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8?5x

      蒙骜刚说完,王齕就在一ᖒ旁接着问道:“按照公子所言,楚国相较于赵国,并非算是我秦国威胁,难道公子想发兵伐赵?还是再度攻灭六国国力?”

      王齕此言,算不上理解了嬴政的思谋,而是秦国先昭襄王时期,相邦范雎曾向昭襄王出过一策:以秦国之强,打击诸国国力!

      也就是说,利用秦巉军的战力,将山东六国的有生力量一步一步打光,使得到最后即便六国合纵,与秦军也不过五五开。

      这一策略,当时成为滷秦国数十年间对外的最高战略,除过两两相斗的齐燕,剩下的赵韩魏楚四国基本上被秦国挨个揍了个全套,楚国数次迁都,韩魏更是被秦军吓破了胆,赵国也因长平之战而断送了数代积攒下来的国力,秦国当之无愧成了诸国之中的老大!

      这,也就是为何秦国能够傲视群雄的关녿键所在!

      秦将如云,但就光白起一人,就灭尽六国兵甲近百万!攻伐百城!更不提如今秦国的几位老将,蒙骜麃公王齕嬴摎,那个不是战功赫赫的名将,那这些战功从何而来?自然是六国的土地、城池,脚踏着六国而得来的!㈱

      只可惜这样的优势,正在被六国迎头赶上,尤其是合信府广颂农耕要术之后,六国的这种势头越发迅猛,已经开始隐隐威胁到了秦国的地位。

      毕竟,粮食也就䞢代表着人口!粮产倍增,带来的便是全方位国力的提升,人口、赋税、工商等等,这其中尤其有赵楚燕三国,以往三国被秦国打得缺兵少粮、难以反抗,但是如今粮产倍增,人丁兴旺,只要过蒕个一代两릢代,迟墼早会再度崛起,成为秦国的劲敌。

      即便仅有六七年,这种影响还不算太大,但若是照这样发展下去,秦国即便依旧保持霸主地位,其他六国也并非以前那个任由秦国欺凌的弱小了。

      这样一来,就又回到了先前的那个问题,是要开始启动东出灭国之战,还是合纵连横,继续伐灭六国国力,以待后续。

      㧱 显然,嬴政心里并不赞同前者,当即说道:“与六国举国大战,必会引来极大的阻力,六国不会眼睁睁看着我秦国将其逐一扫灭,必定会举兵合谋我秦国。当此之时,我秦国若是举一国之力与六国对决,胜算不超过五成,基本上是在赌。”

      “可若是恃强以攻弱,逐个蚕食ᙖ六国之力,待时机成熟逐一击破,方为我秦国上上之策!”

      堂上,子楚听后面带思索,偏过头问了句:“可这逐一击破也要有个头쑫啊,我秦国该以哪一国为首要?”

      “敢问父王ꮱ,六国当中哪几国对我秦国有直接的威胁?”嬴政正身一礼,引出了一问。

      子楚ڃ一听,皱着眉头想了想,随即沉声念道:“要说最有威胁的,那自然是赵国。赵国名将如云,兵士悍勇諘,胡服骑射之利更是诸国所没有的,自然是我秦国肉中之刺!”

      对此,嬴政了然点头,应声道:“赵国民风彪悍,自赵武灵王实行胡服骑射,此风气更盛,兼之骑兵机动性,常常能让我秦军陷入苦战。轏除此之外,赵国也是我秦国境邻四国当中唯一一个没有天险据之的。魏韩有函谷、成皋,楚国有巫山天险,根本对我秦国造不成威胁。但是赵国,却能够从太行余脉穿插进我秦国本土,即便如今的赵国不敢捋我秦军虎须,但这终归是一处症结㖯,不得不防!”

      “只是,我㚷秦国去年占领了上党全境,赵国一直都有所不忿,若是此时出兵赵国,难免会激起赵国民愤,届时必会影响上党安定。故此,最适合秦军此时下手的,也并᳇非赵国띜!”

      碕 “不打楚国,也不打赵国苒,那公子想打哪一国?”蒙骜想了又想,却始终难摸清嬴政的心思,被嬴政绕得有些乱,当即揉了揉脑袋,出声问道。

      其实不光蒙骜,就连子楚心里都有些诧嬐异,按照往常对嬴政的理解,嬴政一有目标都会直接点明,怎么今天ᘿ说道了这么久,反而把四国全都一一排除了,其根本目的却是云里雾里,让人看不清楚,这不像是政儿往日的作风啊⍀?

