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异术超能>

      眨眼间,光镜中的黑袍人,뇵已经上到了万药塔的第九层。

      万药塔建成近五百年,从未有人到过第九层,此人是有史以来第一个。因为从来没有人,能够闯过第八层。

      至少在万药塔建成后的这数百年,从未姦出现过三十岁以下的第八境武者。

      三十岁之前,武道当中,不可能突破到第八境,这几乎是江湖上公认的铁律。

      今日,这个铁律似乎被打破了。

      当黑袍人进入第九层的一瞬间,一阵金光亮起,那人旋即消失不见。

      第九层,是空的。

      至今为止,神药监也无法制作出能媲美九境武者的药✋人。只是,之前没有外紀人到过第九层,也就没有人知ꔁ道第九ષ层是什么模样。偾

      万药塔的阵眼中。

      那两位弟子看着那具黑袍人伴随着金光消失,神情依旧一亴片呆滞。

      良久,那女弟子喃喃地问出一个问题,“他是谁?”

      男子下意识脕地看⑭了一眼手中的记录,说,“狂刀,修为,不详。” 鿓

      女弟子有些茫然地问,“他真的,闯到第九层了?”

      涪男子同样茫然地摇头,“不知道。”

      理멞智告诉他,这是不可能的븬。可是刚才他们两㨛个亲眼所见,总Ή不可能两个人同鳜时出现幻觉吧。

      两人心中,都涌起跂深深的疑惑,这狂刀,到底是什么人?

      …………

      万药塔外,依旧无比喧闹。所有人都在讨论着秋水剑,没有什么人再关注万药塔了。

      ⣉ “咦?”

      永宁公主突然吃惊地说ẩ道,“快看,第九层亮起来了。”

      她身旁,是一肤位老嬷嬷,闻言不由失笑道,“殿下一定是眼花了,万药塔建成以来,还从未有人能够闯到第九层。”

      㨕 “我真的看到了——젚”

      永宁公主再抬头看去,第九层已经暗了下去,皱着眉头说道,“刚才明明亮着的。”

      老嬷嬷微微一笑,没有跟她争辩这∖等小事,不想惹得她不高兴。

      永宁公主见她这样子,反而泄了气。心里忿忿地想道,我绝对没有看错,确实是亮着的。

      现场,注意到万药塔第九层亮起过的,并没有几个,就算有人看到턒了,也以为是自己眼花了。

      …………

      陈牧眼前一花,人已经到了一座古色古香的阁楼中。約

      他的前面,站着一个看不出年纪的男子,乍一看去,是个븠年轻人,气质却有些沧桑,像个四五十岁的中年人。身上气息揳飘渺,显然是一名修行者,修为深不可测。

      男子揖手为礼,道,“在下楚云,见过道友。”댃

       “原来是神药监的掌门。”陈牧也拱手还礼,神药监当代ො掌门,就叫楚殖云。平时深入简出,非常神秘。

      神药监虽然是朝廷部门,大家还是习惯性地将之视为门派,称为掌门。

      楚云欣然道,“万药塔建成至今,道友是第一个闯到第九层的。”

      “好说。”

      陈牧也不跟䘵他客套,开门见山地说道,“贵派曾说过,똀闯到第七层以上,就能你们要一粒神丹。”

      侌 楚云点头道,“不错,道友想要什么哪一种神丹?” ⒓

      陈牧道,“我想跟你打꠴个商量,辥将神丹换成其它东西。”

       즣댬楚云有些好奇,“不知道友想什么。㡺”

      “圣ﻛ兽的精血,你们有的莂,每样一滴。”

      楚云略一沉吟,懚点头道,“好,道友先稍待。”幐手上一捏法诀,便传信下去。

      陈牧愣了一下,他ဌ刚才只是狮子大开口,方便讨价还价,谁知对方这么痛快就答应了。

      这可是圣兽的精血啊,一滴就能造就一个相当于七境的药人。这么珍贵的东西,说送就送了?

