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瓜视频道

      上午练完武,下午照常识药课,最近几天⁣主要讲授的是各类药材的采摘方式,以及如何在不损伤药材的情况下移植,保存。

      一到䴔这个时候到后院,总能看见一群大老爷们拿着个小锄头埋着头,撅솪着屁股蹲在那,东挖挖,西挖挖ု。

      老师傅们则站在身后,一边指点,遇见闹心的崽子,不时持着柳条抽打教训,一个个高耸着屁股삠,打起来倒也方便。

      陻 为什么实操课增多,听李元则他们ⵌ说,好像因为药馆山里采药人手最近有些不足,他们这群学徒得提前顶上,正好算作识药课评判。

      当然具体规则谁也不知道。

      识药课结束,后厨分发口粮,林末便收拾东西往家的方向走즧去。

      最近宁阳城人口明显增多,都是来自城外,据说因为最近有一道山贼逃窜到了这䏶宁阳钺境内,唤作黑山匪,烧杀抢掠只道是寻常,城外稍稍有关系的ᢓ,如今都ⳡ往城里赶。

      林末避开人群,速度不慢,顺道准备去买点熟食。

      走过几条小街道,来到家名为“李猪肉”的熟食店。

      这家店嘙是沈彻推荐的,猪头肉做了十几年,味道很不错,此时门面上都有不少人,店面摆着四个大盆浨,卤猪头肉,卤牛肉,卤鸭,卤大肠,都卖的没剩䐒多少了。

      柙三五个伙计正在店里看得见的地方卤明天用的肉料,好不忙碌。

      萎林父比较淕喜欢吃卤大肠,弟弟林殊则喜欢啃卤鸭,想了想,索性每样都要一点。

      接过大肠和鸭,正准备回家,只见街道上人鳴流忽然又多了起来,而且皆都神情㶻兴奋,彼此一言不发,往同一个地方走去⊪。

      ࡎ 人群中以老人居多,大都是¦贫苦人打扮,手里皆挎了个小篮子,行色匆匆。

      “伙计,这是干什么啊?赶场也不是这个时傥候啊?”林末好奇地问道。

      伙计眼巴巴地瞧着人群走远,倚着一股㸗子羡慕的语气道,“唉,最近几天不知从哪里来了群大傻帽,在玉林街那边散钱,

      一连好几天,分早课,晚课,只要人去,去就送鸡蛋,大米这些,一天下来家人口粮就有了,你说这群人是不是很傻。”

      灉 语气有ࢳ些酸溜溜的,要不是今天轮到他当勤,他也去了囲,据说䍾今天好像还要送肉!天知道是不是真的。

      应该不是吧,᭑米和蛋就够了,还送肉?真是够离谱的。

      林末蝘若有所思,总觉得这些套路堉有些熟悉,但终究与己无关,提着大肠和鸭,脚步加快,往家赶去。

      回到㚩家,敲门,开门的是弟弟林殊。

      쁧一进屋,林殊就一把抱住林末的腰,脑袋蹭了蹭,然后抬起头,皱着眉,一脸먞嫌弃地指了指屋内。 墔

      “爹娘回来没有。”

      林殊咬着指头用力地点了点头。

      林末摸了摸㞔弟弟的脑袋,搂着他走向屋里。

      大厅里林父正讪笑着和个一脸尖酸模样的肥脸妇人说笑,姐姐林芸坐在另一边,两只手放ᑁ在膝前,低着头局促不安╞,林母没在,应该厨房造饭。

      屋里还有个陌生人,是个马脸大汉,穿着身贴身短打,贼眉鼠眼的模样,作恭听状听着林父与妇人谈话,眼珠子却不时转向林芸。

      뱩駡 “爹,回팠来롇了啊ﺼ,欭这两位是?”

      走进屋,林父明显有些㗣没认出林末,听见林末喊话后活生生愣了两秒퍴。

      好家伙,与上次相比,林末不仅高了一个多头,在充足的营养以及天生神力的加持下,更是壮了不知多少,如今胳臂比林父大腿还粗。

      都◼能说的上是臂上能跑马了。

      寸头横脸,加上将近一米九的身高ア,立在那跟座山一样,看着就让人心底发寒。

      Ἢ “阿末回来了啊,这是你王大婶,这是,嗯,你叫邓大哥吧。”

      茌 现在显然不是问这问那的时候,按耐住一肚子疑问,林父简单介绍了下两人。

      王大婶有些惊疑地看着林末,喉结滚动,“这是小末吧,才多久不见,竟然长这么高了,听说还进了许氏药房?真是有大出息了。”

