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界爵迹3风津道13

      셈 二十一世纪十九年春节刚过去两天,从辽东半岛大L港开往山东半岛烟T的轮渡在海峡中缓缓行进。

      海᳣面还算平静,有一点风也不大,春节刚过,船上旅客不多,这艘名为“海洋之心”的客货滚装轮渡空空荡荡,顶甲板上,某船厂工程师赵鑫和ᇺ他们厂负责安保的同事吴宇以及吴宇的战友李文山一人叼着一根烟卷,几个烟鬼缩头缩脑的猛抽着烟,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

      “老吴,一会给你看个好东西퀪”,赵鑫兴䚋致勃勃的䚹说着。“还能有啥好东西啊,我还不知道你,除了船,你还有别的玩意么?”老吴鄙夷的看着赵鑫,“不过我电脑有几百个G的好玩意,要不给你欣赏一下?”,吴宇刚说完,赵鑫㑠把烟一掐:“还不赶紧的”檎。李文山白了一眼,但觉得冷浵得不行,也跟着下去了。

      普客舱里,三빺个大车司机鴡在斗着地主,其他一帮司机在旁边观摩,其中一个司机范文彬正在吐槽陈红军的水平太次,引来一阵骂声,几个跟车的媳妇聚一堆讨论着㝿本次出来能赚多少ꁢ,然后让赚的最多的那个请客云云,同时羡慕嫉妒恨各种表情。

      这几个司机媳妇也是辛苦,怕挣得钱让老公花了,⎥就跟车出来࿫,上上下下也是一把好手。这次南面一个饲料厂缺原料,高价求购玉米,这几车一看价格不赖,才出来跑这么一趟,要不谁大过年的出来!

      夜幕降临了,驾驶舱内,船长刘星林正恨ꍜ铁不成钢괰的数落一个二十几的小伙子,这小子擘就퓤知道玩游戏,故而被船长一顿训斥。

      餐厅里的墙上挂着海洋主题的舵轮ꮮ,还长长的挂着一副渔网,灯光有点暗,几个人在用餐,几个人在轻声的说着话。谁也不会注意船顶上正上方似远又似近的天空中出现了一个针尖的小黑点。

      这个小黑点숙极黑,光都被吸收进去了一般,然后黑点周围的星૸光都围绕衪旋转起来,然쐨后这个点离船顶越来越近,俸连船上的灯光也围绕祂旋转起来一样。

      휾船舱里赵鑫,吴宇,李文山也不敢公然欣赏电脑里的几百个G,还是瞎聊着,忽然看周边的物体,人都变形了,光与影都在围绕某个点旋转,连自己的身体,四肢都在旋转,然后一道长长的光怪陆离的景䃙物濂闪过…

      从外人看来,整个船幻化成一个光影圆球,最中心是那个黑点,光影向中心收缩,然㛠后一瞬间洊被黑点吞噬,黑点燔施施然懄消失,就象什么也没存在过一样。但是在쁦千变万化,光怪陆쫘离的大宇宙时空中又生出另外一个分支…

      时光回到四百年前的库页岛南部靠西的一个海湾里,一条淙淙的小河流入大海,给这片岩石的海岸线带来了一个不宽的沙滩,沙滩再往里是一大片间杂着低矮灌木的草原,遥远的地平线有着大片茂密的森林。海湾里风平浪静,几块浮冰在海面上反射着阳光,天空一碧如洗。

      忽然,这片海面上出现一个庞然大物,激起的大浪一遍又一遍的䯳冲刷着海岸的岩石和沙滩,白蒡色的船舷反射着⮃早上的霞光,让人顿觉刺眼,船身上几个大字“海洋之心”。

      进入大宇宙高维时空碎片里的海洋之心号轮渡,被释放在四百年前的库页岛海边。緺船长刘星林摇一摇昏昏沉沉㘿的脑袋,思考了一下,然后猛的站起来,透过驾驶舱的玻璃看螴着远方升起的太阳发稪呆,然后猛的抓起无线电话筒“调度,调度,我是海洋之心,听到请回话!”然后听筒一片寂静,伧连一点嘈杂声都没有,刘星林又换了几个频道一顿呼唤,还是一点回音没有,一陈恐慌涌上心头。“这是怎么回事啊,延平,延平”,刘星林转圈找一眼:“周延平,快站起柈来。”鱗然后扯着坐在地上的周延平站起来,拍着他脑袋问:“快醒醒,这他么到哪里了,”周延平同样晃了晃脑袋,清醒了一点,摇一摇头,刘烥星林塞给他一个对讲机,赶他出去,“你去船各个地方看看,随时报告情况。”

      把周延平推出去后,从裤兜里ꈽ掏出手机,熟练的输入自己밶媳妇儿的号抍码,迫不及待的拨出,然后就听到“您拨的电话不在服务区”,眼睛往手机信号格一扫,一点信号都无,刘星林颓然坐在驾驶꯶椅上发呆。一会儿往驾驶台看去,定位信号故障,航路信혠号故障,航迹指示消失,船因为信号故障耳已经停止行驶,自动模式转为手动模式,仿佛原来喧嚣的世界泒一下子消失了一样。

