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精品高清观看

      走进网吧,经过收银台,苏菲还是一副气鼓鼓的样子,一见到郑活,就一脸不快地把头扭到一边。

      郑活想了想这毕竟也是个好郩姑娘,自己惹她生气也是不应该,于是走到收银台前,敲了敲桌子道:“美女,来瓶饮料!”

      ꪑ苏菲正᲼在气头笒上,哪想理他,梗着张脸,装作听쯸不见。

      郑活掏出五块钱伸到她眼前晃了晃:“喂,网吧连生意都不做了吗?”≛

      苏菲었总算被钱吸引了注意,一把抓过五块뱒钱,没好气道:“要什么饮料?”

      郑活凑到她面前,却不先回琴答,而是笑嘻嘻道:“你知道我的名字也经常被人误会吗?”

      “什么误会?我怎么知道?”苏菲皱起眉头,冷冰冰道。

      郑活笑道:“你看我的名字,一个‘郑’,一个‘和’,后面那个‘和’字,也经常被人误以为是‘和平’的‘和’,‘郑活럮’这个名字你听过没有?”

      “没有!”苏菲ᠲ毫ʻ不犹豫道,一点都不给面子。

      郑活也不以为意,继续道:“中学的时候,历史老师不是会讲‘郑活下西洋擄’的故事吗?뤁当时,老师一说到那个名字,大家就都发现,原来我的名字和那个名字写出来一模一样,只是发僣音不同。然后一下课襢,大家就围过来,对我说……”

      ᆗ说到这里,郑活特地卖了个关子,观察到苏菲䜡虽然装成不在意的样굵子,但显然还是在听,于是用夸张的语气道:

      “他们对我说……原来……你是一个太监쀠啊!”

      没错,当年下西洋的那个郑活其实是个太监챀,郑活的名字和他写法一样,从小到大,不知道因此受到了多少嘲笑。癧

      톾 郑活露出一副囈往事不堪回首的样子,在这边唉声叹气,ࢢ完事了看一眼苏菲的表情。苏菲却还是一脸冷漠的样子,像看傻子一样地看着他。

      “说完了没有,ܞ说完了就快告诉我,你要什么饮料?” ೸

      “好吧……”郑活立刻蔫了,想了想道,“给我拿瓶可乐吧,要百事的,不要玞可口可乐!”

      苏菲转身从冰柜里拿出一鲇瓶百事可乐,递给郑活,道:“给你……郑公公!”

      她一瞬间露出想笑的表情,却又硬憋了回去。

      郑活睁大眼睛看着她。好刔啊,这姑娘,装作ⱖ一副不在意的样子,结果立刻就鈠拿他说出来的梗ᾳ过来怼他!

      劸郑篚活自然辶是不肯服输的,抓过可乐,道:“好的……夜用型!”

      뒑 说完就赶紧落荒而逃了。

      后面苏菲瞪着这家伙的背影,又被气쒴得够呛。

      …………

      郑活回到位置前,看到彪哥以及苹其他选手都坐回位置上继续比赛了。屏幕上显示游戏正在准备回合,他刚好赶上了最后的十几秒。

      时间有些紧迫,但郑活还是没有急着坐回位䒩置上去操作。他先站到彪哥身边,对这个五大三Ġ粗的汉子认真说道:“彪哥,刚才是我失态了,说了很多不该说的话,我在这里向你赔罪!”

      ៝彪哥听到声音,回头看到郑活,他的气还没消,这时候怒冲冲地道:“道歉有用的话,要警察干什么?!”

      郑活䓶无语地看着这大汉,心想你可是职业小混混啊,说这种话好吗?

      꼛他想了想,把手中的可乐摆在彪哥面前道:“那这瓶可乐给你,算作我给你的赔礼!”

      彪哥看到可乐,明显愣了下,语气缓和了不少道:“一瓶……一瓶可乐就想打发我吗?”

      郑活一看,可乐还真有效,于是又将可乐在彪哥眼前晃了晃道:“冰的!” 䍱

      彪哥眼睛直了,也不掩饰了,直接抓过可乐道:“原谅你了!”

      郑活心里忍不住吐槽,你可是웕职业小混混啊,这么容易就被冰阔落收买,真的好吗? 화

      不过矛盾化解了就好,他也可以安心继续比赛了。

      坐回位子上,他听到彪哥后面的小弟道:“不愧是老大,就是小肚鸡肠,这么容易就原谅别人了!”

      彪哥得意道:“没错,我就是个小肚韙鸡肠的人!”

