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光棍电影在全线看app

      븓 在这个巨大的石室里面,伊芙琳除了贝芙就只认识蕾莉,贝芙此刻的状态很不对劲,伊芙琳想不明白这໠里面到匝底有什么她所理解的事情,但起码,她从蕾莉的口中获知了一些有ଘ关安娜的事情。

      蕾莉成了她唯一的突破口!

      和贝芙那绝望而疯狂不同,蕾莉给伊芙琳的感觉更多的是还没有丧失心中那仅存的希冀。

      不是对自己的希冀,而是对他人的ᬹ希冀。

      正是这隐隐约约从蕾莉身上感受到的不同,使得伊芙琳几乎想都没想就踏步往前冲向蕾莉。

      王尔德不用多想也可以猜得出来,伊뼘芙琳这是要蕾莉带她去寻找她的安娜姐姐。

      他不由在心中暗骂一声【该死的】。

      ⇂ 王尔德顿时咬牙切齿,伊芙琳这丫头到底懂不懂他们两人现在可是身处山魔的巢穴,是在对方的大本营里面啊!

      正欲开口阻拦,他突然一愣。

      糟糕了!

      他竟差点忘记他不焈能说逩话……

      正是这ਯ一愣,王尔德差点酿成大错。

      意识到自己不能说话烷,仅仅过去很短很短时间,连一蝐眨眼的时间ᪧ似乎也不到。

      죝可这已经足够伊芙琳向前迈出一絝条腿了。

      正当伊芙琳惯性抬起另外一条腿,还差半步就要落地之际,王尔德望着伊芙琳욗那随风飘动扬起一条海洋彩带般的真丝裙摆时,却浑身突然寒毛竖起㋛。

      㳓他的灵魂为之一颤!

       有뽐危险……

      王尔德不清楚他此刻心里为何会有这样劷一种

      清晰得不真实的危机感,而且更令他疯狂的是,他只感觉到危险的到来,却无法判断危险从哪里过来!

      但毫无疑问,对方的目标是他眼前嫣嫣袅袅对危险一无所知的伊芙琳。

      泖他再也顾曯不上那么多了,猛然探出一只手臂唞,⑑将伊芙琳还没有来得及向前交替摆动的右手滰臂一把抓住,顺着她柔滑的藕臂一路滑到她的皓腕,骤然发力,将伊芙琳拽了回来。ຐ

      猝不及防下,在自身向前奔跑的力量和身킐后那摧枯拉朽般的力量荁拉扯下,伊芙琳身体的平衡瞬间打破,她脸ꅓ上霎时惊恐万分,脑袋一片空白。

      还没有等她彻底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踉踉跄跄在地上往她左枔手侧走了一小段弧形的路线。

      “突!”

      税一根利箭般的钢刺闪烁着黑色而冰寒的光泽,从伊芙틧琳眼前一闪而过,切豆腐似的不费吹灰之力瞬间插入坚硬的岩石地板里,只露出底部三分䰣之一的钢刺长度犹在不断剧烈地抖动,发出“嗡嗡”的空气震鸣声。

      钢刺插入地面的位置,正是伊芙琳第二条隉腿将要落地的位置,倘若伊芙琳没有被王尔德及时拉扯了一下陡然改变了落脚的位置,此刻恐怕不难猜到䓬,伊芙琳的脚掌上,会多了一根碍眼的钢刺。

      伊芙琳下意识缩了一下纤脚,十分惊悸地ࢷ望着慢慢停下来的钢刺,她轻放胸前的手却感觉到,她的心并不能像钢刺那样,可以马上平缓下来。

      王尔德顺势将伊芙琳拉到身边,更靠近他胸膛一些,他不是在趁机揩油占便宜,这个时候要是有人还有这个猥亵的心情,那王尔德幉还真的很佩服那个人。

      这姿势放在一男一女身ᭅ上,可谓是足以令人浮想联翩,可放在两个身姿卓越的女人身上,那就是另外一种含义了。

      王尔德身材颀长,但他的骨架毕竟是一个男뽱人,哪怕在伊芙琳精心的修饰化妆下,他站在伊芙琳身边仍然高出大半个头,其逄身型也更显丰硕和成熟。

      티 这很容易令人联想到一位大姐姐在外ⓙ人的欺负下,挺身保护弱小的妹妹。

      蒙着面抬起头的王尔德,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哪怕这个时候,伊芙琳因为安娜的缘故而陷入心乱,差点给自己酿成不必要的伤害,可能给计划造成不少意外,王尔德依然没有忘记他和伊芙琳两人此行的最终目的。

      伊芙琳已经受到干扰,王尔德深知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他只能静᧚静等待伊芙랷琳自己清醒过来,他无法出声提醒。

      䙣 但他却又不能什⣊么也不做,他只能尽自己所能,迷惑他的敌人,也为伊芙琳争᭶取更多的时间。

      ㈶ 龙潭虎穴,一大一小两姐妹在野兽贪婪的凶光下,瑟瑟发抖,被≁绝望和无助深距深笼罩,相依为命攲的两个小女孩中,大的姐姐用她害怕却倔强的目光盯着眼前闪着幽⤔绿光芒的猛兽,用她大不了多少的ݻ瘦弱身躯护着小的妹妹…… ᠵ

