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历史军事>

      “虽然是像斋藤哥一样用的左手刀,但是右手却也同样是惯用手吗?”

      对于凌泽能够挡下他的绝招,冲田总司本人也觉得很是惊讶。

      毕竟如果是不熟悉的人的话,是很难能够想象的到他的绝技会是什么样的,那是超乎了普通人的想象力的绝技。

      就算能够凭借着身体的本能反应过来,挡住他的第一次“缩地”突刺,但是在“平青眼”三段突面前,一般人也很难能够招架得住后面的那两段如影随形的突刺攻击。

      “我知道了,他能够“看破”冲田的“平青眼三段突”的原因,是因为他的眼睛看不见。”

      专业解说斋藤一的解说天赋,在幕末时期就有所体现,在经过了最开始的震惊之后,他的脸上出现了恍然大悟的神情。

      “因为他的眼睛看不见,所以能够不被冲田的速度制造的视觉欺骗所影响吗?”

      永仓新八接过了斋藤一的话,显然他也已经想明白了这其中的关键,结合着他们自己面对冲田总司的攻击时的情况,他们很容易便能够想清楚这其中的问题所在。

      冲田总司的速度确实很快,“缩地”这个超神速的身法技能,也同样的非常的变态,但是凌泽的“三觉”却可以在第一时间便捕捉到冲田总司的动作。

      虽然没有办法像“未来视”一样做到真正的看动作细节提前预知,但是凌泽的“三觉”却可以帮他省略掉因为视觉欺骗而耽误的时间,让他能够在第一时间对冲田总司的攻击做出反应。

      虽然这节省出来的反应时间微乎其微,但真正的高手之间的对决,往往就是通过这些细微的差距,便能够分出胜负、改变局势。

      “能够抓住、捕捉到那么细微的信息变化,这个家伙的其它感官得有多么的优秀?!”

      得出了结论的新选组众人再次被震惊到,虽然眼前之人失去了视觉,但是他在其他方面的天赋,却也足够羡煞旁人。

      但凌泽能够挡下冲田总司的“缩地平青眼三段突”,真的是已经尽了全力,一方面是因为冲田总司的总体实力不如绯村剑心,另一方面是因为冲田总司的“平青眼三段突”只有那三板斧。

      在三次突刺使出之后,冲田总司自己也没有后招衔接,这就会让他在三招没有杀死对手之后的攻击开始变得乏力。

      而以凌泽的反应速度和信息处理能力,正好可以挡住冲田总司的三次攻击,刚才如果冲田总司继续的跟进攻击的话,那凌泽就已经是不得不使用帝具的力量。

      可惜天妒英才,冲田总司尽管在剑道一途上天赋异禀,但他却有着一具一直在拖累着他的身体。

      现在距离冲田总司第一次发病到昏厥过去的程度的日子,也没有多少时日了。

      那在幕末堪称不治之症的肺结核,此时已经在折磨着年纪轻轻的冲田总司。

      压住了身体因为动用超负荷的绝招而产生的些许抗议,冲田总司仍然是笑着看向凌泽。

      “市先生,你的实力非常的强,很难想象如果你拥有正常人的视力,那将会是一位多么可怕的剑士。”

      冲田总司的这句感慨说的又岂止是凌泽,他何尝又不是在感慨“同病相怜”的自己呢?

      “命运在给你关上一扇门的同时,一定会为你打开一扇窗,如果我拥有了正常人的视力,是否还能有如今的成就还是未知的。”

      凌泽对于冲田总司的感慨,显然就并不怎么认同,如果他有正常的视力的话,他的听力肯定就不会像现在这么优秀,因为他不会着重的去训练听力,这是很现实的道理。

      “......”

      冲田总司一愣,显然是被凌泽的话触动到了心神,他不就是属于那种标准的“关上了身体的门,打开了剑道天赋的窗”的类型吗?

      虽然在这个历史时期,外国传教士们已经再一次的涌入了日本,但他们仍然还是被禁止公开传教的。

      德川幕府长期的对基督教的抵制很有成效,冲田总司显然就并没有听说过这句已经烂大街到快要发馊的老鸡汤。

      “冲田!你们还在战斗。”

      看到冲田总司那副心神震动的样子,观战的斋藤一显然是有些着急,他觉得冲田还是有些过于天真,竟然轻易的便被对方的话语影响到了心态。

      冲田总司的病情隐藏的很好,在他在池田屋事件中发病之前,新选组这些朝夕相处的同伴,竟然都不知道他已经病重到了那种地步。

      “是,斋藤哥。”

      对于斋藤一的催促,冲田总司只是笑着回应了一句,随后他便立刻再次的摆好了架势。

      “砰!”

      脚下骤然发力,冲田总司的身影便又一次的消失在了众人的眼前。

      “踏踏踏踏踏!”

      冲田总司快速移动的身影,虽然用肉眼无法捕捉到,但是他重重发力踩在地上的声音,却是一直在不停的响起。

      那踩地声和他移动带起的破空声,以及身体的温度、气味混合在一起,让他的身形的移动轨迹,在凌泽的脑海中不停的勾勒出来,任凭他花里胡哨的一通乱秀,凌泽却始终都在锁定着他。

      “踏。”

      然而冲田总司还没有来得及发起凌厉的攻击,他自己却是不得不先后撤停了下来。

      冲田总司脚上的那双草履此时不堪重负,已经是直接的崩开,显然是无法再穿。

      “抱歉,我可能没法战斗了,这招“缩地”什么都好,就是有一点太费鞋。”

      冲田总司一手拿着加贺清光,一手尴尬的挠着头,他的笑容里也带上了一些不好意思。

      而看着任务进度条已经跳到了(3/5),面对草履崩开,蹦跳着退到了一旁的冲田总司,凌泽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战斗会因为这种原因结束,是凌泽怎么也没有想到的,而他更没有想到的是,系统竟然默认是他取得了胜利。

      如果可以的话,凌泽很想让冲田总司去请教一下绯村剑心,问一问绯村剑心的那双草履是哪里买的。

      绯村剑心的草履就像是少女的反重力裙子一般,不论他怎么“飞天御剑”,那双草履就像是黏在了他脚上一样,让牛顿老师气的只能在棺材里做仰卧起坐。

      很显然,绯村剑心的草履就要比冲田总司的质量好太多。

      “斋藤哥,交给你啦,一定不要给我们新选组丢人,用你的牙突拿下他吧!”

      冲田总司蹦跳着退到了新选组的队伍中,他蹦着拍了拍高大的斋藤一的肩膀,一副把一切都托付给了斋藤一的样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