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A请确认年满在线看

      张平安骑在马上,身后镖䇁旗半降,猎猎作响,旗杆上的白布条随风飘扬,更是引人注目。

      在他左手边是中箭虎丁得孙﷒,右手边则是花项虎龚旺,背靠双虎寨,不对,前几天丁得孙给改了寨名,现在应该叫做ꫧ三虎寨淴了。

      张平安的身后,便是新鲜出ृ炉的,三虎寨众喽啰们。

      张平安总觉得画风有点儿不对,感觉自己现在吧,就好像是牵着恶犬带着刁奴,出门惹事的恶少。

      ᳗ 不对,不对,自己应该算是领着两只“뙮大虫”出门才是,可不ᦳ是寻常的恶少能比的。

      一路行ⷐ来,各山头穒的寨子,果然如퀮那两只“大虫”所说!

      不但没人敢收过路费,而且还好酒好肉的,主动送上门来。

      两只“大虫”洋洋得意,一个劲儿的,夸自己寨子的江湖地훓位,极力劝说张平安留下来,上山坐一把交螵椅。

      ― 张平安无心于此,谢绝了两只“大虫”的好意,从开始到现在,张平安蔏自己都不知道,拒绝他们多少回了。

      张平安一行人越往北,路上的状况,就越糟糕。

      经常可以看到,像史文寨那样逃难的队伍,扶老携幼,全村全家一起逃难뎭的,甚至还有那偶尔鐫出现的饿殍......官祸甚于蝗灾,竟酷烈至此!

      张平安真搞不懂,混江湖的都还讲嵼个规矩,说个道义,那些当官的,难道连土匪强盗都不如?

      张平安一行人,特别是双虎寨暅的,个个长得凶神恶煞,看着就不갞好惹,倒也没哪个不开眼的,敢上来剪镖,一路顺畅,无波无澜的到了血刀寨的山头。殫

      “大当家的,血刀桩寨就在前面了,要不别去算了,和我们兄弟一ႄ起上山,咱们一起大蕥块吃肉,大碗喝酒,大秤分金银,多쎸痛快໲啊!”

      “多谢丁、龚两位当家的,两位헧的厚意,张平安心领了,等下便是我和血刀寨的事情,부你们不要插手。”

      张平安多日与双虎寨众人相处下来,觉得这寨濳子还算不错。

      Ძ张平安不想他们因为自己出事,反齥正大不了,他不守规矩好了,偷偷溜过去就是,犯不上让两双虎寨的人去拼命。

      䃋 “当家的,血刀寨来人了!”

      “多少人?”丁得孙冲那喽啰问道,还未待那喽啰回答,一声大呵自林中响起。

      鶣“血刀寨好汉,全伙在此,双虎寨的,你们踩过界了!”

      ꎶ一声大呵过后,一道人影从天而降,满头长发,任意披散,一对鹰眼,亮的骇人,目光锐利,如透人心。

      话说的快,人来的也快,穂但他的刀更快!

      一柄巨大的斩马刀,打着旋儿,呼啸而来,巨大的刀刃下,大树如纸糊的一般,应声而断。

      “㍗砰”的一声巨响,带起漫天尘土飞扬,树干斜斜跌落,将两个寨子的人分的泾渭分明。

      “过界则死!”巨大的刀刃,잕直指张平安,㱴大有一言不合,便直接动手的架势。 Ⰷ 蒷

      张平安对照着两只“大虫”的描述,便知道此人Ѷ,就是血刀寨的大当家了節,血饮狂刀聂不悔。

      阻止了要去챂答话的两只“大虫”,张平安上前一步,抱拳说道:䁣“开封周振兴镖局,镖头张平安借路,血刀寨的朋友,请闪开......”

      “行了,走镖的切口就甭喊了,ꅷ这镖号,我喊的比你久,说说你们这算什么,走镖?还是来拔我的山头?”

      “聂寨主,双虎寨两位寨主和此事无关,只是顺路送在下一程而筩已。”

      “要借路?开封周振兴镖局是吧,你们总镖头周复,我听说过,要是他来,我随时让条道出来,至于你一个小㹭小的镖头,凭什么过我的血刀寨!”

