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异术超能>

      另一边。

      李平陆见华岳一掌拍向自己,大吃一惊,本想闪避,速度却远不及华岳。

      当他身在半空时,心里想道:“我是要死了吗?华老前辈为何要杀我?”

      突然,心中一动,是了,他若真想杀我不过一招的事,更不会把几十年内力全部传授于我,我差点竟误会了老前辈,真是该死,不过当下最重要的是用真气护住身体,尤其是头部,这样才能保证不会摔死。

      想到这里,立马调动真气护住全身,只是已经晚了,他后脑狠狠撞在一块石头上,鲜血直冒,双眼一翻,竟晕了过去。

      过了几天,一个妙龄少女挎着花篮,婀娜多姿地走来,本想摘些鲜花,李平陆躺的地方正是一片花海,整个花海只有一块石头,很不幸,他掉在上面。

      少女看见一少年躺在花海,大吃一惊,只见那人满脸鲜血,早已凝固,却难掩秀气面容,不由得多看几眼,方想起救人要紧,连忙探了探他的鼻息。

      “还有呼吸,我去叫爹爹来。”

      说完,她丢下花篮,快步跑向来时方向,李平陆所在乃是飞花剑派后山,这女子乃是飞花派掌门谢飞花的女儿。

      这片地方,乃是一处隐秘所在,生有众多世间稀有鲜花,其间人称为百花谷。

      数千年无外人到访,因为土山虽只几百米高,而后崖却足足三千米深!

      这也是李平陆命不该绝,华岳因为损失全部内力,顶级高手的感觉受到影响,未能发现后面如此之高,竟搞了个大乌龙。

      飞花派。

      大院中站满了弟子,足有四五百人,其中一人风姿如神,温润如玉,轻袍缓带,手握折扇,甚是潇洒。

      那人正在院中踱步。

      谢飞花已经派弟子将李平陆抬回,放在院中,他准备和大家集思广益,决定救不救这个少年。

      谢飞花咳了两声,原本喧闹的院子立马安静下来,他缓缓言道:“步玉今天去后山采花,发现了这个少年,伤得很重却没有死,你们觉得是救,还是不救。”

      一个长相阴柔的弟子走上前来,言道:“我觉得不救比较合理,我飞花门创派近千年,从未有外人闯入,此人突然出现在花园中,恐怕别有用心,望师父明鉴。”这人是谢飞花大弟子,甄剑。

      谢飞花点了点头,觉得很有道理,正要说话,却被女儿打断。

      只听她急急道:“爹爹,这位少年既然伤在我们的地盘,我们自然要负责,看他长相清秀,一定不是坏人,您可不要听甄剑师兄的话,耽误了人家性命。”

      谢飞花又点了点头,摇开折扇,拍板道:“步玉说得很有道理,你们没有异议的话就照做吧。”说完,淡淡看了一眼李平陆,转身离去。

      人群中走出两个弟子,将李平陆抬到一个房间,就在谢步玉闺房旁边,是她特别要求的。

      她自幼没有接触过外人,只有师兄弟们,其中不乏英俊潇洒之人,但和这少年一比,就全部黯然失色。

      当然,少年长得倒不是多么超然,只是那秀气可人的气质,却是不多见的,很是吸引少女的目光。

      她取来毛巾,为少年仔细擦了擦脸,一看之下,更是心生爱慕,就这样她每天最快乐的时光都是陪伴少年的时候。

      三天后,李平陆醒了。

      不过,他却失忆了。

      李平陆睁开眼睛,看到一个美貌少女在为自己擦脸,连忙伸手遮挡,言道:“男女授受不亲,请姑娘自重。”

      虽然失忆,但自幼学习的礼仪深深印在脑子里。

      谢步玉见他醒了大喜过望,立刻叫来自己的爹爹,谢飞花。

      谢飞花坐在床沿,温言道:“你还有伤,不要起来,我只问你几个问题。”

      “你是哪里人氏?”

      “为何出现在我家后园?”

      “你为何会受伤?是自己不小心还是被人所害?”

