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古武机甲>

      潜龙堂乃为农家所创,现任主人是司徒万里。ฝ

      此场所,并非属于农家六堂之一。

      而司徒万里,除了执掌潜龙堂之外,还是农家六堂之一四岳堂的堂主。

      此人具有一定的赌徒心理,在农家中混得倒也算是拫如鱼得水,与各堂堂主关系都算不错。

      風起初,农家创立潜龙堂的目的,就憈是要广交天下好友。 苁

      窻 在这里,不仅仅只ﹳ是有以物换物这么简单,更有各大拍卖会。

      只不过这一次贌,只有以物换物而已,又叫做‘易宝大会’。

      嬴渊离开妃雪阁之后,就在一家普通的客栈住下。

      맭按照㚿自己的身份而言,进入农家潜龙堂,根本无഻需多虑。

      겯只是.ᡝ..

      氪该用什么礼物来与他们交换,成了他现在比较头疼的问题。

      距离以物换物的交易,只有三四天了。

      礼物不能太贵重,毕竟,这不是拍卖会,只是大家互相交换宝物,顺便交个朋友而已。

      思来想去,最终决定,让身在燕国的饕鬄翽搞来一块玉石。

      ⅐纯种的青玉石料,价值不菲。

      在未来,Ⴍ人们给这种特殊的青玉石料,取了一个名字,名为璀——䊀和田玉。

      第四日。

       嬴渊带着礼物,坐在了潜龙堂甲字阁内߭。

      原本슫应该坐在甲字ᡪ阁里的异族男子,所带礼物乃큾是一尊蟠龙鼎,这种宝物,即使在七国的王宫当中,都是属于少见。

      丙字阁内,燕丹带来的是一堆玉镯。

      荆轲带来的是三支玄㉊晶箭头。

      这三支玄晶箭头,可射穿世上任何一副重甲。

      谓之利器。

       当司徒万ꃋ里说起他的这件礼物时,荆轲的目光,正好凝˹聚在了嬴渊身上,闷声道璥:“不讲究!不地道!有青玉石料这等稀罕物,杇还付不起茶钱?”

      祔 当然,在座的人当中,没有人知道他们两人的恩怨。

      韩非所带来的宝物最为尊贵,乃是一件酒器,据说琼浆入樽,碧海惊澜。

      乃为上上之品。

      各国大王饮酒所用酒器,也莫不过于如此了。

      䕪 雁春君所携带的礼物,乃是他怀中美ꘚ人。

      至于有没有人与他交换,他全然不在乎。

      除了韩數非带来的酒杯之外,他也看不上其它宝物。

      紫女所带的礼物,由于比较神秘,司徒万里特意放在了最后去说:“这个形质古朴的盒子中,则是最后唒一位贵客所带来的宝ꑚ物。”

      他话音刚落,众人耳旁便响起了쵘紫女的声音,“要交换我的宝物,必须遵守一个条件,那就是在交换之前,不准打开这个盒子,我的宝物,是挑主人的,对于有些人来说,它是无价之宝,而对于另一些人,它也可能一文不值。”ꄱ

      眿一袭紫色长裙着身,勾勒出她迷人身段,左眼下有着一道蝴蝶翅膀般模样㡶的花纹,魅态当中,更具雍容华贵的气质,炤让人一眼看上去,就感觉到了‘神秘’二榿字,这,正是紫女,韩国紫兰轩的主人。

      筻 紫兰轩,表面上是一座类似与妃雪阁的地方鹮,实则内有乾愑坤。

      众人闻声后,皆是感到有些诧异。

      如此新奇的멊以物换物交易方法,还真是闻所未闻。

      鷟 韩非莞尔一笑,“果然有趣。”

      一旁的雁春君倒是感觉紫女是在故弄玄虚,Ꙛ“我看你根本没什트么宝物,只是拿着一个破盒子在这里蒙人罢了넑!”

      垽紫女轻笑一声忙,“要不要换,选择权在你们手中。”

      端坐在甲字녻阁内的嬴渊,听到她的声音后,嘴角已经微微翘起。

      誎 不得不说,紫女这箑个人,还是挺擅长揣摩人心劯的。介

      她知道,按照韩非好奇的性子来说,一定会去换这个礼物。

      뽂 綿 至于其他人...䤒

      没有韩非的性子,完全不必要去兑换一个不知所谓的盒子。

      最终,按照原著뀩的剧情发展,韩非,眜拿到了那个盒子。

      至于嬴渊栮,他用上好的青玉石料,与荆轲带来的那三支玄晶箭头互换。

      这也是此行他的目的。

      那三支玄晶箭头,在他的手里,将会成为杀人的利器。

      能够破甲的利箭,有利于他在战场当中与敌厮杀时,出其不意。

      其实,早在见到荆掽轲的时候,他便有意要与他交换,但是生怕荆轲会有戒心,所以,一直耐着性子,等待了今日。

      易宝大会结束,众人相继离开潜龙堂。

      就在此时ߗ,荆轲叫住了嬴渊,“ឥ你先别走ហ!”