      聂不悔目光锐利,一双鹰眼逼视过来,双虎寨这Ϲ边,竟然无人敢于对视。

      ⮼ ꤦ张平安不卑不亢的ⲹ,直视着聂不悔说道:“凭我背靠四大名山。”

      “何为四大䡍名山?”

      “江湖道렲义金山银山,朋友待我重如泰山,我待朋友义气ᐫ如山!”

      슭 张平安说完,将马背上的镖旗抽了出来,插到地上,“请聂寨主划个道出来。”

      张平安将江湖规矩,摆了个十成十,聂不悔身为一寨之主,就算在不情愿,也得按江湖规矩接着。

      镖旗在风中猎猎作响,白布飞扬,沉默了半晌,聂不悔说道:変“镖旗半降仁义镖,挂着鞚白布条,还是丧镖?”

      “聂寨主,好眼力!”

      “用江湖规矩压我?要是不让你过去,是不是我聂不悔就是不仁不义之辈?”

      聂不悔怒极反笑,这是要拿规矩ᒸ压他?

      “不敢,张平安只想向聂寨主借条道,希望聂寨主给个方便。”

      “行,给你个方便,只要你入刀山,能活着过去,别说什么借道,从今往后,血刀寨方圆百里任你横行!”

      聂不悔指着鼻子道,“这话我说的,谁敢乱伸手,我就름剁了他的贏爪子!”

      张平安要拿规矩压聂不悔,已经做好了让他刁难的准备。

      聂不悔已经划出道来了,就看张平安敢不敢接下来了!

      “岂有此理,我们三虎寨大当家要借道,还要过刀山?姓聂的信不信我们兄弟平了你的山头。!”

      ෋ 张ꄓ平安还未开口,丁得૚孙和龚旺不乐意了,这过刀山,姓聂的不是故意难为人吗?

      “行啊,要动手,随时奉陪,最近天灾人祸㟂,山上多了不少吃饭的嘴,倦粮食都不够吃了,正好我们两家斗上一场,多死⬏上一些,这粮也骂就够吃了。”

      “姓聂的,你好狠腘,你......”

      “好了,丁寨主,龚寨主,不用多说了。”壶张平安出言打断ව了两只“大虫”的怾话,对聂不悔抱拳醒道:“这刀山,我过了!”

      “痛快!摆刀山!”聂不悔一声令下,血刀寨的喽啰们,马上开始准备起来。

      丁得孙和龚旺两人,担心的看着张平安쇹,“大当家的,你别去,搞不好,真会死的!我们兄弟杀过去,给你趟一条血路出来!”

      萍水相逢,两只“大虫”竟然能为自己做到如此地步?

      张平⻮安内心要说没有点感动,那又怎么可能?

      可要是让他们真用血,给自己趟一条路出来,那张平安还算人吗?

      “两位兄弟多谢了,万一我真的过不去了,不要和血傒刀寨动手,替我把镖送到就成。”

      “大当家的......”ꖈ丁得孙和龚旺见劝䕺说不动张平安,对视一眼,暗下决心,若有万一,就是坏了江湖规矩,也要救下大当家的!

      在张平安三人说话的时候,血刀ᝫ寨很快就摆好了刀山。

      血刀寨两人一组,将刀子架在了一起,高高的举着,若有人过来,双刀齐下,是死是活,全靠天定。

      “张平安,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聂不悔站在刀山䯲前,一双鹰眼,锐利逼人。

       “谢聂寨主,这刀山,我入定了。”张平安圌牵⯿着马,拿着镖旗,直直往刀ꀡ丛而去。

      鿶 刀丛中,血刀寨的喽颢啰们,排成两립列,刀子两两架在一起,高高举着。

      平的,尖的,带䊫钩的꫿,生锈的,缺口的,各种各쭋样的刀子,看着搞笑,可却都是能要人命的家伙!

      破破烂烂的刀子,衣衫褴褛的喽啰,颤抖的手,紧张的面孔,这样⣖的组合,也配叫刀山?

      这本该欋是很好笑的事情,但张平安却笑不出浆来,一퀐入刀山,生死天定,뒕万事不由人。

       值得吗?

      为了一个死人?

      녶 还是为了那一份忠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