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4福利官方

      结束了,第一天的百鬼夜行,虽然杀死了大天狗,但是陈阳知道并没有结束,传说的玉藻前,滑头鬼,络新妇等人还没有登场。所以这场战斗远远没有结束。

      而且有一件事情让陈阳很在意,就঄是在己方军阵操之势激发之时,周边的天空上也升糇腾起,其他的军势,说明都不是简单的人,而没有激发的军阵,怕是已经彻底灭亡了,虽然不会在空间内死亡,但是这次事件,已经돍和他彻底没有关系了,一步失误,就追赶不上先头部队了。

      虽然第一天的百鬼夜行已经结束,但是陈阳自己也有很多事情没有做好,如果不是及时反应过来军詡阵之势到底是什么,怕不是今天已经全军覆没了。

      这还是没有遭受到其他领主攻打惨的情况,毕竟第一天大똆家都在ᰤ熟悉环䛮境,并且在适应作战方式,再过几天就会有人在雨也中暗中偷袭了,那时候怕是损失更大,而且到时候的对手,恐怕溋都不是弱者,毕竟有能力对付百鬼,并抽出时间쐒对ᓮ付其他参与者,没有一个会是弱者。就目前来说ⶺ,己方的战斗力还是不够强大的,就算人多也不占便宜啊。

      根据今天对于其他军势的观察,明显有几方军阵所化漞形的样子,比自己这边更加的扎实,说明他们更早的明白了军阵之势是什么,并且已经熟练的掌握了,而不像自己,对此仅是一知半解,如何调动更是毫无头绪,只能仗着赵云之威,对对方发动攻击,而且行成白龙之势,大概也是因为赵云。自己终归是一个门外汉,即使最近读了几本兵书,但也只是浮于表面。

      〪 没办法陈阳只能叫来赵云请教,毕竟狽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业。自己确实是不懂,今天内种发言完全是即兴而发,如果叫自己再来一次,怕是不太可能了。

      赵云在几分钟之后便赶到陈阳身边并问到:“主公,你找我?”

      陈阳则是一副学生的模样问到:“赵将军,这军阵之势,到底是何物,到底该如何运用,如今的我啊㟲还是一头雾水,实驱在是萩不明白,我终归不是一个正经的军人,所以我想请教你一下。”

      赵云在一旁连忙说道:“主公,不要折煞我了,不过您的问题我可以回答,毕竟您以前可能从来没有接触过军队,所以不得而知。军阵之势其实就是气势,不过这并不是简单的气势。不过我先从最简单的讲起,其实军队相对于一个部门来说,其实更像是一个组织,组织上有且只有一个最高领导人。这个领导人其实并不一定要知道怎么打仗,更多的时候,这个领导人是一种标志,他站在那里万将臣服,他不在那里,就是一种精神。而军阵之势则是Ἵ这种精神,这种标志的化身,如今人还是瀥不多,等椆人多了以后我不可能一个人带着几十万的部队,就算主公信任我,让我执掌大Ω权,但也不是我可以做到的。我们必財须有一个大的统一的方向,底下可以衍生出各种精神,但是不能改变这个统一的方向,就如同我的白龙之势,其实就是在,守护村庄,征战⹷天땭下的这个目标之下,衍生出的分之,但大方向是不会变得,而军阵信之势,就是将这种精見神实质化,如今是因为这些ꇜ人都受过村里的恩惠,㤼所以有了统一的想法,保护村庄,可㑸是以后呢?毕竟军民是要分家的,但也不能全⛮部分开,毕竟只有在民中豄有了挂念,才能更好的执行뱕我们的信念,所以军阵之势,就是将自己的想法灌输到整个军阵之中。而且困阵之势,是有区别的,比如我的白龙之势,其实ᬲ更擅ࡤ长,迂回,突破。但是并不适合强攻,而今晚所亮ꂪ起的军阵之势,我大致看了一眼,有几位应该是住杀伐的,具体也只能等到,真正交手之时,才能确认。至于如何调动,其实很简单,刚才也说了,您是这支쀕部队的标杆,所以要将您的想法贯彻到整个军阵之中,这样的话您就会有调动了。”

      陈阳则想到,自己的想法么?我的想法是什么呢,原来到现在勿我还没弄清楚我到底想要什么啊?ᱮ刚才在空间里所说的,无非就Ꚋ是一时激情的言论,是我真实的想法么?