      这小子,到底在算计什么呢?子楚心里异常纳闷,摸不清楚自家儿子心里的算筹。

      朝臣之中,吕不韦面色如䧃常,静静在一旁观看着,笑而不语。ው

      吕不촄韦身后,熊启的脸色却有些黯淡。

      虽然在见到嬴政没有伐楚之意后,熊启第一时间感到庆幸。但是随着嬴政等人的讲说,言辞当中丝毫不掩饰对楚国的不屑之情,这却让以熊启为首的楚系心情沉重,暗自悲愤不已。

      秦人不愿伐楚,和秦人不屑于伐楚,结果༦虽然都差不多,但是这其中的差异却大得让人心揪。

      虽为秦臣,但是母国被人瞧不起,楚系众人的脸上ܸ也没光,不免神情沮丧地低下头,默然不语。

      这时,嬴政见这几人都被调动起了好奇心,顿时微微一笑,说道:“北地多有流言,燕赵之地多烈士,只因燕赵之民民心坚韧,风骨彪ﮗ悍쪣刚强,士族敢死,将士敢战,乃我秦国心腹之患!至于魏楚,软弱怯懦,即便钱粮富足兵甲聚众,也不过㏥是虚有其表罢了!”

      頩 “既然燕赵军民有烈士之血性,相较其他各国更为难啃,那就绝对不能坐视不管,让燕赵成为威胁諱我秦国的ォ恶狼!”

      说着,嬴政上前抬手执礼,面目峥嵘,声色铿锵有力,不苟言笑,肃声道:“故此,嬴政之策,便是以打击燕赵为主,辅以连横之策,剑指韩魏,伺机而动!如此一来,六国即便烢如何发展,都无法望及我秦国项背。而我秦国以战养战,攻则必克,战则必取!如此,只待一个契机,秦国必将大出天下!!”

      “眼下,正有一个大好的机会,能够全诸位之顾虑。既能伐战夺地,也不用将战火殃及我秦国本土!!”

      一听这话,子楚立马换了个姿閠势,心里想着:终于说到正点子上了。

      馵当即,连忙出声问道:“政儿,有话便说,为父正想听听我儿的打算!”

      闻牪声,嬴政躬身一礼,随后面向朝臣,面向蒙骜等人,目中精光暴涨,意气风发,说道:“去年诸国伐战,魏楚燕三国对阵赵国,赵国李牧虽击溃燕军,但是碍于魏楚联军进攻,无奈选讆择了和谈。而燕国虽战败,但却得了齐国大片土地,更是吞并了齐国赠予赵国的绕安重镇,赵国徒损兵甲辎重,到最后一无所获᳃,赵王定旕然对此心有不忿!嬴政所见,这便是我秦国的契机!!”

      此言一出,人们还未来得及思忖,就听到杛将领当中一位白发苍髯的老将出列。老将身着轻铠,目ꔭ藏精芒,老脸之上沟壑浮沉,显得岁月沧桑。ᣫ

      老ꔻ将出列后,朝着子醒楚躬身一礼,随后看向嬴政,隐隐含笑,问道:“公子之意,莫不是助赵伐燕脋之策?”

      “不错䙯!”嬴政顿首。

      “公子一策,既能防止战火波及秦赵边境太原郡,又能借助赵国之力打击燕国,可谓一石二鸟!”老将闻之,再次问了句:“只是老臣有些不╲明,公子之얒策,是否有些太过利于赵国?”

      堂上,子楚听到준老将之言,眉头㸑微皱,眼中带有些疑惑,一时难以理解。不过很快,子楚愣了一愣,紧接着嘴角一咧,看着嬴政无声地笑了……

      这一次,老将目中光芒闪现,看向嬴政的目光中,似乎隐隐有所蒖蕴意。

      “……”嬴政眼前一亮,从老将殴的眼中,似乎感觉到了一些信息,顿乣时心头一震,满怀深意地笑了笑,恭敬执礼,问道:“不知老将军名讳,嬴政想请教……”

      “臣麃돞公,拜见公子!”闻声,方才那老将正色一礼,自报其名。

      疑“麃公老将军?!”嬴政一愣냺,随即感慨道:“嬴政早駬年便听闻,我秦国有四位名将,乃我秦国军中四大柱石!蒙骜将军悍勇,嬴摎将军严军,王齕将军稳重,麃公垟将军老谋,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嬴政叹服!!”

      说着远远朝麃公拱手一礼,随即接着说道:“将军方才说,嬴政的策略利于赵国,这确实如此。赵国去年欲与我秦国结盟,本来两国前魶景无量,但谁知摊上了那等乱事,最终只能草草了之,不免遗憾。”

      此话一出,芈系芈宸还有楚系熊启不约而同,扭头看了眼嬴政,满眼的复杂,脸上神情更是僵硬无比,像是被人逼着吞了几斤翔一样。

      嬴政却没停下,继续说道:“赵国被魏楚燕三国逼压,绝对怒火在心。我秦国若刞是向其抛出柳枝,赵国必定会有所回应ꋁ,届时两国合ᔢ军伐燕,只要퇻赵军赔付我军粮草军备,那我秦军出兵一趟,既䰘无后勤负担又可削弱쇒燕国⅜,说不䄱定还能占得几分土地,岂不美哉?”

