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现代都市>

      忷海大富打开信笺,然后脸色瞬间肃穆起来。

      熏香洒金ﹶ纸上,硕大的“皇帝之宝”四个字,绽放着威严的光芒。

      Ḍ 紧接着,陈冲看到了极为精彩珠的一幕——海大富満打开信后,先一抖手,而后膝盖一曲、腰啶微微下躬,脖놜子再往后缩。

      羜 如此一来,整个人似乎都矮了三寸。

      什么叫好奴才?

      瞧瞧,这才是精英级奴才!

      好活,当赏!

      陈冲的心꯯理活动,海大富并不知道,即便知道了,他也并不会觉得这是숢侮辱。

      在得知手中信笺,确实是皇帝手书以后,他的眼眶湿润了。

      皇襈爷威加四海,子民鰏何止千万㦪,但这些人中,能得到主子亲笔手书信笺的,又有几个呢?

      什么叫好奴篯才?

      只有我:海大富!

      他收敛了心中杂念,开始仔细品味信中内容。

      只见信上写道:

      噶公公,这个小太监很有趣,⯆也有上进心,可냢惜냔武功差了点,请你把最好的武功传给他,好让他陪朕蚲解闷,他紘晚回来你也不要责罚,不然朕会很不高兴......

      海大富将信笺轻轻折好,收入怀中最贴心的的位置,心中只有一个想法——能得我大清两代帝王信赖,奴才何其幸也!

      见海大富脸上流出两行热泪,⒳陈冲心中一凛,暗道莫非信中内容变了?

      怎么这撣老阴릱阳人,看着看着就哭上了......

      不会有问题吧?

      心中惊疑益下,他出言试探道:“公公,你没问题吧?”

      海大富深吸一口气,背过身换了副表情,笑眯眯问道䥴:“不知道小春子公公,想学些什么쩁武功呢?”

      看他这⿰副德行,陈冲暗自松了口气,看来是自己多虑了。

      他干笑一声,故作惊뷞讶道:“公公,一个上书房小太监,你竟然怕成这样?咱们尚膳监也太没面子了吧?莫非这宫廷之中枨,真和说书先生讲得那样......”

      海大富心说糟糕,自己刚刚变脸太快,估计被这小子看出端倪了,他不动声色问道:“哦?说书先生说什么了?”

      陈冲挠挠头,犹豫着﬊说道:“说书先生讲,只有读过书,才能做大太监?”

      老太监正愁没有说辞,见陈冲送上借口,哪里还不知道就坡下驴?

      他一副孺子可教的表情,点头说道:“你这话说的不错,虽然都是太监,但咱们尚膳监的太监,最多算是厨房伙夫。而上书房的太监,算得上主福人家的书童,人家天天见皇上,你说็我敢不敢得罪?”

      “这倒也是......”斻

      茒 陈冲做恍然大悟状,随即厚着脸皮道:“陛公ᖘ公,既然是这样,묍那我就却之不恭了,不知道我该学什么武功呢?”

      海大富脸上浮现笑容:“那要看小春子公公,想学什么武功了。”

      “我想学最厉害的。”陈冲立即回答。

      海例大富点点头佭,凢佯装同意:“咱家最厉害的武功是《化骨绵掌》,练枈个三五十年,也能勉强有所小成。不过小春子公公天资绝顶,应该比我快不少,想必只要一二十年就能入门。”

      “这么久?那有什么用啊!䛧”

      陈冲有些失望:“那我能学什么?”

      我ౌ怎么知道?

      海大富腹诽瓵了一句,对腶这个问题,他鳚也有些纠结。

      Ἳ 太强了,担心会伤到主子,太弱了,뤬主子会觉得自己抗旨不尊。

      所以这事,确实很难办。퇓

      琢磨片刻,他终于想出个馊主意。

      于是说道:“小春子公公,咱家把会的几种武功都告诉你,随便你选什么,我都愿意教,你濯觉得怎么样?”

      陈冲连连点头:“公公的武功一定都好。”

      海大富暗暗恋发笑,心说你晓得什么好坏?

      不论你选什么,强也好弱也罢,反正主子也怪不到我头上。

      于是他说道:“小春子,咱家会的武功不多,只会飞龙掌、追魂棍、百发百中穿心龙爪手、分筋错骨手。

      郲 还有龙凤双刀、夺命刀࡝、八仙拳、玄ꈮ空手、大慈大悲千叶手,以及化骨绵掌쾄这几门。” 㧔

      海大富留了个心眼,故意将《大慈大悲千叶手》这门武功,放在最强的《化骨绵掌》之前ậ。

      他既不敢违抗圣旨、敝帚自珍,又不敢让陈冲学厉害武功。

      只能制敌、不能杀人的《大慈大悲千叶手》,就是他心中最好的选择。

      陈冲并没有上当,心说你这么排列,无非是想让我选《大慈大悲千叶手》嘛!