      赵云说完之后,还在原地等待,只见陈阳在原地沉默不语,慢慢的离开了。陈阳的周边只剩下了,姬梦缘一人。

      而陈阳则在⒪想,我到底想要什么呢?最开始㯃只是抱着玩一玩的心态,参与进这个游戏之中,但又因为这个游戏,让梦د缘回到了自己的身边,쬜但是又因为梦缘回到自己身边,则被系飩统要挟,而自己想要什么似乎从来没有明确过,都是被系统一步一步引导到如今的。

      随即看向身边的梦缘,搂了过来,两个人就这样躺在草地上,看着漫天的星空,陈阳问道:“梦缘,在这个世界里你锂有什么想要的东西么?我刚才听完赵云所说的话,突然发现我并没有什么追求蓉,我有肳些迷茫了。”

      而一旁的梦缘则轻笑一声说到:䫃“迷茫其实不是很궍正常么?就想当初报仇之后呢?谁也没有想过之后会怎样,但是不还是做了么헚?坚持自己的初心就好了⥐啊,想那么干什ꧻ么呢。”

      陈阳听完梦缘所说的话便感叹道:“对啊,鴠想那么多干什么呢?当初玩这个游戏,就是돒为了与各位强者们较量,而自己想那么多干什么呢!我想好了,我们的目标很简单,就是与这个世界的强者们较量,征服世界什么的目标太遥远!我们的目标只有一个,与各位强者斗上一斗,让自己不留遗憾!”

      陈阳说完此番话语之后传来了系统的声音:“恭喜玩家蟴,确立目标。目标为与世界閹上的强者们争斗。”陈姿阳听到系统传来的声音,也是一笑,对啊,一个简单的目标而已!

      ᔿ第二天一早,陈阳便来到了,驻扎才村子外围的军队之中,看着大家都在空地上操练,但是并没有打断䔃,在一处高台上俯视着下方操练的士兵们,就这样看着没有任何的动作。

      陈阳则是一边看ꨩ着,一边思考着什么。时间过得飞快,一转眼已经来到茞了晚上,陈阳就在高台上看了这些军士们一天,就算是吃饭꿢也是由人送来,在高台上吃的。

      午夜即将十二点之时,陈阳站在众人面前说到:“我看着各位这一天的训练,我就一直在想,瞫各位当兵的原因是什么,我想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答案,但是我想到了另一样东西,就是你们都有一颗保卫家园畺的心!但ⴈ这是远远不够的,昨天我就在想,我的目标到底是什췌么?我想明白了,我的想法很简单,就是站到世界之巅,与那些强ƛ者们斗焍上一斗,人活一世,也许有的人是柴米油盐酱醋茶,但我不想如此,我要与〩这个世界的最强者们斗上一斗,풃不然人活一世,是不是有点太枯燥乏味了。我要在这个世界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就算将来化为尘土了,也有史书记载,我生前是如何的辉煌,而不是来这个世界走了那么一ᐝ遭,却没有留下任何痕迹。那岂不是白来这냺一遭了!所以将士们,愿意随我一起与这个世界的强者们斗上一斗么?不愿意的我也不强留,你现在出来把盔甲武器留下,可以回到村庄里和普通人一起耕种生活。”

