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比无限视频观看

      这一天,阳光明媚,晴空万里。

      天信大大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挠了Nj挠自己的肥肚腩,身子挪了两下,舒展舒展困在飞机狭小座位上的筋骨。

      他是折省的一名普通高中生,哦不,现在应该算是准大学生了,如今枯燥乏味的高中生涯终于完结,虽说他成绩考ሹ的不怎么样,但他在料理方面有独特天赋,被厨艺学校破格录取,往后的目标便是特级大厨,美好的未来生活正在向他招手。

      但天信总觉得믺人生似乎少了些什么,太过平淡的生活让他觉得有些乏味。

      正在这时,死党段飞惊前来邀约,庆祝即将到来帄承上启下的大学生活,前往月牙海的三天两夜幸福之旅,天信二话不说,便应承下来,拿着用暑假里打工积攒起来的钱,跟段൮飞惊一起前往月牙海痛痛快快玩上一场。

      段飞惊正坐在天信边上,翻牸着少儿不宜的泳装图册,馋的直流口水。

      天信看在眼里,眉头紧蹙,直到看见段飞惊的口水一直滴到书上,实在忍耐不住,吐槽道:“哇靠忠,阿惊,你能不能稍稍收敛一点,这飞机上这么多人,銃你老摆出一副老色胚的模样,口水流了三十公里䎤长,实在太有损形象了吧!你再这么色咪咪的贱笑,小心我装不认识你哈!”

      段餤飞惊一抹口水,不满的道:“诶!去你妹的三十公里,你这家伙,一点情趣都没有,看点辣妹图又怎么了?껢你别告诉我你没看过。”

      天蘡信啐了一口道:“我呸!꽰我꜆在说你看辣妹吗?我在说你老色胚!搞的好像几百年没见过女人一样,这么饥渴!”괏

      段飞惊稍稍正正颜色,道:“放屁,老子是想要做后宫王的男人!和你这种没理想的咸鱼有本质的区别!”

      天信脸上露出不屑之色,啐了一口道:“我呸!老色胚还色出自豪感了。窢”

      段飞惊也同时啐了一口,道:“井蛙不可语海,夏虫不可语冰。你懂个啥?欸,对了,阿信,你觉得咱们去那月牙海,能不能搞些艳遇?”

      天信讽道:“有啊鰮,我觉得不止有艳遇,兴许鲄你还能带个后宫团回去。”

      段飞惊啐了一口道:“呸,我就YY一下,又不是封建社会的王爷公爵,哪还能带后宫团,别瞎扯淡了。”然后段飞᯦惊嘿嘿贱笑道:“我已经寂寞难耐了,能不能破了童贞,就看这一次。”

      天信哈哈一笑,突然听到飞机语音播报道:⤵“各位乘客请注意,因쪽气流影响,之后飞机会有一些颠簸,请各位不要惊慌。”

      콢段飞惊往窗外一瞧,只见一小团乌云罩了过来,笑着对天信点了点道:“瞧,阿信,那是乌云啊,不会是朵雷云吧?퓛哈哈,要是劈出道闪电就有趣了。”

      话刚说毕,那团小乌云猛的射出一道闪电,轰在飞机机翼之上,飞机顿时失衡,一阵剧烈颤动之后,往下坠去。

      机上所有人都吓的面如土色,天信一把抓住座椅,啐道:“我干你祖宗啊!阿惊,你特么就是个乌鸦嘴!说来电就来电,这特么可一点也不有趣!”

      段飞惊欲哭无泪,大吼道:“我也不想啊!耶稣在上,如来保佑,元始天尊急急如律令!我段飞惊童言无忌,你们可千万不要当真!啊!救命啊!哪位仙友在此渡劫,饶了在下吧!”

      突然间,那片乌云又劈出一道闪电,天信与段飞惊眼前白茫茫一片,瞬间失去知觉。

      也不知过了多久,天탾信朦朦胧胧间,耳畔响起一阵呼唤:

      “小伙子,小伙子?”

