羞羞云盒荔枝视频

      第二天清晨。

      布莱恩起了个大早,昨天才从隔离区外面回来,他还有一些事情要忙,特别是釘他还从外面带回来一个孩子,需要去管理中心那里报备一下,给他一个合法身份。

      在卫生间简单洗漱之后,他走到靠在墙边的书桌旁,上面放着一小块面靠着墙的写字板。

      拉起上面的红绳,布莱恩将写字板翻了个面,顺秭手就挂到了钉在墙짙壁上的上面㣰,也显现出了写字板正﹓面的样子。㹢

      只见这面不大的写字板上,竟是用磁铁贴满了三十几张小鮌纸,每张纸ꃊ上面,都画着一个人的肖像,男女老少全都有,而这些肖像其中,安娜和马琳的照片赫然就在这里。

      在每徺张肖像的下面则写了寥寥的信息,如出没的ഴ地点与时间,所住区垢域在哪里等等不关痛痒的东西。

      布莱恩从口袋里将昨天的小册子拿了出来,翻开第一页,正是昨天他绘画ᾶ的中年男子。

      “嘶啦!”

      将벝纸片撕了下来,他顺手拿起写字板角落上暇的一块磁铁,将纸片找了个位置吸附了上去。

      Θ 看着上面的一张张肖像,布莱恩加深了对他䚢们的印象后,才随手将写字板翻了ꈔ个面后,走出了卧室。

      “起来了。”

      走入客厅中,把睡퓊在沙发上的小家伙摇醒,自己则从背包里拿出一块面包,享受起今天ꑰ的早餐。

      等两人出门的时候컔,已经是早晨八点钟,布莱恩领着陈时一路朝着F区的管理中心走去。

       今天的主要任务,就是给这个小家伙上‘户口’,昨天已经在管理中心那里报备了,今天肯定就是能拿到的,可첖以想到那繁琐的手续,他又쏅觉得十分头疼。

      在去的路上,布莱恩也开始给陈时꾿,讲解起了隔离区内的一些基本情况,既然䗈对方暂时无法与其他人交流,那么촏还是尽可能的避免做错事的好。

      而陈时就在旁边,默默的听着对方所讲的一切,忽然发现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或是听过,这里总有一种让他特别熟悉的感觉㰫。

      走入管理中心,提交了相关웒的证件和手续,接下来就是一系럶列的审查和提问,虽然隔离区已经愿意吸纳外界幸存者,但在核实这一方面却楾是极为的严格,就是炣怕反抗军会以合法的身份进入隔离区。 ᨾ

      当然了,如果孩子的话,审查的程序就会简化许多,也更容易获得隔离区的合法身份。旙

      ᩀ由于陈时‘썉小朋뺦友’不会英文,所以布莱恩就全程负责当了他的翻译,同时这➜种特殊情况,也决定了他将会负责暂时抚养这个孩子到六岁为止。

      当然了,在这抚养期间,布莱恩也可以额外的从补给站领取一份物资,至于能有多少物资...那就得只有天知道。

      “终于好了,真是麻貄烦啊!”从管理中心出来,布莱恩擦了擦额头上的细汗,看着手里面的证件,直呼不容易啊。

      站在他身旁的陈时,也是一脸的疲惫,不过还是拉了拉鏮他的衣角。说道:“那我们接下来去哪里啊?”

      “自然是让ⲏ你尽快的投入学习的海洋当中啊!”

      瞥了眼陈时,布莱恩不只是想到了什么,嘴角不禁露出了一些幸灾乐祸的表情。

      看到对方这副表情,陈时不知为何,心里头忽然涌起㿰意思不妙的感觉。

      想要学习一门语言,好的竊书籍是绝对需要的,可如今世界骤变,即便是在隔离区内,能随犔意挑选书籍的地方也是沝寥寥可数,而最容易找䡣到相关书籍的,除了学校和早教园这两处普퉉通居民无法进入的地方之外,还有一处地方是专门为成年人所设。

      在隔离区内,语言不通虽碴然说不上有多常见,但有这种问줔题的人着实不少,毕竟在灾难前米国被称作世界“第一大国”,汇集了来自全世界各地的人群,几乎形形色色的人都有。

      在灾ặ难后,隔离区吸收了这部分人,可由于语言不通,无眾法进行交流,也就无法与他们讲述隔离区内的规则,同样也不利于管理,所以隔离区内专门有开始教授语言的地方,学习的语言是大米利坚的英语ⓓ,当然是强制性的,而且还要收费。

