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ya1539

      宁修看롌过的《妖邪通鉴》里有记载,投水而死或意外溺死之人,魂魄会困守于淹死的地方,再受水底阴气影响,最终化为溺鬼。

      这种邪祟善幻术,时而变幻貌美女子在水边,引诱路过男人靠近。

      或变化财宝金银落水,勾引行人过客下水打捞。

      一旦有人下水,溺鬼便会用头发强行将人拖入水底深处活活溺死,寻㓱常百姓根本无力艟反抗。

      从桌上拿来铁刀,宁修便打算直接动手行刑,但就在这时,缸中溺鬼忽然张口说道:ᚘ“小子,我有大量钱财藏于原本居住之处,总共不下十万两白银,如果你能助我逃离此地,我愿将钱财所在告知与你。”

      邪祟会说话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据宁修所知,很多邪祟都是靠伪装成人祸害无辜的。

      犙 不下十万两白银,这听起来的确是一件很诱人的事柇情,但很可惜这溺鬼找错了人,如果是寻常少年,应该挡不住这等诱惑。

      但宁修看着只有十多岁,少年心性,可实则他两世为人,懂得判断得失,岂会被这种说辞迷了心窍。

      当今妖魔┡乱世,邪祟从生,唯有增强实力才是长久之计,空有十万两白银在手也不过是羔羊一只。

      ႝ若帮了这溺鬼脱身,以后就别想留在伏魔司了,甚至会被当成邪祟妖人,直接处死。

      “不必,留给你下辈子用吧。”᩿宁修手起刀落,一刀킨就插入了溺鬼的咽喉。

      【击杀邪祟,获得通用熟练度+600】

      咕咕咕!

      就在溺鬼被杀梟的瞬间,缸中的水面突然浮现出귞大量白沫ㆌ,很快就遍布了整个水缸表面。

      一张张模样不一的ᖹ人面先后破水,争相打算从水缸内爬出。㘭

      他们浑身湿透,身上粘着不少水草、贝类,个个宛若溺鬼一般,数量不下七八。

      不禁让人疑惑一个小小水缸为何能同时容纳下如此多的男女。

      宁릴修顿时就感胸中气闷,仿佛有一口气死死卡在嗓ʊ子里,既无法吐出,也无法咽下。

      溺水感在心头油然而生,耳旁尽是响起‘咕咕咕’的水泡异响,还有一꘧股腐烂的水臭味在四周涌现出来。

      这便是染上邪气的征兆,人所ᶰ看、所䞨听、所闻,皆会出现异像。

      寻常人碰到这种情况,便会深陷其中无法自拔,最后活活把自己给吓死。 몐

      宁修专练元阳拳,本就有异于常人的血气,可以抵消邪气的影响。

      툌而在把元阳拳再次提升,达到五层境界后,他的血气远比之前更加旺盛,这溺鬼死后溢散出的邪气,已经无法再让他陷入昏厥。

      无视眼前的诡异画面,这些都是幻象,宁修直接妑转身就走出了牢房。

      邪祟已除,接下来便是宁修的休息时间,除了不能离开蘣镇妖狱,他可以在此地自由活动。

      因为手臂伤势的关系,宁修已经有两天没练拳了。

      如今伤势痊愈,自然不ᛁ能再偷懒下去,于是ᔹ宁修直接返回住处,开始了对元阳拳的练习。

      纵使击杀邪祟能够获得到大量的通用熟练度,宁修依旧还是非常重视每日苦练收获的十几默点熟练度。

      正所谓蚊子腿再小也是肉,在不能随意击杀邪祟之前,任何一点熟ᑒ练度都非常重要。

      翌日。

      宁修来到大殿,就见一群人正围着几名狱卒不知道在激烈챨的讨论什么事情,看上去十分热闹。

      待人群逐渐散去,宁修才走上前对一名狱卒说道:“大人,我来领今日的安排。”

      这狱卒手中拿着本册簐子,另一只手握有一根毛笔道:“叫什么્名字。”

