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恋app色板

      虽然陈祎说不出“学习是我快㢉乐”那样랟羞耻感满满的话来,可学习的过程,确实能使陈祎暂时忘却思乡的惆怅。

      当然,死在闲暇之余,陈猷祎也会放蕗松一下,练练拳,当当靶子,练练毛笔字。

      ᪃虽然已鬉经练ꨔ了三年毛笔字,可梱陈祎的字,在这个ꒀ时代同龄的读书人中间,也只是平均水平。

      咱可是要缻参加高考的人,书法很重要!抱着这样的想法㧠,陈祎又肝起了书法。

      190刮6年的秋天,整个神⼽州并不平静。

      虽然刍日俄战争的阴云已经散去一年多了咜,可旅顺的“尸积如山”的惨状,依旧在客商中间口口相传。

      駹 徹 걋不过,时下最时髦的话题还是立宪。

      对于盐㏌山的很多有钱人来说,立宪䈧意味着大家都可以当官了。

      只是,对于手握历史书的陈祎来说,立宪就是谎言,也是清睃廷的上吊绳:满心欢喜的有钱人,发现立宪只是一个谎言之后,会立马调转枪僢头,自动变成清廷的掘墓人。

      当然,陈祎也曾想过要参与到뇺轰轰烈烈的事业༐中去,可念头ᬉ刚起来,眼前就㌤会出现十个红色的洳大字:天命不可违,大䲊势不可逆。

      쁣 我去年买了个靶子。

      陈祎只能拼命地学医,准备充当庞大机器上一个小小的零件修理工。

      中医是一门需要积累经验的学科,纵然陈祎号称熟读诸多医术,可平时依旧需要跟着师父张寿甫出诊,辩鱄症,积累经验。

      随着案头应诊病例的不断增加,陈祎终于发现了一个很实际的问题:盐山大多数的病셛历都跟饥寒过劳有关系。 

      这不禁让陈祎想起了后世的一句愤世嫉귤俗的名言:世界上只煾有一种病,那就是穷病。

      师父张寿甫主攻的方向是中西医结合,这ᬲ一点陈祎是清楚的,可跟随师父应诊的过程中,陈㢑祎发现,自家师父不仅使用中西医结合的手段治疗疾病,貌似还打算结合自身的经历著书立传。

      而张寿甫似乎也没有隐瞒的打算ⴵ,还将自己的书稿拿给徒弟阅读。

      看着被自家师父命名为《衷中参湃西录》的医书,陈祎心里五䤍味杂陈。

      身为一名后来者,陈朷祎很ꨤ清楚,西方医学是建立在大量解剖的基础上的,而且西方医学治疗的基本原理,是将人体当成可维修톎的生化机械,哪里坏了修哪里。

      陈祎也想将硬盘里的医学专业的教材拿出来跟自家师父分享,可很快便熄了念头。

      在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的时代,大量解剖学资料出现之后,师父只有一个下场,身败名裂。至于拿出资料的陈祎,没有人认为他自己一个二十多的小年轻能解剖那么多尸体。

      一番计쾯较之后,陈祎决定继续肝中医,至于西医,等合适的机会再说吧!

      对于陈祎明确学医方向这件事,张ꙺ寿甫是持肯定态度的:西医方ݥ面,自己都还有很多东西没搞明白呢……

      学医的同时,陈祎也没打算将武艺拉下,这是立身之本。

      ᅃ 虽然革命大潮即将来临,腐朽的清廷即将退出历史舞台,可陈祎依旧没什么安全感,而武艺无疑就是那颗安Ṻ心丸。

      更重要的是,经过七年多的积累駿,陈祎发现自己獏的身体机能又有了一定程度的提升;而且中医和武术还可以相辅相成……

      ⥥鉴于盐山的病患已经很难满足经验的要求,师徒二人开始扩大出诊范围。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虽然陈祎经历过信息爆炸的时代,可在这动荡的年代游历ᣉ,还是头一遭。

      行医三年,陈祎游遍了盐山附近几个县的乡쐔镇。

      З줺头一年,陈祎还是由师父带着出诊,可到了第二年,肁师父开始鿰准备医똗学著作,就让陈祎独立出诊了。

      1911年初,陈祎的师父张寿甫接到了南边德城驻军的Ǎ征辟令,不得뗢不放下了还︲没完成的著作,前往德城随军行医。

      짞 而陈祎则被迫弃了行医旅程,回到盐山坐馆行医,顺便帮师父照顾家人。

      1911年夏,南方波澜䀭微起,只是涟扎漪还未波悵及到位于京糧畿腹地的盐山。陈祎收到的关于南方的消息,只有县衙门里传出来的清廷对地方的严斥:不得干涉朝政。

      这一年夏天,无论是南方还是北方,都是阴雨绵绵。坐馆问诊的陈祎,经常能听到各地发大水的消息。

      在某个雨霁初晴的清晨,陈祎的医馆来了位熟人,李同臣。

      “同臣兄,好久不见了!”

      “明心老弟,”李同臣的笑容有点苦,“我也实在是没辙了……”

      说着,李同臣鯔给陈祎介绍了站㱃在他㩑身后的老人:“明心,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师叔,黄四海!”

      “师叔!”陈祎恭恭敬敬地执了弟子礼。쥷 뗆

      “䩃这边请!”

      坐下之后,李同臣叹了口气,暅抬头看了看陈祎:“明心,这我带师叔来,是想让你看一下……”

      텠陈祎这才注意到,黄四海的脸色有点发紫,眼睛也混浊不堪。

      “师叔,麻烦您把手腕露出来,我给您把一下脉!”

      搭上脉号了ꃲ一阵子之后,陈祎庉的眉头逐渐地拧了起来:肾经淤滞,肝经沉涩。

      对面李同臣练陈祎眉头紧锁,心渐渐地ը沉了下去,等陈祎拿开号脉的手,才凑上前,紧张兮兮地看着陈묏祎:“明心,师㌨兄他……”

      陈祎叹了口气,看了看焦急的李同臣:“同臣兄,师叔的尿液混浊已经多久了?”

      〙 “已经有两年多的时间了!”

      풭陈祎长长地叹了口气:“是肾痨!”

      “能治吗?”

      “抱歉,”陈祎苦笑着摇了摇头,“请恕↡小弟才疏学浅,实在是拿不出对策来。”

      李㴤同臣一下妢子毛了:“你可是盐山的小神医!”

      “同臣!”一旁的黄四海喝了一声,“不要为难小陈大夫了,꼧我这病,自己清楚,早些年争强斗狠,肾水之精消耗过度……”

      “师叔,”陈祎叹了口ᫌ气,“肾痨这病,弟子虽然不能治根,可稍微缓解一下还是౞可以的……”

      李同臣这才松了口气:סּ“那好吧!”

      所谓的肾痨,只是陈偊祎糊弄李同죿臣的说法。

      实际上,黄四海患的应该是尿毒症,팖一种即便到了一百年后,也只能换器官的不治之症。

      ☭陈祎劝之所以鷻能确定这是尿毒症,是因为家里有䘞人得过,陈祎的小舅舅周长琛。

      要想根治尿毒症,只能换肾荴,初期还可以硬抗,可到了后期,就只能靠两天一次的透析来维持生命。

      如果不想花钱透析过滤血液,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病人肿胀䧢,脸上长斑,尿血……

      陈祎之所以跑到盐山来学医,除了好奇之外,也鑚是想从中医里找到根治尿毒症的办法。

      很可惜,现实很残酷,黄四海的出现,给了陈祎当头一棒子:自己治不了뚺尿毒症!꾃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