      ”船长,船长,〒我是孙又平”,对讲机传来声音,“您在哪儿,我手机一点信号也没有,Υ电话打不出去?”,“我⸸在驾驶舱,我也不知什么情况,你去下面看看,排除安全隐患,顺便把船上工作人员叫到餐厅集合”

      “明白了”,孙又平回话,“船长,船长,我是㍈李娜㆖,刚才发生什么事了,”有线电话里传来医务室李娜的声音,﫱“小李,我也鿏不清歬楚欒,你联系其얗他工作人员,十五分钟后在餐厅集合。”⛁

      外面传来喧闹声,几乎콁所有的舱室都有人在问,发生什么事了,然后是ƅ各种五花八门的猜测。刘船长走躉出驾驶室往餐厅ꖰ走去,一路上好几个人问询,船长都让他们在船舱里等等,回答是等工作人员开会汇报分析原因。

      餐厅里部分工作人员已经在等着了,看见船长进来都打招呼,船长䩟问负责航线的李永华,“这是哪个地方能分析出来么?”对方摇头说“稏肯定不是烟大航线,那条线没有这种海岸,定位系统故障了吧?”,刘星林簸点头说,“一点信号也没有了,咱们组织几个人,一会儿去陆地੠看看,如果误入其他国家,咱们说是来求救,别有纠纷。”

      迄“大家伙组织一下,高明军,耿志刚,李耕云,你们三个人解下一个救生艇,去陆地,其他人跟我去安慰乘客ຈ。”

      乘客有七八十人已经跑到顶甲板去,有几个在栏杆边㘏用手对着远方的陆地指指点点,大喇叭传来船长刘星林税的大嗓门:“各位乘客好,本船发生不明原因的意外,工作人员正尽೦力联系外界,了解事实真相,目斻前船况无异常,大家不会有安全事故,请大家稍安勿躁,等待工作人员解决。”

      甲板上畉的人三五成群的说着话,发表各种猜阣测。

      “你的后备箱是不是有一个六分仪,你拿上来看看纬度吧?”吴宇跟赵鑫说,赵鑫特别藭爱好帆舭船模,各种航海知识如数家珍,当然不能缺少装13神ᚷ器六分仪了,“等到正午졙太阳到最高点才行,”赵鑫回答,但不知贩日期还是不是大年初三,时间肯定乱了,意外之前昰傍晚픷六点多钟,这手表上还是六点四十,但这都日上三杆了,”。캋

      旁边的一家五口,姥爷林纪元是某农大的植物学教授,看着陆地远方的森林说,“这绝对不是山D或辽东,植被一点都不象,好象回到黑龙江一样?”女儿林玙小娜到是大大咧咧:“咱们家五口没事就好,一会听船上怎么说吧!”

      旁边以パ许维文为首的一帮越野爱好者则闹着゚要去给船长帮忙,被许维文的女朋友胡亦菲拦下了:“你们先别㿿闹,船长派人去陆地轩了,看看情况再说”,不远处几个司机和他们媳妇儿哭丧着脸,在担心家人找不到自己怎么办。

      时间慢慢的过去凳,赵鑫的六分仪也拿上来了,等到正午就确定下纬度。太阳渐渐升到最高点,甲板上人来来往往,不少人累了回舱了,更多的人从舱里出来了。

      “如果按今天是大年初三算,测出来Ԭ是北纬34뢯左右,经度是沒法测了,时间不对”,旁边有老者搭腔:“看陆地植被肯定不是北纬34度,怎么也在45度以上了!퍰”“啊是林教授啊,如果您判断准确,哪这个日期就不对了!”,“我们去找船长汇报一下吧!”瀨几个人拥着林教授去找船长了。

      船长正带着几个人在清点食物,见众人过来找他,苦笑着说,“几位有什么新发现?”,赵쾗鑫幋把刚才的话跟船长说了,然后总㠝结到:“可能因为一场未知的意外,我们所处的地方应该是北纬45度以上,按照此推算,日期应该公历的3月25日以后,可昨天明明是公历二月七日嘛。”“该死的,不会是见鬼了吧,”刘船长﵎嘟嘟囔囔说着“噐等船上探索的人回来再研究”,大家也只能心慌意乱的等着。

      探索船靠岸以后,几个人沿着河岸走着,前面探路的高明军拿着一把消防斧开路,后面耿志刚拿着一把铁锹,中间李耕云徒手背个包褀,包里已经拣了几块特色的石头,一些草类和灌木的植物,三人沿河走了好几里,连个人影也看不见묁,河里还有很多没融化的冰,草也是刚泛青,也得不到什么有用的线索,三人只得打쒪道回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