逗艳app下载dy77a1pp软件

      “这个看起来,似乎挺有趣的。”季予宁感兴趣到。

      柳佳宜激动的跟安久久说,“久久,我们玩一玩这个吧?”

      安久久点头。

      于是他们各自分开,推门走了进去。

      房间里面很简单,就只有四个门,安久久随便选了个,然后继续往前走,一个个门被推开。

      只是走着走着,安久久忽然发现有点不对劲,她好像总围着一间房转了。

      根据多年经验,安久久确定自己又给迷路了,她开始有些后悔,早知道就不自不量力的进来了。

      她继续往前走,但兜兜转转还是回到了原点。

      怎么回事儿?

      安久久挠着头,有点迷糊了起来。

      就在她焦头烂额时,身后的门忽然被打开,安久久转身一看,原来是季予宁。

      “季予宁!”安久久顿时像看到救星了一样,眼中放光,急忙上前道,“幸好你来了,我都已经在这里转了好久。”

      季予宁笑言,“我就知道你会迷路,所以刚刚特意看了几眼,旁边的路线地图,猜测你会被困在这里。”

      “所以,你是专门来找我的?”

      “当然啊。”季予宁捏了下她的鼻子,宠溺道,“我们家姑娘,这么喜欢迷路,我怎么可能放心,让你自己一个人走。”

      季予宁牵起了她的手,言,“走吧,糊涂虫,带你出去。”

      “嗯嗯。”安久久抱住了他的手臂,乖乖跟着他。

      只要季予宁在,安久久总是能够很安心……

      柳佳宜一路前行,在最后一扇门口前却迟疑了。

      她想,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人跟她走到了这里,如果有,会不会是他呢?

      算了算了,想那么多干嘛。

      柳佳宜甩甩头,手放上了把手,深吸了一口气,打开了门,而同时对面的门也打开了。

      时远航和柳佳宜四目相对,顿时愣在了哪里。

      时远航忽然笑了声开心道,“原来我真是柳护士的有缘人啊。”

      “巧,巧合罢了。”柳佳宜言。

      时远航道,“这还算巧合啊?这里一共五百二十个门,你有五百二十个选择,可你最终选择了和我同样的道,说这是巧合未免太勉强了吧?”

      柳佳宜一时间竟无言以对,转身走了出去。

      “佳宜。”时远航追了出来,抓住了她的手腕,说,“我是真喜欢你,从来都没有像喜欢你这样,去喜欢过别的女孩子,佳宜,我们结婚吧?”

      “啥?!”

      柳佳宜发现这个时远航,还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你开什么玩笑?结婚?大哥,流程搞错了吧,你才刚告白,就要结婚?”

      柳佳宜吃惊。

      时远航却认真道,“我这个人很执拗,认定的事和人就一定不会改。”

      “不可能,我是不会和你结婚的。”柳佳宜一口拒绝。

      时远航一下子就失落了起来。

      但他没想到,柳佳宜下一句却说,“不过,我可以考虑先跟你谈个恋爱。”

      “真的?!”时远航顿时眼中放光,失落烟消云散。

      柳佳宜点了点头。

      时远航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来形容心里的这份喜悦,上前一把抱住了柳佳宜。

      季予宁带着安久久从里面走出来,刚好看到他们抱在一块这一幕。

      “看来那边已经不需要我们了。”季予宁拉着安久久说,“走吧,我们也该过过我们的世界去了。”

      说着,季予宁牵走了安久久。

      晚上,时远航把柳佳宜送到了她家楼下。

      “好了,就到这吧。”柳佳宜松开了他的手。

      时远航笑道,“我想上去看看我老丈人。”

      “看你个头!”柳佳宜推了下他,“赶紧走吧。”

      时远航却纹丝不动,又问,“佳宜,你是真的愿意,跟我在一起了吗?”

