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崛起复苏时代已满三十万字,可以开宰了

      七玄,位于中州西面,千万大山作为两处天然的分界线。其地势低平而广阔,少山而多平原,土地肥沃,物产丰富,极其适合万物繁衍生息。如此好的一块土地又谁不贪图呢?其北面的北魔早就对其垂涎三尺,只奈何两地之前横跨着一座巨大的山脉——擎天山脉。此山脉之高,直插云霄,修仙的大能者都未必能翻得过去,更不必说是寻常百姓了。也正是因此,北魔要南下,实为难也。

      万事并无绝对,山有高者,定有低者。擎天山脉东部,与千万大山临近处,有群山数十座。那里的山并不高,山与山之间开凿有阡陌纵横的道路。这些道路连接着南北,成为南来北往的交通要道。此处正是南下的门户,北魔一直觊觎此地,奈何此处有七玄的断剑门在此驻守。这一守,便保佑了七玄五千年来的太平。

      断剑门,七玄七大门派之一,五千年前由七玄唯一的化神期大能者项雨生所创。项雨生一生向道,手持一把断剑横扫妖魔,曾是七玄当之无愧的领导者。传说其宝剑一挥,扫平一座山头,便在那平顶之上创立了断剑门,而那山也因此被称为断平山。

      正是因为项雨生,因为断剑门的存在,七玄才能维持数千年来的安稳。

      安宁本就是来之不易的,在八千年前,此地并不称之为七玄的时候。那时七玄受到外敌袭击,四分五裂,各方势力都图谋于它。当时本地存在七个最强大的门派,它们在玄山聚集,联合起来成立了七派玄山联盟。它们立下盟规,刻在玄山之上,七派联合抗敌,保证七玄的独立和安定。联盟成立之后,各小派纷纷响应,参与进来,从此七派玄山联盟,简称为七玄,便成了所有人的共识,也造就了当今七玄的格局。

      七玄并非从古至今,一成不变。它也经历过分分合合,原来七个强大的门派也有走向衰落的,原本弱小的宗门也有变得强大的。时代变迁,但是七玄格局一直维持着上三门,下四门,众小派之分。比如断剑门,当年项雨生创立其不过数十载,断剑门就跻身为上三门之列,并一直维持了三千年之久。而后,断剑门经过两三代的发展,从巅峰很快走向没落,时至今日,却是沦为了下四门之末流。

      那几千年来的沧桑变化又有多少人清楚。对于寻常百姓来说,那断平山上的宫殿依旧雄伟壮观。山脚下,当年由项雨生所建的断剑城如今依旧繁华。这断剑门也依旧是那响当当的仙门。

      至于这断剑城,其不同于中州的城池,一般的城池都是由持着长矛,身着盔甲的士兵把守。可这里,城门处站着乃是梳着头发,拿着宝剑,身着素衣的道士。这里的人似乎对道士守城早习以为常了,每天城门一开,扛柴的樵夫、拉米的农民、跑生意的商人,都会在城门内外穿行而过。

      时为三月,一个头戴斗笠,身披破烂风衣,脚蹬铁靴,肩立一只红羽毛大鸟的少年缓缓走进断剑城。少年一进城,抬头向远处望去,那里若隐若现的能看到断平山的样貌。

      终于看到断平山了,那少年百感交集的说道:“黑羽,咱们终于到断剑门了。”

      是的,此人正是林辰,他自从进入七玄地境以来,足足赶了一年多的路程,也不知吃了多少苦头,终于到了断剑门。他与母亲的三年之约,再次相见的地方就在这里了。

      林辰虽然渴望再见到母亲,可是要进断剑门并不能急于一时。现在林辰需要寻一个住处,好好休整休整才是。

      是的,这两年来的逃难奔波,林辰虽然个头有所拔高,身子也壮实了许多,但是满身的污垢,晒得一脸黝黑,邋遢的像个流浪汉。

      说来,林辰也都忘了自己有多少天没有洗澡了,是该找个地方清理清理,好放松放松。至于去处,林辰早就想好了。他对黑羽说道:“听说这断剑城内有一家杭轩楼,那里的桃花羹非常有名。咱也好久没吃过了,不如过去尝尝?”

