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嫩saoba99.com

      在쓀距离古堡뛗有一段距离㐰的一段⺾山林的巨石之后,约翰·戴森一脸肃穆的看着띊从头顶呼啸而过的烈火飞机,然后看向身下的四个人说道:“好了,考夫曼已经开始行动了,那么接下来就鐸该我们了,我錿们必须要把握住他给我们制造的ⴃ机会,尽可能快速的进去,将人救出来,然后快速的撤离,我希望各位尽量不要有额外的耽搁丱。”

      说这番话的时候,约翰·戴森忍不住的看了海王纳摩一샼眼,他知道,海王纳摩这一趟的目的除了要将同䧪族的尸体◒拿回来,还要尽可能的杀死维尔纳·莱捽茵哈特。

       然๙而必须要明白,眼前的这座古堡摆明了就是一场陷阱,如果他们不能够快速的进出,那么很可欮能所有人都要失陷在这里,可是就算明白又怎样,约翰·戴森根本压不住海王纳摩。

      海王纳摩的实力,即便是放在整个圆桌骑士团当中,也是数一数二的,整个圆桌骑士团没有几个人能够蜳压得下킙他,更别说是还没有获得任何称号的约翰·戴森了。

      一时间他心底忍不住有些抱怨,那些获得了称号的׻家伙为什么不肯来主导这一次的镘行动,不然的话,海王那么必定会老老实实的听话的,而不是像他现在这样,已经告诫了好几次,但对方依旧像是没听见一样。

      ⲟ不过话说回头,约翰·戴森心里也清楚,䎐那些获得称号솄的家伙没有来这里实际上是对的。

      椳 不管从哪方面获得的情报来看,眼前的这一次行㾶动,他们所将面对的都是一个早就排布好了的陷阱,光是从表面上来看,这里就已经聚集了一个加强连队的兵力,如果不是担心掉级太多的人很可能会导致暴Ჩ露,那么搞不好,那些家伙已经将一个团的兵力给调过来了,而且⋬还是拥有重火力的一个加强团。

      抬 可即便是如此,经过他们仔细的进行侦查之后,还是为莱茵哈特的大手笔感到惊讶。

      在这座古堡䇖的四周,密密麻麻的修建了不下十座秘密工事,山头,地下,树林之间,还有其他一些人眼看不到的訂地方,全Ꜳ部都构筑了秘密的工事,几乎将整个古堡为一个水냺泄不通,也就是他▀们当中有人有特殊的能力,否则的话,贸贸然的闯入其中,即便是他们也难以全身而退龍。

      如今的这个时代已经不比往昔了,狂暴的子弹,强大的炮火,稍不注意᤯就有可能让他们身受ⳗ重伤,而一旦让这些东西集中要害,넒那么即便是他们也只能够一命呜呼!

      在这些秘密的军事工事里面,除了布置有一架又一架䌧的重型机枪之外,在一些更远处᧖的地方,还有坦克和大炮正在严守以待,更别说是这些隐秘的山林当中所布置的地雷陷阱,那些东西更是要命,稍不注意他们就会暴露踪迹,而紧跟着一旦被重机枪和大炮集火,即便是他们这群人实力不足,恐怕也要倒下几个。懑 ਞ  这一切很明显,是莱茵哈特为了对付他们这群人而准备的陷阱,所有的一切,他们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而且谁知道在这些现代化的㐋立体炮火之下,还会有῝什⧣么样的强大陷阱?

      但是这一趟他们又不能不来,且不说在古堡当中的那些属于军情六处的秘密间谍,他们每一个都具有重要的价值,や即便禰是无法在隐藏在巴黎获得机密情报,但是通过他们原本的关系网络,也⡁能够诱使更多的人来为盟军服务,更何况他们能够活着被带到伦敦,本身就极具宣传价值。

      而ﯷ且最重要的还是那一ૐ具属于亚特兰蒂斯人的尸体,莱因哈特是研究超级士兵的好手,鬼才知道他会拿那具亚特兰蒂斯人的尸퓉体做什么,如果说用在超级士兵实验当中,即便是不明白他会怎么៣做,但也能够想到,这绝对不是一件好事,更别说纳摩是绝对无法接受这种事情的。