      “感情方面的事情,我从来不会说笑。”柳佳宜很认真的回,“时远航我接受你的告白了。”

      时远航低头笑了笑,又忽然把她拉到了楼道间。

      “你干……”柳佳宜一脸懵,刚想问,时远航就吻了上来。

      牙关被撬开,呼吸被掠夺,没什么经验的柳佳宜,完全处于被动。

      过了许久,时远航才放开她,柳佳宜原本有些干的唇,此刻红润无比,一双眼也满是潮雾。

      时远航低头,笑了声。

      柳佳宜赶紧推开了他,捂着自己的嘴,道,“你怎么可以这样!我才刚答应,你就……就……”

      吻就算了,还是……

      “对不起啊,我太高兴了,你要很在意流程的话,那我下次先会你一声?”时远航舔着唇,调笑。

      柳佳宜踩了他一脚,道,“不要脸!”

      她红着脸急匆匆的跑出了楼道间,坐电梯往家去。

      红酒在微晃的酒杯中轻微旋转着,林清雪穿着轻薄的睡衣,立在阳台上仰头观望天空。

      “你说,为什么人们总喜欢,把美好的词用在月亮身上?”林清雪看着天边的明月不禁问到。

      一旁的助理想了想回,“因为月亮漂亮吧。”

      “漂亮?”林清雪转身靠在了围栏上,慵懒的言,“月亮漂亮还不是因为它的光,可如果它没有了这光,把原本坑坑洼洼,满面疮痍的模样日日展现,你觉得它还漂亮吗?”

      她笑了笑,仰头将杯中似鲜血的红酒,一饮而尽……

      “久久。”安康抱着抱枕对旁边削水果的安久久言,“我想出去玩儿。”

      “又出去啊?”

      “什么叫又出去,我都已经好久没出去啦!”

      说起来,安久久想,好像也确实是这样,距上一次似乎已经过了好几个月了。

      “久久,我要出去,出去玩儿。”安康撒着娇。

      安久久笑言,“好,那你先把苹果吃完?”

      “嗯。”安康拿过她刚削的苹果,像仓鼠一样捧着啃,吃着吃着又道,“我也好想小季了,把小季叫上好不好?”

      “那我问问他有没有时间。”

      “嗯,久久最好了!”安康开心道。

      安久久故意道,“是吗?可我总觉得,安康更喜欢小季了。”

      自从和季予宁混熟后,安康是张口小季,闭口小季,什么都是小季说,天天还要看季予宁演的电视剧,听他的歌,整的跟他狂热粉一样,她还从来都没有这待遇。

      “你们我都喜欢。”安康靠在了安久久肩上,道,“小季和久久,是弟弟和妹妹,都是安康最最重要的人。”

      “好了,我知道,逗你的。”安久久笑言。

      安康离开她的肩,说,“久久,我觉得你现在越来越像小季了。”

      “有吗?”安久久没什么感觉。

      安康点头,“有!有时候说话,一模一样。”

      安久久笑笑。

      几天后季予宁休息,就陪着安久久和安康出去玩。

      安康每次出门,都很兴奋,季予宁带着他们去放风筝,三人迎着阳光,快乐的奔跑在松软的沙滩上。

      安康还帮着季予宁给安久久浇水,安久久也不会善罢甘休,捧起水就反击。

      就这样打打闹闹的到了下半天,换了身干净的衣服后,又一起去集市上逛。

      “久久!”安康忽然看到一个画糖画的,新奇的说,“那是什么呀,我想要!”

      “好,我们去买。”安久久带着他走去。

      “这是糖画,你想要什么,可以叫这个叔叔帮忙画。”季予宁向安康解释。

      “真的吗?”安康高兴的对画糖画的老板说,“可以给我画个奥特曼吗?”

      老板点头,给他画了起来。

      安康全神贯注看着。

      季予宁看到安久久额头上有点脏,伸手给她擦。

      安康回头,就看到他二人含笑互相对视着。

      可就是这时,他忽然惊呼了一声。

      安久久和季予宁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安康就一把将他二人推开,一个盆栽重重的砸在了安康的头上。

      安康顿时向后晕倒在了地上。

      “哥!”