      而低下的军士们也有点妏沉默了,对啊,来到了这个世界,如果不留下任何痕迹岂不是亏了,与强者们斗上一斗,那也是吹嘘的资本啊,以后对廫自己的孩子说,想当年你爹我,在世界之巅,与最强者们打过仗。随即第一个喊起来:“我愿意!战鋦!战!战!”第二个,第三个,越来越ᘜ多的人响应了这个口号,最后整个广场上只剩下▾了:“战!战!战!”的口号!毕竟来到这个世界,谁都想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陈阳看着下面人的气势,长啸一声说到:“䋣战!战쉍!战”只见陈阳身后隐隐约约有一道影子浮现,只不过并没有完全显画出来,看不清背后到底是什么。

      一旁的赵云看到这个场景,也有些欣慰,这位领主大人不蹫简单,仅仅是一晚就确认了自己的目标,并且身上的气势也有了化形的趋势,将来有一天这位领主彻底蜕变的时候,身后所浮现的影子将彻底化形。而那时,我们就有了与世界强ꭾ者争锋的底气了!

      看着热情高涨的士兵们,陈阳也没想到,自己之是将自己的想法䜚说出来,就会ᔞ引起如此共鸣,毕竟总会有人,愿意平静一㲛生。可是陈阳怎会想到,如果有机会谁会拒绝站在世界之巅看上一看呢?

      直此全军动员已经完成了,陈阳则想到,如今的人口还好说,以后怎么办呢?总不能每来一批新人,自己就如此演讲一番把。这是陈阳突然想到那些文官们!虽然文官也有三六九等,但是都是人才啊!忽悠个人还不简单么?看来这些文官有用处了!以后每天除了练武之外,还得多一个项目,让文官们给大家上思想教育课程,给这些人灌输自己的想㖻法,这样每次来新人,自己也不用大费周章的去演讲了。

      不过当前最重要的事情,还是百䇭鬼夜行딨。随即系统的提示便来了,陈阳还是带着这些人,一起冲进了百鬼඲战场。

      进入百鬼战场,还是一样的情形,大雨磅礴,漫天濦漆黑,这中压抑的氛围,对如今的部队已经产生不了任何影响了。

      今天陈阳打算改变策略䑭,毕竟一味的等待,很被动,于是准备带人先去,寻找其他竞争者,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第二天还能留下的人,没一个是简单的,那不㪢如自己主动出击,寻找他ւ人破绽。

      쭅于是下令全军行动,往西面行走,虽然在这里不知道方向,但是左西右东,还不懂么?于是大军一起向左移动,寻找目标。

      大军就这样在雨中,前行,这其实并不是一个很好的决定,大雨会使视野变得很差,而且走路会更加的累,如果栢长时间这样漫无目린的的找下去,情况并不会好。

      풡在军队向左行驶了20分钟后,终于发袉现了今天的目标,一支军队,和一只百鬼正在搏杀。只是这只百鬼有点不一样,在雨夜的环境下,她的身边竟然雪,而且大雨也被影响逐渐的变成冰,而靠近她的士兵也被逐渐冻成了冰棍。

      而这时对方的首领也发现了陈阳,立马收缩了阵型,不在直接面对眼前的百鬼,一瞬间三方形成了掎角之势。

      陈阳也认出眼前的百鬼了,那就是雪女。百鬼中实力十分靠前的鬼怪,陈阳本想直接偷袭对方,但是被雪女的能力吓住了。所以没有贸然偷袭,等到陈阳准备偷袭之时对方已经反应过来㋬收缩阵型了。

      看来两方都不好对付啊,一方面是实力超强的雪女,一方面是一只人数不少的军队。陈阳此时在心里첄权衡,该如何解决。

      三方一旦谁先动手,都是遭到两方为攻的局呆面,所以现在谁也不敢动。

      这是听见对面的将领说到:“对面的朋友,我们都是来参加活动的,还是先灭杀百鬼的好,我们之间可以解决完,百鬼之后再说。朋友,你考虑一下?”

      面对雪女这种,能影响周边环境的鬼怪,뽐谁都没有自信能够单独解⦑决。于是说到:“好,那我们就先合作,幢等解决掉鬼怪,在说别的。”

      同时另一方的ꅡ雪女似乎听轚懂了他们的话,有一点点退意,似乎准备退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