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天天看片

      苏照此刻结合着前世经历,还要想得深一些,眸光之中隐有几点星火闪烁,莫名的情绪在心碤头酝酿,“我开仙朝,不能只享受人道气运带来的修炼红利,而不给千百年以来,此方土地,饱受离乱之苦的百姓建立一个安居乐业2的生存环境……况且仙人长生久视,不争櫉朝夕,可筹万年之计。”

      驮 开뚄仙朝,争霸天元,缈不仅킇仅是人才之争,其实还有国力之몽争,体制之争,文化之争…… 汖

      大争之世,仙朝争锋,本就是此方世界的意志,给只知索取、不知回报,陆地纵横的仙道独夫……“蝗虫”们出的一慒道难题,谁能解开难题,开出药方,不仅仅是成就长生真仙那么简单。

      所谓千年未有之大变局!

      而这时,苏照并不知镋道这些隐秘,但身为一国之主,结合着三世为人的经历。

      埙 ܫ⇅㔔名为解苍生之于倒悬,用一种更꯹为先进的体制,摧枯拉朽一般,给这方暮气沉沉的仙道世界吹来一股新鲜的空气的……这样一颗种子,忽然在苏照心头生根发芽。

      “嗡……”

      此刻,苏照灵台之中,似乎随着苏照귤内心某种信念的确立,仙鼎光芒大放,璀璨绝伦,瑞气氤氲,原本斑驳陆离的鼎身,褪去了大半锈迹。

      緥“昇龙鼎也在认可ᣖ于我这种想法吗?”苏照神情微顿,心中有一种隐隐的欢喜,㯃重生蟶以来,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保,以及⌕一个相对虚无缥缈的长生愿景。

      可对于未来,其实还是处于有些迷茫的状态。

      等到除却袁彬之后,改变了前世的命⨜运,仇敌稍去,这种迷茫就是更多了一ဎ些,而后所作所为,也不过是遵循着未雨绸缪的机械惯性,为了应对将来的大争之世,以求不被未来的仙道大潮碾压粉碎。

      直到此荓刻,原本只成小我的䯡愿景,终究被一层更为宏大的广阔图景融合,达成个人命运和历史进程的统一。

      藫“虽然志存高远,但还需脚踏实地。”苏照眸光微动,觉得有些东西,就可以着手进行了,不必再徘徊迁延,于是,问着身后落了半步,默䎸然侍立的蔡安,道:“国中,可有匠师管理的衙署?” 즲

      蔡安愣了一下,思考了一下,回答道:“这些都由孟司徒统筹,应是有的吧,要不,公子,我派人去司徒府衙问问?”

      显雬然有些不确ൻ定,说着,就是招过来一个侍卫,附耳吩咐了几句ꡯ。㳨

      苏照点了点头,打量了一眼心思机灵西的蔡安,道:“稍后,去看看。”

      还有一件事情,ၑ就有些刻不容缓,组建情报䎰部门,防范卫ɹ、郑二国,额,同时也要打駮听一下那几位仙朝帝君的情况,狙杀倒不窢敢奢望,但提前筹谋,总是好的。

      蔡安心思玲珑剔透,虽然留在身边,他用着也十分爽利,但眼下的确没有比其更适合的情报人才。

      这时,苏子妗行至贩售一处手链、发卡,朱钗小饰品的地方,拿起一个手链,端详着,对着身后的卫湘歌,招手턤道:“湘歌,看看这个……”

      糠 卫湘歌走上前来,拿起手链,探出白皙如玉的手臂,比照着,此女显然不是仅仅ᬙ只隥爱红妆꼷不爱武装的男人婆,这㷟时就是低头端详着手链儿。

      那摊贩是一个荆钗布裙,薄有丽色的年轻妇人,还带着一个六七岁大的女儿,显然也看出这是大户人家的贵女,换了男装出行,又撇了一眼苏照,轻声道:“两位姑娘,这都ꂈ是以南山红珠⯬缀制起来的,有着馨香,戴在手腕上,宜室宜人……”

      苏照听着,不由熢莞尔,暗道,这带货,还真蝄是不分哪方世界,都能见到。

      这边厢,苏子妗和᷁卫湘歌二人各自挑了手链,戴上,引⺴来那年轻妇人的啧啧夸赞。

      〛 苏子妗和卫湘歌,未及付钱,苏照就是解下荷包,取出一片金叶子,递了过去,这世界许多细节并非如春秋列国一样,货币还是刀币,金银铜钱已יּ经作为货币开始流֐通。

      “这位公子,可有铜钱,我们找不樳开。”见在夏日阳光映照下쏃,发㘊出闪闪之光的金叶子,年轻妇人神色微变,目光盘桓许久,有些局促붲不安说着。

      “那就不用……撥”苏照吒怔了下,笑了笑,正要说不用找了,一旁的蔡安走上前,低뚏声道:“公子,还是我来吧。”

      븓 说着,从袖口之中取出半吊铜钱,递了过去,蛬笑道:“不用ኼ取了,剩下的我家公子赏你了。”

      晲 苏照静静看着这一幕,对于蔡安的心思缜密,倒也不以为意,칉只是将神莗识扫ʮ过远处几个无所事事、面相凶恶的魁梧大汉,銮见金叶子收走后,彼辈才将힎贪婪目光依依不舍收回。

      不过,一双不怀好意的目光落在苏照等人身上哠,躲躲闪闪。

      苏照皱了皱眉,面上若有所思,心头微动之间,就是抬眸看向年轻妇人灵台錠气运,见其头顶白气弥漫,中桻间隐带几丝红色气运将胃发未发,同时将周尚围灰黑色灾劫之气抵挡于外。

      醒“命不承运,就앰好比虚不受补,如果将金叶子给了这妇人,引来歹人觊觎,无疑是害了她。”苏照眸光深深,轻轻叹了一ﮕ口气,只是感慨完毕,就是转而站在底另外一个维度,思索一件事,뤬目光不由深沉、萵凛冽,“光天化日之下,竟有强梁宵小窥伺,温邑城内治安缉盗一事,不,应该是苏国七郡之地,或许需要整顿警备、梳蜭理滞狱。”

      所幞谓,王者之政,莫急于盗贼。

      ㉁ 不久之前,就有砀郡盗匪啸聚山林,俨然说明这个时代,因为战乱频仍,百姓流离失所,伴随着土地兼并导致的贫㭂富加剧,民生困苦,治安恶化。

      ⮖ “治安警备,狱⭇政……这些也需要重新构建。”苏照心中隐隐有了一些施政雏形,主要是对于司寇府的职权调整。

      至于从鰑严从重的严打,他倒是没想过,所谓最好的社会政策即最好的刑事政策,一味严刑峻法,不过是扬결汤止沸,并不能解决深层次的问题。

      “若在深宫之中,这些只是停留在纸面上,就很难有这ࡡ样直观体㺅会。”苏쌣照皱了皱眉,仅仅冰山一角,可已经感觉整个苏国都是百废待兴,亟需革新。

      而且,他觉得自己的一个命令,可能影响的就是苏国百万家庭的生活,前世就反퍞感一些官僚,拍脑袋作决策,而今他掌权用事,自然是要慎之又慎。

      这时,苏子妗轻柔如水櫤的声音打断了苏照的㎵思绪,“阿弟,想什么的,这样出神?”

      苏照轻轻一笑,道ᙂ:“没什么。倾”

      “好不容易得ㅣ闲出来,莫要再思虑国事了,当好뚟好散散心才是。”苏子妗轻轻一笑,说道。

      苏照点了点头,就༣是揢陪着苏子妗和卫湘歌,向前方而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