      黑羽点头同意。现在的黑羽可今非昔比了,当年他黑不溜秋,丑陋的只有林辰才肯待见,现在已全身蜕换成如火焰般绚烂的红色羽毛。其站在林辰肩上,绝如神鸟一般,光彩照人的很。

      至于杭轩楼并不难找,一打听便能知道。此酒楼果然是远近闻名,来来往往的客人络绎不绝。于是,林辰径直来到柜台前,开口说道:“掌柜的,我要预定了一个上等房间。”

      听到喊话,掌柜的不禁上下多打量了林辰两眼。林辰一下就看出了对方的疑虑,直接掏出银两交给了掌柜。见到钱,掌柜的这才略显尴尬,毕恭毕敬的请林辰到客房去,还亲自安排人烧水给林辰洗漱用。

      此时,林辰躺在澡盆里,认认真真的将身上的汗泥洗去,将蓬乱的头发梳平。而后,整洁了下面容,换上了一件干净的衣物。林辰如此一番捯饬,虽然两颊依旧消瘦,面色略有暗黄,但整体看来也不失为一位翩翩少年。

      这整装完毕,林辰便叫上黑羽,就要下了楼,打算去品尝下这杭轩楼有名的桃花羹。

      林辰俩下至二楼,寻了一个靠墙的位子坐下。林辰招呼道:“小二,来两碗桃花羹。”

      “好的咧,客官您稍等。”

      小二应诺,赶忙下去准备。林辰趁此空闲,向四周扫视,听听有没有关于断剑门的消息。

      林辰侧耳倾听,各桌的人似乎都在谈论同一话题。

      “听说明天断剑门就要在驿站公开招纳外门弟子了,你有没打算让你儿子报名啊?”

      “犬子不才,哪有那个福气啊。”

      “去试试总是无妨的吗!”

      ……

      “小哥你也是打算报名参加断剑门的招新的?”

      “是的,兄台你莫非也是?”

      “在下也是,还请多关照关照。”

      ……

      对于断剑门招收新弟子的事情,林辰丝毫不感兴趣。他来此处是寻母的,根本没有打算成为所谓的断剑门的外门弟子。

      而这不一会儿,店小二便端着两碗桃花羹上了楼,紧跟其后上来了三男一女。见此,小二赶快的将桃花羹端给林辰,然后马上整理一张四方桌,招呼新上来的四位客人坐下。

      这四个人来头似乎不小,周围的人见了他们,无不是压低声音,谈论起了他们。

      原来,这四位年轻男女正是断剑门的弟子,这从他们身上挂着的腰牌可以看的出来。那女子,身穿粉红色的连衣裙,各类首饰都不少,擦着胭脂粉底,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而且这人一脸的傲气,目不视人,活脱脱一个富贵人家,大家小姐的气派。

      林辰注意到那女子,其腰下的牌子乃是玉做的,而另外那三个男子,除了其中那大高个外,另两个男子的腰牌却是铁制的。林辰大概能猜到,玉制的腰牌应该是代表内门弟子,铁制的腰牌则代表是外门弟子。

      竟然那四人是断剑门的弟子,林辰倒是有意愿跟他们交流交流,好打听打听绿岫仙子的情况。不过若是冒冒失失的套近乎倒也不太好,还是先品尝下这桃花羹,再找机会去搭讪吧。

      此时的黑羽,才不管林辰的所思所想,一看吃的东西上来,整个脑袋扑下去,伸着舌头就吃了起来。林辰看到黑羽吃的满脸都是,不经一笑,丢给黑羽一把汤匙:“黑羽,还是学着用汤匙吧,要不然吃相太难看了。”

      黑羽倒是乖巧,一甩脑袋将脸上的残渣甩掉,爪子轻轻的将汤匙擒住,而后伸进碗里将桃花羹舀了起来,然后低下脑袋,将桃花羹送进嘴里。这样一组动作由一只鸟做出来,倒是显得格外有趣、好玩。

      而此时,坐在林辰正对面的那位断剑门女弟子一直关注着黑羽,她看到黑羽灵巧的使用汤匙的样子,竟动了喜爱之心。她侧身对身边的高个男子说道:“添渡师哥,你看那只红羽毛的鸟,多可爱呀!我要是也能有一只那样的鸟就好了?”

