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岛枫所有番号作品

      篝火熊熊燃烧,已经不知道䰭加了多少柴木,在夜色笼罩下的魔域里像独立的灯塔,驱散着黑暗。

      窯 围绕着篝굷火的人们鸦雀无声,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想说话,随随便便充饥的晚餐已经被收拾得差不多见底了。提拉利古看着㷩锅里的最后一点汤渣,飞过襩去屽提到了远处。

      阿里卡打了个饱嗝,余光瞥向方才被自己暴打的西索,他又恢复了邪魅的神情,饶有兴趣地看着自己。

      果然是个变态,被打一顿ꁓ还不长记性,阿里卡挠挠头目光转向库洛洛。经过几天的观察,他认为这个叫库洛洛的清秀男人就是这群人的老大텓,至于那个鞞西索,只是抱着玩乐的心态和他们合作而已。

      “吃,饱,喝,完了吧?”阿里卡一字一顿地鎏问道,手里的笔记本上写着这些天来自己拼凑的句子。

      没有人回答,也没有人有点头之类的反应,甚䕜至连眼睛都没向他这边。

      “很饱,多谢款待!”半晌过后还是库洛洛打破了沉默的气氛。

      “好,介东西,你们在世界,吃不了的,很难得到퇡的这碗汤ᝣ。(这汤里的东西在你们世界是吃不到的。)”阿里卡艰难地说道。

      库洛洛看着这个独⯪臂男人一脸便秘的样子,再加上他那乱七八糟的语法和ꠃ不标准的됷单词,勉勉强强能猜出他的意思来。他举着食指在阿里卡面前晃晃。

      跼“还是用这个交流吧!”

      “这个太麻烦了,而且不能和所有人说뚛话。”阿里卡接入到库洛洛的精神上。

      “你刚学世界通用语吗?”库洛洛指着阿里卡脚旁的书。 眎

      “没错,不是太难,再过一段时间我就能䌌流利说话了。”

      “你是少数部落民族里来的湱人吗?”

      阿里卡想了想,这边的人类世界嶕没有卡利阿利人,那自己算是少数㡳民族吧。

      “算是吧,我从很远的地方来㑲,从没⸂接触过人类社会。”뫥

      “你的年龄看起来和我差不多,不像是一直闭门不出的人。”

      这两者有什么关系吗?阿里卡搞不清它们间的逻辑关联,不过他说的也算是实话,他真的没接触过过莫比乌斯巨大湖的人类世界,只不过他省略了莫比乌斯巨大湖这几个关键字眼而已。

      郂 “我今年25岁。”

      阿里卡蔓回了一个很无厘头的话,᝸事实上关于具体年龄他也记不清了,干脆把自己的年龄定在被流放那年算了。

      揕“嗯。”库洛洛也不知道怎么接这个回答,尴尬䰈的聊天就此暂停。

      派克诺妲和玛琪那些人听不到看蘲不到他们之间的交流,在他们的视角看来团长和阿里卡只是在互相对视,阿里卡食指放在额头上搞什么鬼。这尴尬的气氛让窝金和信长不耐烦地想上去斒揍阿里卡一顿,但被飞坦阻止了。

      “说吧!你们是什么人?”阿里卡不再绕圈子,直截了当问道。

      “……”

      库洛洛面色暗了一下,随后又说道:“幻影旅团,在大部分国家갽的黑名单里我们是A级罪犯,全世界都在通缉我们。”

      库洛洛不怕身份的暴露导致被抓,即使面对阿里卡这个实力强大的人他也有信心和团员全身而退。

      “呵呵,A级罪犯,好像我的犯罪等级和危险程度也是A栘呢。”阿里卡自嘲几ͼ声。

      这个场面在其他六人的ᣗ视角里就是团长和阿里卡在玩大眼瞪小眼游戏,然后突然有人哈哈大笑一样。

      “团长在킐干什么呢?”窝金戳着玛琪的手臂问道。

      暩“不知道핀,总感觉那个男人在用念能力对团长干什么事!”玛琪心里有些不安。

      塋“团长不会有事吧?现在Ḉ要动手吗?”窝金挥舞着自己壮硕的双臂。

      “别乱动!他的念兽在盯着!”飞坦对窝金投了死亡眼神。

      窝金回了飞坦不满的眼ꯂ神,随即又坐下来看库큾洛洛的位置。

      天空上,提拉利古正抱着铁锅,全神注意着돪窝金和飞坦两人,这也是阿里卡的安排,排除库洛洛外据他观察这伙人里实力比较强的有西索、戴着面罩的小矮子和爆炸띂头大块肌肉男ᇺ(阿里卡不知道他们的名字),而他已经动手制服了西索,所以只要提拉利古牵制住那两人阿里卡就可以解决掉库洛洛,这是如果发生冲突的处理情况。

      那两人是在交流吗?真是稀奇的交流方式方式。西索早ꅧ已看穿了一切,他坐在远处静静地看着两人。那些人还真是不合格啊,这么简单的答案都想不到么。他舔了舔嘴唇,䳂尼托洛米的味道仍奬在他嘴里没散发掉,在阿里卡那里碰壁之后他又把焦点放回到库洛洛身上。

      텵“那东西真是美味啊!等有实力杀掉他时再问是从哪里得到䝬的好了。豑”他自言自语着。

      “你犯了什么重罪?”库洛洛稍微显露出点兴趣。

      “燚一个你们永远也犯不了的罪。你们是他们的人吗?”阿里卡不想和他讨论这个话题,随即又抛出一句问话。

      섅 “他们?他们是谁?”库洛洛疑惑地看着阿里卡,然后立马反应过来,“我们从不接受委托,也不甘愿接受束缚,我们是蜘蛛,只为自己生存。”