      如果说放在开战之前,对于㗘大西洋北部점突然出现这么一股神秘的海中势力,痩以英格兰人一贯的霸道,哪怕这些人并没有和日日曼帝国走在一起,他们也会进一步的去铲除这些隐患。

      然而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英法盟军在陆地上待退的太快了,快的远远出乎人们的想象䠁,而日耳曼帝国也并没有和亚特兰蒂斯人勾结起来,他们之间反而是反目成仇,在ﱌ这种情况下,帝国方面和㡵亚特ꅟ兰蒂斯人骉的结合也在情理之中瀱,糖至于说战争结束之后双方会怎样相处,那+就是另外一回事脪、

      不过他们这一行人竟然敢来这里,最重悍要的就是因为他们拥有能够解决眼前所有敌人的信心和实力,但是必须要快,时间拖延的,只要稍微长一点,对他们来说就桃绝对不是好事。

      法国境内暂且不说,就说是在几百公里外的阿登山脉的另一头,以及包括在比利时境内,都驻扎有不知道多少的日耳曼帝国的军队,其他的武装燴力量或许无法及时抵达,但是飞鎴机不一样,只要这里的战士打响,用不了半个小时,从各个方面支援而来的战机就会立刻赶到这里,卡尔考夫砩曼想一个人应对那么多的飞机是做不到的。

      卡尔·考夫曼,就是那架헣火焰飞机幻影雄鹰的驾驶员,也就是莱因哈特眼中坐骑非常特殊的恶灵骑士䪴。

      恶灵骑士的来历其实都差不多,他们的身世一向坎坷,卡尔·考夫曼是波兰裔美国人,在波兰战争爆发之前,他就已经想好要将自己的父母转移到美利坚去,但是他还是晚了一步뭖,就在他自己准备驾驶飞机带着父母离开的时候,战争噗爆发了,而他的那架飞机则被日耳曼帝国的王牌飞行员䇉所击中。

      㷖毫无疑问,他的父母当场死亡,而即便是他本人,正常情况下也活不下来,可是最后呢,他不但活着回来了,甚至还成为了一名恶灵骑士,回来来找日耳曼帝国罜报仇。 뼖

      而他所驾驶的那架飞싯机,实际上也并没有看上쏮去的那么神奇,在攻击方面,那架飞机퐢只能配备一把重机枪,其聍他任何的炸弹都无法๲放置在上面,这也是为什么欢迎熊英在巴黎上空绕了一圈之后,却也𤋮没有扔下任何炸弹的原因,而且只有他们这些一起配合过行动的同伴才清楚,这架飞机也拥有他自己的缺陷。 

      说到底,幻쥱影雄鹰ꉡ的能力,终팖究还是来自于卡ᦑ尔ꋐ·考夫曼本人,他自身虽然可以随时化作火漦焰形态,并且也将自己的飞机转化成火焰形态,뚵但是这种火焰形态所能持续的时间是有限的,而且如果飞机没有处在火焰形态下就遭受到攻击,那么很有可能会被直接击毁。

      小一点的伤创,卡尔·考夫曼可以通过自己的复仇之火来修复,但是如果飞机受创严重的话,那么即便是复仇之癄火,也难以将它修复。

      所ꞑ以从各个层面上来讲,他们的行动都必须要快,但是约翰·袔戴森却担心莱茵哈特所布置的陷阱并没有那么简单,尽管他们这一次来的㣾人实力ꝴ有些不足,如果海王纳摩不听指挥的话,那很可能会导致功败垂成。

      “幽灵,你立刻潜入进去和我们的人取得联系,一旦古堡四周的日耳曼士兵陷入混乱,让他们立刻从古堡对外发起冲击。”约翰·戴森的目光看向了一侧只灸有一道影子的幽灵。来无影去无踪的幽灵。

      幽灵习惯性的没有说半句话,光影一闪,他立刻就不见了踪影。

      峞 约翰·戴森紧接着说道:“风速,你做第二波,一旦日耳曼人的防御工事被考夫曼所吸引,那么你立刻出手,杀死我们线路人所有的敌人;纳摩,你和我做第三波的冲击,正面冲榆击吸引莱茵哈特的注意力;霹雳火,你做最后的接应,在里面的人冲出来之后,立刻接引他们撤退,我们的原则就是要快。”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