      簉 “这是你邓大哥,现在在玉林街做事,你们有空可以多亲近亲近。”

      邓屠户笑着点点头ꘪ,想伸出手亲近一下,可是看着面无表情的林末又不露痕迹地将手收了回去。

      “王大婶过奖了,我也就混口饭吃,称不上什么大出息。”

      简单搪塞过去,林末看向林父,“王大婶来是?”鶪 ᤊ 늫

      林父还没说完ꮩ,王大婶便抢先答话。

      “不是之前提过吗小末,自从你家搬到这边,那么多年过去,小末,小芸更是我看着长大的,和我亲子侄辈没两样,

      眼看芸侄女也老大不小了,我正好也有个亲侄子㒹,品性家境皆属上等,最重要的是为人忠厚老实,我寻思若是合适,我们两家人正好成一家人。”

      说着将ꘆ邓屠户拉了过来。

      邓屠户挺直了背,点点头,一副就是这样的意思。

      林末没有答话,林父同样紧ݒ皱着眉头。

      饈 他同样不看好邓屠户。

      鞱 他娘的,真当他林老四是່傻子,他方才可是趁着去买酒买菜打听过邓屠户的汶名头。

      先后娶过三个姑娘,尽皆和离,说是和离都是往好的说,据说每次都闹得不可开交,名声差劲得很,要是他把林芸嫁过去,不是将亲闺女往火坑里推?

      见林家一行人没有答话,王大婶心中一喜,趁쳁热打铁道,“要是事成了,别的不说,这屋子就当做我们家的彩礼,另外礼金都按最好的来,这样你们家责就能彻底在宁阳定居下来앱,林老弟尽管放心,以后保管我们一家子过上好日子!”

      房子给谁不是一起住?真当彩礼,娶上门后还不是邓屠户℄说的算?就是个场面话,听听就䵆好。

      要她看,这些场面话都頝没必要说,要ᮻ不是看林末这小子有出息,可能会对她冞们家有帮助,强纳得了!

      一家外来户能翻起什么浪?

      黲林末不知道这肥婆哪来的脸说这些话☢,加上今天后患在李元则他们帮助下解决꽊,心情大好❵,说道。

      “说起房子,正好一下说清,下个月我们就不住这边了,我在南大街租了个院子,离玉林街也不近,未免耽搁邓大哥的生意,平时大家多走动就好,太近了,不合适。”

      说着看向邓屠户,以为意思说辣的够⢯清楚了,哪料邓屠户眼睛一亮:

      “不打紧不打紧,结婚后我们可賅以一起去南大街住,碍不上事的。”

      要知道南大街街管算得上极严,单不算房屋出售,就是房Ќ屋租裥赁除了不菲的价䗍格外,还得相熟人介绍才行。

      不论繁荣性还是安全性都比玉林街好上不知多少!

      벧林꯽末一愣,却是气极反笑,懒得再遮遮掩쬺盖,“家姐还小,暂时还没有出嫁的打算,就不劳王大婶费心了,何况邓大哥历经三任妻子,归来격仍是老实人,可见品性之淳朴,老实说쵔,家姐没这个夫妻进邓家门。”

      说完拍了拍林殊,“去厨房看看饭还有多久好?时候可不早了,肚子早饿了奥!”

      邓屠户气的吐血,什么叫历经殂三任,归来仍是老实人?埋汰他邓老大?

      ఔ当即大怒,一下站起来想说什么,可是看着林末粗壮的手臂,话到嗓子眼又咽了下去,只得眼巴巴看向王大婶。

      王大婶脸一片青,一片白:

      ﵺ “有些事成了对两家人都好,小孩子不懂事,林老弟不可能不懂ꥫ吧。”䋐

      王大婶语气阴森,Թ直直地将矛头转向林父。

      “嘭!”

      话音刚落,不待林父答话,只听见一声巨响,林末一巴掌拍在身前的石制茶几上,拍出筷子粗细的蛛网裂痕。ၓ

      硬生生将石桌拍矮了几分!

      “爹,这石桌是不是坏了?搬家后换一个吧。”

      林末若无其事地拍了拍手上的灰,无辜地问道。

      쏩场中众人一愣,看着实心的茶几久久不语。

      “换,换,后面你去选。”

      林父结结巴巴莛道。 狲

      곖林末讪笑着不好意思地点头,又看向王大婶,“对了ฤ,王大婶,听说这附近有歹人出没,你和邓大哥回家可得小心点。”

      说完,王大希婶正想说什么,邓屠户却是就一把将王大婶罫拉起,头也不回地往屋外跑。

      眨눐眼不见人影。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