      闻声,讇后者感到好奇,㕻“荆兄还有事?莫不是觉得ꔎ,我那上等玉料,配不上你这三支玄晶箭头Ⲫ?”

      玄晶箭头的制造工艺非常复杂,即使是掌握着打更人的嬴渊,只怕也需要耗费一定的时日,才能将此物锻造出来。

      有现成的东西,何必再去自找麻烦?

      荆轲双手叉腰,不满道:“这㾩倒不是,只是....我不能白白为你付了헴茶钱!”

      随后,他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出来。

      嬴渊无奈一笑,“原来如此,不如这样,今日我在妃雪阁做东,请荆兄弟긆赏光,各位也一道而来如何?”

      蒙着面纱的紫賰女没有应声,行色匆匆的离开潜龙堂。

      司徒万里在潜龙堂内还有要事处뺥理。

      异族男子...

      嬴渊的邀请对象中,并没有ჼ他。

      所以到头来,就只有荆轲、丹、韩非去了。

      妃雪阁内。

      荆轲知晓了嬴渊的身份后,并没有显得多么惊讶,与平常几乎一般⭱无䷠二。

      这才是此人的难能可贵之处。

      只是这种场合很难比武切磋,不然⋥的话,嬴渊还真想和他较量较量。

      此次相聚,众人都没有谈论经义文章,只谈风月。

      嬴渊请客摆宴,与其说是请荆轲,倒不如说是请韩非,当然,说到底都是一时兴起。

      毕竟,在他眼里,韩非实在是太聪明了。

      需要多去了解一下他。

      不然的话,万一将筈来要是与韩非为敌,尚不知其深浅的情况,很难出招应对。

      至于荆轲,充其量只是一介武夫罢了,没有盖聂卫庄等人的头脑,不足为惧。

      而丹...

      ૥ 从他决定亲近墨家那一刻开始,就已经是秦国뽜的手下败将了。

       墨㚃家对于战阵之术来说,一直都是防守有余,进取不足。

      不太符合现在燕国目前迫切需要的杀伐实力。

      癫 但是,丹也没有办法。

      嬴政有罗网,嬴渊有打更人,韩国有夜幕,魏国有魏武卒中的精锐所组成的斥候团慉体,但是燕国有什么?

      数不尽的游侠儿?

      只有掌握了墨家,才能去掌握燕赵大地之上的绝大部分游넞侠儿,然后为己所用!

      酒过三巡之后,众人相继离开妃雪阁。

      韩非身份特殊,不愿久留燕地,更何况,韩国还有一堆事情,等着他去处理。

      至于荆轲,闲散惯了,喜爱游历天下。

      回到客栈内的嬴渊,看到朱ꉇ雀正在收拾细软,便开口问道:“你这是打算要去哪里?”

      ꉻ “嗯?”

      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表情疑惑的朱雀说道:“潜龙堂的以物换物不是结束了吗?还留在燕国作甚?您身份特殊,不냣能留在这里!万一첾遇到危险怎么办?”

      嬴渊懒散的坐삔在椅ﲶ子上,笑道:“先别收拾了,我们还要在这里住几日。”

      “为何?编”朱雀皱了皱眉头。

      “好不容易来燕国一趟,自然是要拐几个燕姬回去。”

      嬴渊优哉游哉的品婩起香茗。

      “公子!”朱雀妎立即横眉,挺了挺身躯,“难道,我比不过那些舞姬不成?”

      샱嬴渊看ﶯ着她胸脯的位置,大笑两声,“嗯...差点意思。”

      “公子...你!”

      朱雀脸色顿时大变,有些羞怒。

      “好了,不开玩笑了。”捗

      嬴渊话锋一转,正色道:“我已经让穷奇与梼杌秘密潜入燕国,准备夺取蓟城布防图。”

      ❾闻声,朱雀大惊,“这等隐秘,又是在太子丹的眼皮子底下,如何去夺?”

      嬴渊沉默无声。

      并不是没͖有办法。禦

      相反,他的心里想到了一个人,燕国大将ꆳ军——晏懿。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