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历史军事>

      “哞!”突然间,一道低沉的,恐뮍怖的声音席卷全场,就连远在千米之外的季长风,也是感受到一股极为恐怖的意志降临。

      这道声音仿佛蕴含了无穷的伟관力,让他的大脑陷入一阵晕厥,连是什么言语都来不及判断。

      心眼之下,只觉得心脏跳动的厉害,仿佛有什么了不得的愼存在苏醒。

      峃“嗯?”他艍注意到,身为幽灼霸主的太极混元猿,在这道声音之后,全身发颤,凝聚出ߐ的冰火猿灵体竟不攻自破。

      更为叫人惊愕的是,它竟然调头逃跑!

      꿔 朝着自己方向跑来!

      季长风有些看不明白,即便是简纾云,即便是那四个悟道境,太极混元猿都没有怯战,为何这道声音出现,会让筢它惧怕成如此模样。

      反观简纾云五人,在太极混元猿跑后,皆是色变。

      굩 简纾云动作最是鶬迅速,收起紫剑,身化流㏀光,朝季长风飞去믭,那四人也不是傻子,似是想到了什Ḇ么,皆是朝着不同方向逃ြ遁。 ゠

      转瞬㯹间,简纾云已是先太极混元猿一步,到了季长风身旁,催动力量,将他置于飞剑之末,弹指一射一颗莲子飞向太极混元ੇ猿,随后疾驰而去!

      “紧守心神,随我走!”飞遁间,简纾云还不忘一声娇喝。

      霎时,季长风敏锐的察觉到,周身有一股极为特殊的力量被调动,这种力量很奇特,出现的也很突兀,总之来说就是他从来都没感受过的诡谲。

      印象中也就寒霜液体,隐隐间与这种力量同出一脉。

      随即,只见天地间,隐有灵力枷锁缭绕,本是晴空万里,却忽闻电闪雷鸣!

      뿐放在之前,季长风根本不敢想象幽灼禁地还会有这样的情셔况,像是天地剧ਕ变!

      灵力枷锁似乎通灵,有着自身的意志鐞,眨眼间便隐现在飞剑周遭,ﶍ枷锁鉠交织,仿ﰓ佛要ҧ将他和简纾云囚ਔ禁起来。듸

      䦈轰嬜咔!雷电也在这ꠉ时化身长龙汀,从天而降!

      雷电即便是没有劈到身上,季长风也能感受到一股毁灭的力量掺杂其中,给他的感觉就是只要雷电劈中,甭管他神魂是否不损,都会形槎神俱灭!

       这道雷电,比起小懒的雷쐓霆一击,要强上百倍不止!

      “紧守心神췡!千万不要被乱神之力破了魂识!”耳旁,又是传来简纾云焦急的袃清冷之音。

      随着她的话落下,季长风只觉得心神巨颤,一股从来没有感受到过的寂灭之意,自心中햺喷涌而出,埆像是毁灭,嫨像是死亡。

      头脑轰鸣间,周身的力量仿佛只是余威,都压得他喘不过气,清퀊醒间,隐⹢隐可以看到,有极冰之意,从简纾云的体内散发,将闪电和灵气枷锁冻结。

      䌹 再然后,他就无法承受这股绝强的力量交汇的ዒ挤压鴃之力,晕厥过去。

      “唉!”隐㆛约间⥁,季长风听到了一声苍凉,落寞的倭叹息声。

      ...ማ....

      这是一个梦,很长的梦,是十万年来久违的梦。

      梦的内容赫然就是十万年内发生的一切,很玄乎퀟,好像冥冥之中刻入了记忆里一些事,又澟忘记了另外一ʠ些事。

      大梦一场!

      暷悠悠醒转,季长风팤只觉得恍若隔世,脑海中1803的睡觉值仿佛是在告诉他,睡了三天有櫜余。 謶

      愣神了有一会,才是打量起身边的情况。

      青山,绿水,蓝৺天,白云,这些在梦境中才会出现的事物,活脱脱的在眼前,一切都显得不真实,可季长风知道,再不真实也ൊ是真的,他出了幽灼禁地!

      真的出了幽灼錎禁地,来到了心神中一度向往的亘古之地的领土之上。

      一股玄妙的感觉升腾而起,眼神之幋中不禁一阵错愕,“这...”。

      䢦“幽灼禁地道则缺失,虽然灵气充沛,却是失了ᑗ该有的灵性,远不比螂外面的灵气来的舒适。”突然间,清冷的声音响起,为他解释道。擞

      回转头,季长风看到紫裙绝世的身影,一双玉足垂在崖边,背靠巨石,仰望苍ჷ穹。 ᷊

      不是简纾云又是谁?

      季梔长风虽不知这些天自己是怎么过ቛ来的,但是几天前的画面还是历历在目,是眼前这个女子带他走出了囚禁了他十万年的土地,“师傅”。

      呼喊间,喉ꄤ咙嘶哑,浑身剧痛。

      “你被道力所伤,要不是身子天赋异禀,怕是早就化成了劫灰,不过即便如此,身上的道伤想必也不好受,所以还是不要说话的好。”难得꬏的,简纾云声音柔和了些,耐心解释。

      “嗯...能和我说说那天到底是什么吗?”嘴上说着好,可是休息了片刻,季长风还是开口,想要知道当天的情况,到底是什么,让简纾云动用如此力量。这股力量,想必就是道级力量。

      沉默了片刻,耳旁㉄还是传来了一阵清冷之音。

      “你可知道魔鸒兽?” ䷻

      六兽之一魔兽!听到魔兽二 字,季长风惊住ᅰ了,满目之中不衦可思议遫。

      ․难道说那道⍫声音是魔兽?他想到。

      魔兽,六兽之中最为无情,最为强大的存在,传言只有神ꪢ兽旨和顶尖的种族,才能制约这种兽类。

      ▖制约而不是制服,可뉖见魔兽之强!

      如果说凶兽,秉承的是凶残,冷血和暴戾,那么魔兽就是凶兽之中ن的帝皇,它们每一个都蛞具有极其强大的力量和天赋,是邪恶的象征,也是罪恶之源。

      季长风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幽灼슠禁地存在魔兽。

      想窦想也不对,如果存在魔兽,那么不可能十万年,巨ᚤ灵族所在的那片地域,只有青炎吞天蟒来犯,应该早就会被魔兽征服,化为一片尸山血海了。쇺

      简纾云没有给他更多的思考空间,而是继续道“相传幽灼禁地,是一个囚笼,镇压着一只魔物,宫魔物Ḗ前身乃是蛮兽,被魔兽魔化!”

      “豪一直以来,我都以为是谣传,直到我在阴阳天堑的尽头,听闻了那道声音,才知镵道传言不虚。”

      “那只魔物,即便没有抵达庞七阶,也必定是六阶后期的存在,如果是在亘古之地上,我还可以与它周旋一二,但是那里,万万不⸓可能!”

      听到这,季长风忍不住疑惑,既然是邦被镇压了,为何又要惧怕它。

      许是知晓他的疑惑,简纾云向他望来,凤目中,有着一丝压抑“等你了解这个世界之后఑,想必你就知道,即便是魔物,又是何等的强大。”

      쁏Ⳑ她似乎是累了,又仰靠在巨石之上缓缓吐露,“等你稍微行动䌯方便了些,我便带你启程回宫门,⺃届时,你可以不必拜我为师,我ዉ亦会给你丹药,助你救助那只灵兽,只是我希望,将来,你能承担起振兴綾人族的责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