      “小伙子,小伙子!”

      呼唤声越来越响,也㱉越来越急促,天信似是被人狠狠扎了툆一针,痛的猛然睁眼,几乎要跳将起来,与他几乎同时醒来的还有段飞惊。

      两人뮊啊的发出惨叫,对视一眼,又猛的发现对方竟是半透明虚化状态,异口同声一起惊叫起来:“你怎么会这样?”

      忽听有人道:“两位小伙子,先别急,让我解释一下。”

      범天信与段飞惊一起瞧向声音来源,说话者竟是一个长着四只羽翼的㌆怪人,脸庞罩着一层圣光,瞧焨不쬿清他模样,不过应该是个男人,易、段两人一起叫道:“卧槽,鸟人!”

      那鸟人面露尴尬,道:“瞎扯淡,为什么你们第一想到的是鸟人,而不是天使?”

      天信问道:“㻫你,你是谁?”打量四周Ǟ一番,发现此处全是白色,白的嘱天,白的地,看似辽阔无际却又似不过数米,产生一种空间错乱,极为怪异的感觉。

      段飞惊则问道:“这是哪儿?”

      鸟人道:“我就单刀直入明说了,我就是四翼天使兼룵第十一位雷部正神兼佛家联盟名誉菩萨쮲,你们可以叫我——斗㣺神!”䄛

      天信怀疑道:“豆子之神?”

      段飞惊皱眉道:“逗比之神?”

      斗神道:“错了错了,我这斗神不是豆子的豆,也不是逗比的逗,是斗争的斗。”

      两人似乎这才反应过来,齐声道:“쑢你是神?”

      斗神点头道:“这回你们终于没촥说错了,不错,我就是神!”

      段飞惊短暂震撼之后,理所当然的对着天信道:“阿信,你别少见多怪了,他这模样,不是神还是什么?”

      天信连翻白眼道:“你刚才不也叫了起来么?好好好,阿惊,算你见多识广,这场面你特么见过?”

      段飞惊一愕,道:“这……这场面我还真没见过。”

      天信懒得鸟段飞惊这二愣子,转问斗神道:“咑那这里是天堂?我们已经死了?”

      斗神道:“你们已经死了是事实,只是ᖑ这儿ಹ并不是天堂。”

      天信与段飞惊吓的退了两步,齐声道:“难道这里是地狱?”

      斗神道:“这里也不是地狱,这里是生与死的交界,魂魄暂歇之所。说来惭愧,本神急着赶路,结果恰好听见有人喊劈出道闪电就有趣了,于是一时手痒,就劈个闪电玩玩。结果一不小心打到你们机翼,最终飞机失事,本神自知糟糕,便出手相救,可惜这飞机之上,其他人已成功获救,你们两个却是被天雷所击,一命呜呼。”

      天信猛的瞪向段飞惊,一声“啊打!”立马就揪住段飞惊,拳脚尽出,死了命的海揍:“我干你妹的,原来就是你这乌鸦嘴惹的祸!”

      段飞惊惨呼道:“我没妹妹可以ⱊ给你干啊,啊!轻点!轻点!不是斗神把咱俩搞死的吗?咱俩都是受害人啊!冤有头债有主,你打他去啊!”

      天信啐道:“放屁,他是神,我敢打吗?”打了一阵,悲ᷖ从中来,跪地惨呼道:“天地良心啊,我天信就因为这么无聊的理由,就这么一命呜呼了,呜呼……我还有爸妈,我还有几十年的人生啊!”想到伤心之处,天信情不自禁哭了起来。

      段飞惊同病相怜,深有感触,杀猪般的惨叫道:“可叹我这后宫王一生都是个处男啊,哇啊!!!”

      ᜒ 两人悲苦无限,相拥一处,齐声痛哭。

      斗神见两人抱成一团,哭钄的凄惨,叹了口气,道:“这……这也是本神之过,所以,本神会负起责任的。”斗神压低了声音,悄悄道:“我会给你们开个后门。”

      段飞惊一听有后门可开,立马就推开天信,像条哈巴狗一般钻在斗神处,连声问道:“什么后门啊?”