      他们背对着月光,影子洒在魔域的大地上,阿里卡看到一个蜘蛛的倒影浮现出来。

      蜘蛛吗?阿里卡心里想到,库洛洛的崟回答并不是让他很信服,而且顙这些跟踪者都会念ﺟ能力,在莫比乌斯巨大湖中,会念的人类可谓是万里挑一,一次性冒出来八个追ﶮ踪者怎么可能只是个盗贼。

      “我好像告诉过你我的名字。”

      “你没告诉过我,我们是脜通过你脸上的念一路跟着你的。”

      阿里卡摸了摸自己的右脸颊:“哦,我叫阿里卡·帕里纳科塔。至于这个,这是个诅咒,我的右脸被人刺了字,然后施加了诅咒。”

      “那是你们族群的某种仪式吗?”库洛洛端详着阿里卡脸上的那串字符,这些天他查了很多资料,没有发现和这个字符有关的信息。

      “不,这⭍只是串编码,我的囚号。”阿里卡홡心里将他们的嫌疑指数降低了很多,看库洛洛的反应不像是在装傻,当然也有可能他们真的不知道这些,只是单纯受命来跟踪他。

      “你被抓过吗?”库洛洛的眼神里稍微有了那么鉴认真的味道,他了解过那些犯罪等级很高的人被抓后的下场,如果自己被抓的话ꪲ会不会像眼前这个맻男人一样脸上刻着附带念能力的虽神秘文字。

      “准确来说我现在处于服刑期,我被流放了,然后流浪到了这里。”这些都是实话,阿里㦍卡没有刻意隐瞒的念头,他也不在乎对方是怎么理哶解,这个世界里根本就查不出他的信息,对于情报而言,不存在的就是最秘密的。

      “你说的话漏洞百出,一会说自己是没⹮混过人类社会的少数民族,一会又说自己是被流放的A级罪犯。”不愧是聪明灵活的盗贼頲头子,很快就抓住了阿里卡话语里的瑕疵之处。

      “你可以这么理解,我确实⎪没进入过人类社会,᭟我年少时就已经被他们抓了,然后流放到现在才进入人类社会。”

      “你觉得我会相信吗?”

      “你相不相信不重要,我只想问你和你的伙伴们一句,你们是不是他朥们的人?或者说是他们派来的人。”阿里卡的眉头渐渐￰皱起,身上的杀意也开始慢慢散发出来,幻影旅团的人见状也有所行动。

      “动手吗?”提拉利古在精神空间里问道。

      “不用,你看着他们,他们一旦逃跑就拦住。”阿里卡下令。

      ꡎ“我已经说过了,我们不受任何人的委托,也不是任何人的下属。”库洛洛絉的脸色仍旧和月光一样,静如白玉,只是他手里突然ඝ多了本书。

      “行吧!就这样了,我突然想睡觉了!你们走吧!”阿里卡打个大大哈欠,切断精神连接,站起身往一个被弄成ೲ床模样的木头走去。

      “团长,你们刚才都说什么了?”派克诺妲看到阿里卡离开后,急忙上前问道。

      “你知道我们在说话?”

      “嗯,他是用念能力来和你交流吧,他不会说世界通用语。”派克诺妲点头。

      “走吧ϭ!他下了逐客令。”库洛洛起身对着所有人说道。

      “就这样放我们走了吗?”窝金喊道。

      “诙感觉有点怪啊!ﷷ让色我굄们来吃顿饭就放我们走,完全没把我们放在眼里。”信长分析着。

      “走就是욼了,还㈥猜什么!”飞坦经过信长身边时揶揄几句。

      “等等!”躺在床上的阿里卡突然油喊到,已经走了几步的幻影旅团顿时停了下来。

      “还有什么事吗?”库洛洛双手插在口袋,不冷不淡地回问,他知道阿里卡就不会轻松放他们离开。흜

      “一个人,留。”阿里卡指着他们,用十分不熟练的通用语说שּׂ道。

      “喂!你这家伙在说什么啊!”窝金冲了出去。

      阿里卡冷冷地瞥他们一眼,然后飞出一根黑棒把窝金戳了回去。

      “一个人,留!”他的语气加重了。

      尽管气场和语气都达到了很重的程度,但那糟糕的语言让旅团所有人都摸不着头脑,他们面面相觑,完全不知道阿里卡在说什么。

      “他说你们要留一个人下来!”仍旧坐着的西索突然꒒说道,“这么简单的话都听不懂了吗?”

      “喂!西索,你是站在哪边的?”信长拔出武士簰刀。

      滞“我只是帮他翻译下语言而已,万一因为语言产生了误会那就不好㶒了。”他露出邪魅᪍的笑容,尾音拖带了几个“哼哼”的口癖。

      蘳 聘 “为什么?”库洛洛站到最前面,旅团的重要性比他本人的重要性大,若是阿里卡想干掉他们他可以掩护派克诺妲他们逃走。

      “不相信,我,你们,所以,人质。”阿里卡指了指他们,又指了指桌子。

      “他到猘底想说什么?”飞坦拿着雨伞,准备进入战斗状态。

      “这口语真是烂到家了呢!”一直沉默的小滴也开口说道。

      “一个人,人质。”阿里卡比着食指,他不想用精神交流法,这种留人质的要求必须要用嘴对所有人说才有压迫力。

      㓕“我明白了。玪”听着阿里卡重复几遍后库洛洛回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