      李平陆被他问的脑子生疼,就是想不起来到底怎么回事,脑海隐约有一人将他打下悬崖的记忆。

      “好像是别人将我打下悬崖。”他如是说道。

      谢飞花闻言,长吁短叹,对李平陆的遭遇深表同情,然后得意道:“我见你骨骼惊奇,可愿拜我为师?本座的实力在这百花谷可是首屈一指的。”

      谢步玉听她爹这样说,连忙按了按李平陆的头,李平陆不知所措,就这样成了飞花派的弟子。

      李平陆忘记了一切人,一切事,一切招数,空有一身内力,却不知如何使用,每日里和弟子们一同练剑,谢飞花偶尔指点。

      实际上,谢飞花不过是二流高手,但因为百花谷与世隔绝,并无高于二流之人,二流在这里被称为大宗师,普通高手在这里为小宗师。

      李平陆就这样,被一个实力远低于自己的人,教授武功,茫然度日。

      他也不知道自己的名字,谢飞花就以他佩剑为名,叫他花干将。

      转眼间快要过年了。

      而甄剑,因为看李平陆和谢步玉走得很近,便心生嫉妒,他是谢飞花的大弟子,和谢步玉青梅竹马,以后可是要继承掌门的,怎么能忍下这口气。

      就这样,他找到了自己的死党,一个尖嘴猴腮的弟子,名叫贾聪明,两人合谋对付李平陆。

      甄剑问道:“贾师弟,你也知道,师哥我从小就喜欢小师妹,可自从这鸟人来了之后,师父很是器重,师妹也移情别恋,你给师哥出个主意,下个月我多分你一两月银。”

      “这有何难。不是我说你,大师哥,您就是练剑太过勤奋,所以有些很简单的事您都看不明白,师弟我嘛,正有一计。

      这小师妹不是说那鸟人善良嘛,师父不是器重他嘛,你只需如此这般...”

      “妙啊,妙啊,师弟你不愧以聪明为名,师哥我算是服了。

      走,师哥房里有两瓶美酒,你我去喝个不醉不归,明日定让那鸟人身败名裂!”

      除了这两个鸟人,一夜无话。

      清晨,谢步玉拉着李平陆去集市游逛,顺便采买些年货,原来这百花谷,乃是一世外所在。

      秦末天下大乱,谢飞花的祖先,还有百花谷其他势力的祖先一同来到这里避难,来时的路极其隐秘险要,后来一群犀牛在那定居,逢人便撞,不死不休,所以这里就和外界永远的隔绝了。

      理论上只能从土山跳下进入,但李平陆准顶级高手尚且摔的半死不活,遑论其他?所以这里最是安宁,民风淳朴,与世无争。

      当然,那两个鸟人除外。

      谢步玉买了很多吃食,绝大部分都让李平陆吃了,谢步玉看着他吃,就已经很满足,她小口慢抿,甚是可爱。

      他二人除年货外,又买了各色礼品,是带给门派师兄弟的,飞花派门规甚严,普通弟子无法随意进出。不过谢飞花无法管住自己的女儿就是了,李平陆,也很受宠幸。

      谢飞花对待李平陆,就像对待自己的儿子一般,或者说女婿。

      二人手牵着手,有说有笑地往门派走。飞花派就在土山之下,位于整个百花谷的边缘,中有花海秀美无匹,瓜果蔬菜,应有尽有,很是受到其他势力的羡慕,当然,还有嫉妒。

      只见门口站着两个鸟人,正是本门大师兄甄剑,以及他的死党贾聪明。

      甄剑看见李平陆和谢步玉亲密无间的样子,眼中闪过怨毒之色,不过很快就被他掩饰过去了。

      “小师妹、花师弟,你们可算是回来了,师父师娘不放心,让我在门口等你们,买了这么多礼物,让师兄帮你们拿一些吧。”他和贾聪明接过大半礼物,还连连向李平陆微笑示好。

      李平陆见他如此和蔼,也很是受用,只有谢步玉眼中存有一丝疑惑,自己对大师兄的心思一清二楚,只是他心术不正,和小师弟一比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之前还主张不救小师弟,实在是可恶极了。

      四人一起走进大厅,只见谢飞花和谢夫人在那品茶叙话,脸上都带有满意的笑容,见到女儿和李平陆回来,谢飞花摇开折扇,微笑道:“步玉、干将,你们俩辛苦了,年货放在这里,把礼物都分给师兄弟们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