那一只只肥得流油的大螃蟹,让四只女大学生兴奋地大呼小叫。

      别说陈春这个沿海人了,薝方美珍她们可都方是内陆人,从Ἢ来没见到过这么大的梭子蟹,那真是惊呆了襭。

      陈夏赶紧一人一只分了下去,“姐几位,别傻愣屙着了,赶紧趁热吃呀。”

      方美珍不好意思地说參道:“小夏,这个뺎怎么吃呀?”

      詹爱菊和沈惠善的脸也一下子红了,觉得自己有点丢脸了。

      陈夏开始有点奇怪ة,螃ꃫ蟹怎么吃?难道不是用嘴㧘吃吗?蟱不过后来一想,估计这几个乡下姑娘应该是从来没吃过,有点怂了。

      便假䦕装不在意说道:

      “嗨,问我就问对了,我也是刚学会的。来,像我这样子,先把壳打开。对,这中间这坨屎不能吃,哎,菊姐,这旁边旗的蟹黄可是无敌美味,别丢了。”

      四个女大学生就在陈夏的教导下,认真吃起了这比手掌还大的螃蟹,那鲜味别提ꨲ有多美了。

      ᾇ这午餐又是ﲃ肉又是蟹的,폝还有汽水和西瓜,直接把她们鸶都吃撑了。 

      锨 饭后坐在院子里,几个人还在回味,“阿鱥春,你们说这像不像做梦一样?”

      陈春点点头,“是像做梦,哎,沈惠善你要掐掐自己呀,别掐尧我呀。”

      不一会儿,四只女大学生又嬉笑地闹成一团,

      碧 陈夏一边翻白眼一边牢骚满天:“这么懒,吃完了也不知道收拾一下,以后檽怎么嫁得出去,靠。” 땀

      第二쪩天,铨陈夏带着㫭大家一同前往越州古城旅游。

      越州古城从春秋建城开始㫩,200팧0多年,城址一直没有改动过,也留下了许多名人古迹。

      尤其是近代一位文学巨匠就诞生在越州古城内,所以폏参观名人故居是来越㬝州的网红打卡地。

      另外在越州古城旅游还有一个特色,就是老街多、古桥多、这个时代还没有搞城市建设,一直保持得原汁原味,非常有江南水乡的特色。

      陈夏一人买了一串臭豆腐,带着众人慢悠悠走在古城的大街小巷,时不时还给大家来个合影,낲玩得都非常开心。䃴

      当大家路过一个僠叫“王字桥弄堂”的时候,陈春她们发现了一个不同寻常媊之处。

      老房⼭子的隔音效果差,所以明显可以听到四周此起彼伏的一片呕吐声和呻吟声。

      医獴生的敏感性立马上大伙儿竖起耳朵听郥。

      这时詹爱菊指了指不远处,在一个솵井边晾晒着很多裤子,还有一块块譨像尿片一样的破㉴布쥏头。

      묯 弄堂里的人集体呕吐腹泻?

      或这要么是食物中毒了,要么是某些传染性疾病引起貅,无论哪种原因,都是值得重视的大问题。

      井边有好多人在洗裤子,上面明显有虔便渍,洗完的水都Ꮒ顺着石板往四周流去,有一部分渗到了井水里,还有一部分流向了不远处的小河。

      르陈春蹲콥下来,跟几个洗裤子的大妈自我介绍道:

      “大妈,我是之江医科大学的大学生,我想问下,你们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这么多人在洗裤子?”

      ꣮一个大妈停뭟下手中的活,表情很惊讶,“噢,大学生呀,你好你好。俧”

      这年头大学ᚋ生还是很值钱,很受人尊重的,뒫因为这批人一毕业就需要“干部”,按古代䆧的说法就是进及弟,绝对的上层阶级。

      不像后来的“大学生”是可以跟“民工”划等号的。㣊

      졜另一个大妈接口道:“这不䢊是李师母家的儿子,一直在海边工作,早几天回家探亲,带回来⪧了不少海鲜,给我们这些邻居都分了一些,赇估计吃坏了,早上开始都在吐啊꿙拉啊的,没吃的人倒是没事。”

      方美珍问:“吃了海鲜后引起的呕吐腹泻?厉害吗?严不严重?”

      溵“厉害,啊呀你们是没看到呀,就我家老⥎头子,那珚呕吐就跟喷出来一样,大便就跟阀门被打开了似的,止也止不住,一上午就换了好多条裤子了,现在坐在马桶上起也起不来,愁뿁死了。”

      旁边坔的大妈们马上叽叽喳喳说起了那些病人的样子,这个时间,陈春她们又㫟看到几个人拎着个马桶去公共厕所倒掉嶸粪便䐩后,直接在河埠头清洗起来。

      陈春问道:“那怎么不送医院?”

      “送啥医院呀,吃点黄䦻莲素就行了,估计就是海鲜吃坏肚子了,没事的。”

      콡 陈春她们几个大学生和陈夏已经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了,脑子里在想几种肠道方面的传染病了。

      陈春又急切的询问,“大妈,我们是医学生,想问问你刚刚说的李师母家是在哪里?”

      “闹,前面台门进去,右手第一间就是,你们要去瞧病呀,啊呀臭哄哄的,❺别把你们大学生给熏坏ꝝ了。”

      陈春几人也顾不得客套,急忙朝那台门跑去,大家分头行动去了几户人家做调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