      见女子主动开口说话,那高个男可是欣喜若狂,他马上奉承的说道:“映夏师妹果然对小动物不是一般的喜爱,师妹若想要那只鸟,师兄我定倾尽所能,为你要来。师妹你等着。”

      那叫添渡的男子说完就站起身来,径直走到了林辰面前。他一屁股坐在了林辰对面,开口便说道:“小弟,我师妹非常喜欢你这只宠物,你开个价,卖给我吧。”

      林辰见对方主动找来,一开始还是挺欣喜的,可是对方一来就如此毫不客气的,发号施令似得要买黑羽,一点礼貌都没有,却是让林辰着实不喜。

      “黑羽不是宠物,是我的兄弟,根本没所谓的卖,所以你还是请回吧。”对方不客气,林辰也没必要给什么好气。

      添渡被林辰这一说,为之一愣,怎么还有人和畜生称兄道弟的?他不无尴尬的说道:“小弟你真会说笑,这样,我出一千两,你就把这鸟卖给我,也算咱们交个朋友。”

      竟然想用一千两买他,黑羽显得愤愤不平,张口就要喷火,将这不知好歹的家伙的毛发烧的精光。不过对于黑羽如此冲动的想法,却是被林辰给制止了。

      “你出多少钱都不可能。想交朋友,当然可以,不过也该先自报家门吧!”林辰并不想平添不快,于是便退一步说道。

      听了这话,添渡这才意思到自己有失礼节,赶忙自报家门道:“在下是断剑门内门弟子,布斗上仙座下弟子姚添渡。不知朋友如何称呼?”

      “我就一名游侠,姓林名辰,叫我林辰即可。”

      见林辰无背景,姚添渡便又大胆的说道:“想必朋友你是想参加门内的纳新是吧,若你肯割爱,我可以交你这位朋友,保你进宗门。如何?”

      “不必。”林辰本就没有打算参加断剑门纳新弟子的事情,就是要参加,林辰也有自信以自己的实力也能进入。

      林辰回答的如此决绝,着实让姚添渡气愤不已。都已经放低架子了,这林辰还是软硬不吃,分明是有意跟他过不去吗。

      这边姚添渡和林辰攀谈一直无结果,那边又等的不耐烦。于是乎,一个体型中等,皮肤黝黑的男子便也走了过来,询问起了情况:“师叔,还没谈妥吗?”

      “丘山,这人不识好歹,好说歹说也不肯卖。”

      这来者乃是断剑门的外门弟子,姓陈,名丘山,别看他皮肤黑的跟农家汉一样,可却也是财大气粗的主。他听了姚添渡的话,竟也毫不客气的对林辰说道:“兄弟你就开个价吧,我们一个子也不会少你的。”

      这些人怎么都如此毫无礼貌,竟一副高高在上,俯视看人的样子。对此,林辰瞬间对这些人没了耐心,打听绿岫仙子的事情,还是找别人好了。想罢,林辰起身就要走,不再和他们纠缠。

      见林辰要走,姚添渡急了,他可对映夏师妹夸下海口,要帮她将这只鸟要下来的。所以,姚添渡并不肯让林辰走,手一伸就将林辰拦下。对方竟敢拦他,林辰不禁一怒,真气瞬间放了出来,将姚添渡生生震开。

      强烈的真气突然爆发,在场的诸位都为之一愣。还在座位上坐着的一男一女马上起身,赶了过来。而见此,其他客人都安静了下来,甚至有人悄悄离开了这里。

      “小子,你要干嘛,不知好歹?你不知道添渡师叔是布斗上仙的得意弟子吗?你想动手,不看看这里是哪里,小心咱们将你就地正法了。”那个断剑门的瘦高个男弟子,刚冲上来就毫不客气的对林辰呵斥道。

      “眺波莫要如此无礼。”那个叫映夏的女弟子阻止道。

      这个叫映夏的女子倒是显得和颜悦色,她对林辰说道:“阁下何必动气,是我有意看上了你的宠物,请添渡师兄帮我求的。也许是我们的行为太鲁莽了些,但还请你不要介意,实在是我太喜欢这只鸟了,还请阁下割爱。在下呢,姓池,名映夏,乃是莲城城主的女儿,也是……”

      “够了,”林辰已经听的不耐烦了,不等对方把话说完就厉声回绝道,“管你是什么人,管你是什么背景,不可能就是不可能,还请你们让开。”

      本来林辰的心情还是不错的,可现在已被这些无理取闹的人搅得一塌糊涂。而那些自命清高的人,被林辰的‘不识好歹’,也弄得大动肝火。一时间,双方的矛盾进一步的升级了。

      “给脸不要脸,今天非给你点颜色瞧瞧。”那个叫眺波的男子突然伸手,一把就向立在林辰肩上的黑羽抓去。

      黑羽可不是吃素的,它也早被这群人闹得火大。对方还敢伸手来抓他,他嘴用力一突,直接将对方的手击出一血淋淋的洞来。

      “乐眺波你没事吧,”姚添渡见眺波痛苦的翻到在地,大怒不已,指着林辰骂道,“你竟敢伤人,我非得要你付出血的代价!”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