      㷬过了一会,就有人捧着几个玉瓶进来。

      楚云道,“我神药监淿总共隲有三只圣兽,三滴精血都在这里。另外两滴精血,是皇宫赐下来的。一并给道友了。”

      这一下,퀙陈牧更惊讶了。

      这也㙇太,슥大方了吧。

      뼈 陈琤牧埊拿过玉瓶,拔开瓶塞,就感受到里面磅爦礴的生命볓力,不像是假的。

      ׃他将五个玉瓶綗都收起,脸上浮起笑容,说道,“多谢了。”

      楚云笑道,“道友若是还有需要,尽管来找楚某。”

      “这怎么好意思。”

      陈牧越看这人越顺眼,这个朋友,他交定了。

      可惜,他还有事,不能跟火楚云秉烛夜谈,聊了几句,就告辞离开了ጱ。

      楚云让人带他出去。

      玁 等人走后,一名老者从后面走出来,一Ề脸心疼地说陜道,“师尊,门中三只圣兽的精血,给他也就算了,为何要将皇宫的那两滴精血也送出去?宫中那两只圣兽,凝聚一▭滴精血,要休养十年……”

      楚云背着ᚒ手,神色平静,说道,“还有四年,就是五十年大限。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䂺 老者脸色微微一变,“师ፂ尊的意思是,此人在四年后,能派上用场?”

      “此人绝不简单,连为师都看不透。便送他一场襺造化又何妨。能多一位同道,便多一分力量……”楚云的声音渐渐弱了下去,整个人消失不见駗。

      老者ꦰ朝着他消失的方向,行了一礼。

      老者没想到,这次万药塔开放,竟然会惊动师尊。上一次师尊醒来,已经是二十年前的事情了。

      餵“ꊙ五十年大限……”

      老者喃喃地说着,渐至不可闻。

      …………

      㮂 此时,一座豪华的府邸中,一个浑身煞气的老者坐在大堂ﶌ中,擦拭着一把造型古扑的长ֲ刀。

      突然,一个管家模样的人匆匆走了进来,禀报说嫉,“神药监中传来消息,此次闯过万药塔七层者,有两人,乔宇峰和秋水剑붏江梦洛。”

      “乔宇峰要了聚神᧤丹,江梦믓洛要了造化丹。”

      鄢锵!

      老者听到造化丹三字,手里的长刀一震。

      聚神丹和造化丹,都是神药监出品的十大神丹之一。聚神丹可助七境武者炼神,从而突破到第八境。

      而造化丹,可让人脱胎换骨,即使是受过重伤,筋脉尽断,也可以恢复如初。

      老者身上煞气大盛,问,“江梦洛人呢?” 熜

      牳管家答,“正要出城,传闻她未婚夫曾受▞过重伤,这造化丹,应当是给她未婚夫求的。”

      “这一下,盛儿有殓救了。”

      老者大笑出声,人已经横飞而出,ꦢ瞬眼消失不见。

      盛儿,正是老者唯一的孙儿,前几年,被人打成⓸重伤,筋脉尽断,成了废人。只有造化丹能够治疗。

      ᱭ所以,造化쑭丹,他志在必得。

      ……簳……

      半个时辰后,老欔者在城外追上了江梦洛,上来就是一刀。

      江梦鄹洛怎么也没想到,会突然冒出这样一位强者偷袭,勉强拔剑挡住,已然吐血重伤。傺

      “血煞刀!”

      她认出老者的身份㏳,有些震惊。这是一位老牌的九境强者,出身军中,立下许多赫赫战킊功,只是杀戮太重,不被朝堂诸公所喜,无缘封侯。

      “将造化丹交出来,老夫不杀你。”老者居高临䍑下地看着她。

      江梦洛目光一缩,握紧手里的秋水剑,道,“休想。”

      䈀 “那,你就去死吧。”

      老者眼中杀机涌现,一刀劈落,刀未至,刀意已经临身。

      眼见江梦洛就要死在这一刀之下,猛然间,她脖子一个玉坠ᒺ亮起,刺得老者眼睛微微眯起。

      就在这时,秋水剑毫无烟火气地出现在他的咽喉前,在老者醒悟过来之前,已经割破了他的喉咙。

      嗤——

      老者听着喉咙处的伤口不断喷出血液,体内的罡元,被一道恐怖到了极点的剑意所摧毁。

      怎么会这样?

      自己纵横一生,竟会死在一个六境武者的手里?

      䜵 老者死死地盯着眼前的女人,她此时的气势,跟刚才截然不同,光烣是站在那ꡓ里,就有一种超然出世的气质,唯有那双眼睛,却是一片淡漠,毫无感情。

      䬣 他突然明ᙽ白了,嘴巴ᵼ一动,说,“陆地神……”

      Ძ噗!

      话未说完⫶,秋水剑已经刺穿了他的脑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