      “宁修。”

      “我看看,宁袺修已行刑邪祟二数,那你这Ŗ会去黄区八号吧,以后你行刑的邪祟数目我这都会给你登记,每满十数便可外出前往伏魔司的三圣阁挑选一门功法学习,旽这是伏魔司对你们的嘉奖,以示解我们这的人手空缺之끥急。”

      ૒ “有劳大人了。”宁修拱手,随即转而问道:“大人,我有一事不解,为何规定行刑者每日只能处决一只邪祟?我能不能申请多处决几只。”

      ⥢ “你小子,好高骛远啊。”狱卒摇了摇头:“我们这样规定也是为了你们好,邪祟死헏后的邪气对人体危害极大,

      每杀一只,最好就用一天时间缓解릲,这样⨎才不会对身体产生什么隐患,如果一天内行刑多只邪祟,长期下来容易沾染大量邪气,糅腐蹀坏你的身体,有如௟剧毒入骨,难以剔除,到最后就旪算是神医也回天乏术、无法救治。”

      宁修好奇问道:“就没有什么办法能够处理这个问题ῷ吗?”

      “当然有,只不过那离你们这些冠军营学徒还比较遥远,你若能踏入九品,武道壮血气,佛道修金身,仙道炼元神,儒道养正气,无论走哪条路,都有各自的办法可以驱除身上邪气,到时候便可想杀多少邪祟,就杀多少邪祟。”

      狱卒许是不想再跟宁修多讲了,挥手催促:“去吧驜,莫耽误了时辰。”

      镇妖狱每日都会有新的邪祟被伏魔尉从外鉵面带进来,关押进那些空出ⶖ来的牢房。

      켑而宁修观察,뫴需要被行刑的邪祟全都是一些关押在镇妖狱里已经有很长一段日子了的存在。

      伏魔司的人似乎是想从新抓来的邪祟身上得到些什么东西,待目地得手,才会安排行刑者进行处决。

      这其中究竟有什么猫腻,宁修一时半会也涉及不到,或许等到以后他成功加入了伏魔司,这个问题的答案才会得到揭晓。

      즠 走进黄区八号牢房,这里面㛑关押的邪祟颇有些特殊,竟是一只长有三条尾巴的白狐。

      纵使牢房内脏乱不堪、无人清扫,这只白狐身上却干净的一尘不染,每根毛发都有如蚕丝一般柔顺洁白。

      看到有人走进,那人还一言不发的就拿起了木桌上的雁翎刀,白狐连忙就身体粰颤抖的从地上站起。

      摇身一变,化为㚭一浑身不着衣裙的美艳女子,看那婀娜多姿、窈窕动셓人的身段。

      宁修瞬间下意识往后退了两步。

      哦豁톏,好家伙,这是我⢵可以免费看的吗䔬。

      “公子,奴家只是山中的一只小狐狸,百年来奴家一直好好修行,并没有作恶,还请公子手下留情,不要仈取奴家性命。”

      白狐女子跪坐在地,掩面欲泣,看着真是好生可怜,令人心中不禁升起一股怜惜之意。

      《邪祟通鉴ꜥ》上说过,狐妖最善ꦇ骗人,技法堪称惟妙惟肖,因此祸害了不少男人。

      䌮 狐妖以吸取男人身ꉘ上的精气修炼,被蛊惑之人往往都会落得一个身如干柴、油尽灯枯的下场僨。

      眼前这条白狐都修出三条尾巴了,怎么可能会没有作恶。

      看着狐妖祈求的模样,宁修突然问道:“你在镇妖狱里,身上可有被伏魔蛆司的人取走什么东西。”

      白狐女子顿时一愣:“并,庉并未ꙵ有东西被取走,只是伏魔司的人逼迫Ꝓ奴家把奴家擅长的一门灵目观气术法记录下来。”

      宁修恍然大悟,终于明白了⏺为何伏魔尉们会将緅邪祟抓回这镇妖狱里关押,为何一段时间后又会派行刑者前去处决。

      感情他们是在ꁆ从邪祟的身上薅羊毛啊!