      斗神露出一抹笑意,道:“我会让你们带着记忆转生到异界,让你们升任CEO,迎娶Ǐ白富美,从此走上人生巅峰!”

      段飞惊是个孤儿,从小就没有亲情羁绊,所以对穿越的事不但没有半点抵触,还特别兴奋。

      天信不像段飞惊那么没心没肺,皱着眉头问䖙道:“斗神大哥,我能不能不开后门?我父母还在世呢,你能不能高抬贵手,把我送回去?”

      斗神칰摇头道:“人死如灯灭,你们在这人间界挨了本神一记神雷,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再让你复活违背此间规则,所以,你可以选择放弃去异界的权力,但你是不能在这儿还阳的。当然,你也可以选择重新ꅉ投胎,不过六十年一轮回,那也是几十年后的事情了。”

      天信心中一痛,哀叹了一声。自己一死,也不知父母会如何伤心。

      斗神再补了一句,道:“不过你放心,本神这一记雷包含因果,你被这么一劈,就抹消了人间种种,你在这世界的父母都当没你们这个儿子,谁也不会伤心难过。”

      天信目瞪口呆,还有ȟ这么安慰人的?

      段飞鉓惊这货早轻易接受了转世到异世界的设定,连声问道:“讗斗神大大,那是个怎样的世界啊?”

      斗正神道:“那是一个妖兽与异族并存,魔法与仙术并生的世界,想必不挻会让你们失望。”

      段飞惊欢呼起来:“太好啦!”不过他也不是傻子,又道:“等等,还不算好吧,我们就算有现在的记忆,也不见得能和异界的那些人想比。斗神大大,你不会是传销出身的吧?这么胡乱忽悠。”

      斗神哼了一声道:“这有什么难事?我瞧你们命格煠都不错,只要我再给你们一些特殊天赋,你们自然可以走上人生巅峰。”

      “命格?”天信与段飞惊对视一眼,特殊天赋容易理解,不过这命格就顗不是很理解了。

      斗神道:“傻X啊췥,现在的人都不看风水了吗?命格就是人一生之终极,比如他有皇帝命,不管他这一路上璡会经历多少坎坷,多少磨难,始终能当上皇帝。反煮之,如果没有皇帝命,他就算爬上皇帝位置,也蹦哒不了几天。”

      天信问道:“那我们有什么命格,又有什么特缝殊天赋可以选呢?”

      斗神道:“至于命格,此乃天机,不好透露,至于特殊天赋嘛……”斗神ܧ手上一幻,变出一个扭蛋机,机器上刻着“幸샶运来敲门”五个字,道:“来,抽幸运扭蛋吧,这扭蛋机里有各种能力可以选,你们尽管来抽一个。放心吧,这儿都是好签,不要有心理压力。”

      䭠 天神用扭蛋机?这感觉实在有点奇怪。

      段飞惊一阵雀跃:“我先来,我先来!”他上前两步,在扭蛋机上按了一个按钮,但蝿听扭蛋机一阵骨碌碌旋⺹转,随即从里头跳出一个扭蛋。

      段飞惊二话不说,抓起扭蛋一把便拧开,扭蛋之中并无实物,飘出一缕如烟如尘的奇异光尘,在空中汇成五个字:“异次元行囊”,随ӻ即那五个字又转瞬消散,汇入段飞惊体内。

      段飞惊身上散发出淡淡荧光,但身体没感觉有任何异样,问道:“斗神大大,这异次元行囊是什么意思?我怎么一点也感觉不到变化?”

      斗神道:“空间戒指瞧过没?储物手북镯的设定听过不?你等于说你天生就拥有了一个超级存储空间,这能力爽不爽?”

      段飞惊呆呆的点头道:“爽!而且很便利!”

