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样视频无限

      在所有异뚢乡漂泊的群体当中,“北漂”应该是大多数人都能耳熟能详的称呼了。尽管当下人们还没有“北漂”的概念,但是老钟却是事实上成了第一批的北漂人。

      1978年的国庆,老钟䚈过得有些狼狈。

      由于周日♏那天作死,晚上用胡同里的冷水冲身子,不慎被风吹成了感冒,昏昏欲睡了好几天。

      这还不算胿,没过几天,感冒没好,反而有加重的趋势,鼻子整日整日的不透气,折腾的好几宿睡不着,再加上没有固定的住处,那睡眠质量可想而知。

      웉겺除此之外䤺,国庆这样的重要节日,作ة为政治和文化中心的京城,加强管理是正常操作,各좯个部门的人把辖区内来回犁个三五遍,那是应有之意。

      像老钟这样当下少有的外乡人,更是成了重点打击瑫的对象,每一次修鞋摊子刚摆好,就被各个部门的人벬撵着走,谁也不愿意自己的辖区里有这样一个“不稳定分子”。

      脪 疏无意外,老钟成了周边人见人嫌的特殊分子。

      这还算好的,要是遇到胡同ꕰ里不讲理的盲流룘子,更是架秧子၍起哄,欺负外乡人欺负的厉害。特别是肖家ᨊ村媾的方叉子,仗着是周边小混混ꃊ的头,隔三岔五的就来找茬,也不说打你,恶心人的本事倒是想一出是一出。

      好好的修鞋摊子,被折腾的七零八落。

      要说老钟的脾气一向也不是很好,在砖厂的时候,只有他欺负别人,从未被别㠱人欺负过,这也算是天在下,地在上,掉了个儿。

      䐐 几次想抡起拳头收拾了这帮家伙,又想到家乡老母ꟃ亲出门前的嘱咐,只好伏低认怂。

      不졍过,经常被撵胲得东流西蹿也有好处,至少这四九城䧴倒是好好的熟꘻悉了一遍。

      京城夏天쳔的⶷日子᐀还好,怎么的都能凑合着过,饿的时候,喝一口井水也能饱腹半天,㥲睡觉也能随便找个墙角对㡃付긵一晚。

      可是天气进入11月,京城的气温着实降得厉害,虽没有东北那么冷,但也不是在户外能够将就的。

      老钟的鞋摊也像京城⎟的天气似的,彻底凉了。

      兜兜转转,老钟又回到了清大附近,落脚在了八家村,尽管紧挨着⛘京城的众多高諸校,但依然破旧不堪,与四周濧格格不入。

      老钟却是不管,找了个毗邻垃圾场的位置,搭了个低矮的窝棚,就算是临时的居所了。也许是时来运转,由于地理位置“优越”地缘故,老钟荽又找到了新工作--资源回收再利用,俗称捡破烂。

      当下京城的破烂领域㹭还没有被瓜分,也랫没有后世大名鼎鼎的13帮,特别是“川Ꮛ帮”巴中县的24万人还没有进膓京࡜,老钟的竞悳争压力不是很大。 原

      騪不过,78年京城人民的生活也不富裕,日子过的是相当精细,破报䏎纸还得留着擦屁股用呢,谁舍得往外扔啊,因此要从大堆的垃圾中捡到有用的东西也得靠运气。

      钢铁一类的东西最是精贵,但也是最好出手,⹵攒多了去村里的打铁房过一遍,铸成镰刀栟、锄头啥的抢手的很,第一次就收入了5块钱。

      ꮾ 来了北京的老钟쯥一直都是穷糟糟的,吃上顿没下顿的,啥时候见过5块钱?这算是他入京以来最大的一笔收入了。

      白面馒头足足买了十个,坐在窝棚里美美的吃了两顿Ⴆ,一觉醒来又是精神饱满,捡破烂的动力更是高涨。

      ⸻ 一个多月下来,老钟钱是挣了一些,但是也没少受罪,一双手⧞皲裂出一道道탉伤口,里面沾满了黑色的泥垢。

      有时候,老钟也是感慨,佹他是出来闯世界,想要衣锦还乡的,怎么就混成了和垃圾为伴。

      큕但就这样的日子,也不是想得就得的,就像那句老话“绳子总从细处断,苦难总磨外乡人”䤝。

      12月初的一天,京城还下起了大雪。

      老钟一如既往的去打铁铺送废铁,刚换了钱往回走,就被方叉子领着一椵群小混混堵了个正着。

      ﶻ 老钟是最看不惯这群人的,在他眼㕥里,这群混子仗Ⰶ着自己駡是本地人,平时一副志得㷺意满的嘴脸,从欺负外乡人处获得快感,甚是可恶。

      “我说钟爱华,你行啊?上一次让你滚出这一片,你是当耳܄旁风啊?蹥”戴着룭绿军帽的方叉ꡝ子叼⃊着卷嗹烟出了人群,好似为了显示他的威风,旁边的混子也随着方叉子的脚步往前凑了凑。

      “伣就是,你丫是不识好歹,今天要你好看”

      ፕ“啥ᓁ也不说,削他”

      “在这儿混,问过咱方爷了么?”

      ………………뷜

      旁边起哄架秧↮子的倒是不少,你一쯐言我一语的叫骂。

      蜲 瞧着老钟一言不发,方叉子稍显没趣,压了压双手,让大家安静下来,道,“我看你也不容易,想要在这儿混也行,每个月上交50块”。

      找到个生路不容易,老钟本还想认ૼ怂走人,可是听着方叉子的话,他知道今天难能善了了。叹了口䷋气,像是解开了封印,道,“方叉子,我日你老母,有种今天咱们就分个胜负”羃。

      唍这一次,老钟不能⍥再躲了,辛辛苦苦一醴个月也就挣跕个三五十块,方叉子张嘴就全要走了,这是不让他在这一片活了。

      ⎊ 半年来受了多少气,忍了多少气,这一刻他不想忍了。

      茬架瞬时爆发,一帮人打一个,就是常说的轂围殴。

      老钟今天是狠了心要给方叉子一个难忘的记忆,手里抓了块砖头就上,别人的拳打脚踢全不顾,对着方叉子就是紧追숁不舍。

      ꜙ身上不知挨了多少下,老钟才好容易逮着人,既然撕破了촁脸,那就不用讲究了⹱,死里揍是没跑的。

      ﹺ 缝 骑在身上就是一顿狂揍,方叉子用手护着耳朵和头都不好使,被打的是駌哭爹喊娘。

      其他混混也是得了老钟没法还手紦的机会,硬是往他身上招呼拳脚。钦 욻 

      不一会儿,身下的方叉子就没了声响,混읨混们一哄而散。

      也不知过了多久,等老钟醒来的时候,身边就只有躺着的方叉子,他没敢起身,全身实在钻心地疼,根据他的经验肋骨肯定是゜断了댓,鼻青脸肿也是肯定地。

      他伸了伸䢞手,试了蹐一下旁边方叉子⮳地鼻息,还好,有气,没死就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