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推荐成人午夜寂寞

      余浅冰犹如风驰电掣般移到机关入口,看到流入漩涡的滔滔江水翻滚云涌,顿时心生卑怜。总觉得✒自己对不起命理,没能保护好她。

      他知道,下面那种水叫菁水,是饲养魂魄的营养物质。

      若有肉身进入,必将立刻化为液体,融入这滔滔江水,但其魂魄依旧保持在洪水伬之中。

      껷 命理从此处掉入水,必死无疑。

      回头斜视薛붵姿,双眼通红。他展开双翅,翅膀上的羽翼变得锋利,刺向薛姿。羽翼刚碰到她的身体,又被余浅冰收回。

      在顽国,为了活命,没有一个人敢轻易杀人,包括ኤ他余浅冰。所以,此刻就算在怎么冲动,都不能轻易动手,何况薛姿是父皇看重的侧妃䧫,也是空凌熙的母亲。 崅

      ⹜ 只要这世上有灵魂检测ꇥ师的存㞅在,就能检测死者生前的死因。

      余浅冰向薛姿走去,眼神里带有火光。

      “等会儿,大皇子,你听我说ጨ,我这畉是为了帮她……”

      话还未说完,余浅冰把她抛向九霄云外,反正薛姿善于制造机关,怎么说也砸不伤,摔不死。

      他极速延伸扩大自己的翅膀面积,完完整整的把整间屋子包裹起来,把原本竲柔软撣的ኸ羽翼变成钢翅。

      抽出自己푵的灵魂朝那滔滔江水冲去,反正灵魂是可以穿透任何物质的,即使薛姿回来关掉机关口,他和命理的灵魂也能回来。

      起初,原本命理被自己砸死后,他就打算离开这个地方,可因为李梦芸的灵魂,命理又奇迹般复活。

      ݌ 他便决定,留在这里一年,把她安顿好之后再走。

      这一次的突发意外,他就带㋬着她的씬魂魄一起往地球去,让她的灵魂回归本体,也会很快找ꔸ到新的肉体给真正的余命理。

      往江水中冲去,他的灵魂似乎得到前㉖所未有的⾻升华,这世间的菁水少之又少,没想ﰙ到竟被镶嵌晎在薛姿机关里。

      ๷菁水表面呈洪水状,但进入其中才发现,里面的世界与人间无异,只是多了一层薄雾气,让所有魂汖体或魄体看上去都是朦胧美。

      “余命理⣕,命理,你령在哪?”

      ⠳他在魂群街蝃道上唤命理,担心她刚进入的时候产生害怕的心理。

      忽然一阵寒风吹来,滴答的脚步声传入余浅冰耳中,一阵诡异的声音传来:“请问你是空意著空少吗?”

      空意著。

      ᛸ 很少有人吏知道他的真名。

      他镇定自若的转身,朝那身穿黑色披风戴帽的神秘女人点℈头。

      㫑“想找到命理少宫主ુ,䰧请跟我来。”

      ᔨ随那女人而去,一路警惕。

      ✫林间深处有护人家,红墙砖빎瓦,锦天绣ɿ地,进院子去ៃ时,女人将他带到大厅。

      他急与见余命理,便问女人:䮷“余命理㧱呢?”

      킒 耔“跟我来。”

      余浅⿍冰觉眼前这个女人的背影眼熟至鑁极,可怎么๯也想不到她是谁,便又随着她进入一个房槚间里。

      刚一进门,他便看到余命理静静的躺在床上,ꅒ命理比任何一样东西都要清晰。她整个人在这朦胧的环境之中最是明퓗显。

      他有些惊讶,显然命理是带着肉身和灵魂进来的。

      “太神奇了,至今除了命理,恐怕没人能够带着灵魂和肉体进ﯽ入这菁水之中吧。”

      女人掀开帽,顺畅的峘发丝飘荡在空中,一抹红唇燃于朦胧雾气之间。

      她脱下外套,渐渐道:“臏菁水仅饲养魂或魄,肉身若是进入菁水之中,必֘与菁水融为一体。命理之所以未被菁水所容,竚证明我做的实验很成功。”

      余浅冰疑惑:“实验?”

      他回头望她,大吃一惊,一时之间心潮澎湃:“干娘?”

      眼前这个女人,正是命理的母亲——纳兰蕊司。

      她微微扬起嘴角,寺笑不露齿,从头到脚都散发着高贵和优雅。

      “阿著,就知道你还记得干娘,没想到这么多年不见。你真事越长越俊了,这倒是和我家命理很配。”

      黠ꆚ 他不知所措,窰此刻곏眼前的命理其实也不算真正的命理,确ろ切的说,她只是拥有命理肉体的李梦芸。

      忽然,一个花轿直击命理房门口,里面跓出来一个青衣女子。还没看清她的脸庞,余浅冰心里滑过一丝悲伤,俩眼泛求出泪花。

      自陲六岁出宫以来瞃,他从未见过自己母亲,害怕自己忘了母亲的长相,于是在离开皇宫的时候只带了母亲的一幅画像。

      ✏锴十二岁时,母亲的死讯传遍天下,他独自在余府痛悲三日表。 ᫭

      䨹 빥看롇着花轿里的女人抬头,眉清目秀,清新可人。

      抍 那正是他母亲王慕慕年轻时的样子。

      他急忙跑到她跟前,想说很多话ᕀ却怎么也说不出口,最终简獯单的问了他一句:頖“母后,您怎么也在这?”

      “阿著,想当年,你离开母后的时候,还那么勜矮小,如今竟然已经比娘亲高了一个头。以前你出䍾宫的ᵩ时候⴩,我每天担心你的安危,自从知道你失踪之后,母后就没在皇宫好好待过一天……如今我的阿著安全的长大了。”

      王慕慕泪雨淋漓,她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能和自己再次重逢。

      余浅冰看着自己的母亲,悲喜交加。他扶着王慕慕进屋,솺问道:“母后,这些年来,你是怎么过来的?是招人陷害吗?”

      “并无쿢人陷害퇇我……”

      꼈 母亲给他解释事情的缘由,母女俩就这样聊了许久。

      忽而母亲提道:“怎么只有你掋和命理下来,你姿姨娘呢?”

      꿣 余浅冰皱眉,看母亲期待的眼神,他总觉大事不妙,在母亲的多次询问下,他说出实情:“他欺负命理,所以我就把她……把她高空抛物了。”

      “高空抛物?”纳兰蕊司和王慕慕目몁瞪口呆。

      他立刻摇头:“放心吧,姿姨娘橘没事的,넘她这么厉害。”

      “你怎么能对你姿릔姨娘这么不敬?”

      “母后,她对着命理放箭뫐,还是那槏种密密麻麻的箭,要不是我在,当时命理可能早就千疮百孔了。” 盲

      听到왯这삦里,蕊司和王慕慕都笑了,说道:“那是我们检测你对命理感情是否즥纯粹所用的方法。”

      “母后,干娘,你们两这是用我ᮬ们两的生命开玩笑啊。你想想,要是薛姨娘突然之间控制不好,我没有及时去救命理,那现在可能就不是你们俩在下面了,命理可能也会来陪你们。᳾”

      命理此刻被他们的谈话吵醒,迷迷糊륭糊中爬起来,问道:“我䷍要陪谁?”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