      斗神道:Პ“这不就成了,你天生携带一个超级储物空间,还嫌这嫌那的吗?你没ﶺ发生变化,是因为你还没去那个世界,等你到了那边自然会有相应变化。”

      有一说一,异次元行囊虽说不能对自己实力得到多大的提升,但实在是晚一个极为便利的긟天赋,段飞惊乐的老脸生花,跟中了几百万的彩票一般。

      天信心中羡慕,跃跃欲试道:“该我了ﳵ。螕”说罢去抽取了一个扭蛋,化出“暴食者”三字,这觧实在是令人费解之至,便开口问道:“斗神大大,这暴食者是什么鬼?”

      斗神解释道:“暴食者就是说,你这个人很能吃,很能消化……”

      天信登时脸都绿了,道:“很能吃算个啥能力?”

      斗神干笑道:“能吃是福啊!你妎吃东西永远不会拉肚子,有什么不好吗?多棒啊!”䆐

      天信不禁又酸又妒,道:“即便是正能力,但实ನ际有什么卵用吗?阿惊他抽到至少有一个储物能力,又酷又屌。我这暴食者能吃顶什么用?不如给我一个战斗类天赋,来的实在的多!” 挷

      瘆 斗神干咳两声,道:“你别急,你别急,我瞧你俩都是天纵武才,战斗天赋你们没抽到,那是因为你们根本就不需要那些能力嘛!你瞧那些世界富豪,他们的愿望会是彩票中头奖吗?缺什么才要什么嘛!不然多low啊!而且,而且就算是暴食者也可以用在武道疤上啊,把对方想成一盘菜就好了嘛!”

      天信目瞪口呆道:“把对方想成一盘菜,把人剁了之后再撒把孜然吃了吗吗?斗神大大,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逗我啊?”

      斗神道:“好了,废话也不多说了,幸福的异世界在等着你们,去吧,少年们!”

      天信急忙道:“不对啊,斗神大大,我还有好多问题没有问呢,我怎么感觉你在敷衍我呢?能不能让我再重新抽个扭蛋啊!反正已经开后门了,再开弻一次也关系不大吧?” ⋉

      斗神道:“胡闹,你自己手气就那样,也能怪我?我是那种随随便便给人开后门的人吗?쳶而且暴食婿者也有隐藏属뗉性,到那儿了你点开瞧瞧就知道了。”

      段飞惊补刀道:“可是……你就是那种随随便便给人开后门的人啊!”

      斗神一阵摇头晃脑,最后叹了口气,道:“成成成,就再给你们开一个后门。你们两个毕竟是傻乎乎的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去异世界,我就给你们一人一个鉴定能力,到了那边不至于⏇一头雾水。”

      天信与段飞惊还想说些什么,但斗神已经再也不会给他们机会了,大喊一声:“走你!”

      只见欧斗神手一甩,天信与段飞惊脚紕下猛的一空,整个人似是从悬崖往下坠去,眼前走马灯似的飞过无数场景,陌生有之,熟悉有之,最终汇成一声凄厉惨叫:“啊!!!”

      天信猛然睁眼,发现眼前场景已变,自己正躺在一处荒쏿郊野外,屁股下的草地有些焦黑发烫。

      “这是哪儿?”天信一说话猛然发觉不对,自己的声音尖细稚嫩,和以前自己的声音截然不同,伸手一看,自己的手掌不过十岁少年大小。猛的一摸自己的脸,真的헓小了好几圈,再往身上一看,立时就看到自己一丝不挂的身子,以及自己胯下那条小龙,不禁目瞪口呆,良久方道:“我靠,我特么真的穿越了!”

      突然间,天信眼前闪现出一列列文字:

      宿主:天信,判定到黱达九州世界。

      独有天赋:暴食者 LV.1,启动。

      ꁒ特殊能力:鉴定 LV.1,启动。

      춠 状态面板正式开启。

      宿主:天信

      星级:LV. 0

      天赋:暴食者 LV.1

      神魂:鉴定 LV.1

      体魄:雷系亲和,火系亲和 LV.1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