      安久久和季予宁上前,把他从地上扶坐起来,血不断从额头流出。

      “哥你醒醒。”安久久手忙脚乱的捂住他的伤口。

      季予宁赶紧打了急救电话。

      很快救护车前来,将安康运回了医院。

      安久久和季予宁焦急的在手术室外侯着。

      过了会儿,医生走了出来。

      “邓医生,我哥他怎么样了?”安久久忙上前着急的问。

      邓医生回,“不过是皮外伤,没什么大碍。”

      “那我哥怎么会晕倒呢?”

      “这是因为你哥的脑癌,再一次复发恶化了。”

      安久久难以置信,说,“怎么会,我们一直都在积极接受治疗,而且之前还做过手术了的……”

      “安小姐,我之前也有告诉过你吧,你哥的病情已经是晚期,非常的不稳定,就算是做了手术,好的几率也只有百分之一。”

      “可是,他这些年,都是好好的啊。”安久久抓住了邓医生的手,求着他,“医生,你再帮我们想想办法吧,拜托你了。”

      “安小姐,能想到办法,我都已经想过了,说实话,你哥能够活到现在,已经算是奇迹了,你还是早点做好准备。”邓医生无奈叹气道,“你哥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安久久犹如五雷轰顶,脱力的松开了手中的白大褂,往后踉跄了几步,季予宁扶住了她。

      人们总说,爱笑的女生运气不会太差,所以她每天都在尽力微笑,可是为什么好运却总是不会眷顾于她?

      安久久呆呆坐在椅子上,眼神空洞又迷茫。

      “久久……”季予宁在她面前蹲下身,说,“你哥醒了,我们去看看他吧。”

      安久久没说什么,默了会儿,往病房走去,脚下像是挂了千斤铁一般的沉重。

      “久久。”安康插着氧气管虚弱的说,“我头好疼呀。”

      “谁叫你去挡的,为什么要去挡?”安久久声音发颤。

      安康笑了笑说,“因为,安康是哥哥,要保护弟弟和妹妹。”

      季予宁转身抹了下泪,红着眼眶又看向安康,问,“哥,你有没有特别想要的东西,或者特别想做的事?”

      “我想见奥特曼,我想跟他握手!”安康期待的回。

      季予宁言,“好,哪天我就带你去见他。”

      “真的吗?你不会骗我?”安康激动。

      季予宁点头保证,“真的,不骗你。”

      “那太好了!”安康是开心不已。

      这时,助理走了进来,说,“小安姐,肇事者说想见你。”

      安久久摸了摸安康的头,走了出去。

      虽然安康变成这个样子,不完全是肇事者的责任,可是安久久心里还是很气。

      可当她见到肇事者后,却连气也生不起来了。

      因为眼前是一个六七十岁的爷爷,和一个五六岁的小孩子。

      原来,这个小孩子父母双双遇难,只有眼前这位年迈的爷爷照料,老爷子白天去拾荒把他一个留在家里,小孩子害怕就趴在阳台找爷爷,结果碰掉了他妈妈生前留下的盆栽。

      “姑娘,我们真的不是故意的,你要我做什么都行,求你别告我们。”老爷爷直接跪下求着安久久。

      安久久把他扶起来,说,“算了,以后阳台上不要再放,任何东西了。”

      “好好,我们肯定不会这样了。”老爷爷又把小孩子推上前,说着,“快谢谢姐姐!”

      “谢谢姐姐,姐姐对不起。”小朋友边哭,边哽咽的说到。

      安久久擦了擦他的眼泪,说,“你好好听爷爷的话。”

      小孩子点头,最后一老一幼,慢慢离开了医院。

      上天,从来不会因为你可怜,而放过你……

      “为什么要答应安康,那种不可能的事情?”安久久扭头问向季予宁。

      季予宁言,“答应了,我会做到的。”

      “久久……”季予宁心疼的将她拥入怀中。

      安久久闭眼将整个身体,无声的都依靠在了他身上。

      后来安久久把手上,所有的工作全部都推掉了,曾经她拼了命的工作,主要的动力,就是为了能够多赚点钱,好给安康治病,可现在她忽然感觉好迷茫,前方所有的一切,都变得模糊。

      她拿着病危通知单,提着安康想吃的水果,失魂落魄的往回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