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多多无密码在线播放

      䲋“刚刚接手工作,忙一点也是没有办法,上午忙着关注股市的情况,耽误了不少时间,只好晚上加班把工作做好了。”欧阳德和解释道。

      Ḉ “你也是,为了这一个月一二万元的工资,有必要还去厂里上班吗?咱们现在也不差这每个月一二万元的钱了,何苦把自己弄得这么辛苦,让人鮄家看了心里都不好受。”席卫星说道。

      “怎么你心疼了,咱之所以做这个洖总管,可不是图老板给的这一二万元的工资,是为了䝗自勓己摇以后开家具厂,积累一些经验。

      另外有䚽机会去国外转转,收购一些名贵的红木懜,这些名贵的红木剤,升值的潜力可是比买房子的升值空间都要大。”欧阳德和解释道。

      엣 “好了,你说的这些我又不吻懂,你觉得有必要你就去做好了,但别这么拼命,现在年轻还不觉得有什么,以后上了年纪,落下了什么毛病就不好了。

      这묥钱又是赚不完的,差不多就行了,先去冲凉吧!我给瘑你把饭菜热一下,冲鯇完潱凉之댐后吃点夜宵再休息。”

      坜席卫星知道自己说不过欧阳德和,连忙阻止他继续的ꚗ说下去了,推着他进卫生间去冲凉了。

      쎑 认真的说,席卫星的厨艺还是很不错的,两人来自同一个ῃ地方,口ᠮ味也都是差不多的,欧阳德和吃得津津有味。

      “哎呀!不行啊!你这啝样下去,容易把我给养胖了,到时候变成了大肚子,你又不要我了,那我可就哭都找不到地方哭去了。”ꒌ欧阳德和吃完了之后,打了个饱嗝说道。

      “胖就胖点呗!男੼人胖点好,更有安全ᰉ感。”席卫星看着婊桌上吃完了的饭菜,很᳢满㲄意的笑着说道。

      “你是安全了,可我不安全啊!看来我要把你养肥了,变成一个肥婆了,才更有安全感。”欧阳德和反击道。

      “不要!难看死了,到时候你肯定会讨厌我的,我才不要长胖,变成一个肥婆。”荡席卫星连忙的反对道。

      歗“那ᬱ你还要不要让我变節成一个胖子。”

      “好了!跟你说件正经事,我给我爸打电话了,他同意来深川过年年了,说是看看我们在这边过得怎么样,心里也踏实一点碡。”席卫星说道。

      “那就让他们来吧,有你弟星伟陪着一起,让他们从洪州坐飞机直接到深川机场,咱们再去机场接一下曱他们就可以了。

      从洪州到深川的飞机票,应桊该很好买,过年前的时趍候ᛯ,都是从深川回洪州的人多,机票不好买,但从洪州到深川市坐飞机的人应该不会有很多。”欧阳德和说道。

      “这个我当然知道了,我是ꣻ想问老你,我们是打算到香叶湖那栋豪宅那里过힌年,还是就在这里㾸过年?这里过年会不会有点挤?”席卫星问道。

      “굖哦!那肯定是在香叶湖的一号ౣ别墅里过年Ѐ舒坦啊!不ۭ过一号别墅有点大,以后我们经常都ퟺ会过去住,要找两个工人维护打理才行啊!

      像搞質卫生,还有修整斌花花草草,管理游泳池,做饭这些璁事情,我们两个都鍾在外面忙工作,可没有时间和精力来管这些锁事,没有人管又不行,环境再好,没有人打理也不行,很快就合弄得乱了,不成样子了。”欧阳德和皱了皱眉头说道。

      銱“那就请吧!没有人打理也确实不行,不过还是等过了年再说吧!要是让我爸看到了,我们请几个人来照顾我们,非气出쩔病来不可。”席卫星ᗵ说着还吐了吐舌头,一幅怕怕的样子。

      席卫星说的,欧阳德ᰪ和倒也是能够理解,请保姆佣人,那是以前封建社会才有的思ꪔ想,以席老师所接受的Ҕ思想教育,一时之间还真有点难以接受。

      第二天,欧阳德和开车到了厂里䑐上班,把昨天写厥好的料单,拿到办公室里找文员制成表格,并且存档打印出来,又复印了几份。サ

      之后又去到开鵄料部,把料单给开料的师傅,要求他们严格按照料鲢单上的尺寸规格开料,整齐맏的堆放在捿栈板上,数量一定뒰要数好了,不能少料,小料可以多一二条,大料绝对잰不能多,也不能少。

      䦗 新官上任三把火,新任总管交代的事情,自然没有人会傻到不听鵢了。 侘

      到了九点半,又是股市开盘的时间节了,股市퇞开盘之后诐,国酒股份的股价下跌了二个点脿之后,又迅速的拉升了起来,并且一发不可收拾,稳步的上涨着,在十点二十分时,封停在망涨停板上,足足有五十万手珁封单,并且仍然在增加着。

      ꊚ此时的股价涨停在了2듄6.90元,欧阳德和昨天的买入均价为。22.96元,足足赚了4元一股,超过了百分之十七个点。获利了一百四十八万了。

      而范德意此时也是在狂喜中,他连同咋天赚的,也是超过了一촌百五十万了,比欧阳德和닢赚的还多。 ਭ

      不过如果欧阳德和算上昨天出手赚的三十五万多元,总共赚了一百八十多万,算起来还是ꉫ比范德意赚的要多了几十万元。

      巨量的封单,倒是让欧阳德和觉得,不必急着出手,估计明天开盘继续涨的可能会更鐸大一些。

      릅兺范德杳意也兴奋ֶ的打电话过来问道:“欧阳老弟,老哥现在可是彻底的服蜜了你了,怪不得你半年就在股エ市上赚了六百多万。”

      “照你昨天䡬和今天的操作,简直就是神튛来之笔啊!别说半年才赚六百万,你就Ҳ是说一个月赚了六百万,老哥我也是绝对퀌相信,老弟你有这个实力啊!”

      “范老哥可别开这种玩笑了,这次榤纯属运气,我要是真的有老哥,你说的那么厉害的话,那我每天炒股就够了,何必쟉还要去忙别的,更不用向老哥你借돹一千万用了。”欧阳德和赶紧说道。

      欧阳德和说的本来也是事实,这次他还真的是耵没有想到,国酒股份今天会突然涨停了。

      萐 对㶿于国酒股份的股价,其实欧阳德和也只记得一个大概的走势,那就是它一㎢定会往上涨,只要守住ň一条底线,不赚钱绝不出手手中的股票就够了。

      那怕是留在手中,等着分红派送股份,也是稳赚不赔的买卖。

      至于国酒股份那一天涨了多少,那一天又跌了多少,那一天又涨停了,躊欧阳德和可不会知道。

      ቦ“那个老弟啊!现在要怎侬么操作这只股票,要不要出手卖了?”茫德意吹捧了几句之后,又问了起来。

      “现在封单挺⌹多的,留着等明天开盘看情况也可以,不过我也不敢保证,明⧏天开盘会不会跌,如果你不放心的话,也可以出手卖出,落쎔袋为安,这个只是我个人的建议,至于要怎么操作,还是由你自己拿主意吧!”欧阳德和想了想说道。

      虽说是由他指挥着范德意炒股,㰳但该说清楚的他会说清楚,最后怎么做决定,就是范德意自己的事情了,他只有建议权,但没有最终的决定权。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