      嬴政对麃公大赞,眼中光亮始终不绝,所言婉转,话里有话,讳意莫深。

      麃公从头看到尾,对嬴政的表情和言论观察得仔细,顿时像是明白了什么,出声问了句:“若是我军出征,助赵伐燕,不知公子对于统兵之将,有何思虑?”

      嬴政顿了下橝,稍加思索,便回道:“既然是助赵伐燕,那所选将领自然不能是曾经率兵攻赵的人,否则激起赵国军民的愤恨,此次合兵伐燕恐会突쥌生变故。”

      “其次,所选之人ᤍ当果敢勇谋,曛对于战场形势把控得住,不能在他᥎国面前落了我秦军的风气!”

      说完,嬴政看着低头思索的麃公,笑着问道:“麃公对此,可有适宜人选推荐?”

      被嬴政念起,麃公苦笑连连,说道:“公子还真是心府过人啊!不过要选这统兵将领的话,确实是有些难办。秦国历来交战,多是与三晋征伐,而其中尤其以赵国为最。秦国军中可统兵之将,大都与赵国交过手,想找个没有与赵国裃冲突过的,还真是有些难寻……”

      这时,堂上却传来了子楚的声音:“麃公,本王记得你麾下有个名叫井忌的副将,此人如何?”

      “父王……”嬴政有些诧异,틲扭땯身看向了堂上出声的子楚,没想到子楚会出面,这很明显是已经赞同了嬴政的出兵策略,也差不多猜到了嬴政背后的打算。

      堂下众位臣子见之心如明镜,都知道了子楚的意思,有意贄助赵伐燕。

      “王上,井忌虽已在老臣身边十余年,但是若要让他单独统兵完成这一艰巨的任务,老臣不敢轻言啊!”麃公此时深躬一礼,对着子楚禀告。

      朝臣当中,有不少人都眉头微皱,看着麃公有些无语,心想不过就打一个燕国,榩还是跟赵国一起打,有什么难的?还艰巨??

      只是葐,蒙骜与王龁却相视一眼,都品出了一些不同寻常的地方。

      “无妨!”子楚却笑着说道:“虽然我秦国有此意,但是也要看看赵国有没有与我秦国结盟的想法,如若不然即便想得太多也是空谈。”

      “冯劫!”说着,子楚高声唤了句。

      “臣在!!”自从冯去疾上任之后,使臣一直都是由冯去疾之子冯劫出任,历来出使都办得不错,深得﯈先王和子楚信任。

      “此番出使赵国,就由你亲自去,替本王돎向赵国鲔带去合盟之意!时间就定在三日之后!”子楚吩咐道。

      “喏!”冯劫领命。

      “麃公,冯劫出使的这段时间内,就由你蚝来考教一下井忌。此番一旦出兵,则关系重大,不可轻视!”吩咐完冯劫,子楚继续向麃公传达了警言。

      “老臣谨曈记!”麃公深寥躬一礼,得令。

      “王上!”这时,一旁的吕不韦见状出声,说道:“既然我秦军有所调动,需不需要再次盘点一下所需军备,做䭨好出征的准备。”

      “嗯……兵马未出粮草先行,相邦言之有理。”子楚眼睛一眯詞,点了点头,随后看向堂下一人,嘴땯角微扬,说道:“王业,此番军备盘点,务必耺不能出错!”

      “臣遵命!”堂下,一人立马应声。

      “王上!”吕不韦再次出声道:“既然此次伐战之뫥法为公子所出,那就足以证明公子对于朝局政事的天赋,既然如此,王上何不让公子督查此次军备盘点,也算是历练历练。”

      “嗯~~”子楚拉长音应了声,满豜脸含蓄的笑,还没等到下令,就看到吕不韦一旁的芈宸跳了出来……

      ﮾ “王上,军备盘点乃军机要务,公子年少,实在不宜担此大任啊!”ॿ芈宸“苦口婆心”,忍不住出声劝道。

      “阳泉君~~公子在一旁监督,这样并不会影响到军需官王业的公务,为何不可?”吕不韦撇过脸,斜着瞅了眼芈宸,笑着反问。

      “公子还年少,经验不足,军备又是重政,若是这其中出了什么乱子,届时公子难逃罪责。吕不韦,你肓究竟想作何?!”芈宸恼怒反击。똙

      听闻此事,吕不韦顿时忍不住笑出了声,说道:“不韦真是没有想到,阳泉君居然也这般在乎公子,真是让人难以置信啊!”

      “……”芈宸脸一僵,随即讪讪说道:“公子乃我秦国天命之子,芈宸自然不能眼睁睁看着公子出错!”

      “阳泉君,公子还未接手呢,仅仅只是督查罢了,阳泉君就能笃定公子会犯错吗?”吕不韦脸一阴,暗搓搓็地阴了芈宸一句。

      “你!!”芈宸脸皮子涨得通红,无话可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