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国产理论片在线播放

      秦老板本命叫秦答,他也知道私下里面报뾎社的꘼下属会叫自己禽兽什么的,一开始㶟自己也不是很接受,但时间长了之后,也觉得挺好,总比叫什么乖߮兔子的强上许多,乳禽兽是什么,就是猛兽,一般隶只有看到肉,根本就不会去吃屎的,不像野狗什么都吃,一副只能跟着别人身后摇尾巴的衰样!

      现在的情况对报社来说有机遇但危机也是看的见的,机遇显而易见就是自己"的新报销量终于上去了,现在不是猛增订阅量,以ꔔ后看的人多了,不就来钱了吗?但危机自从商行的姚大宁来之后,自己也真真徦切切的感受到了,自己出价5万确实高了一点,但毕竟自己늘的意图还是不想让商行这么顺利的楊就把报纸的嘴封住,但自己也清楚他们有帮会的背景,自己的舅舅之멿前就不止一次的警告自己,要小心点这些家伙就是黑吃黑的熟客ㆯ,说不定哪天㈗自己的脑袋搬家都不知道是谁干的,所以当务之急,一方面就是要稳定商行,另一횸方面就是要寻求黑白两道的保护,至少能让报社ኬ顺利的发行报纸吧。

      秦答下楼的时候就看到老许和小李在门口说话,在他看来쉶老许就是扐条老野狗,属于那种想干大事ᄾ,但真正干有有点烂泥扶不上墙的味道,秦答也知道老许暗中已经狦偷偷到申报这些大报去面试过,但人ㅳ家要了他吗?如果真的是♼要了,还能在自己这个小地方混吗?拿着这么一点微薄蹪的薪水,有时候自己都替他丢人,这次也是看他到底有没有真本事的时候了,鈄如果实在不行,也就算了,自己也算是仁至义尽,像他这种野狗,如跥果外面喂不饱,迟早会反咬主人一逾口的。

      齾 秦答跟老许交代了一下,自己就往舅舅新买禔的豪宅去了,看看时辰ᆠ到了吃晚饭的点,正◐好到他家,主要是舅舅已经不干巡捕房这个探长行当了,金盆洗手在老家乡下买了块地皮,自己造起了别墅过退休后闲云野租鹤的生活。开始秦答还有点搞不清,为什么ꢉ这么一个肥差要让擰给别人,但胐后来也逐渐明白了,人在江湖飘,出来混总是要还的,舅舅这个叫急流勇退,还是很明智的。

      自己的报社舅舅也有股份,虽然比不上自己,但遇到现在这种事情,还是要找大股东商量一下的,所以秦答在跟商行的文姚哥商谈完,觉得时机已룐经成ᢤ熟了,再不去舅舅那里想想办法,说不定真的应녊验了舅舅的名言,自己的脑袋什么时候也会被人家拿去都不知道!

      뺗秦答不想让老许看出自己出城,所以还是像耚往常一样,慢悠悠的往自己的家的方向走去,其实秦答的家就在租㝲界的核心地段上,走过去只要一퀤点时间就够,在转了一个弯角后,秦答确认老许和小李肯定看不到自己的时候,叫跾了一辆羊车蚯,给㠏了4个㚂大洋,让他尽快拉自己去舅舅家。

      䤦 一路上秦答的心情也不是很好,被商行的姚哥威胁了一下,都是觉得有人在跟踪自己,时⊿不时的探头看看车身后是不是有人跟着,雊并催促着车夫快点拉,不要磨洋工!慘钱自己已经仔细的计算过了,如๴果商行能接䟀受自己5万딏块的价格最好,Ԓ这样自己不但不需要出售任何东西就᫁能白挣这么多钱,只不过就毓是不报道呗,就算报道很成功,要挣回5万꧑也是纯利﷮润也是很难的,最多这起案子也就3万左右,还要加上记者发行等等的人工,算下来也就纯利润在2죽万,但后续的知名度提高倒是不可估量的,但比起竞争对手申报,自己还是差着老大一截,而且这些年不死不活的样쭇子,᫳让秦答也有点厌倦这种生活,所以左思右想的话,如果商行能给3万的话,自己也就不跟了좥,如果老许有廄意见正好也让他走人,这个ၯ人迟早都是一个祸根!但现䛭在不是商行只给了1万麻,而且看那个姓姚的意思,再多就很难了ṝ,而且话里话外都准备动粗,所以早点跟舅舅商量一个对策才是!ꖹ

      “老板到了!”随着车夫的㝍一身大賬叫,车子停在了一所比较有气派的大门口椦,门口虽然不大,但有两个当时流行的摍石狮子镇宅,这个在当时也算是大户人家了。

      ᢓ秦答下车Კ一看,门口的上方挂着据说是当年巡捕房局长ꀴ现在司法部部长的亲题陈宅两字,䏑不用说秦答的舅舅就是当时办理商行曹新案子的陈大探长,也是徐探长的前任,现在就安居在这个乡下别墅内!

      ሙ秦答也不多话,给了车夫大洋后,就上前₶敲了一下门环,不多久门就扛开了,一个门童模褃样的小斯打着哈᮳气就出来了摂,一看ỷ是秦答,就把边门开了让他先进来。

      “我说,陈九,我舅舅在家吗?”一进院子秦答就迫不及待的问道,主要是舅舅最近这几年也有点闲不住,会㎫时不常的出去溜达一下,说是走走看看,廵但去得地方还不近,最近一次也在几个月前还去了山西,给自己带了几瓶老陈醋,没有把自己的牙齿酸死!

      뇺 “老爷在,正在里面给打太太一起॓吃饭了,少爷回来的也真是䅞时候!”陈九犒也不知道是故意,还是真心说的话,总是让秦答听起来不太舒服,╼但陈探长也没有儿子,只有自己这么一个外甥豌,自己的老妈跟这个哥哥虷关系还特别好,所以自己理所当튤然的成እ了少爷,在陈府上下大邠家都这么尊称自己。

      覐“你该干嘛干嘛去,我有要紧事情ৼ跟舅舅商量藡!”秦答一瞪眼,对着陈九叫了几句,这个陈九什么时候学会说点人话,也不至于一直干开门的活计呀!

      “得了圓!”陈九一溜烟跑了,现在是饭点,大家都在后面吃饭,自己跑出来开门,再回去还不知道有没有剩饭可以吃!

      秦答也理会陈九,直接往里屋大厅走出,穿过大厅来到用饭的饭厅,秦答对这里熟门熟路,老远就问道了饭菜香,心想来早了不如来巧了,先吃上一顿再说,今晚跟老舅是有点好聊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