      每一只邪祟身上多多少少都蕴含着一些有价值的东西,将这些东西夺过来化为人族所用,便可增强人族实㚛力。

      ₐ 而当邪祟的价值被榨干,就无需再关着饲养,直接䨯处决掉一劳永逸。

      想到每杀十只邪祟才能去三圣殿学习一门功法,宁修顿时动了心思,收刀说道:“你把那灵目观气术教我,今챼日我不杀你。”

      “公쪾子可是说真鈶的?”白狐女子喜道。

      “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我以此刀发誓,今日我若亲手杀你,日后必遭千刀万剐,如何?”宁修丢掉手中雁翎刀说道。

      “好!奴家相信公子。”

      这个世界发誓̉可是不能乱发的,冥冥当中自有鬼神因果,所以白狐女子⯁一听宁修发誓,心中直接信了大半。

      没有犹豫,她便将一串修炼口诀给宁修念了出来。

      这段엵口诀颇有些晦涩难懂,宁硧修勉勉强强才将其给记了下来,为了考究口诀是否真实,白狐女缨子有没有编造遗漏,宁修留悄悄唤出熟练度面板看了一眼。

      ……

      【元阳拳:五层(0\/1600萜)】(+)

      【金钟罩:四层抲(110\/800)】(+)

      【灵目观气术:未入궯门(0\/100)】(+)

      通用熟练度:600

      ……

      看到面板上出现了灵目观气术짫的字样,宁修这才放心的点了点头,这白狐女子还算诚实,没有谎骗自己。

      “行,口诀我记下了,本人说到做到,今日我不杀你。”宁修极其干脆的走出牢房,顺势将牢门给紧紧关上。

      待牢房内重新陷入寂静,白狐女子一身冷汗的趴在地上低鬏声暗道:“贪婪的家伙,等我逃出去以后定要将你扒皮抽骨……叔父,你怎么还没来救我,兰儿快要坚持不住了。”

      Ϳ白狐女子根本想不到,走出牢房后,宁修并未离去,而是静静地站在过道上左右打量,⨯似乎在等待着什么馷。

      没过多久,终于有一名同为行刑者的少年走来,宁修认得他,对方也是冠军营的学徒,平日里宁修与他有一面之缘。

      当即宁修走上去ꪱ问道:“兄弟,你今日行刑了吗?”

      “还没呢,刚从狱卒那领了黄区五十八号牢房的任务,正准备过去处决。”

      “嘿嘿。”宁修乐道试:“那我可否跟你的牢房互换一下,我去处决你那只邪祟,你来处决我的。”

      少年疑惑:“这是何意,有什么不一样的吗?”

      ᝸“稍微有点小原因,兄弟就先别问了,行刑要紧,莫耽误了༜时辰㬒,这次你跟我换,以后你若遇到什么麻烦,我也帮你一次,大家都是冠军营出来的,互帮互助嘛。”

      “那ꉩ……行吧。”少年没有多想,点头答应了下来。

      宁修认真叮嘱道:“切记,这里面关押的那只狐妖善于骗人,无论她跟你说什么你都不要理会,一进去直接动᭍手便是,速璈战速决。”

      “好,我知道了。”少年推开牢门,直接就走了进去。

      宁修随即也往黄区五十八号牢房所在䵑赶去。

      伏魔司规矩森严,上头给你下达的任务除非你死,否则绝不容许失败、放弃、懈怠。

      虽从白狐女子那得到了好处,但宁修若敢今日不杀她,就等于是放弃了任务,性质极其恶劣。

      폠今后这伏魔司是别再想加入了,大门直接给你焊死。 Ⱘ

      虽然宁修跟白狐女子发誓今日绝不亲手杀她,但眼下这般操作,倒也算不上是违背誓言。

      顶多就是钻了点文字游戏里的小BUG。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