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宫廷争斗>

      郝晓梅下班回家后,首先打ꇜ水擦拭一下身子,因为工作一天让她出汗太多卜了,浑꫕身一股汗泥味让她感퉊到极不舒服。

      夜深人静,当她拖着一副疲惫的身躯躺在床上时,脑海里又扝不禁闪烁出刘成凯的影子,也联想到孌自己病倒时被他带回家,并蹕得到悉心照料的情景,顿时泪眼汪汪。

      她再嫟也躺不下去了,立即坐起身来,再从床头柜的抽屉里取出ŗ信纸和钢笔,又是一阵奋笔疾书。她把对他的思念都寄托在每一个字,每一句话,每一个段落——

      轊过了几天,她发薪水了。

      马平川自땑然不会扣除坢她半个月的薪水。手里握着一打钞票,令她兴奋得百感交集,一遍又一遍细数着那叠钞票,仿佛盘点着源源ⰴ不断的好日ॶ子。曾经面临人生测绝境的她对美好的生活充满了渴望。当她终于淘到步入社趫会的第一桶金,也看到了生活的光亮,那럪种激动的컑心情不言而喻。

      她㓆非常懊悔自己的那封信发早了,多么渴瘕望把这份的喜悦与亲人分쮉享啊。

      ᶮ 㗶刘成凯很快就接到了这封信,又怀着一副᳐殷切的心情打开了信뚝纸,信中每一个字都像珍宝一样令餼他浑身热血沸腾。

      郝晓梅的信中开鷊场白还是‘想念的刘大哥’那几句,既亲切而又保持一定的距离,这令刘成凯感觉不疼不痒。

      —賙—很高兴收到你回信,得知你在ꭨ部队训练很忙,既担心你的身体也为你感到高兴,因为只有刻苦了练功,才能练出一身好本事。其ꁿ实,你已经很厉害了,单从把我从那两个男䷶人手里救出来就可见一斑。不过,䕹艺无止境,希望你的本事ࢤ更进一步,将来做一名大英雄。你知道吗?我从小就特别崇拜英雄,希望自己长大以后也能像英雄那样行侠仗义。可惜,我真恨自己是一个女儿身,就连自己也保护不了。你的出现让我的英雄梦又重新做起来了ѕ,因为这个梦想寄托在了你的身上。所以픳,你一定要练㦘好本领,将来为社会除暴安良。虽然这是一个和平的年代,但世道上还有许多不平的事情等待你去匡扶正义·······

      뛴 刘成凯阅读到这뒗里,不禁仰头吸一口气,觉得郝晓梅因为成长在一个特殊的叽家庭ᬰ,从小就蒙受许多的不平,对生活对社会有些愤世嫉俗,这也是可୲以理解的。

      接下来——

      䀿 我目᠝前工作很顺利,只是越来越感觉工作环境太差了떉,这里的生产线听说是二三十年前的老设备쿱,不禁噪音大,而且散热性能뭈也差,只要在它跟前工作十分钟,肯定会被炙烤成一身汗ͬ。我听师傅讲,有许多郊技术能手就是因为厂里的待遇低,工作环境差而选择跳槽去另一家私人企业。当然,这个᫡厂目前承包出去了,也算是私人的企业了。不过勴,你不用为我担心,凭我的感觉,用不了多久,我们的工作环境也许끼能得到改善,因为老板好像㥒很尊重♎我的意见,真的已经思考改变现状了。

      潫刘成凯看到这里,顿时产生疑惑感——那个老板为啥会ཋ尊重一个新来的女⨘工意见?晓梅究竟跟巏他之间发生了什么?

      等看最终㤮看緊完了整个一封信,不用怅然ፎ若失。

      当츨天晚上,他立即给郝晓梅回信了——

      晓梅见字ُ如面:

      撇 诋首先感谢你对我的鼓励。我其侷实也很崇尚英雄,但没想过自己会有詒一天成为一名턟英ᛪ雄,会䰉朝着这个方面去努力的。对于我来说,练就一身好本领是目前迫䲘在眉睫的任촎务。为此ﶍ,我要比其他战友付出更多돋的努力。ႈ你知道吗?有时候一场训练下来,我的胳膊累得都抬不起来了,曾经有放弃的想法,但一想到我娘为了我而默默付出那么多,我就没有资格不坚持妏下去了。就算为了九泉之下的我娘对我殷切的期待,我也要发奋图强,不让她老人家失望。

      得知你对工作越来越适应了,턈这说明你完全可以凭自己的努力来自食其⑅力。我由衷感到高兴,也希望你㢻能保重自꘏己的身体,听说你那里工作环境很差,尤其폐令我担忧。你是一个女孩,如果长期在很差的环境里工作,肯定会对身体造成极大튈的危害。所以我建议你要留意一下其它的工作,舣一旦有机会,就要换一个工作环境。关懅于你提到向老板很尊重你的意见,令我感到很蹊跷,难道你橌向那个老板提建议了吗剟?藭以后最好别做这样的傻事了㰿,因为老板们都在只为攫ဟ取利润,哪一个肯鶴工人们的感受㪾呢?尤其是要花钱改善工作环境。你就别蟞天真了。唉,这也不怪你,你毕竟刚⤎刚走上社会꣦,人生阅历还很肤浅。所以,你以后要在社会这个大课堂里多学习,多积累经验。另外,你一定要注意自己的安全,因为你长得漂亮,肯定会令某些不安分的男人垂Ĥ涎三尺的。尤其你那里的男老板就更加要防范。他嘴里说尊重你的意见,也许是心怀鬼胎呢,目的就是在博得你的好感同时对你不利。

      刘成凯写到这里,一时无词了,正在思索的时候,突然宿舍外传来一声长笛。他立刻知道现在到讪熄灯的时候了,佇只好匆匆收拾霐好了信纸。

      当他在漆黑的宿舍里胡思乱想的时候,不禁对刚才信中的提醒有些犹豫了,自己是不是有阻碍人家交往的权力?万一晓梅对那位老板有好感呢?

      此刻,他没法在漆黑的宿舍里修改书信븲内容,只能等到࢕明天天亮了。

      可是,就在半夜ꮬ,他做뇤了一个梦——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