      ᪻排名越靠后,功法㵛就越强?

      真把我当二傻子了?

      늛他心里憋着坏,立即说道:“公公⠒学究天人啊,竟然会这么多武功。我䨁听说《分筋错Ά骨手》蛮厉害的,我就选这个了。”

      “不行!风!쮎”

      海大富一听,立即出言拒绝:“这门武功杀伤力太大,万一伤到皇......皇城之内슖的和气就不好了。”

      䬹陈冲见海大富神色坚决,只得更换目标:“公公说的有道理,连你都这么怕他,真把他伤的太狠,估计我没好果子吃。这样,听说名字长的武功都厉害,要不我勉勉๯强强,学个《百发百中穿心龙爪手》吧룗!”

      一听陈冲不学分筋错骨手,海大富忙不迭就答应了下来,毕竟㫢这门武功虽然强横,但和分筋错骨手却不一样。

      《百发百中穿心龙爪手》,这门武功名字看着吓人,又是“穿心”、又是“百发百中”,其实没什么技术含量,而且极其依赖内力,实际上若没有真气加持,想要“穿心”?

      简直是痴心妄想! ໭

      但《分筋错骨手》就不一样了。

      这门武功,纯粹就是外功,根本不依赖内力,多以技巧为主,所有的招式都以伤敌关䆤节为第一要诣。

      对一个没有内力的普通人来说,杺学会《分筋错骨手鬼》,足以轻松伤人性命。

      这么危险的武䒍功,海大䙍富当然不愿教陈冲,真让皇帝受伤,自己绝对是玩死难辞其咎。

      忽悠Ÿ成功,老太监心情愉悦,随即唤来小桂子:“小桂子,去叫一桌上好席面,小春子公公这么晚回来,肯定肚子饿了。”

      䙟说罢他指指后院,满脸都是笑容的说:患“小春子公公,饭菜马上就到,咱吇们先去练功。”

      陈冲点点头,跟上老阴阳人,心刾中有几分得意。

      虽然不知道什么武功强,꺖但他却知道《百发百中穿心龙爪手》,是剧情中韦小宝学过的武功。

      他的想法很简单——好歹也是主角学的武功,即ㄅ便是为了搞笑,也不至于됡太烂吧?

      옕看着海大富的背影,陈冲忽然有个想法,他撸起袖子,一脸忧虑问道:“饦公公㟁,那什么《四十二章经騌》,现在已不在太后手中,那我中的毒怎么办?”

      海大富也有些犹豫。

      这펍个小春子,知道自己太多秘密,照理说用完就该杀了灭口。

      但扫主子的兴,他是万万不敢的。

      真让这小子切暴毙了,皇帝那里怎么交代?

      思来想去,他还是决定先拖着。

      来个一拖二五六,什么时候主子玩腻了,就把他弄死。

      下定了决心,海大富便说道:“小春子公公请放心,你的毒我已经有了头绪。你先喝着补酒,咱家肯定在毒发之前,帮你调制裾出解և药。”

      陈冲点点头ሂ,心中杀意再涨一分。

      虽然自己骗过䠖皇帝,但这老太监却不好忽悠,看来必须弄死他了。

      随即他叹了口气:“也只得这样了,公公,咱们先学武功吧!”

      낲“好!”

      ᶮ海大富一声大喝跃到院中,他双手如爪,大声说道:“百发百中穿늍心龙爪手,和少林寺龙爪手半斤八两,在狠谿毒上甚至更甚一筹。

      捈 㼠 这门武缯功霸道凶猛,擅长中门强攻,气灌双手、十指如钢,有摧枯໔拉朽之力。”

      说罢,他一招一式演示起来。

      푳陈冲盯着海大富,脑中飞速记忆招式。

      只见老太监运爪如飞,真气灌注之下,可谓是捏砖如泥、抓树成粉,威力当真惊人。

      这⺛套爪法只有十二招,但招招都奔胸腹而去,十分狂野粗暴。

      빦 海大富演示了几遍,陈冲差不多就已经记住,于是饮下三鞭大补酒,开始练习起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