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历史军事>

      杨恒发现了蹊跷,立刻就忍不住将这把宝剑拔出了剑鞘。

      这把宝剑在剑鞘中的时僼候不显眼,这一拔出来就是寒光四射。

      而杨恒在这宝剑一出鞘的当时,就觉得汗릳毛之竖。

      杨恒这时候已经肯定,这ਬ把宝剑一定不是凡物。

      刚才自霨己之所以没有发现它的特殊,恐怕是因为这剑鞘也不是普通的东西。

      杨恒将宝剑重新回鞘㟘,那寒光立刻就收捡起来。

      到此杨恒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测ጪ,这把宝剑应该是一套的,剑鞘正好是让宝剑的隐藏鼶。

      Ꞗ站在旁边的南三复,看着杨恒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䡳他算是明白了自己,这一回终于是赌对了。

      果然,杨恒抬起头来说道:“这把剑贫道就收下了,你的事情不必担心,有贫道在,定然保你平安。”

      ῷ南三复텲听了杨恒的保证,满ฯ心的欢喜立刻招呼管茺家,给杨恒准备客房,同时准备上丰富的斋菜。

      盁南三ڥ复安排好杨恒之后,这才出了一口气,然后才向自己的父亲禀킖报去了。

      南三复来到后院,进了父亲的内书玌房,只见他的父亲沉着一张脸,繹正在那里运气呢。

      那老人见到南三复回来了,沉着一张脸问道:“你从哪儿找的野道士,这样不懂规矩。”

      南三复赶紧上去回答,“父亲,这个道长可不是凡ᦵ人,前几个月的时候,靠山屯的竪王家出了怪事,就是这澸个道长解决的。”

      那탂老人听了南山风的话,沉默了片刻,댰然后才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道士应该是有些本事。”

      不过这老人接着就说道:“你就是请了这道士,也不用把咱们家的祖传宝剑给他䎅吧,大不了多给他些银子。”

      “父亲,在儿子想来,这些有道的高人对银子应该不放在心上,也只有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才能打动他们。”

      老人听了之后还ߕ是有些不情愿,“虽然是这么说,但那东西毕竟是祖传的륬,而且也有些稀奇,就这么给了他,咱们怎么对得起列祖列宗?”

      南三复听了之后虽然不能反驳,但是却不以为然。

      ㍑ “这些东西在自己手上只不过是个死宝,弄不好还要引来其他人的窥视,还不如送出去用些人情。”

      那老人也没有办法,只能叹了一口气对南븴三复说道:“我老了,没几年好活的了,也管不了这么霦多事情了,只希望你以后不要后悔。” 䤊

      说完之后,这老人长叹了一口气就离开了书房。

      ግ接下来几天,南三复便开始筹备婚礼的事情,可是事与愿违,突然之间不知道从哪儿传出了皇上要选妃的消息,要求所有民间的女子全部停止婚娶。

      这让南山风十分的扫兴,本来以为要洞房花烛夜,没想到事倍情就这么拖下去了。

      而杨恒得到这个消息之后,正好合了意,本来他就不大想管这件事,要不是对方给的承诺太重,他也不会趟这个浑水。

      既然现在皇上要选妃停止民间的婚娶,那这个南三复看来一时半会儿也结不了萪婚,自己就有理由先回靠山屯去了。

      泱于是在一天晚上吃了晚饭,杨恒便来向南三复告辞!

      对于杨恒想要暂时离开,南三复是万般圱不同意的。

      因为他可是被那个女鬼吓怕了,杨恒在的时候,他还稍微꘣安心一些,万一杨恒走了,那归那女鬼突然来报复他可如何是好?鈜

      ﬘于是南三复拼命的挽留。

      “道长,不必就这么急着鼱回去,都在县城里住冼几天,明天我让家人领着道长在附近逛一逛,一切的费用由我来出。”

      杨恒摇摇头说道:“贫道的小庙里,只有一个收养来的孩子在看庙,我实在是不放心,既然这段时间施主不准备结婚,那我就过一孠段时间再来。”

      南三复看杨恒一起坚决,知道这一回确实是挽留不住了,只能是沮丧的答应。

      不过这南三复也是在场面上过来的,虽뼓然是面上沮丧,但是一切的行动却没有失礼。

      他当即就命令管家准备上厚礼,同时将答应杨恒的那三百两银子也ᜀ准备了出来。

      之后,他亲自的送到了杨恒的房中。

      杨恒虽然看不沧上깯这个人始乱终弃的为人,但是见到他对自己十分的客气,并没有任何失礼,就收下了他的礼物,并且当场表示,这件事只要是南三复来信,他立刻前来帮忙。

      南三复从杨恒这里出来,垂头丧气地向自己的房中走去。

      结果刚刚回房坐了没쿋多长时间,外面观就有丫鬟进来并报。

      “外面有鮸一个肉婆子,带着一乘小轿,要见公子。”

      㵀南三复都十分的奇怪,自己最近没有约的人呀,是졕什么人来找自己。

      不过南三复还是跟着这个丫鬟向外走去,等走到前院的时候发现杨恒낣正在姑那里散步。

      杨恒一见南三复过来有些奇怪,这天色可不早了,这南三复不在后宅,到前边来干什么? 傊

      不过作为礼节,杨恒还是上去打了招呼,“南公子,这么晚了还要出去呀?”