      在里面工作的人,不是精通多门语言的人,就是曾经任职翻译,在灾难前,䳡也勉强算是个混的不错的精英人士了。

      不过有这些问题的人,也就在最初的时候才会出现,但五年的时间过去,还有这种问题的人,已经几乎没有,但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将这里暂时给保留了下来。

      鲈 目前这处地方,只有一些对于语言有兴趣的人在里面交流,处于半停业的状态。

      “进꥕去吧。”

      站在一座两层楼的建筑前面,布莱恩看着前方敞开的ꇄ大门,对着身边的陈时说道。

      꽽 这处教授୶语言的地方,就在隔离区唯一一座早教园的隔壁,位于中心地带,离学校也非常的接近,地䆚理位置相当好。

      찅两人从大门ᤤ走进去,迎面就看到,一个穿着Y棕色衬衫的年轻男性,左手撑着脑袋,半靠在台面上打瞌睡。

      “噔!噔!鿑”

      “你好!”

      看到青年这样,布莱恩摇了摇头,伸手扣动了几下台面,朝着里面打了声招呼。

      㥺“啊!”

      正在瞌睡的男性,被这突如其来的动静惊醒,撑着脑袋的手一松,脑袋坠了ꀳ一下,立即就清醒了过来,等看到面前站着的人时,连忙擦了擦险些留下来的口水,说道:“你...你好,有事吗?”

      諮布莱恩身子将证件,以及一些相关的证书和几张补给卡放到柜台上,然后自己向后退了一步,将站在他身后的陈时轻轻向前推了推,说道:“教这个小家伙英文,他是华夏人。”

      男人看了到那几张补给卡,眼睛顿时一亮,可等看到证件时,身子不由得抖动了一삏下,看向布莱恩的目光充满了敬畏,将一些补给卡推了回去,颤声说道ᅢ:“这..这位先生,您的补给卡给多了,我鵷们这边不需要这么多。”

      “拿着吧,这些补ྺ给卡,我柀可不是白给的。”

      布莱恩不在意的摆了摆手,他用手諹指了指陈时的小脑袋瓜,说道:“三个月,我要看到成볽效。ⶩ”

      听了这话,男人看了眼布莱恩身旁,仅有四岁大的孩子,有些为难的说道:“先生,这...学习是要⑄讲究天分的,我ꄷ可没法给你做这个保证。” 뺘 抐

      “呵呵。”

      这样的回答显然在布莱恩的意料之中,嘐他嗤笑一声,语气忽然变핦得阴冷起来,沉声说道:“你就安排最好的老䕜师给他,如果三个月后ರ我没봦看到成果,你就坐好下次出任务,回不来的准备吧。”

      语气中充满了森冷之意,吓得男人冷汗直冒,双賾腿一软,一屁股坐到了后面的椅子上。

      “记住,你只有三个月的时间。”

      深深的看了眼男人,布莱恩便没有在注意他,而是看向了一旁的陈잳时,说道:“接笡下来,你就在这里专心学习英文吧,他们会ꈷ认真教你的。운”

      听了这番话,陈时看了眼布莱恩,又看了眼已经被吓瘫的男人,嘴﯁角抽了抽,暗骂:“虽然我不听不懂你们在说什么,但你这家伙肯定是威Ӡ胁了别人吧륗。”

      没有在意陈时脸上怪异的表情,布莱恩继续说道:“我家住慖在哪里你也知道了,我会和门口的守卫打招呼,以后你就自己来这里,自己回家,食物什么的,我每天出门前都会放到客厅的柜子里面,到时候你自己拿就行,接下来几天我还有很多事所情要办,ၾ可ꤖ没功夫管你,刚好ّ也묞锻炼锻炼你的独立能力,怎么样,听清楚了吗。”

      “....”

      “好家伙,这是直接当甩手掌柜了。”

      看着布莱恩脸上理所钙应当的表情,以及说첶那一唬长串冠冕堂ᅗ皇的话,陈时除了干瞪眼,还能说什么呢。

      忽然间,他眼珠子一⴫转,用稚嫩的童声说道:“我一个人,要是被坏人拐走了怎么办啊?”

      偿 “拐走你?”

      布莱恩神色古怪的看了他一眼,嘴角勾起一抹笑容,笑眯眯的说道:“放心ⅷ吧,拐走你除了被隔离区政府通缉和浪费粮食之肃外,得不到任何好处,所클以你不用担心什么。”

      “好了,我走了。”用力的揉了揉陈时的脑袋,他大笑一声,头也不回就랯朝着门外走去。

      独檡留下一个四岁的孩子,在那瞪着双小眼睛,对他的背影,默默的竖起了中指。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