      王尔德看硻过这样的故事,故事的结局并没有反转,只是单纯地歌颂了两姐妹里面的姐姐,她的勇敢和不屈,以及对弱小者的本能保护。

      这个故事倒是挺⦆像现在这个情形的,但是王尔德并不喜欢故事的结尾㍌在他和伊芙琳身上上演,那会是一件很糟糕的悲惨结局。

      但这完全不妨碍王尔德从这个故事里面偷取其中的一些用得上的元素,例如,按照故事里面的描写,塑造一个誓死保护妹妹的姐姐形象。

      王尔德是第一次假扮女人,他本就没有任何心得和经验,刚才伊芙琳被闪着寒气的黝黑钢刺惊吓得六神无主,他脑筋一转,突然想起那个故事,他觉得照ij着书本来演,露马脚的可能性会更小。

      于是,王尔德抬起他的湛蓝眸子,将伊芙琳护在身边,用他倔强而刚烈的眼䨼神一一扫过石室里的每一个人。

      除了퉈是在装腔作势之外,王尔德同样也想知道,那根危险至极的钢刺,到৯底是在场中的哪个人射出的。

      不对,应该说是哪个妖魔鬼怪。

      贝芙和蕾莉,돨自动被王尔德在心中过滤了。

      那样的力道,那样的速度,王尔德觉得,왣就算汉森熟练过后,也无法射出那么厉害的钢刺,汉森做不到,他不相信贝芙和蕾莉两个女人能够做到。

      更何况,那根钢刺,根本不是一根由精钢浇筑而成的钢刺,王尔德看得很清楚,钢刺在伊芙琳开始愣神后不久,突然全身溃散,化作点点流沙似的能量颗粒,散落一地,随后被微风吹起,慢慢隐没在虚空中,用肉眼再也难以看到了。

      那不是一根普通的黑色钢刺。룙

      那是一根用魔法元素筑쉟造而成的虚幻⯟钢刺!

      虽然说是虚幻的,但里面蕴涵的自然力量却是实实在在的,力量之强大更不是普通的物理钢刺能够媲美的。

      山魔和攔他Ā的部众们里面,竟然有人懂得使用魔法!

      而且实力还不低。

      攕一直以来,王尔德都以为,山魔迪恩和他的部众们吞食神奇的灵植̊,单单只获得变形的能力,他们能够长时间在居坦尔村周围弄得人心惶惶,是倚靠他们灘野兽远比人类强大的强悍体格。

      焂但现在看来,并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简单。

      那株神奇的灵植,꜅似乎还有其他秘密。

      뇯 【灵植】……【变形】……【魔法】……

      心底突然有一道靡靡之音不停骚挠着王尔德的心扉,差点令他神魂不守,幸好他保持住灵台的一丝清醒,及时驱散走イ心扉里面的靡靡之音。 䮈

      堬 王尔德心中不由暗骂汉森等人,连这么重要的情报䥤都没有提前告知他,令他牂严重低估了对方的实力,很多提前准备的预防计划,恐怕都要统统失效了。

      但他细细一想,也不栺能责怪汉森他们,对付他们,山魔他们或许根侣本用不到他们的看家本领。

      他不由想起塞缪尔半年前的那次惨败,如今亲眼见识ី过魔法钢刺的厉害,王尔德突然觉得,塞缪尔输得一点也不怨。

      “嘿嘿,小娘们,你的这种眼神,我喜欢。不用鐪找哪个是射出钢刺的人了,他们不是你要找的人,我才是。你一直看着我就行,嘿嘿嘿。”

      悭不堪난入耳的猥琐笑声还伴随着异常刺耳的咂嘴吞咽口水的声音,王尔德仅听他的声音,就能够判断出是哪个人䜨在说话。

      高台西侧的巴尼。

      他似是在炫耀又似是在威胁一般,抬起他肥胖的大手,在他鼓成一节节似要爆开的香肠一样的指节中麗央毾,悬浮着一根和之前一模一样的钢刺。

      됃同样是黝黑的,同样闪烁着寒光。

      巴尼眯着眼睛㌈,只露出一条细缝,尽笑间咧开的血盆大口丝毫不掩饰脸上那无尽的贪欲。

      “巴尼⫝̸,你个死肥뵹猪,是不是每一年都要重复一遍规矩?在迪恩大人没有动用之前,你胆敢对她动一根手指试试!”

      迈尔斯突然变回一头黑豹,轻飘飘跳上石室里面扲的一块高耸的石尖顶部,用它妖冶的珞黄色眼瞳居高临下望着巴尼。

      巴尼胆怯般回头望了一眼高台上的男人,迪恩面℥无表彯情,就连姿势都没有改变过半分,完全看不清楚他到底是不介意还是此刻内心怒火连连。

      犹豫了很久,巴尼最终还是咬咬牙,暂时收起自己的羽毛,免得惹火烧身,他视线移៰到迪恩身下的王座,眼中闪过一丝嫉恨,总有一天他会坐上那个位置。

      迈尔斯的威胁◉令巴尼心情骤然变得郁闷,他不想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他身上,于是他又找回原≙来的那个话题,不耐烦问道:“迈嫗尔斯,你还没有告诉我们,两个新娘是怎么回事?솴你是守䯍卫,不会连送贡品的队伍里面多了一个新娘都不知道吧,那可真是你的失职了。”

      䍯说罢用嘲讽的目光望着重新变为人类形态的迈尔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