      “道长有所不知窧,刚才外面来了一个婆子,说是要见我,这不,我这才﹬出来,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南♳三复说完之后,像杨恒拱拱手,就跟着瓠那丫鬟匆匆地向外而去。

      杨࣏恒本来是不想管这榅种事情的,不过杨恒在转头的一瞬间瞟了那丫鬟一眼,只觉得那丫鬟身上有一股阴气在环绕。

      如果是以前,杨恒根本就看不出异样⓰,但是自从他修炼了太乙金华宗旨,也껷是有些法力,䤼再加上他已经开了阴阳眼,所以才能看到这淡淡的一丝异样。

      杨恒见到这种情况心中就是一愣这丫鬟是在什么地方碰到了阴物,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ɜ身上仍然缠绕着一丝的阴气,不得消散。

      昜杨恒萝想了一下,这个南三复虽쑄然品行不好,但是对自己确实是不错,又是送银子又是送宝贝的,自己好赖也得提醒他一声。

      于是杨恒便在后边跟上了南三复,想要紧赶几步向他说明这种情况。

      可是前面的南三复走得实在是太快,杨恒为了保持自己的礼仪࠾,也没有加快脚步小跑,只能是跟⫡着后㇌边。

      等到杨恒敢上南三复的时候,已经到了大门口了。

      而这个时候的南三䀖复,걷正在大门口和一个婆子在那里,不知道说着什么。

      杨恒本来也没有放在心上,以为这是南三复的什么朋友前来拜访。

      结峅果他刚刚靠近南三复夼,就觉得他四周一阵的阴웵冷。

      这一下杨ᬷ恒马上就机警起௙来,因为这种感觉他已经碰上过好几次,这分明是有鬼物在附뗣近徘徊。

      㫗因此杨恒也不㗈顾在大庭广众之下了ݨ立刻就念动咒语,睁开了阴阳眼,向附近是观查。

      这一看钠只把杨恒吓得是魂飞魄散。

      在杨恒的面前这个小轿中散发出浓浓的黑气,并且在小轿的上灨方形成了一座伞盖,将阳光都挡在外边。

      而站在那里和南三复说话的根本就不是什么婆子郂,而是一具森森的白骨。

      杨恒来到这个世界也见了几次០鬼怪,但是那些碰到的鬼物,和眼前这넋个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就是杨恒遇到最厉害的鬼婴,以及那个鬼物巧云,也没有这么凶历的气势豰。

      看到这种情况,杨恒哪里还不明白,一定是那一个女子找上门来了。

      本来唛杨恒想要一走了之,但是好歹也收了南三复的钱,杨ꉧ恒心中还是톅有一些职业道德的,因此也不管其他一步上前抓住南三复锽的胳膊,就把他往后拖。

      䂟这南三复被杨恒拖的一个踉跄踳,回傸头来看见是杨恒,虽然心里不高兴,但是脸上仍然勉强挂出了笑容。

      “道长,您这是怎么了?”

      迢那杨恒也不说话,连续把南三复拉出去好几米,这才低声的说道:“眼前的小轿有古怪。”

      如果是南三复在没有碰到鬼怪之前,听了杨恒这话一定会嗤之以鼻。 ᲇ

      箔 但是这段时间他已经是被吓的心惊胆战,现在一听杨ﯗ恒这么说,立刻就再往后退了几步,然后用惊惧的眼光看着那句小轿以,及站在轿前的那个婆子。

      在这个时候站在轿前的那个婆子,说话了。

       “姑爷,您这是怎么了?宁可相信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野道士,也不相信我们吗?”

      › 随着这句话站在杨恒旁边的南三复,眼中现出了迷茫之色。

      돏 杨恒站在旁边就知道不好,这个妖怪还懂得法术。

      ⅹ于是杨恒也不至于在怀里一摸,摸到了那个他一直随身备着的开过光的剪刀。

      굾 杨恒现在最厉害的法术,就是用金刀利剪法做鼃做过⽠法事的剪刀,因䡽此不管去哪,他釴现在都随身备着几把。

      而怀中的这一把,正是杨㵬恒一直带在身边,随时准备防身的。

      现在到了这种情况,已经不得不用它了。

      于是杨恒拿出剪刀,对着站在那里的那个婆子大声喝道:ជ“哪里来的孤魂野鬼?竟敢在贫道面前嚣张,看法宝。”

      杨瓞恒说完之后,就把剪刀向那婆子扔了过去。

      这把剪刀离开拘杨恒,越是接近那个站着的婆子,金光㉿就越是闪澆亮。

      等到剪刀落在那婆子身上的时候,立刻爆发出了耀眼的金光,直接将这婆子完全的笼罩。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