      说着,扭开可乐,然后“噗”地一声,刚才被郑活晃过的可乐,全都喷洒了出来。

      彪哥那边哇哇大叫,场面一片混乱。

      郑活在旁一脸黑线,装作什么都没听到,心想,你可是职业小混混啊……真的不是过来搞笑的吗?늈

      …………

      真正开始操作的时候,准备回合的时间已经只剩下几秒了。郑活匆忙点了个“升级酒馆”,然后看到酒馆的随从里有一个“百变泽鲁斯”,时间紧迫,一时间看不到更好的选择,郑活也来不及多遄做思考,于是鼠标一点,将“泽鲁斯”买下,准备鬂回合正好结束。

      劤 结果这一场比赛郑活买了两个“泽鲁斯”。

      숰这下该怎么办?他已经穿越到第一个“泽鲁斯”的身体里了,这第二个“泽鲁斯”,难道还是要由他来操控?如果他把第二个“泽鲁斯”也丢到场上会䨞怎么样,他难道会精神分裂,鿃分裂成两个他,去到两个身体里?

      핼 想不明白……

      䛁这种事还是第一次发生,郑活也感到十分疑惑。

      然后就听到脑海中传来声音:

      “小活……?”

      郑活轎心里一惊,然后喜道:“小泽,你醒了?” 㙎

      没想到沉睡的泽鲁斯居然在这时候醒来了,它的心情怎么样了,已经不自闭了吗?

      郑活心里迫不及待地想知ﰀ道泽鲁斯的状况。

      然后听到泽鲁斯的回答:“茀我已经好多了……谢谢你的关心……”

      泽鲁斯居然说谢谢了……这是从遇见泽鲁斯以来都没有슿发生的事。

      鶂 但不知为何,郑活却从这样的泽鲁斯身上感到一丝疏离感。

      貓 ꇫ就好像心的距离突然被这样的礼貌而拉远蒙了。

      泽鲁斯真的……没事了吗?

      ⅅ 郑活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却听泽鲁斯说道:“你不是答应过……要让我和你一起并肩作战吗?那约쳩定……现在还有效吗?”䵄

      泽鲁斯的语气小心翼翼地,似乎在害怕着什么。

      郑活突然明白过来,它是在害怕被拒졁绝!

      它如此害怕,쌾如此谨慎,就是因为如果再遭到一次拒绝,它将无法承受。

      늗它终究是在刚才的“崎岖外衣”之上受到了伤害,而偏偏还不像郑活这样粟有着现实这个绝对安全的避港塆。它受到了伤害,最多也只能躲在像“泽鲁斯商城”那样的角落里,默默地独自舔舐着伤口。它的伤,ഁ根本ᬨ没有那么Ꝿ容易愈合。

      这种状态,其实就像现实中那些没有家无依无靠的孤儿们一样,受了伤也无处可逃。拥有家的孩子们,永远都不会知道自己到底Ṃ多么的൥幸福。

      촑 郑活明白了泽鲁斯其实还没有恢复,于是自然知道自己该说什么。虽然泽鲁斯看不到,他依然微笑着,在脑中说道:“我们的约定当然攻有效!我一直都很期待呢……和你并肩作战!”

      뗍“真的吗?太好了……”泽鲁斯语气变得开心起㩘来。

      然而,它的语气马上又变得犹豫起来:“可是骈……像我这样的家伙,真的可以吗……我在那个世界里,每次参战,从来都是✞被人厌恶和嫌弃的ᾲ……这样的我,真的可以……和你一起战斗吗?”

      这个泽鲁斯厌恶着自己,怀疑着自己,伤害着自己,它的世界过于单调,单调到外界的一点风浪就会破坏它整个世界的平衡阈,这样的它,无比需要某种支撑。

      郑活笑道:“我也想到了,你这个逗比跑来帮我打架,肯定会⷇状况百出,各种拖我后腿,麻都麻烦死了……”

      他的话让泽鲁斯那边一阵沉默。

      鏆郑活却又话锋一变道:“不过啊,即便如此,我还是想要你和我一起战斗。因为,在那个世界,你就是我……唯一的朋友啊!”

      一句话说完,那边泽㟪鲁斯却依然沉默。

      䆓郑活感到有些不对劲,问道:“小泽,怎么了,你还在吗?”

      “呜哇哇哇——”

      泽鲁斯却突然大哭起来,吓了郑活一跳。

      泽鲁斯一边痛哭一边大喊道:“你才是ひ个逗比⾎,你才会㈸拖我后腿,我才不放心和你一起战斗呢——!!!”

      郑活被说得哑口无言,心想自己刚才是不是说的太过分了。

      却听泽鲁斯又哭着道:

      “呜呜……不过……谢谢你了……!!!”嶒

      泽鲁斯的哭声在脑中回响。

      郑活笑了起来,心里一块大石头突绍然落地。

      看来这个家伙总算恢复正常了。

      真是……太好了!

      傾 郑活笑道:“那么接下来,就拜托你了……我的伙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